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真相123网友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2014-2-24 13:34| 发布者: ahjoe| 查看: 1161| 评论: 7|原作者: 阿早|来自: 原作

摘要: 真相123网友看到《文史参考》2011年第7期一篇有关江青前秘书杨银禄的垃圾文字“我给江青当秘书”,我看着有趣,就拿来分析一下,不料越分析就越发现了一些平时没有想到的可能,这倒是我意想不到的收获。不敢独享,把它写出来,同时也得感谢真相123给了我这个机会!可真相网友以为捡到了宝,把它拿出来做为丑化江青的尚方宝剑,我看是反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真相123网友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杨银禄

阿早 02/23/2014

真相123网友看到《文史参考》2011年第7期一篇有关江青前秘书杨银禄的垃圾文字我给江青当秘书

(见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078

我看着有趣,就拿来分析一下,不料越分析就越发现了一些平时没有想到的可能,这倒是我意想不到的收获。不敢独享,把它写出来,同时也得感谢真相123给了我这个机会!可真相网友以为捡到了宝,把它拿出来做为丑化江青的尚方宝剑,我看是反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下边蓝色是原文,文理夹杂的红色字眼(有括号【】)是我的评论。

本文摘自《文史参考》2011年第7

杨银禄是江青文革期间的第二任机要秘书。从1967104日调到江青身边,到1973611日被江青踢出钓鱼台,他和江青近距离共事5年多,是江青历任秘书中任职时间最长的,对江青的性格、爱好、生活习性,了解颇深。

  退休后,杨银禄定居北京亚运村,他的工作关系仍在中共中央办公厅老干部局。近日,杨银禄接受专访,讲述当年的秘书生涯。尽管已是满头白发,但他记忆力仍相当惊人,历历往事,娓娓道来。

  调任秘书:江青怕见生人

  1967年国庆节前夕,我从中央办公厅主任值班室临时借调到汪东兴办公室,筹备国庆节活动。103日,国庆活动结束,我也该回去了。这天中办主任汪东兴找我谈话,说:你的工作调动一下,把你调到江青同志那里当机要秘书,怎么样?

  我不想去,推托说怕干不好。江青同志的秘书阎长贵,人很好,很能干。江青同志想调他到中央文革办事组去,发挥更大的作用。你去替他,先让他带带你。汪主任劝我还是去,干一段试试,干得好就留下,干不好再回来,到中央警卫处工作。

  我还是不想去。最后汪主任把主席搬出来了。调你给江青同志当秘书,主席是知道的,而且还看了你的简历,他转述主席的原话:东兴同志挑选的,我信得过,警卫团的同志,我信得过。主席都说话了,这是最高指示,不去不行啊。我服从组织调动,第二天下午1点左右,汪主任就用他的红旗轿车送我去上班了。离钓鱼台11号楼还有20米远的样子,红旗车就停下来了。汪东兴说,江青同志在休息,不要打扰她。

  我们走进去,11号楼里鸦雀无声,很安静,汪东兴直接把我领到机要秘书阎长贵屋里,介绍说:这是杨银禄同志,你好好带带他。汪还交代,江青怕见生人,你刚来,尽量躲着她,什么时候能见江青,看带的情况再说。

  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还有护士徐春华,警卫孙占荣,我都一一见过了。在屋里闲聊了一会,我出去转转。一会徐春华跑过来说:你快回屋里去。江青同志要起床了,怕见生人。千万千万要避着她,不要让她看到你。孙占荣也叮嘱我,躲不开你也别跑,就站在原位,江青同志不和你搭话,千万不要主动搭话。

  江青这人很神秘,这是我的第一印象。阎长贵带了我三个月,我和江青愣是没正面见过。转过年的14日,父亲在河北正定老家病故,我向汪东兴请了假,回家料理丧事,不料在老家生病发烧、上吐下泻,在家里住了两天。第三天,汪东兴派人带着他的亲笔信,接我回京,汪东兴的秘书高生堂请医生给我看病,打针,吃药,发了一身汗,第二天轻松些了。江青同志马上叫你回去。汪东兴说,那边有急事等你回去,虽然你有病,还是回去吧。

  初见江青:下马威真让人受不了

  19日,我回到11号楼。阎长贵领我上二楼见江青,说:杨银禄同志回来了。江青向阎长贵骂了一句,他回来了你还上来干什么?赶快交文件吧!

