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毛泽东大传》第255章

2014-2-6 23:3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352| 评论: 0|原作者: 东方直心|来自: 东方红网

摘要: “被人称为爱国主义影片而实际是卖国主义影片的《清宫秘史》, 在全国放映之后,至今没有被批判。《武训传》虽然被批判了, 却至今没有引出教训。
10月19日下午4时10分,毛泽东在中南海勤政殿同来访的印度总理尼赫鲁举行了第一次会谈。中方参加的人员有: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宋庆龄、陈云和中国驻印度大使袁仲贤。
毛泽东一见尼赫鲁来了,就迎上前去,紧紧握着他的手说:
“我们欢迎你,十分欢迎你。”
尼赫鲁笑容可掬,连忙说:
“我非常高兴地来到中国,这使我非常愉快,我向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我抵达北京后,受到了盛大的欢迎,使我深为感动。我是作为和平和善意的使者到你们这里来的,而我已在这里发现了和平的精神和善意。”
宾主落座后,毛泽东一开始就说:
“我们所有东方人,在历史上都受过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的欺侮。中国受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的欺侮有100多年。你们的国家受欺侮的时间更长,有300多年。现在日本人也处在受压迫的境地。因此,我们东方人有团结起来的感情,有保卫自己的感情。中国人民有爱国的感情,有对印度人民和其他东方国家人民的感情。尽管我们在思想上、社会制度上有不同,但是我们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那就是我们都要对付帝国主义。此外,尼赫鲁总理知道,我们的国家不是一个工业国。我国的工业水平比印度还低。我们要努力10年20年之后才能取得一些成绩。我们现在需要几十年的和平,至少几十年的和平,以便开发国内的生产,改善人民的生活。我们不愿打仗。假如能创造这样一个环境,那就很好。凡是赞成这个目标的,我们都能同他合作。帝国主义国家现在是看不起我们的。我们两国的处境差不多,这也是东方国家的共同处境。”
尼赫鲁说:
“你说的一点也不错。过去200多年来,我们两国和亚洲其他国家都遭受外来殖民主义国家的压迫和统治。这是我们两国共同的经历,也是其他亚洲国家的共同经历。我们有许多共同的地方,这不仅是有过去的联系,而且由于近代都受到殖民主义的统治。”“自古以来我们就有许多共同的地方,现在的问题也是共同的。主席说得对,我们两国工业落后,这是共同的。我们都想尽快发展我们各自的国家。”
毛泽东说:
“我们两国着重的不是思想和社会制度方面的不同,而是我们的共同点。”
尼赫鲁说:
“是的,我们着重的是共同点。”“在印度,五项原则被认为不仅适用于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也适用于其他各国之间的关系。”
毛泽东说:
“应当把五项原则推广到所有国家的关系中去。问题是有些大国不愿意受约束,不愿像我们两国那样,根据五项原则订立协定。”
他还说:
“对于中国来说,获得和平并不容易。美国变着法不遗余力地排挤中国。不仅如此,它还炫耀武力,把第7舰队开进了台湾海峡。美国飞机飞到中国内地上空,空投特务。他们还加紧援助和支持蒋介石对中国大陆骚扰性战争。”
尼赫鲁说:
“美国害怕它的利益受到损失,正像一个既得利益者一样,怀着恐惧,神经紧张,四处插手。”
“美国的恐惧也实在太过分了。”毛泽东微微一笑,幽默而又鄙夷地说:“它要把防线摆在南朝鲜、台湾、印度支那,这些地方离美国那么远,离我们倒很近。这使得我们很难睡稳觉。”
尼赫鲁闻言,微笑着点了点头。毛泽东又说:
“国与国之间不应当互相警戒,尤其是在友好的国家之间。像我国同美国这样互相警戒着是不好的。我们是信任印度的,印度是使我们可以睡得好觉的。”
会谈结束时,毛泽东提议下一次专门谈一谈战争问题,尼赫鲁表示,愿意与毛泽东共同讨论。
10月21日晚,印度驻华大使赖嘉文在北京新侨饭店为尼赫鲁访华举行宴会。毛泽东应邀出席。席间,毛泽东对尼赫鲁说:
“我们在合作方面得到一条经验:无论是人与人之间、政党与政党之间、国与国之间的合作,都必须是互利的,而不能使任何一方受到损害。如果任何一方受到损害,合作就不能维持下去。正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的五项原则之一就是平等互利。”
尼赫鲁点头称是。
10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署名钟洛的文章《应该重视对<红楼梦>研究中错误观点的批判》。
钟洛的这篇文章,公布和体现了毛泽东10月16日那封信中的一些内容。
10月23日下午,毛泽东在中南海颐年堂同尼赫鲁举行第2次会谈。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宋庆龄、陈云和中国驻印度大使袁仲贤在座。毛泽东微笑着问坐在对面的客人:
“你们两位总理的会谈进行得如何?发生冲突没有?”
