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中国工人阶级的兴起

2012-2-27 14:1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5482| 评论: 18|原作者: 李民骐|来自: 美国每月评论杂志

摘要: 中国,目前正处于全球资本主义的经济、社会、政治和生态矛盾的中心。上述各节的分析表明,在2020年以后,经济危机、政治危机和生态危机,将很可能在中国集中爆发,这就排除了通过改良主义手段解决中国资本主义矛盾的一切可能性。


  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指出,工人阶级的斗争发展要经历几个阶段。起初,只是个别工人起来反抗直接剥削他们的资本家。在这个阶段,工人仍然处于分散的、不团结的状态,偶尔的团结也往往被他们自己相互之间的竞争所破坏。

  但是,随着资本主义工业的发展,无产阶级的数量增加了,并且大量集中在工厂和城市。工人的力量增长了,并且工人日益认识到自己的力量,团结起来以集体的力量与资本家做斗争。很多地方的斗争逐步地联合为全国范围的斗争。马克思所指出的这一发展规律正在中国发生着作用。

  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民工在城市定居下来,他们越来越将自己看成是工人而不是农民,新一代的、无产阶级化的、阶级觉悟逐步增长的工人队伍正在形成。官方文件和主流媒体都注意到了所谓“新生代农民工”。

  根据主流媒体的描述,目前约有一亿工人属于新生代农民工。他们在1980年以后出生。他们在初中或高中毕业后很快就来到城市。他们当中的大多数没有农业生产经验。他们更加认同城市而不是农村。与“第一代农民工”相比,新生代农民工有较高的学历,对工作要求比较高,期待更高的物质和文化生活水平,并且不大能忍受艰苦的工作条件。

  资本主义的发展正在为中国工人阶级的组织和斗争准备着有利的客观条件。在经过多年的快速资本积累以后,中国农村的巨大的廉价劳动力后备军终于开始萎缩了。2007年和2008年,也就是在上一轮全球经济扩张接近尾声的时候,中国的出口制造业已经开始出现劳动力短缺的问题了。2009年的全球经济衰退使这一问题得到了暂时的缓解。但是,2010年,中国经济刚一开始加速增长,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在沿海各省又出现了。广东省声称缺少工人两百万人。为了吸引工人,很多城市被迫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

  20105月,本田公司设在中国南方的一家工厂约2000名工人罢工,造成生产瘫痪。随后本田和丰田公司其它若干家工厂的工人罢工。在整个夏季,罢工浪潮席卷了中国的汽车、电子、纺织等行业。主流学者为此忧心忡忡,担心中国将由此进入一个罢工频繁发生、廉价劳动力体制终结的时代,并会威胁“社会稳定”。

  在今后几年,中国工人阶级的斗争潜力很可能继续增长。在经过了持续几十年的稳步增长以后,中国的全部劳动年龄人口(指年龄在15岁至64岁之间的人口)预计将在2012年达到9.7亿人的顶峰,此后将逐步下降,至2020年将下降到9.4亿人。其中,作为制造业廉价非熟练劳动力主要来源的最佳年龄段青年人口(年龄在19岁至22岁之间)在2009年达到1亿人的顶峰以后,预计至2020年将急剧下降到5000万人。

  另一方面,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从2010年的1.1亿人急剧增加到2030年的2.3亿人。老年人与劳动年龄人口之间的依赖比预计将由现在的1:9上升到未来的1:3      

  最佳年龄段青年人口的快速减少有可能在未来造成广泛的青年劳动力短缺,造成有利于工人斗争的局面,并且为工人组织的发展创造条件。另一方面,老年人口的快速增长将使中国政府面临越来越严重的养老金支付和医疗开支方面的压力。如果政府增加对资本家的征税以应付老龄化开支,将遭到资本家的反对,并威胁资本积累。如果政府无力解决老龄化问题,将进一步激化原有的社会矛盾。   

  如前所述,可以用一个国家非农业就业人口占全部就业人口的比重来代表这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化的程度。图1比较了中国、韩国、巴西和埃及自1980年至2008年非农业劳动人口比重的变化情况。这几个国家都属于世界上重要的半外围国家。

