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毛主席论托洛茨基及中国托派——观近日某网站有感而辑录

2014-1-30 11:47|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418| 评论: 3|原作者: "sglljw"

摘要: 中国革命的现时阶段依然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性质的革命,不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性质的革命,这是十分明显的。只有反革命的托洛茨基分子,才瞎说中国已经完成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再要革命就只是社会主义的革命了。

【六】关于对托派分子的政策

  共产党历来更提倡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在抗战中间,就是要纠正一切不利于抗战的错误思想,首先是汪派,托派的错误思想,反国家反民族的思想,一定要纠正,其他一切不利于抗战的思想,也要纠正。
——
在延安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的讲话(一九三九年五月一日)

 

  ……对犯错误的同志怎么办呢?对犯错误的同志第一是要斗争,要把错误思想彻底肃清。第二,还要帮助他。一曰斗,二曰帮。从善意出发帮助他改正错误,使他有一条出路。
  对待另一种人就不同了。象托洛茨基那种人,象中国的陈独秀、张国焘、高岗那种人,对他们无法采取帮助态度,因为他们不可救药。还有象希特勒、蒋介石、沙皇,也都是无可救药,只能打倒,因为他们对于我们说来,是绝对地互相排斥的。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没有两重性,只有一重性。
——
党内团结的辩证方法(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八日)

 

  在世界上要办成几件事,没有老实态度是根本不行的。什么人是老实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是老实人,科学家是老实人。什么人是不老实的人?托洛茨基、布哈林、陈独秀、张国焘是大不老实的人,为个人利益为局部利益闹独立性的人也是不老实的人。一切狡猾的人,不照科学态度办事的人,自以为得计,自以为很聪明,其实都是最蠢的,都是没有好结果的。           
——
整顿党的作风(一九四二年二月一日)

 

==========================

  【附:《毛泽东选集》(第二版)、《毛泽东文集》、《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中有关托洛茨基及陈独秀的编者注】 

  ·托洛茨基(一八七九——一九四〇),十月革命时,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中央政治局委员、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十月革命后,曾任外交人民委员、陆海军人民委员、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委员等职。一九二六年十月联共(布)中央全会决定,撤销他的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一九二七年一月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决定,撤销他的执行委员职务,同年十一月被开除出党。一九二九年一月被驱逐出苏联。一九四〇年八月在墨西哥遭暗杀。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托洛茨基(一八七九——一九四),曾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中央政治局委员、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等职。列宁逝世后,他反对列宁关于在苏联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和路线,在联共(布)党内组织反对派,进行派别活动,一九二七年十一月被开除出党。一九二七年中国大革命失败后,中国也出现了少数托洛茨基分子,他们与陈独秀等相结合,认为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已经完结,中国无产阶级只有待到将来再去举行社会主义革命,因而取消革命运动,被称为托陈取消派。陈独秀于一九二九年被开除党籍。           

  ·托洛茨基(一八七九——一九四),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曾任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等职。列宁逝世后,反对列宁关于在苏联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和路线,一九二七年十一月被清除出党。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托洛茨基进行了许多分裂和破坏活动。在一九二七年中国革命遭受失败之后,中国也出现了少数的托洛茨基分子,他们与陈独秀等相结合,认为中国资产阶级对于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已经取得了胜利,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已经完结,中国无产阶级只有待到将来再去举行社会主义革命,在当时就只能进行所谓以国民会议为中心口号的合法运动,而取消革命运动。因此他们又被称为托陈取消派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陈独秀,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五四运动后,接受和宣传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建人之一。在党成立后的最初六年中是党的主要领导人。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后期,犯了严重的右倾投降主义错误。大革命失败后,对于革命前途悲观失望,接受托派观点,在党内成立小组织,进行反党活动,一九二九年十一月被开除出党。后公开进行托派组织活动。一九三二年十月被国民党逮捕,一九三七年八月出狱。一九四二年病死在四川江津。  

         

==================

  鲁迅先生的第一个特点,是他的政治的远见。他用望远镜和显微镜观察社会,所以看得远,看得真。他在一九三六年就大胆地指出托派匪徒的危险倾向,现在的事实完全证明了他的见解是那样的准确,那样的清楚。
——
毛泽东《论鲁迅》(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九日)

---------------

 

鲁迅:答托洛斯基派的信

 

  一 来信
  
  鲁迅先生:
  
  一九二七年革命失败后,中国康缪尼斯脱〔2〕不采取退兵政策以预备再起,而乃转向军事投机。他们放弃了城市工作,命令党员在革命退潮后到处暴动,想在农民基础上制造Reds[按指中国工农红军]以打平天下。七八年来,几十万勇敢有为的青年,被这种政策所牺牲掉,使现在民族运动高涨之时,城市民众失掉革命的领袖,并把下次革命推远到难期的将来。
  