  阎长贵出事了!但是,出了什么事?我不知道。

  (阎长贵的罪状是他写个纸条,给江青转交了一个女电影演员的信,信中向江青求救,但说到江青当年也是演员,便惹恼了江青。编者注)

【阿早按:这个什么“编者注”很有问题,第一,你不是江青,你怎知江青就恼了?第二,江青作为无产阶级的模范,不要有特权,阎长贵不是不知这事情敏感得很,连毛主席都不敢给他母亲的亲戚(舅父)通融到北京工作问题,还写了一封不甚客气的回信!】


  当天,阎长贵被送到钓鱼台20号楼警卫连连部。汪东兴送他去时对他说:你是搞文字工作的,离开首长要履行手续,查一下。实际上给看管起来了,十几天后,他就被稀里糊涂送进秦城监狱。

【阿早按:我想不是什么稀里糊涂就送进秦城监狱,江青不是像邓小平那类的小人,如果这事是真的,阎长贵定是犯了更大的错误,杨银禄那会知道(或是在说谎)。不知道缘由就乱讲话,这人有问题,至少不是个好党员。全凭己意在哪胡扯!】


  晚上江青回来,什么话也没说,上楼吃完饭,打铃叫秘书。凡是她活动的地方,包括卧室、办公室、客厅、厕所,都装有电铃,摁一下叫秘书,摁两下叫护士,摁三下叫警卫。我听铃声是叫秘书的,就上去了。这是我第一次面对江青同志。

你是杨同志吧?”“是。

  来了好几个月了吧?”“是。

  工作熟悉了吗?”“基本熟悉了。

  我长期在部队,说话声音比较大,也比较干脆。她当时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规矩一点!以后说话不能这么大声音。打雷似的,我受不了。你讲话也太快,跟机关枪似的,我听不清楚。你给我注意点!”“是。我挺直身子,大声回答。看!怎么还这么大声音。她瞟了我一眼,交给我一件事:等我休息时,你到中南海丰泽园,那儿铁皮柜里有我一档文件,你拿回来,我要用。

【阿早按,这算什么下马威?任何人第一天见工,都是诚惶诚恐,客客气气的,这是礼貌,现代化就叫职场伦理“,江青没错。江青是杨银禄的长官,即使你不是为长官服务的下属,是平行同僚,也不应该大呼小叫;你在邓小平前面大呼小叫看看,脑袋立马就要搬家了。分明这杨银禄心中已被先入为主,心怀鬼胎,有意的看不起江青,也可能是汪东兴先予挑拨,以便控制杨为己用!】

  第二天中午吃饭时,我主动上去请示江青,饭后您休息时,我就去取文件?她突然站起,筷子往桌上一摔。取什么文件!我问你,前一段你不在这,干什么去了?”“我父亲去世了,我回去处理丧事。”“处理什么丧事!你父亲根本就没死。是有人把你支走了,干坏事!我一下就懵了,心情也很激动,辩解说:我确实回家办丧事了。是警卫团干事毛尚远把我接回来的,你不信,可以派人问问他。”“我谁也不问!你父亲根本没死!不信把坟扒开来,看看是不是你父亲!

【阿早按:江青前一天叫杨到邻近的中南海丰泽园取物,结果到了第二天杨还赖在家里不动,如果我是老板,也要不高兴。至于有无办丧事的事,江青跟杨都有理由,除非你是当事人,否则,不可只听杨一面之词。】

  江青嫌我顶撞她了,竟然要开棺验尸!我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她又捡起桌上的筷子,狠狠地摔到地上,冲我喊道:滚!你给我滚!我就从楼上下来,拨通了汪东兴的电话:汪主任,你赶快来吧!这工作我干不了,也不干了。你把我送来的,还把我接走吧!