  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半期至九十年代,韩国工人运动曾经蓬勃发展并对韩国政治民主化做出了重要贡献。1980年,巴西工人党建立。到九十年代,巴西工人党已经成为巴西政坛举足轻重的力量。在韩国和巴西,工人斗争的高潮以及工人组织的大发展都发生在非农业就业人口达到全部就业人口的70%-80%的历史时期。在最近的埃及政治动荡中,埃及工人阶级对于推翻穆巴拉克政权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埃及的非农业就业人口近年也达到了70%左右。非农业就业人口达到70%,似乎是一个国家工人运动转入高潮的“临界点”。

  中国的非农业就业人口占全部就业人口的比重目前已经达到60%。按照1980年至2008年的趋势,中国的非农业就业人口平均每年上升约一个百分点。按此趋势,中国将在2020年前后达到并超过非农业就业人口比重70%的临界点。

  在韩国和巴西,经过工人阶级的斗争,工人阶级在经济、社会和政治方面的权利都一度得到了改善。但是,无论在韩国和巴西,工人运动和工人政党都已经放弃了推翻资本主义的目标而专注于在资本主义基本制度的范围内争取局部改良。本世纪以来,韩国的工人运动停滞不前,在资产阶级新的进攻面前,无所作为、徘徊迷茫。在巴西,广大工农群众照样生活在赤贫之中。在新自由主义时代,全世界的改良主义都已经走进了死胡同。

  如果说,在未来的一二十年,中国工人阶级必然成为一个强大的社会政治力量,一个无可回避的问题是,中国的工人运动在政治上要走什么样的道路?要不要走韩国和巴西工人运动的老路,承认资产阶级的统治,在资产阶级统治的范围内争取工人的“合法利益”,实际上放弃工人阶级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正如列宁所说的:“为了一碗红豆汤,而放弃长子继承权。”

  事实上,中国政府目前在名义上的政策就是建设所谓“和谐社会”,也就是努力标榜各阶级之间的相互妥协。统治集团的一部分则幻想通过所谓“政治改革”,引进西方资产阶级民主的某些形式,以达到迷惑工人阶级、并将工人斗争引向歧途的目的。

  伟大的中国工人阶级不应当跟在外国工人贵族的屁股后面,走外国工人一再走却走不通的老路,更不能受嗟来之食。中国工人阶级,应当有勇气、有胆识,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走世界历史的新路,走革命的社会主义的路,走与剥削人压迫人的现存社会秩序完全决裂的路!抛掉红豆汤,夺回长子继承权!

  是走老路,还是走新路?是要红豆汤,还是要长子继承权?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既取决于客观历史条件,也取决于主观历史条件。就客观历史条件来说,问题取决于,根据中国资本主义的实际历史特点,中国的资产阶级是否有见识、有本钱能够在对工人阶级做一些必要的但是有限的让步以后,照样维持资本主义的正常运转。就主观历史条件来说,问题则在于中国工人阶级能否超越自身眼前的、狭隘的经济利益,认识到只有通过未来的社会主义革命才能实现自己长远的、根本的阶级利益,并将这一远见付诸实现

