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江青小传 34

2014-2-9 23:31|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452| 评论: 0|原作者: 水陆洲|来自: 东方红网

摘要: 1948年9 月中,张文秋向刘少奇汇报工作后,刘少奇说: “我带你去看看毛主席,好不好?” 张文秋高兴地说: “好!我老早就想去拜望毛主席了。” 张文秋在刘少奇的引领下,来到毛泽东的会客室。

江青小传:34、毛泽东会见张文秋

时间:2014-02-09 12:31来源:来稿 作者:水陆洲 点击: 215 次
      1948年9 月中,张文秋向刘少奇汇报工作后,刘少奇说: “我带你去看看毛主席,好不好?” 张文秋高兴地说: “好!我老早就想去拜望毛主席了。” 张文秋在刘少奇的引领下,来到毛泽东的会客室。只见屋里的陈设十分简单:两个单 人沙发,一个帆布套座椅,左边摆放着一张桌子和两把木椅子,桌上铺着白桌布。毛泽东 穿着深灰色的夹衣,脚穿一双黑布鞋,同张文秋握手问候。刘少奇说: “我把张文秋同志约来看望主席,主席可以和她多谈谈,我先走了。” 刘少奇走后,毛泽东笑着问张文秋说: “好久没有看见你了。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在何处工作?” 张文秋说: “我住在平山县王子村,在华北人民政府司法部工作。我好久未见到主席,很想念主 席。” “你在司法部工作?工作情况怎么样?” “因为我没有学过法律,所以工作起来感到吃力。” 毛泽东鼓励她好好学好好干,接着话题一转,问起张文秋的身世。张文秋后来回忆说: “我就从祖父母到父母,从求学到参加革命,把自己的家世和经历讲给他听。他听得很入神,有时频频点头,有时还插几句话。当我讲到我的求学经过时,毛主席说,他自己 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毛主席听我讲完家庭情况后,很有感慨地说:‘你出来参加革命,真 不容易呀!你是同封建社会斗争,同宗法观念斗争,才出来的呀!你幸喜有一个好母亲做 后台,支持你求学,求进步。她不支持你,你参加不了革命,也不会有今天。’毛主席向 我介绍了他的身世,说他父亲脾气大,不让他外出求学,也是母亲支持他。当主席讲到 慧牺牲,岸英、岸青、岸龙流浪的情况时,他的眼圈有些发红,看得出他是非常难过的。 毛主席又向我问起谦初牺牲的经过和谦初的家庭情况,我详细地一一作了回答。毛主 席听完,有些难过,说:‘谦初是个好同志,可惜牺牲得太早了。他是一个有才能、对党 有贡献的人,是党的忠实的儿子。他的牺牲,是党的一大损失啊!’” 毛主席问清了所有的情况后,言归正传,把话题转到了毛岸英和刘思齐谈恋爱的事上 来,他对张文秋说: “听岸英说,他和你的大女儿思齐很要好,已经通信好久了。他说:他很爱思齐,思 齐也很喜欢他。他们俩人现在要求订婚,我很同意,现在就看你的意见怎么样,你对这个 女婿满不满意?” 张文秋一本正经地说: “他们两人通了许久的信,我是知道的。现在他们要求订婚,我很赞成。主席既然同 意了,我非常高兴。不过,我怕思齐年轻幼稚,不懂事,配不上岸英。” 毛泽东微笑着摆摆手,说:“我看思齐比较懂事。她年纪虽轻,但待人接物很有分寸。她是在监狱里长大的,知道艰难困苦。她是烈士的后代,是我的干女儿,我很同情她,也很喜欢她。所以,我赞成他们现在订婚,将来结婚。”
      张文秋见毛泽东如此说,也高兴地说: “将来思齐和岸英能结合在一起,做主席的儿媳妇,经常在主席身边受教育,会非常 幸福的。我有岸英这样一个女婿,也很满意。”
      毛泽东说: “今天本应当叫岸英来见你,可是他现在不在家里。明天我叫他到你家里去看望你。 岸英刚从苏联回来不久,对国内情况不大了解。尤其是对中国革命的情况,不大清楚。他 很幼稚,希望你今后多费点心帮助他,教育他。” 张文秋连忙说: “我听很多人说,岸英精明强干,能吃苦耐劳。他在苏联学习了马列主义理论,回国 后,也表现得非常出色。好多人都夸他是一名大有作为的青年。” “这都是别人的奉承话,你可不要相信。他实际上是有很多缺点的。” 眼看到了中午,张文秋起身告辞。毛泽东再三挽留她吃午饭,张文秋只好留下来和毛 泽东共进午餐。饭后,毛泽东又谈起了他们家为革命牺牲的 5 位亲人:杨慧、毛泽民、 毛泽覃、毛泽建、毛楚雄。张文秋也谈到了毛泽民和陈振亚在新疆的斗争和被害的经过, 又谈到了在新疆第 4 监狱里同敌人斗争的情况。 直到天晚,两人已经谈了八九个小时。张文秋起身告辞,毛泽东还要挽留她吃晚饭, 张文秋说: “主席该休息了。天快黑了,我也要赶快回家。” 毛泽东这才起身,与张文秋握手道别。张文秋后来回忆说: “我回到家里,仔细回想了一天的情况,明白了毛主席详细询问我的身世和革命经历 的原因,显然是为了岸英和思齐的婚事。毛主席真会做调查工作。他以谈家常的方式,将 我各方面的情况都调查得一清二楚,连对谦初的家庭都作了深刻地了解。与此同时,他也 把自己的家庭情况和岸英的情况,主动地告诉了我,让我心里有底。毛主席这种细致的工 作作风和尊重他人的品格,使我又感动,又佩服。他这样重视孩子的婚事,又使我格外高 兴。” 正如毛泽东所说,此时的毛岸英也在西柏坡,他是在 5 月份从山东搞土地复查工作后 回到西柏坡的。据这一年夏季被调到中央机关的王鹤滨回忆说,他在中灶食堂曾见到了毛 岸英和于光远、王惠德、王子野、何理良等一帮子中央宣传部的年轻干部在一起吃饭。 毛岸英这一时期正在学习古典文学,他在言谈之中,时常也带一点之乎者也,引得于 光远等人哈哈大笑。毛岸英停止了进餐,端着饭碗,用拇指固定着筷子,带着疑惑的神态, 逐个向几位发笑的同事审视了一遍,说道: “难道我的话说错乎?” 他的话刚一出口,立即又引起一阵更大的笑声。何理良的女高音响亮,她笑得直不 起腰来,右手捂着肚子,眼泪也笑出来了。毛岸英呆呆地望着发笑的同伴们,他不明白, 刚才的一句话,为什么又引起大家更大的笑声。于光远逐渐收敛笑容,对毛岸英说: “你说的话没有错,不过古文——文言文,是书本上的语言,古人的语言,也可以说 是已经死亡了的口语语言。你把它用来和现在生活中的语言放在一起说,就显得不伦不类 了,才引得我们发笑的。” 毛岸英听罢,“哦”了一声,用眼角瞟了一下笑着的同事们,带着羞涩笑了一下,微 红着脸,低着头继续吃饭。
(摘自《毛泽东大传》第五卷谁主沉浮第201章)

水陆洲  2014年2月5日转发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7 23:04 , Processed in 0.611408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