  现在Reds打天下的运动失败了。中国康缪尼斯脱又盲目地接受了莫斯科官僚的命令,转向所谓新政策。他们一反过去的行为,放弃阶级的立场,改换面目,发宣言,派代表交涉,要求与官僚,政客,军阀,甚而与民众的刽子手联合战线。藏匿了自己的旗帜,模糊了民众的认识,使民众认为官僚,政客,刽子手,都是民族革命者,都能抗日,其结果必然是把革命民众送交刽子手们,使再遭一次屠杀。史太林党的这种无耻背叛行为,使中国革命者都感到羞耻。
  
  现在上海的一般自由资产阶级与小资产阶级上层分子无不欢迎史太林党的这新政策。这是无足怪的。莫斯科的传统威信,中国Reds的流血史迹与现存力量——还有比这更值得利用的东西吗?可是史太林党的新政策越受欢迎,中国革命便越遭毒害。
  
  我们这个团体,自一九三年后,在百般困苦的环境中,为我们的主张作不懈的斗争。大革命失败后我们即反对史太林派的盲动政策,而提出革命的民主斗争的道路。我们认为大革命既然失败了,一切只有再从头做起。我们不断地团结革命干部,研究革命理论,接受失败的教训,教育革命工人,期望在这反革命的艰苦时期,为下次革命打下坚固的基础。几年来的各种事变证明我们的政治路线与工作方法是正确的。我们反对史太林党的机会主义,盲动主义的政策与官僚党制,现在我们又坚决打击这叛背的新政策。但恰因为此,我们现在受到各投机分子与党官僚们的嫉视。这是幸呢,还是不幸?
  
  先生的学识文章与品格,是我十余年来所景仰的,在许多有思想的人都沉溺到个人主义的坑中时,先生独能本自己的见解奋斗不息!我们的政治意见,如能得到先生的批评,私心将引为光荣。现在送上近期刊物数份,敬乞收阅。如蒙赐复,请留存×处,三日之内当来领取。顺颂健康!

               陈×× 六月三日。

  
  二 回信
  
  陈先生:
  
  先生的来信及惠寄的《斗争》《火花》等刊物,我都收到了。
  
  总括先生来信的意思,大概有两点,一是骂史太林先生们是官僚,再一是斥毛泽东先生们的各派联合一致抗日的主张为出卖革命。
  
  这很使我糊涂起来了,因为史太林先生们的苏维埃俄罗斯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在世界上的任何方面的成功,不就说明了托洛斯基〔3〕先生的被逐,飘泊,潦倒,以致不得不用敌人金钱的晚景的可怜么?现在的流浪,当与革命前西伯利亚的当年风味不同,因为那时怕连送一片面包的人也没有;但心境又当不同,这却因了现在苏联的成功。事实胜于雄辩,竟不料现在就来了如此无情面的讽刺的。其次,你们的理论确比毛泽东先生们高超得多,岂但得多,简直一是在天上,一是在地下。但高超固然是可敬佩的,无奈这高超又恰恰为日本侵略者所欢迎,则这高超仍不免要从天上掉下来,掉到地上最不干净的地方去。因为你们高超的理论为日本所欢迎,我看了你们印出的很整齐的刊物,就不禁为你们捏一把汗,在大众面前,倘若有人造一个攻击你们的谣,说日本人出钱叫你们办报,你们能够洗刷得很清楚么?这决不是因为从前你们中曾有人跟着别人骂过我拿卢布,现在就来这一手以报复。不是的,我还不至于这样下流,因为我不相信你们会下作到拿日本人钱来出报攻击毛泽东先生们的一致抗日论。你们决不会的。我只要敬告你们一声,你们的高超的理论,将不受中国大众所欢迎,你们的所为有背于中国人现在为人的道德。我要对你们讲的话,就仅仅这一点。
  
  最后,我倒感到一点不舒服,就是你们忽然寄信寄书给我,不是没有原因的。那就因为我的某几个战友曾指我是什么什么的原故。但我,即使怎样不行,自觉和你们总是相离很远的罢。那切切实实,足踏在地上,为着现在中国人的生存而流血奋斗者,我得引为同志,是自以为光荣的。要请你原谅,因为三日之期已过,你未必会再到那里去取,这信就公开作答了。即颂大安。
  
                 鲁迅。六月九日。
  
  (这信由先生口授,OV〔4〕笔写。)
  