【阿早按:在今天,如果一个小职员第一天见工就跟老板对着干,你如果是老板,你会怎样?这个杨银禄小小一件事就能给汪东兴直接打电话,看见身份非凡,他到底是个什么角色,不是很明白了吗?】


  汪东兴很快就来了。我把经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批评是动力嘛。他劝我,你刚来,还不了解她。时间一长就了解了。”“没这么批评人的。我不服气。她叫你滚,是让你从楼上下来,没叫你出钓鱼台。汪东兴一个劲地劝我。她还问是谁支使我走的?我回家,可是你批准同意的。”“那天晚上江青同志已经睡了,没跟她说,我就做主了。汪东兴说,这好办,我上去解释。半小时后,汪东兴走下来,冲我挥挥手,没事了,好好干吧。

【阿早按:原来这个杨回家,连江青也不告知,可见跋扈之至,眼中只有汪东兴,丝毫没把江青放在眼里,是我也会发火;此事汪东兴也有责任,这个杨是公家指定给江青服务的,不是给汪东兴服务的,汪起码应向江青打个招呼。】

  这事就算过去了,以后也没再提。我后来才知道,江青疑心大,对谁都来这一手。谁刚来她都要给个下马威。厨师长程汝明当时劝我:唬住就唬住了,唬不住也就没事了。你好好干!

【阿早按:什麽下马威,此事明明是杨的不是,有这种下属,真是恶运。】

  秘书工作很辛苦,我接受阎长贵的教训,从来没出过差错,江青交代的事,我都完成得很好,她挑不出一点毛病来。几年后,程汝明又说:老杨,你可真不简单!给江青同志当秘书,别人顶多干一年,你干了五六年,不简单啊!

【阿早按:这算什么?难道出差错才是正常?另外,这番话经过程汝明证实了吗?还是杨的自说自话?】

  江青身边二三事

  江青这人,你要说她人品有多坏,也不好说。她对人使坏时,让人很难接受,但也有对人好的时候。

【阿早按:什么话?批评你,对你有意见,帮助你进步,可你觉得难接受,就是使坏了吗?为什么不从好的方向去想?难道给你好处就应该的,批评就是坏事,就不应该?】

  有一次,大约是196910月,她叫我去,问我:结婚了吗?爱人在哪工作?我回答,结婚了,爱人在河北正定县老家。

  这么多年,她来不了,你也回不去,年轻人两地分居很痛苦,我是有亲身体验的。把你老婆调到北京来吧?她说。

  江青同志,这怎么行?我好多战友,家属都不在北京,我搞特殊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他们有探亲假,你在我这工作,没有假。把你爱人调来后,你不是能更安心为我服务吗?江青的口气不容置疑,就这么定了。赶快给老汪打个电话,叫他办。

  我还在犹豫,警卫大周的家属也没来啊?和我一块工作的,还有司机李子元,他比我来得早,爱人也没来。”“行,你们就一块办了。江青特别痛快

【阿早按:一边说江青不好不近人情,一边又说好,都是以自己是否得利为主。还把自己说得跟个圣人似的,真不是东西!】

从楼上下来,我还是拿不定主意,问厨师长程汝明:你看这事行吗?” “行。他说,首长今天高兴,这是大好事,赶快办。我给汪东兴打电话,他说:哟,好事。我这就给你办。调令很快开好了。

【阿早按:看!不把江青的话当话,仍然要请示汪东兴,到底杨是给江青服务,还是给汪东兴服务?】



  我爱人在正定县是工厂的会计,工作很重要,厂里不放人,把调令搁下了,一搁就是多半年。我也担心爱人来北京不好找工作,中办副主任张耀祠劝我,别急,工作找好了再调,先放一放吧。

  放了快一年了,江青有一天问我,你爱人来了没?我说这边工作不好找。江青让我找汪东兴安排,后来找到钓鱼台管理处处长张振梁,他那正好要会计。赶在1971年春节前,我爱人就调来了。这对我来说是件大好事,解决了大问题。

