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中国工人阶级的兴起

2012-2-27 14:1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5320| 评论: 18|原作者: 李民骐|来自: 美国每月评论杂志

摘要: 中国,目前正处于全球资本主义的经济、社会、政治和生态矛盾的中心。上述各节的分析表明,在2020年以后,经济危机、政治危机和生态危机,将很可能在中国集中爆发,这就排除了通过改良主义手段解决中国资本主义矛盾的一切可能性。

无产阶级    能成为世界资本主义的掘墓人吗?

  在《共产党宣言 》中,马克思指出,随着资本主义工业化的发展,必然产生新的社会条件,无产阶级化的工人阶级(即自身不占有生产资料并且不得不出卖劳动力为生的雇佣劳动者)将要成长壮大,并且成为资本主义社会人口的绝大部分。       

  马克思进一步指出,资本主义的发展也为工人阶级的组织准备了物质方面和社会方面的条件。随着工业化与城市化的发展,工人在工作中与生活中都更加集中了。随着工人阶级队伍的扩大以及工人的进一步集中,工人逐渐认识到自己的力量,团结起来为了维护自身的直接利益开始与资本家展开斗争。

  资本主义的发展也为工人阶级提供了政治教育与一般教育的因素。在交通与通讯方面的进步便利了工人在全国范围乃至在国际间组织起来。在工人斗争发展的一定阶段,无产阶级将通过政党的方式组织成一个统一的阶级。马克思预言,随着无产阶级在经济上与政治上组织起来,无产阶级的力量不断发展壮大,无产阶级终将成为现代资本主义的掘墓人。

  20世纪初,世界资本主义体系遭到了来自西方工人阶级以及非西方的殖民地半殖民地民族解放运动的严重挑战。1914年至1945年,世界资本主义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以及大萧条。十月革命胜利以后,新生的社会主义苏联蓬勃发展。世界资本主义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面对空前严重的危机,资本主义被迫进行重大的自我调整。大政府、凯恩斯主义的资本主义代替了小政府自由市场的资本主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实行了一系列社会改良。亚非殖民地国家纷纷获得独立。           

  通过对西方的工人阶级以及非西方的民族资产阶级做出有限的让步,全球资本主义的内部阶级冲突得到缓和,而资本主义的基本制度得以保全。全球资本积累复苏的条件具备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世界经济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出现了世界资本主义的所谓“黄金时代”。

  但是,到了所谓黄金时代的末期,新的世界矛盾产生了,出现了新的世界工人阶级斗争高涨的局面。革命浪潮席卷了世界的东方与西方、南方与北方。差不多所有的主要资本主义经济都遭到了利润率急剧下降的打击。在整个七十年代,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动荡不安。到了1979年,美元几乎完全崩溃。

  面对这种局面,世界资产阶级决定对世界革命力量进行反扑。新自由主义就是世界资产阶级的反攻。表面上,新自由主义是企图恢复早已破产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实际上,新自由主义是世界资产阶级为了重新调整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的力量对比、恢复利润率并重建资本积累的有利条件而采取的战略措施。           

  新自由主义战略的关键组成部分是极大的扩充全球廉价劳动力的产业后备军队伍。通过将工业生产从西方“核心”国家转移到外围和半外围地区的办法,跨国公司就可以通过直接剥削外围和半外围的廉价劳动力获取超额利润。不仅如此,通过以产业转移相威胁,跨国公司还可以迫使西方工人接受更低的工资和更高的劳动强度,并且迫使西方国家政府削减社会开支并减少对资本家的征税。           

  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在新自由主义的全球调整中起了关键的作用。哈佛大学的理查德弗里曼认为中国向市场资本主义的转变、印度的自由化“改革”以及苏联、东欧社会主义的解体,使全球可供资本主义剥削的实际有效劳动力队伍增加了一倍。2007年,中国工业部门雇佣的工人达到两亿人,几乎相当于全部西方国家工业就业人数的两倍。没有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和加入全球资本主义市场,新自由主义的全球调整将受到很大的限制,并且未必成功。   