21

鲜花
4

握手

雷人

路过
2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7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茅矛 2012-3-5 20:48
这篇文章写得很好,l李明骐同志的观点有了很大的转变,希望继续努力,写出更好的文章!
引用 三圣传奇博将来 2012-2-29 00:15
“农民工”打工仔是特色社会的产物,是当今权贵新资本家更加恶毒剥削工人的创新手段!什么农民工?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推断:从农村走进工厂或建筑业的年轻人确定身份为“农民工”打工仔,那么,从农村走进医疗系统的就是“农民医”;到教育系统的就是叫做“农民教师”;从农村走进事业机关部门的就该叫“农民官员”……这种特色的创新“农民工”称号,公平合理吗?这难道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实行“人人平等,同工同酬”的待遇改革吗?
引用 人民合力定乾坤 2012-2-27 22:22
面对当今中国特色社会现实,中国的工人阶级已被国企资改开下岗失业拆散,工人阶级断层严重,青黄不接,被改革为“农民工”或打工仔!因此,目前中国工人阶级经济收入低微,被新资本家和修正主义权贵剥削压迫,政治地位丧失……要使工人阶级兴起,急需增强壮大工人阶级的队伍阵容,取缔什么特色“农民工”打工仔用工机制,规定:凡用工单位招工,不管你招了农民、还是城镇人口,统统都按照工人身份平等对待,要恢复工人阶级的原形,必须总结前30年的经验教训,需要先解决好以下问题:
1、结束30多年推行的特色祸国殃民畸形资本垄断贫富悬殊社会;
2、复兴毛泽东继续革命思想,创新建设人民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社会;
3、建立健全人民群众对各级党和政府领导人的监督罢免机制;
4、建立健全人民群众对各级党和政府官员定期的问责制和评议机制;
5、设立毛泽东思想文化新经济产业开发园区示范中心基地 ;
6、凡涉及人民公共财产和公共资源的处理问题必须通过全民表决方可实施;
7、增加中国共产党党纪新规,并写入党章:不管是谁、不论你职位有多高、资格有多老,凡是把中国人的钱拿去救资本主义危机市场的人,不配做共产党员。统统驱除党外,免去一切行政职务,情节严重的, ...
引用 天生我材必有用 2012-2-27 16:16
有远见。
引用 WTSR 2012-2-27 15:29
在中国土地是全民的和集体的。农民事实上是中国无产阶级的最大群体,如果分不清这一点,把城市工人孤立地划分无产阶级是不准确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也是无产阶级的一部分。
引用 红色的海洋 2012-2-27 15:06
大致粗略的看了一遍 好文 留下来以后慢慢消化 和同志们共同提高
引用 xiaoliwencai 2011-11-25 09:34
1、看了该文,才知李民骐先生的无产阶级立场。但无论如何,给64冠之以反动,是错误的。

2、无产阶级的革命策略应该是用拳头打一个敌人。所谓“用拳头”,就是组织起来,联合起来,就是统一战线;所谓“打一个敌人”,就是抓主要矛盾。李民骐先生的问题出在同时打两个敌人上了。这就不对了。

3、这次革命的性质是无产阶级主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联合小资产阶级、一般资产阶级参加的兼具革除官僚资产阶级实行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和废除党国官僚专制体制实行宪政民主主义的双重性质的革命。这和打两个敌人是两码事。革除官僚资产阶级,是打掉这个反动的阶级。后者废除党国官僚专制体制,是铲除其依赖存在的土壤。由此决定了革命的前途只能是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以后,再开启完全的社会主义革命。但,这是一个很长的历史发展阶段,实际是新民主主义发展阶段,亦即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也可以叫社会主义革命阶段。详细参见:我看毛泽东、文革以及中国的现在和未来: http://www.reviewing.cn/2011/0629/14868.html
引用 远航一号 2011-11-20 02:12
答稼穑稼穑,是一个人,本人在答复红色小兵时已经“招认”了。远航一号是我在这里使用的笔名。“中国工人阶级的兴起”一文应已在国外公开发表,故使用真名。另外,前一段时间与项观奇论战时,既然我点了他的名,自然自己也要使用真名。
引用 稼穑稼穑 2011-11-18 14:25
远航一号与李民骐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答前朝移民:资产阶级一般是不怕输理的时间:2011-11-13 01:33来源: 作者:远航一号 点击:146次
简答前朝移民:资产阶级一般是不怕输理的  李民骐
http://www1.redchinacn.com/a/wangyouzhisheng/2011/1113/6631.html
引用 战地黄花 2011-11-17 16:09
很深刻的见解。同意“左向前”。
引用 远航一号 2011-11-17 13:43
续:铁心兰兰同志,请不要重蹈团结工会的覆辙,尤其要避免阿连德的血的教训。资产阶级是从来不讲费厄泼赖的,中国的资产阶级尤其流氓成性,对于工人阶级是从来不会手软的,对于手无寸铁的左派秀才也是同理,决不会因为你自认与他们属于一个“民族”就对你怀有任何的恻隐之心。
引用 远航一号 2011-11-17 13:40
续答铁心兰兰:无产阶级专政就是无产阶级民主,没有无产阶级民主,无产阶级专政也不能巩固,关于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中国的社会性质是什么?未来根本变革的性质是什么?如果是社会主义革命,谁是对象?如果不是社会主义革命,那么为什么不是?