  还有一次,我得了胃肠炎,发烧,上吐下泻,江青来办公室看我,说身体重要,赶快送医院,让司机开车把我送到医院。打了两天点滴,第三天感觉好一些,我就回来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继续休息。江青一见我就说,生病了,营养要跟上。这样吧,我叫程师傅给你做饭,用我的钱,粮票你自己出,做点软和可口的。她立马把程汝明叫来,当面就交代了。在江青身边工作多年,她对人还没这样关心过。

【阿早按:有这么好的长官,在她出事之后麽多年,还要因小小的事儿无限上纲,说她的坏话,比敌人的落井下石还要恶劣!】



  江青性子比较直,心里有什么想法,基本上都挂在脸上,肚里藏不住话。但中央要求保密的,她绝对不说。1970年庐山会议,中央做了决定后,要求保密,对秘书都不能说。江青吩咐我:两天后要外出,你们准备衣服。那地方刚开始很热,然后上山,很冷。你们去准备吧。我们也不知道要去哪,从北京西郊机场上飞机,有吴法宪、姚文元陪同,只觉得一路往南飞。到了安徽安庆机场,飞机落地,我才猜到庐山离这不远,是不是要上庐山开会啊?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重大事情,江青很注意保密,比较遵守纪律。

【阿早按:这恰恰证明江青的忠于职守,杨银禄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趾!】


  电影风波,我被踢出钓鱼台

  1973611日是我落难的日子,我被江青打成反革命,撵出了钓鱼台。

  我们五一节前从广州回到北京。在广州时,江青因为有一次嫌室内空调开得冷而说我是故意害她,

【阿早按:江青这么的跟你说了吗?你是贴身秘书,她身体又不好,一身病,你没有尽责,难道她不该提醒吗?】

5月份平安过去了,到了611日,晚上8点半的样子,江青在钓鱼台10号楼吃晚饭,打铃叫我。小杨,有一部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我看过了,你给春桥、文元、洪文三人打个电话,问他们愿不愿意看。如有时间,晚上和我一起看。如没时间,也不要勉强。她说得很客气。

  回到值班室,我挨个给姚文元的秘书郭文、张春桥的秘书严忠富、王洪文的秘书廖祖康打电话,回复都差不多,这部电影首长看过了,今晚有事,就不去了,谢谢江青同志。

  我给江青一一做了汇报。那算了吧,我自己去。”9点钟,她吃完饭,穿好了衣服,说:我看电影去了啊。临出门,又回过头来说:给他们三人再打个电话。还有一场电影,叫《桥》,问他们看不看。

  我又按顺序打了一遍,还是那些话。这时江青已经到了17号楼的放映厅,我跑去跟她说,《桥》这个电影,九号楼两位领导(张春桥、姚文元)说已经看过,晚上有事不来了。16号楼首长(王洪文)今晚有事,也不来了。她说:知道了。小杨你回去吧。

  回去处理完手头工作,我在门厅等她回来。这也是不成文的规定,秘书在门厅候着,目的是让首长回来第一眼就能看到。10点,11点,12……一直等到凌晨5点,天蒙蒙亮了,还没见江青回来。这时外边有车过来,我赶忙跑过去,下来的是汪东兴。汪主任,这么晚你干什么来了?

  跟我走吧。”“干嘛?”“跟我学习去吧。

  大家都知道,文革中,工作出了问题才办学习班。我一愣,连忙问:出什么事了?汪主任。”“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看电影的事。

  到中南海南楼,江青的警卫周金铭也在。大周,你在这干嘛?他站起来说,咱们俩同样下场。汪东兴招呼我们坐下,坐下来,好好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大周说,江青看电影没多长时间,越看越生气,就到9号楼去了。一进门就喊:春桥,文元,给我下来。他们俩住二楼,一会儿就下来了。

 春桥同志,《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你看过?听江青声音不对,生气了,张春桥没加思索:没有啊!我没看过。江青又问姚文元。姚文元说:看没看过,我不记得了。

  江青怀疑我没打电话,欺骗她,挑拨他们四人的关系。又让大周去放映室查记录,确认他们到底看过没?大周跑到放映室一查,这俩人都看过了,白纸黑字,某年某月,记录很清楚,张春桥看了还不止一次。



