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毛泽东大传》(第七卷 九天揽月)第265章

2014-3-13 23:0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818| 评论: 0|原作者: 东方直心|来自: 东方红网

摘要: 《毛泽东大传》(第七卷 九天揽月)第265章时间:2014-03-10 17:59来源:作者:东方直心点击:68 次“不能照搬那些已经证明为错误的做法。人家犯了的错误你还要犯吗? 人家丢掉不要的坏东西你还要捡起来吗?今后不要迷信苏联一切都是 正确的了,凡事都要开动自己的脑筋想一想了。别人第265章“不能照搬那些已经证明为错误的做法。人家犯了的错误你还要犯吗?人家丢掉不要的坏东西你还要捡起来吗?今后不要迷信苏联一切都是正确的了,凡 ...

《毛泽东大传》(第七卷 九天揽月)第265章

时间:2014-03-10 17:59来源: 作者:东方直心 点击: 68 次
“不能照搬那些已经证明为错误的做法。人家犯了的错误你还要犯吗? 人家丢掉不要的坏东西你还要捡起来吗?今后不要迷信苏联一切都是 正确的了,凡事都要开动自己的脑筋想一想了。别人
第265章
“不能照搬那些已经证明为错误的做法。人家犯了的错误你还要犯吗?
人家丢掉不要的坏东西你还要捡起来吗?今后不要迷信苏联一切都是
正确的了,凡事都要开动自己的脑筋想一想了。别人有无教条主义,
我们不讲,只讲我们自己要吸收我党历史上犯教条主义错误的教训。”
话说1956年11月16日,全国人大第51次常委会决定,任命聂荣臻为国务院副总理,主管科学技术工作。
原来在11月间,原子能工业部(1958年以后改为第2机械工业部——笔者注)已经正式成立,宋任穷任部长,刘杰、袁成隆、刘伟、钱三强、雷荣天为副部长。
再说在全国人大开会期间,毛泽东约甘肃省人民政府主席邓宝珊到寓所吃饭长谈。邓宝珊自建国后每到北京开会,毛泽东总要在中南海约见他。这一次,毛泽东还是以老朋友相待,两人从中苏关系、高饶事件到甘肃省的工作,一直谈到深夜。邓宝珊就苏共20大全面否定斯大林一事问毛泽东说:
“您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
毛泽东说:
“斯大林功大于过,应该三七开,全面否定是错误的。”
邓宝珊点点头表示赞赏。毛泽东喝了一口酒,问道:
“听说邓先生对镇反运动中,镇压了国民党甘肃省教育厅厅长宋恪有意见?”
邓宝珊坦率地说:
“这个人本来是可杀可不杀的。”
毛泽东说:
“既然这样,当然还是不杀为好。希望邓先生以后见到什么,还是要不客气地提出来。”
11月19日,毛泽东为《我们一个社要养猪两万头》一文写了一个批语,他写道:
请各省市区负责同志注意:
如果你们同意的话,就把这篇文章印发一切农业合作社以供参考,并且仿照办理。要知道,阳谷县是打虎英雄武松的故乡,可是这一带没有养猪的习惯。这个合作社改变了这种习惯,开始养猪,第一年失败,第二年成功,第三年发展,第四年大发展,平均每人约有两头,共计两万头。这个合作社可以这样做,为什么别的合作社不可以这样做呢?
毛泽东
11月24日晚,毛泽东在颐年堂西边的小会议厅里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讨论对国际形势的估计,分析铁托11日的演说和一些共产党对它的评论。
此后,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差不多每天晚上都要召开,只隔了一个26日、28日,到30日先后一共开了5次常委扩大会议。这几次会议大多是在菊香书屋毛泽东的卧室里开的。毛泽东在他的卧室里开会时,通常都是穿着睡衣靠着床头,半躺在床上,其他常委在他的床前围成半圆形。参加会议的人数包括列席人员,一般在10人左右,他们是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彭真、张闻天、王稼祥、陈伯达、胡乔木、吴冷西。这些会议,朱德因年纪大,一般不参加;陈云和林彪也没有参加。毛泽东在会议上针对南斯拉夫铁托的观点说:
“所谓斯大林主义,无非是斯大林的思想和观点。所谓斯大林主义分子,也无非是指赞同斯大林的人。那么请问,斯大林的思想和观点怎样?我们认为斯大林的思想和观点基本上是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虽然其中有些错误,但主要方面是正确的。斯大林的错误是次要的。因此,所谓斯大林主义,基本上是正确的;所谓斯大林主义分子,基本上也是正确的,他们是有缺点有错误的共产党人,是犯错误的好人。必须把铁托的观点彻底驳倒,否则共产主义队伍就要分裂,自家人打自家人。斯大林主义非保持不可,纠正他的缺点和错误,就是好东西。这把刀子不能丢掉。”
在大家广泛的讨论后,毛泽东提出了一些意见,他说:
“第一、十月革命的道路是各国革命的共同道路,它不是个别民族现象,而是具有时代特征的国际现象。谁不走十月革命道路,谁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第二、各国有不同的具体情况,因此,各国要用不同方法解决各自的问题。这正如每个人的面目不一样,每棵树长的也不一样。要有个性,没有个性,此路不通。但条条道路通莫斯科。所有道路都有它们的共性,这就是苏联的基本经验,即十月革命的道路。
