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文革符号——云波诡秘的卞仲耘之死真相

2014-2-15 00:1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74| 评论: 0|原作者: 潘国联|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研究卞仲耘之死的真相,一定会有助于了解文革的真相、文革的演绎、各种参与势力是如何引导文革最终走向歧途?如果没有宋彬彬之流的道歉,善良的人们可能不会了解到一个真实的文革、一个血淋淋的文革、不会知道谁会是破坏文革的黑手。

文革符号——云波诡秘的卞仲耘之死真相

作者:潘国联 发布时间:2014-02-14 来源:乌有之乡 
研究卞仲耘之死是我们解开文革的钥匙

  研究卞仲耘之死的真相,一定会有助于了解文革的真相、文革的演绎、各种参与势力是如何引导文革最终走向歧途?

  如果没有宋彬彬之流的道歉,善良的人们可能不会了解到一个真实的文革、一个血淋淋的文革、不会知道谁会是破坏文革的黑手。前段时间我们终于可以从网上了解到点滴卞仲耘之死的情况,可是卞仲耘之死的真相在哪里?谁会是卞仲耘之死的凶手?谁会是卞仲耘之死的罪魁祸首?卞仲耘之死不明不白,是谁在掩盖事件的真相?为什么所有的知情人都讳莫如深?

  以下谈谈我的一些分析,希望我的观点是客观和我的判断是公正的:

  a)众所周知,我们所有人与媒体等都习惯把文革中所有的罪行都批发给了“林彪与四人帮”,甚至曾经把对张志新的炒作达到了厚颜无耻的境界,可是却恰恰放过了文革中第一个当场活活被打死的卞仲耘,难道卞仲耘之死不是控诉文革的最好素材吗?可是将近50过去了,直到今天我们还看到卞仲耘的丈夫在网上呼吁要求得到卞仲耘的死亡真相、卞仲耘之死得到昭雪,每个善良的人们难道不会用脑子仔细想想吗?

  b)北师大女附中的文革是邓小平直接派团中央工作组负责和领导的,并亲切接见过该工作组,并且在工作组工作的各个时期作过很多指示,而邓榕更像类似于毛远新在文革中所担当的角色,工作组与之亲密无间、言听计从。

  c)宋彬彬在道歉信中有个无耻论点,在批斗卞仲耘校长的过程中没有保护好卞仲耘校长,试问如果卞仲耘在1966年6月23日的批斗会上就被活活打死的话,不知道宋彬彬之流又会如何措辞?伙同工作组对卞仲耘编造莫须有的罪名,是把卞仲耘推到了死亡的悬崖边上的真正原因,至于谁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有意义吗?当工作组和宋彬彬之流垒好了卞仲耘死亡的多米诺骨牌,那么什么可能都能发生!蒙受莫须有罪名的卞仲耘,在文革运动中即使不死也会脱胎换骨的。

  d)我们知道,如果有死人事件,国家的专政系统一定会接手处理此案,侦破事件的真相,还死人一个尊严、社会一个公道、震慑犯罪和犯罪分子、稳定社会和民心。可是我们有看到北京市公安局有何作为吗?哪怕一丁点?而且任何人都没有去求助公安部门的帮助,而公安部门也一直没有任何作为,大家想想正常吗?希望大家不要告诉我,卞仲耘死亡之时公安部门就已经被砸烂了!在1966.8.5卞仲耘死亡时没有公安部门介入、在1966.8.6及以后公安部门也没有介入,没有给卞仲耘之死来一个客观、公正的鉴定。1966年的红八月被红二代打死这么多人,北京市公安局罪不可恕。

  e)邓榕好奇怪:不可想象邓榕会在1966.8.6那天要求医生解剖卞仲耘尸体,证明卞仲耘是死于心脏病,难道不知道卞仲耘是被她的学生们活活打死的吗?尸体解剖那是法医干的活,一个普通医生怎么可以越庖代徂?难道那时已经没有法律了?还是法律在龙子龙孙眼里从来就是儿戏,是否一高兴还可以把屠夫宣召来做解剖尸体来“证明”卞仲耘死于心脏病?邓榕毕业于北师大女附中,那是全国最著名的学校,那是最辉煌的经历,可是邓榕却讳莫如深,难道遗忘了?可是邓榕曾经写过文革方面的回忆录。看来记忆和遗忘都是有选择的,原来保持记忆与选择遗忘都和利益息息相关。

  f)研究历史的王友琴好无耻:我现在对历史学家有一个恐惧症,他们不是忠实于历史,而是各取所需的演绎历史为我所用,而在演绎的过程中夹带着大量自己的观点、私货。就像古董市场上我们不怕买到假货,我们更痛恨制造假货的混蛋。历史学家假造历史,误导历史的研究方向,罪不可恕。

  g)卞仲耘丈夫好迂腐:卞仲耘死时,为什么不要求公安部门介入?当宋彬彬道歉时,王没有接受道歉,理由是没有揭示真相,那么说明王是掌握了部分真相的,可是一个已经90多的老人,是顾虑重重?是欲说还休?是故作姿态?是政治目的?卞仲耘已经死了将近50年,卞仲耘平反也已经35年了,真不知道这位老先生都在干什么吃的?

  h)公安部门也猫腻:卞仲耘是北京市第一个被活活打死的,可是公安部门没有一点作为,怎么可能?难道有人打过招呼?如果公安部门都对打死人麻木不仁,那么文革中的冤魂的罪魁祸首之一就是北京市的公安部门,是你们纵容了红二代的明目张胆的犯罪。1979年公安部门以过犯罪追诉期为由,对卞仲耘之死一案作出不予追究,并在1982年被全国最高检确认,正常吗?如果诬陷罪过了13年可以不予追究,可是打死人也是过了13年后就不予追究了吗?我们记得非常清楚,在1983年还在胡耀邦的领导下在全国搞清查三种人的打砸抢的造反罪,有多少造反派受尽折磨、生不如死、自杀成风。难道打砸抢的造反罪比杀人罪还要罪加一等吗?

  i)现在网上有很多知情人在鼓吹、在恬躁、在散发盲人摸象的信息,可是就没有一个人指出谁是打死卞仲耘的嫌疑犯?以前好像有指证宋彬彬是,现在看来另有其人。这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怎么可能所有的人都是选择性遗忘的患者?为什么有人敢诬陷宋彬彬,却不敢指证真正的杀人元凶?难道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宋任穷级别不够?还有比宋任穷更大的背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5-23 12:20 , Processed in 0.011606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