尼赫鲁说:
“会谈得很好。怎么能有冲突呢?”
毛泽东笑着说:
“我们同印度好像没有多少架好吵。”
接着,他直奔主题,问道:
“关于战争问题,不知尼赫鲁总理有何看法?”
尼赫鲁谦虚地说:
“主席是这方面的专家,你的意见应该得到最大程度的尊重。”
“我认为,战争并不那么可怕。”毛泽东说:“从战争最后结果来说,决定因素是人。至于武器,当然某一方拥有先进的武器,就占有优势。但是这是暂时的现象。仅靠先进的武器来赢得彻底胜利,根本不可能,除非一开始就一次性把对手完全毁灭。从现代战争的意义上说,原子弹、氢弹似乎可以做到这一点,但这是冒极大风险的,侵略者可能由此丧失了自己存活的权利和机会。谁又能把中国和印度这样的大国,一下子翻个底朝天,然后扔到太平洋或印度洋里去呢?破坏之后的彻底征服,只能作为梦想而无法实现。战争,只会加速人民的觉醒,导致人民的反抗。人民持久的反抗,必将削弱以至打败侵略者。第2次世界大战削弱了日本,中国得以从帝国主义的铁蹄下站立起来。英国被削弱,印度便获得了独立。”
尼赫鲁说:
“我认为,你所说的人是战争胜败的最后的决定因素;战争可以使人觉醒,最终获得解放;这一点是对的。但是,战争也可能把人类变得残酷,变得堕落。如果战争消灭了有知识和有训练的人,那么一切都得从头做起,人类将面临巨大的倒退。”
毛泽东知道尼赫鲁是印度圣雄甘地的忠实追随者,曾经坚定不移地信奉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策略,反对一切暴力运动。眼看话不投机半句多,他便就来了个顺水推舟,说道:
“所以,归根究底,我们应该共同努力来防止战争,争取持久的和平。”
尼赫鲁则说:
“终有一天,世界的调整都用协议来完成。”
毛泽东问道:
“在世界调整以前,从现在起,10年之内没有战争,可能吗?”
尼赫鲁依然坚持他的信仰和愿望:
“终有一天,人们会承认,战争如果爆发,会把双方都毁掉,谁也打不起战争。不过我并不能提出任何担保。”
毛泽东看看谈不下去了,就打算结束这个话题,他说:
“尼赫鲁总理到中国来已经有几天了,一定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情况。我们现在正在执行五年计划,社会主义改造也正在开始。如果发生战争,我们的全盘计划就会被打乱。我们的钱都放在建设方面了。如果发生战争,我们的经济和文化计划都要停止,而不得不搞一个战争计划来对付战争。这就会使中国的工业化过程延迟。但是把中国全部毁灭,炸到海底下去,是有困难的。中国人是会永远存在的。”
毛泽东最后又谈到了在两个月前会见英国工党代表团的情况。这是尼赫鲁所关心的事。他告诉尼赫鲁说:
“同英国工党代表团谈谈是好的,意见虽然不同,但是谈开了是有好处的。我们热诚地招待了他们,他们想看的都给他们看了。”
10月24日,中国作家协会古典文学部召开红楼梦研究座谈会。一些《红楼梦》研究者和大学古典文学教授参加了座谈会。李希凡和蓝翎也参加了座谈会。当然,受批判的对象俞平伯是不可缺的,另外还有他的助手王佩璋;共49人。还有报刊编辑20人作为旁听者。全国著名的专家教授如郑振铎、何其芳、老舍、王昆仑、启功、舒芜、冯至、黄药眠、聂绀弩、范宁、钟敬文、吴恩裕、杨晦、浦江清等人,在会议上都先后对俞平伯对《红楼梦》的研究观点作了批判性的发言。
10月26日,也就是尼赫鲁即将离京去华东、华南参观访问的前一天,他携爱女英迪拉.甘地夫人(后来成为印度总理——笔者注)及其他的随访官员,来到中南海勤政殿向毛泽东辞行。双方举行了第3次会谈。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宋庆龄、陈云和中国驻印度大使袁仲贤也在座。尼赫鲁对毛泽东说:
“在这里我结识了许多朋友,也得到了很深的友情。我虽然要走了,但是可以说,已经把我的一部分留在中国了。”
他又转对周恩来说:
“我想周总理一定知道法国的一句话:‘离别好像是使人死去一部分一样’。”
毛泽东听他这样说,当即吟诵了屈原《九歌.少司命》中的两句诗: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吟罢,他解释说:
“离别固然令人伤感,但有了新的知己,不又是一件高兴的事吗?”