  大周回来如实报告,江青脸一下就变了。周金铭,你的调查也是假的,和杨银禄同样犯了欺君之罪。她们坐车直接找总理去了。总理,把杨银禄和周金铭给我关起来。江青进门就嚷:他们挑拨我们的关系,犯了欺君之罪。还是总理沉得住气,说:你们三位略坐一下。我内急,出去处理一下。

【阿早按:这件事,由于张春桥、姚文元都说没看过,而大周跟杨银禄自说自话的有,如果是你,你信谁呢?这是两者择一的问题,就是胜者全得(Winner take all!)的逻辑对错问题。江青跟张春桥、姚文元是革命伙伴,她没有理由怀疑张姚两人会骗他,同时,两人是分开说的,也没有串通,故此也更没有理由怀疑。我看这事不简单,这件事定有人从中挑拨,给江青添乱。要知,1973年正是无产阶级跟资产阶级反动派斗争热烈的一年,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等可是识大体的人,此事居然会惊动周恩来,可见内情不简单;从汪东兴76年的积极参与非法政变的事实来看,显然是他在从中捣鬼,企图分化所谓的四人帮跟周恩来等的关系!】

  总理一出西华厅,就直奔汪东兴办公室,把他从睡梦中叫起来。到底什么问题?这两位同志我知道,都是好同志,怎么成反革命了?总理给汪东兴交代,你把他们带到中南海,保护起来,哪儿都不许去。把我们交给汪东兴处理,这是总理的精明之处。如果交给公安部,我们就完了,下场可能比阎长贵还惨。

  总理还不放心,让汪东兴找机会报告主席,我保不了。只有主席出来说话,才能救他们。汪东兴当天就给主席说了。主席说:杨银禄?这人我认识啊,农民出身。怎么一夜之间成反革命了?我不相信。”“你要保啊!他们都是孩子,这么大的帽子,戴得动吗?在主席眼里,我们都是孩子。我保不了!连总理也保不了!汪东兴说,还有春桥和文元两人,他们一块告的。这叫逼宫,要是我,我早用扁担打出去了。主席生气了,我看这人是蠢货。用人时不关心不爱护不帮助,不用时扣顶大帽子,一脚把人踢走。她那儿的人,从来没有好好离开,高高兴兴出来的。

【阿早按:你不是周总理跟毛主席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对你不在场的事如此清楚,我看也是假话连篇。

张春桥跟姚文元两人都身为党中央顶层领导,会如此刻意地跟一个小小的秘书跟警卫过不去吗?除非他们之间有深仇大恨! 我们从发展过程的蛛丝马迹来看,是有阴谋的;原来汪东兴在73年就已是邓腐党的卧底了,他这人一身担负所有党中央大员的警卫工作,如果跟邓腐党有串通,那一切也在预料之中了。

另外,我一直怀疑为什么朱德,周恩来,跟毛主席都在76年的九个月内死去,这三件事(三人同时因病而死?,为什么会是这“一言九鼎“的三个人)会同时发生的或然率是多少?如果毛主席晚一年甚至于晚六个月去世,中国的大局会有根本的不同,邓小平也不会得势,中国的国计民生也不会落得目前的这么悲惨。】


  下放江西,主席让我搞一个过程

  我们在中南海办了两个月的学习班,当时我还想不通。汪东兴交代:你们俩好好学习。注意四点,一不要老聚在一处;二不要出中南海;三不要给家里打电话;四更不准回家。有事报告组织。我很不理解,是不是把我们软禁了?”“你们不要胡思乱想。我是怕她知道我把你们保护在中南海了。汪东兴给我们订了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还有一份中央文件,各学各的。

【阿早按:可见汪东兴是在极力保护这两个人的,为什么杨银禄跟大周司机敢顶逆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三个人一起的意志?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可见汪东兴,杨银禄,大周司机这三个家伙勾结之深!要说汪东兴不是阴谋的主角,鬼都不信!】