具体说,无产阶级要团结无产阶级化的小资产阶级,没有问题。但是,是无产阶级领导小资产阶级还是小资产阶级领导无产阶级?如果是无产阶级领导小资产阶级,什么是革命的根本问题,是生产资料所有权问题还是形式上的政治权利问题?

至于所谓“民族工商业资产阶级”,问题就太大了。首先,谁是民族资本,国有资本是算“民族资本”还是算官僚资本?靠血汗工厂、勾结外资和侵吞国资发财的温州式假冒伪劣资本有何历史先进性?你去团结它,你把工人阶级摆在哪里?你要不要解决工人阶级八小时工作制的要求?以中国资产阶级之腐朽低能,工人阶级要求八小时工作制,是不是就与其发生不可调和的冲突?“团结”的基础在哪里?

对于历史上的一切资产阶级来说,民主向来是虚的,利润才是实的。

铁心兰兰同志,请不要重蹈团结工会的覆辙,尤其要避免阿连德的血的教训。资产阶级是从来不讲费厄泼赖的,中国的资产阶级尤其流 ...
引用 铁心兰兰 2011-11-17 13:20
李民骐同志:我是坚持“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民主革命论”的——把争取政治自由和建立由无产阶级民主来实现的无产阶级专政两者结合——的革命论的!团结无产阶级化的下层小资产阶级,利用买办官僚资产阶级和民族工商业资产阶级的矛盾,以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化的小资产阶级作为革命主力。
引用 民众大联合 2011-11-17 12:53
毛主席早在一九六二年就高瞻远瞩地指出:“从现在起,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是世界上社会制度彻底变化的伟大时代,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时代,是过去任何一个历史时代都不能比拟的。”(《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
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必将成功!毛泽东思想万岁!!!
引用 远航一号 2011-11-17 12:09
铁心兰兰同志,我的观点转变来不及那么快。前后说的是一回事。22年前的事情,领导者始终是小资产阶级右派,但是群众中无产阶级是大量参与的,付出血的代价的也是以无产阶级为主。当时工人中有政治企图的几乎全都是自由派,说老实话,说“几乎”都不准确,22年前在工人积极分子里我就没有碰到过马列毛。

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我想我们都不希望中国工人阶级重蹈22年前或团结工会的覆辙吧?所以,必须摒弃错误的民主革命论的观点。
引用 铁心兰兰 2011-11-17 11:36
“中国的无产阶级不是没有实践过啊,殷鉴不远,二十二年前而已,为此中国的无产阶级付出了血的代价。这个血的代价,必须由中国的资产阶级民主派来负责。”——李民骐先生的《评项观奇同志的严重政治错误》


我的评论:“那次是小资产阶级学院派(大学、科研院所的小资产阶级份子),用“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棍子去敲打老D专制制度、贵族官僚政治的脑袋,结果给老D的法西斯主义坦克给碾了。根本不是无产阶级的政治实践;无产阶级、农民阶级,甚至小资产阶级大多数,还没卷入远动,基本旁观。后来的“敢死队”,都是深受88恶性通胀打击的底层游民无产阶级份子,就是个简单的打砸抢烧,根本不成气候。学院派小资产阶级的街头远动,造成了无政府状态,游民无产阶级则出来宣泄了,哪是无产阶级政治意志主导的运动。”


李民骐先生现在的观点转变了,很好:

“1989年的所谓“民主运动”,虽然是现实社会矛盾的产物,并且部分地反映了城市工人阶级对于资本主义“改革”的不满,但是,就其基本性质来说,是一次由反动的新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自由派”知识分子)所领导的小资产阶级政治运动,其基本纲领就是推行大规模私有化和尽快完成向资本主义过渡。在“自由派”知识分子与“中 ...
引用 远航一号 2011-11-17 11:25
革命同志共勉!
引用 左向前 2011-11-17 11:00
这是我所看到的对当前中国及世界资本主义走向分析的最为深刻、清晰的一篇文章,它为中国工人阶级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唤起了斗争的信心。道路虽然曲折,前途必定光明!无产阶级战友们团结起来,英特纳雄奈尔一定要实现!

查看全部评论(1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24 22:47 , Processed in 0.02311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