  〔1〕本篇最初同时发表于一九三六年七月的《文学丛报》月刊第四期和《现实文学》月刊第一期。
  来信的××”,原署名陈仲山,本名陈其昌,据一些托派分子的回忆录,当时他是一个托派组织临时中央委员会的委员。
  〔2〕康缪尼斯脱 英语Communist(共产党人)的音译。下文的Reds,英语赤色分子的意思,这里指红军。
  〔3〕托洛斯基(UF\GLMM,18791940)通译托洛茨基,早年参加革命运动,十月革命中和苏俄初期曾参加领导机关。一九二七年因反对苏维埃政权被联共(布)开除出党,一九二九年被驱逐出国,一九四年死于墨西哥。他曾两次被流放到西伯利亚,下文所说革命前西伯利亚的当年风味,即指此。
  〔4〕OV即冯雪峰(19031976),浙江义乌人。作家、文艺理论家。中国左翼作家联盟领导成员之一。著有《论文集》、《灵山歌》、《回忆鲁迅》等。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赤旗 2014-1-30 15:07
哈哈, 好的,终于有人祭出老毛的旗帜了。 这样好。不过今天的毛派对托派的态度是完全以过去的文章为主,还是以现实阶级斗争为主?
第一,老毛自己说过,“我说的话从来不是一句顶一万句的”, 所以毛的很多认识也是发展变化的。
第二,马克思主义不发展就要灭亡,如果谁以为能够固步自封从”圣经“里找答案解决现实斗争问题,就肯定要跌跟头。
第三, 毛是作为一个具体的政治家说某些话,所以很多实用主义的话是不足为奇,譬如1930年代说的那些话,其中很多内容恐怕是说给斯大林和王明听的吧。
王明在12月政治局会议上说,我们和什么人都可以合作,只有托派例外。在中国我们可以与蒋介石及其下属的反共特务等人合作,但不能与陈独秀合作。康生于1938年初发表《铲除日寇侦探民族公敌的托洛茨基匪徒》的文章,诬蔑陈独秀是领取日本津贴的汉奸。 (当时中共还是第三国际的支部,深受苏联的政治和经济支持,毛又该如何说?)
第四,老毛说的话是否一句都不错,每一句话都是确实之言,不见得吧。人都有历史局限性的。。
譬如毛泽东说叶青是托派, 但是叶青明明不是托派啊,叶青在政治上,历史上,组织上都不曾是托派。
一九五七年,毛泽东还把陈独秀和高岗划为一类,但等到文革打倒刘少奇, 对于高岗却开始”家贫思贤妻“了。

毛泽东曾将基洛夫、布哈林和托洛茨基等归为一类, 但是等到赫鲁晓夫秘密报告之后,根据胡乔木的说法,毛泽东也说过,“苏联揭露出的斯大林的统治,其黑暗不下于历史上任何最专制最暴虐的统治。“ 毛泽东当时曾讲过这样的话,说斯大林如此严重地破坏法制,这在英、法、美这些西方国家就不可能发生。美国发展快,其政治制度必有可学习之处。我们反对它,只是反对它的帝国主义。到底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看来还是几个党好。共产党要万岁,民主党派也要万岁。他并且说过:斯大林晚年把封建主义的精神实质带进了共产主义运动中,他所推行的那种政治方法是以在党内进行间谍活动为基础的,不仅造成了一系列无端的怀疑与不信任,迫使同志们干出许多卑鄙的和恐怖的行为,而且使人民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

这显然又否定了当初跟着斯大林做出的对这些老布尔什维克的判断,这里面何是何非? 光片面的举单方面例子能说明问题吗?

至于鲁迅的那份信,这个早就被证伪了(我在红中网也提过好几次), 这是冯雪峰在鲁迅病中期间代写的,根据胡风的回忆,鲁迅对此信并不满意。只是后来出于现实政治需要,才被归入到中学课本里。

对于毛泽东也好,鲁迅也好(对托洛茨基,陈独秀也好),我们是应该历史地客观地去学习他们进步光辉的地方,还是要搞”唯心论的天才论”, 要对着他们磕头烧香,这是判断是否是马克思主义者的重要标准。今天讨论的起因是在今天托派与毛派是否有可以求同存异的地方,很多历史上明显污蔑造谣违反历史事实的东西,自然要尽可能涤荡干净,还历史本来面目。
引用 05txlr 2014-1-30 14:26
远航同志:此帖的摘要容易引起误解,因没有注明是毛主席的话,也没有说明此话的时间,可能使人联想到是现在的问题。是否能改为这样:
【一】关于中国革命性质【二】关于抗日统一战线【三】关于托派的若干思想观点【四】关于中国托派的活动【五】关于反对托派倾向【六】关于对托派分子的政策
其实,帖子的排版还是原来直接发到本网的那个好些,比较清楚,不知可以替换吗?如麻烦,就算了。谢谢!
                                  sglljw
引用 远航一号 2014-1-30 11:54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4 10:27 , Processed in 0.03573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