  这两个月,家里人也不知道我们到哪去了。我老伴也不准上班了,让回家休息,只说了一句:老杨学习去了,你不用担心,也不要问。

  8月份召开党的十大,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传达文件,中直机关的党员都去听。我老伴是党员,去了;我也去了。两个多月没见面,我们在门口碰到了,一句话都没说。她看到我,点点头,知道我还活着,没进监狱。后来还是主席发话,对汪东兴说:这两个孩子都是北方人,不知道稻米是怎么出来的,你叫他们去干校,锻炼锻炼,搞一个过程,回来给安排工作。

  1011日,我们下放到江西省进贤县中央办公厅的五七干校,正好赶上收稻子。到1974年冬,从春耕、育种、插秧、双抢、到收割,一个过程完了,我们请校长给北京打电话问问,能不能回去?接电话的是张耀祠,说:他们俩可以回来。校长是长征干部,年岁大了,听不清楚,错听成不可以回来。就这样,我们又呆了两个月。到19751月,再打电话,张耀祠说:怎么搞的,还没回来?早就说可以回来了。我们这才回北京安排工作:我回中央警卫团政治部宣传科,大周到司令部警卫科。

【阿早按:这一段是汪东兴在做戏,不值一哂!】

  回来以后,江青到处跟人说:有人说我把秘书和警卫员打成反革命了,哪有这回事啊?她想把自己洗刷清白,叫我回去。我坚决不回去。就托汪东兴带话,说:江青同志的秘书工作很重要,杨银禄的身体已经垮了,担任不了这份重要工作,请江青同志谅解。江青说:这倒也是。杨银禄有心脏病,部队也挺辛苦。叫他转业吧,不要去外地,就转北京吧。我在部队几十年了,工作轻车熟路,干嘛要转业?我没听她的,一直在部队,直到退休。

【阿早按:江青目的在查清楚这件事,本来就没有把他们打成反革命,杨银禄还在胡扯个什么?如果没有汪东兴跟邓腐党徒们挺住跟江青的大人大量,以杨银禄所犯的错误来看,他能这么轻易过关吗?】

【在阿早看来,杨银禄这篇2011年的回忆,无非是奉背后主子的命进一步的丑化江青,通过江青来丑化文革,进而丑化毛主席。所以可怕的不是杨银禄,而是杨银禄背后的主使者。

真相123网友看到这篇垃圾,以为捡到了宝,把它搬出来以为可以做丑化江青的尚方宝剑,不料反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责任编辑:新愚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真相123 2014-2-25 06:30
ahjoe: 你连基本的中文都看不懂,还要胡来!你转的垃圾,看一个就足以三日呕,我肯分析教育你一次,已是给你面子了!  不用脑袋,专吃邓腐党丑化文革拉出来的粪便,你才 ...
你太敢开牙了。什么都敢胡说。

(阎长贵的“罪状”是他写个纸条,给江青转交了一个女电影演员的信,信中向江青求救,但说到江青当年也是演员,便惹恼了江青。编者注)
【阿早按:这个什么“编者注”很有问题,第一,你不是江青,你怎知江青就恼了?第二,江青作为无产阶级的模范,不要有特权,阎长贵不是不知这事情敏感得很,连毛主席都不敢给他母亲的亲戚(舅父)通融到北京工作问题,还写了一封不甚客气的回信!】
当天,阎长贵被送到钓鱼台20号楼警卫连连部。汪东兴送他去时对他说:“你是搞文字工作的,离开首长要履行手续,查一下。”实际上给看管起来了,十几天后,他就被稀里糊涂送进秦城监狱。
【阿早按:我想不是什么稀里糊涂就送进秦城监狱,江青不是像邓小平那类的小人,如果这事是真的,阎长贵定是犯了更大的错误,杨银禄那会知道(或是在说谎)。不知道缘由就乱讲话,这人有问题,至少不是个好党员。全凭己意在哪胡扯!】

那信是一个也曾叫“江青”的女演员,写信给江青求救。阎长贵不知真假和关系,转给江青。结果为此在秦城蹲了七年多。这段事大家都知道,现在你的评论大家也看到了。你够"老",糊涂了。
引用 ahjoe 2014-2-25 02:35
真相123: 我才贴了一个旧跟贴,怎么是“炸版”?你太霸道了吧!要不要我也上个新贴“阿早歪批三国”? 看你怎么歪批的:人家写了 江青的口气不容置疑,“就这么定了。赶快 ...
你连基本的中文都看不懂,还要胡来!你转的垃圾,看一个就足以三日呕,我肯分析教育你一次,已是给你面子了!