  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后半期,主要资本主义经济的利润率都恢复到了比较高的水平,资本积累速度加快了。到了本世纪初,中国与印度的高速经济增长开始对世界经济增长做出显著贡献。2003年至2007年,世界经济出现了一个小“黄金时期”。          

  但是,新自由主义战略的暂时得逞,也为它的自我灭亡准备了条件。就近期来说,全球工业的大部分转移到半外围的所谓“新兴市场经济”(如中国、印度、东欧和拉丁美洲)以后,出现了严重的全球工业生产过剩。半外围资本主义工业的快速扩张大大超过了这些国家贫困的工人阶级的购买力。于是就产生了所谓的“全球失衡”,半外围国家的生产过剩不得不通过向西方核心国家大量出口的办法来加以消化。而美国,则成为半外围国家的主要出口市场。美国自己,则靠借债消费维持需求扩张。这根本是不可持续的,并终于导致了2009年的世界经济大衰退。

  就中期和长期来说,新自由主义的全球调整造成了全新的世界历史条件,这种新形势,将最终导致不仅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制度的失败,而且是整个世界资本主义制度的土崩瓦解。   

  首先,随着中国、印度和其它所谓“新兴市场经济”资本主义工业化的快速发展,全球自然资源的耗竭与环境的破坏达到了空前未有的程度,全球生态系统已经处于完全崩溃的边缘。在未来几十年,世界所面临的前途,不是人类奋起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并代之以一个在社会与生态方面都完全可持续的、崭新的社会制度,就是人类在全球生态灾难中与资本主义同归于尽。这一与以往根本不同的历史条件决定了,世界社会主义革命是21世纪压倒一切的世界历史性要求。

  新自由主义的全球调整同时也为它自己以及全球资本主义的灭亡准备了新的掘墓人,那就是在广大的半外围地区形成了新的无产阶级化的工人阶级队伍。特别是在中国,随着中国工人阶级的成长并且学会组织起来,假以时日,中国工人阶级必将成为一个强大的社会与政治力量,并且要求实现越来越广泛的经济、社会与政治权利。       

  无论是中国资本主义还是世界资本主义都面临着无法逾越的生态极限。中国资本主义不可能既满足工人阶级的要求,又维持资本主义积累所必需的各种必要条件。也就是说,资本主义为利润生产的要求与社会和生态可持续的要求,两个方面的冲突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一切客观的历史条件都表明,只有以革命手段打倒资本主义,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与世界所面临的基本矛盾。

  中国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将从根本上改变全球力量对比,使全球力量对比极大地有利于全球无产阶级,并为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扫清道路。

  中国的工人阶级与全世界的工人阶级能够承担这一伟大的历史使命并且无愧于世界资本主义“掘墓人”的伟大称号吗?对于这一问题的回答,既取决于各方面的客观历史条件,但是同样取决于工人阶级能不能、敢不敢发扬伟大的革命首创精神,为未来的社会主义革命创造一切必要的主观历史条件。