他接着向尼赫鲁这位异国政治家介绍了屈原的生平。他说:
“屈原是中国一位伟大的诗人,他在2200多年前写了许多爱国的诗篇,政府对他不满,把他放逐了。最后屈原没有出路,就投河而死。后来,中国人民就把他死的一天作为节日。这一天就是旧历五月五日端午节。人们吃粽子,并把它投入河里喂鱼,使鱼吃饱了不伤害屈原。”
尼赫鲁说:
“主席刚才引用的两句诗,不仅适用于个人,而且也适用于国与国之间。我们两国经过了很久的时期以后又相遇了,因此第二句诗特别适用。”
毛泽东说:
“尼赫鲁总理这次来访,一定会看出来,中国是很需要朋友的。”“我想印度也是需要朋友的。”“朋友之间有时也有分歧,有时也吵架,甚至吵得面红耳赤。但是这种吵架,和我们同杜勒斯的吵架,是有本质上的不同。”“我们是一个新中国,虽然号称大国,但是力量还弱。在我们面前站着一个强大的对手,那就是美国。美国只要有机会,总是要整我们,因此我们需要朋友。”
毛泽东对尼赫鲁提出的建立和扩大和平区域的建议表示支持,他说:
“建立和扩大和平区域是一个很好的口号,我们赞成。为此目的,就需要去除一些足以引起怀疑、妨碍合作的因素。中印签订了关于西藏的协定,这是有利于消除引起怀疑、妨碍合作的因素的。我们共同宣布了五项原则,这也是很好的。华侨问题也应该适当地解决,免得有些国家说我们要利用华侨捣乱。”“凡是足以引起怀疑、妨碍合作的问题,我们都要来解决,这就能达到五项原则中的平等互利。”
尼赫鲁表示赞同。
10月27日,毛泽东将中宣部部长陆定一关于24日中国作协古典文学部红楼梦研究座谈会的情况报告,批给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阅,并告陆定一照办。
陆定一在报告中提出:这次讨论不应该仅仅停止在《红楼梦》一本书和俞平伯一个人上,也不应仅限于古典文学研究的范围内,而应该发展到其它部门去,从哲学、历史学、教育学、语言学等方面彻底地批判胡适的资产阶级唯心论的影响。
10月27日这一天,毛泽东还审阅修改了袁水拍的文章《质问<文艺报>编者》。袁水拍在文章中写道:
“这种老爷态度在《文艺报》编辑部并不是第一次。在不久以前,全国广大读者群众热烈欢迎一个新作家李准写的一篇小说《不能走那一条路》及其改编而成的戏剧,给各地展开的国家总路线的宣传起了积极作用。可是《文艺报》却对这个作品立即加以基本上否定的批评,并反对推荐这篇小说的报刊对这个新作家的支持,引起文艺界和群众的不满。《文艺报》虽则后来登出了纠正自己错误的文章,并承认应该‘对于正在陆续出现的新作者,尤其是比较长期地在群众的实际生活中,相当熟悉群众生活并能提出生活中的新问题的新作者……给予应有的热烈的欢迎和支持’,而且把这件事当作:‘一个很好的教训’。可是说这些活以后没有多久,《文艺报》对于‘能提出新问题’的‘新作者’李希凡、蓝翎,又一次地表示了决不是‘热烈地欢迎和支持’的态度。”
毛泽东在袁水拍这段话后面,亲笔加上了一段话,他写道:
“文艺报在这里跟资产阶级唯心论和资产阶级名人有密切联系,跟马克思主义和宣扬马克思主义的新生力量却疏远得很,这难道不是显然的吗?”
他修改完毕后,将该文批给了邓拓,要求在《人民日报》上发表。
接着,毛泽东应湖南省省长程潜的请求,提笔书写了“湖南省人民委员会”8个大字。
原来在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1次会议以后,各级人民政府按照宪法规定,统统改称为人民委员会。
毛泽东写罢,叫来工作人员,将这幅墨迹寄给程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25 21:08 , Processed in 0.014969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