不用脑袋,专吃邓腐党丑化文革拉出来的粪便,你才是典型的“用屁股决定脑袋”,把粪便看成美味,还要别人也去尝尝,在红中网制造无穷笑话。

不再教育你了,以免浪费时间,请你自重!
引用 真相123 2014-2-25 02:25
ahjoe: 你一向认识错误,行文也是逻辑不清!  你根本就没有看我的分析,谎话连篇来丑化江青同志的杨银禄的垃圾,你都把它当作“实话”,可见你的浅薄(如果不是别有用心 ...
我才贴了一个旧跟贴,怎么是“炸版”?你太霸道了吧!要不要我也上个新贴“阿早歪批三国”?
看你怎么歪批的:人家写了
江青的口气不容置疑,“就这么定了。赶快给老汪打个电话,叫他办。”。。。
我给汪东兴打电话,他说:“哟,好事。我这就给你办。”调令很快开好了。
【阿早按:看!不把江青的话当话,仍然要请示汪东兴,到底杨是给江青服务,还是给汪东兴服务?】
用屁股决定脑袋,就要闹笑话。这篇我就不多评了,留着大家笑吧。
下面还有一篇我转的〈保健护士披露江青的饮食起居〉,把江青说的更透,你要不要一块批批?
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075 ...
引用 ahjoe 2014-2-24 23:47
铺路石: 阿早的分析没说服力,某一个或几个人也许会丑化江青,但其他更多人也都是丑化江青?连毛主席也在丑化江青?
毛主席从来没有丑化过江青,只有保护跟栽培江青,现在似乎有很多人在丑化江青,但他们不是邓腐党的走卒就是35年来被邓腐党洗了脑子的糊涂虫,包括一些红中网的读者。
引用 ahjoe 2014-2-24 23:44
真相123: 只有你才会认为我专门为了丑化江青才贴这篇!我是看到他说了实话才选来的,江青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这就是我看人的一贯方法。人是会变的,而你就是石头疙 ...
你一向认识错误,行文也是逻辑不清!

你根本就没有看我的分析,谎话连篇来丑化江青同志的杨银禄的垃圾,你都把它当作“实话”,可见你的浅薄(如果不是别有用心)。

我认为江青是創格完人,你认为不是,各说各话,有什么好急的?再急,就要露馅了。

邓腐党写的丑化江青从而企图毛主席的垃圾,分析一趟就够,再分析也是多余。你自己继续做那逐臭之夫吧!

我这篇分析提出来的种种问题,你们一点而也没有兴趣,只会在这儿炸版,惭不惭愧,或是别有所图?
引用 真相123 2014-2-24 22:55
只有你才会认为我专门为了丑化江青才贴这篇!我是看到他说了实话才选来的,江青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这就是我看人的一贯方法。人是会变的,而你就是石头疙瘩。在那一边就告诉过你!你说江青是完人!写的

開萬古得未曾有之奇,人类出此巾帼,作无产标兵;
極一生無可如何之遇,缺憾還諸天地,是創格完人!

什么人爱写“完人”?蒋介石一生写对联甚多,其中“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是蒋十分偏爱。你太可笑了。还我搬起石头呢?你去读读我写的,绝不像你和相那样听见不好的就狡赖,听见好的吹起来,那是片面的!我批评项的第一句就是:“你这一篇不客观。”
你要不要把这一段也一同贴上去?省的我费事?

下面还有一篇我转的〈保健护士披露江青的饮食起居〉,把江青说的更透,你要不要一块批批?
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075
引用 铺路石 2014-2-24 22:03
阿早的分析没说服力,某一个或几个人也许会丑化江青,但其他更多人也都是丑化江青?连毛主席也在丑化江青?

查看全部评论(7)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19 01:02 , Processed in 0.02767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