21

鲜花
4

握手

雷人

路过
2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7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茅矛 2012-3-5 20:48
这篇文章写得很好,l李明骐同志的观点有了很大的转变,希望继续努力,写出更好的文章!
引用 三圣传奇博将来 2012-2-29 00:15
“农民工”打工仔是特色社会的产物,是当今权贵新资本家更加恶毒剥削工人的创新手段!什么农民工?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推断:从农村走进工厂或建筑业的年轻人确定身份为“农民工”打工仔,那么,从农村走进医疗系统的就是“农民医”;到教育系统的就是叫做“农民教师”;从农村走进事业机关部门的就该叫“农民官员”……这种特色的创新“农民工”称号,公平合理吗?这难道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实行“人人平等,同工同酬”的待遇改革吗?
引用 人民合力定乾坤 2012-2-27 22:22
面对当今中国特色社会现实,中国的工人阶级已被国企资改开下岗失业拆散,工人阶级断层严重,青黄不接,被改革为“农民工”或打工仔!因此,目前中国工人阶级经济收入低微,被新资本家和修正主义权贵剥削压迫,政治地位丧失……要使工人阶级兴起,急需增强壮大工人阶级的队伍阵容,取缔什么特色“农民工”打工仔用工机制,规定:凡用工单位招工,不管你招了农民、还是城镇人口,统统都按照工人身份平等对待,要恢复工人阶级的原形,必须总结前30年的经验教训,需要先解决好以下问题:
1、结束30多年推行的特色祸国殃民畸形资本垄断贫富悬殊社会;
2、复兴毛泽东继续革命思想,创新建设人民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社会;
3、建立健全人民群众对各级党和政府领导人的监督罢免机制;
4、建立健全人民群众对各级党和政府官员定期的问责制和评议机制;
5、设立毛泽东思想文化新经济产业开发园区示范中心基地 ;
6、凡涉及人民公共财产和公共资源的处理问题必须通过全民表决方可实施;
7、增加中国共产党党纪新规,并写入党章:不管是谁、不论你职位有多高、资格有多老,凡是把中国人的钱拿去救资本主义危机市场的人,不配做共产党员。统统驱除党外,免去一切行政职务,情节严重的, ...
引用 天生我材必有用 2012-2-27 16:16
有远见。
引用 WTSR 2012-2-27 15:29
在中国土地是全民的和集体的。农民事实上是中国无产阶级的最大群体,如果分不清这一点,把城市工人孤立地划分无产阶级是不准确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也是无产阶级的一部分。
引用 红色的海洋 2012-2-27 15:06
大致粗略的看了一遍 好文 留下来以后慢慢消化 和同志们共同提高
引用 xiaoliwencai 2011-11-25 09:34
1、看了该文,才知李民骐先生的无产阶级立场。但无论如何,给64冠之以反动,是错误的。

2、无产阶级的革命策略应该是用拳头打一个敌人。所谓“用拳头”,就是组织起来,联合起来,就是统一战线;所谓“打一个敌人”,就是抓主要矛盾。李民骐先生的问题出在同时打两个敌人上了。这就不对了。

3、这次革命的性质是无产阶级主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联合小资产阶级、一般资产阶级参加的兼具革除官僚资产阶级实行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和废除党国官僚专制体制实行宪政民主主义的双重性质的革命。这和打两个敌人是两码事。革除官僚资产阶级,是打掉这个反动的阶级。后者废除党国官僚专制体制,是铲除其依赖存在的土壤。由此决定了革命的前途只能是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以后,再开启完全的社会主义革命。但,这是一个很长的历史发展阶段,实际是新民主主义发展阶段,亦即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也可以叫社会主义革命阶段。详细参见:我看毛泽东、文革以及中国的现在和未来: http://www.reviewing.cn/2011/0629/14868.html
引用 远航一号 2011-11-20 02:12
答稼穑稼穑,是一个人,本人在答复红色小兵时已经“招认”了。远航一号是我在这里使用的笔名。“中国工人阶级的兴起”一文应已在国外公开发表,故使用真名。另外,前一段时间与项观奇论战时,既然我点了他的名,自然自己也要使用真名。
引用 稼穑稼穑 2011-11-18 14:25
远航一号与李民骐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答前朝移民:资产阶级一般是不怕输理的时间:2011-11-13 01:33来源: 作者:远航一号 点击:146次
简答前朝移民:资产阶级一般是不怕输理的  李民骐
http://www1.redchinacn.com/a/wangyouzhisheng/2011/1113/6631.html
引用 战地黄花 2011-11-17 16:09
很深刻的见解。同意“左向前”。
引用 远航一号 2011-11-17 13:43
续:铁心兰兰同志,请不要重蹈团结工会的覆辙,尤其要避免阿连德的血的教训。资产阶级是从来不讲费厄泼赖的,中国的资产阶级尤其流氓成性,对于工人阶级是从来不会手软的,对于手无寸铁的左派秀才也是同理,决不会因为你自认与他们属于一个“民族”就对你怀有任何的恻隐之心。
引用 远航一号 2011-11-17 13:40
续答铁心兰兰:无产阶级专政就是无产阶级民主,没有无产阶级民主,无产阶级专政也不能巩固,关于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中国的社会性质是什么?未来根本变革的性质是什么?如果是社会主义革命,谁是对象?如果不是社会主义革命,那么为什么不是?

具体说,无产阶级要团结无产阶级化的小资产阶级,没有问题。但是,是无产阶级领导小资产阶级还是小资产阶级领导无产阶级?如果是无产阶级领导小资产阶级,什么是革命的根本问题,是生产资料所有权问题还是形式上的政治权利问题?

至于所谓“民族工商业资产阶级”,问题就太大了。首先,谁是民族资本,国有资本是算“民族资本”还是算官僚资本?靠血汗工厂、勾结外资和侵吞国资发财的温州式假冒伪劣资本有何历史先进性?你去团结它,你把工人阶级摆在哪里?你要不要解决工人阶级八小时工作制的要求?以中国资产阶级之腐朽低能,工人阶级要求八小时工作制,是不是就与其发生不可调和的冲突?“团结”的基础在哪里?

对于历史上的一切资产阶级来说,民主向来是虚的,利润才是实的。

铁心兰兰同志,请不要重蹈团结工会的覆辙,尤其要避免阿连德的血的教训。资产阶级是从来不讲费厄泼赖的,中国的资产阶级尤其流 ...
引用 铁心兰兰 2011-11-17 13:20
李民骐同志:我是坚持“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民主革命论”的——把争取政治自由和建立由无产阶级民主来实现的无产阶级专政两者结合——的革命论的!团结无产阶级化的下层小资产阶级,利用买办官僚资产阶级和民族工商业资产阶级的矛盾,以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化的小资产阶级作为革命主力。
引用 民众大联合 2011-11-17 12:53
毛主席早在一九六二年就高瞻远瞩地指出:“从现在起,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是世界上社会制度彻底变化的伟大时代,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时代,是过去任何一个历史时代都不能比拟的。”(《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
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必将成功!毛泽东思想万岁!!!
引用 远航一号 2011-11-17 12:09
铁心兰兰同志,我的观点转变来不及那么快。前后说的是一回事。22年前的事情,领导者始终是小资产阶级右派,但是群众中无产阶级是大量参与的,付出血的代价的也是以无产阶级为主。当时工人中有政治企图的几乎全都是自由派,说老实话,说“几乎”都不准确,22年前在工人积极分子里我就没有碰到过马列毛。

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我想我们都不希望中国工人阶级重蹈22年前或团结工会的覆辙吧?所以,必须摒弃错误的民主革命论的观点。
引用 铁心兰兰 2011-11-17 11:36
“中国的无产阶级不是没有实践过啊,殷鉴不远,二十二年前而已,为此中国的无产阶级付出了血的代价。这个血的代价,必须由中国的资产阶级民主派来负责。”——李民骐先生的《评项观奇同志的严重政治错误》


我的评论:“那次是小资产阶级学院派(大学、科研院所的小资产阶级份子),用“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棍子去敲打老D专制制度、贵族官僚政治的脑袋,结果给老D的法西斯主义坦克给碾了。根本不是无产阶级的政治实践;无产阶级、农民阶级,甚至小资产阶级大多数,还没卷入远动,基本旁观。后来的“敢死队”,都是深受88恶性通胀打击的底层游民无产阶级份子,就是个简单的打砸抢烧,根本不成气候。学院派小资产阶级的街头远动,造成了无政府状态,游民无产阶级则出来宣泄了,哪是无产阶级政治意志主导的运动。”


李民骐先生现在的观点转变了,很好:

“1989年的所谓“民主运动”,虽然是现实社会矛盾的产物,并且部分地反映了城市工人阶级对于资本主义“改革”的不满,但是,就其基本性质来说,是一次由反动的新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自由派”知识分子)所领导的小资产阶级政治运动,其基本纲领就是推行大规模私有化和尽快完成向资本主义过渡。在“自由派”知识分子与“中 ...
引用 远航一号 2011-11-17 11:25
革命同志共勉!
引用 左向前 2011-11-17 11:00
这是我所看到的对当前中国及世界资本主义走向分析的最为深刻、清晰的一篇文章,它为中国工人阶级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唤起了斗争的信心。道路虽然曲折,前途必定光明!无产阶级战友们团结起来,英特纳雄奈尔一定要实现!

查看全部评论(1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3 00:49 , Processed in 0.01798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