第三、苏联建设时期,斯大林的基本路线、方针是正确的,应加以明确的肯定。他有缺点错误是难免的,可以理解的。斯大林过分强调专政,破坏了一部分法制,但他没有破坏全部法制,破坏了部分宪法,但没有破坏全部宪法,民法、刑法也没有全部破坏,专政基本上还是对的。民主不够,但也有苏维埃民主。有缺点,有官僚主义,但他终究把苏联建设成为一个工业化的国家,毕竟打败了希特勒。如果都是官僚主义,都是官僚机构,能够取得这么大的成功吗?说苏联都是官僚阶层是不能说服人的。
第四、区别敌我矛盾,不能用对待敌人的方法对待自己的同志。斯大林过去对南斯拉夫犯了错误,把对待敌人的方法对待铁托同志。但后来苏共改正了,用对待自己同志的方法对待铁托同志,改善了苏南关系。现在铁托同志不能采取过去斯大林对他的方法对待犯错误的同志。在我们共产党人之间,在社会主义社会内部,存在着矛盾,这是人民内部矛盾,不能用处理敌对矛盾的方法处理。
我们下一篇文章的题目,可以考虑用‘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是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的口号,现在仍有重大现实意义。我们的目的是加强全世界工人阶级和共产党人的团结。现在还是离不开斯大林问题。”
毛泽东越说语调越深沉,他说:
“我一生写过3篇歌颂斯大林的文章。头两篇都是祝寿的,第1篇在延安,1939年斯大林60寿辰时写的;第2篇在莫斯科,是1949年他70大寿时的祝词。第3篇是斯大林去世之后写的,发表在苏联真理报上,是悼词。这3篇文章,老实说,我都不愿意写。从感情上来说我不愿意写,但从理智上来说,又不能不写,而且不能不那样写。我这个人不愿意人家向我祝寿,也不愿意向别人祝寿。
第1篇我抛弃个人感情,向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领袖祝寿。如果讲个人感情,我想起第1次王明‘左’倾路线和第2次王明右倾路线,都是斯大林制定和支持的,想起来就有气。但我以大局为重,因为那时欧战已经爆发,苏联为和缓苏德关系而同希特勒德国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受到西方国家舆论的攻击,很需要我们支持。因此那篇文章写得有生气。
抗日战争结束后,国民党发动内战,斯大林要我们不要自卫反击,否则中华民族会毁灭。新中国成立之后,斯大林还怀疑我们是不是第二个铁托。1949年我去莫斯科祝贺斯大林70大寿,不歌颂他难道骂他吗?我致了祝词,但斯大林仍对我们很冷淡。后来我生气了,大发了一顿脾气,他才同意签订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
斯大林去世以后,苏联需要我们支持,我们也需要苏联支持,于是我写了一篇歌功颂德的悼文。斯大林一生,当然是丰功伟绩,这是主要的一面,但还有次要的一面,他有缺点和错误。但在当时情况下,我们不宜大讲他的错误,因为这不仅是对斯大林个人的问题,更主要的是对苏联人民和苏联党的问题,所以还是理智地那样写了。
现在情况不同了,赫鲁晓夫已经揭了盖子,我们在4月间的文章,就不单是歌功颂德,而是既肯定了斯大林主要的正确的方面,又批评他次要的错误方面,但并没有展开讲。现在要写第2篇文章,就是进一步把问题讲透,既肯定他的功绩,也分析他的错误,但又不是和盘托出,而是留有余地。
以上意见请大家考虑。过几天再来讨论。请乔木同志先起草1个提纲给我看看。”
11月30日,毛泽东接见苏联驻华大使尤金,他说:
“斯大林同志执政时期的根本方针和路线是正确的;不能用对待敌人的方法对待自己的同志。”
毛泽东在谈到中苏关系时,吟咏了清朝人张英写给家人的那首诗中的后两句:
“万里长城今尚在,哪见当年秦始皇。”
张英在这首诗中,劝解家人不要与邻家争地界,诗中前两句是:“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
毛泽东吟罢未作解释,翻译也是直译。恐怕尤金大使未必能够真正理解毛泽东的意思。
1956年12月2日晚上,毛泽东在颐年堂西边小会议厅召集刘少奇、陈云、陆定一、王稼祥、杨尚昆、胡乔木、吴冷西开会,他一开始就准备要写的第2篇文章发表了意见,他说:
“文章的题目可以仍然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也可以考虑同4月间写的文章衔接,用《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表明我们的观点是一贯的,是4月间文章的续篇。乔木同志拟的提纲使我的想法进了一步,整篇文章可以更富理论色彩,但政论的形式不变。
1、要讲世界革命的基本规律、共同道路。先讲一定要遵循十月革命的基本规律,然后讲各国革命的具体道路,讲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同各国革命具体实际相结合。二者不可偏废,但十月革命的基本规律是共同的。
2、讲清楚什么是‘斯大林主义’,为什么把共产党人分为‘斯大林分子’和‘非斯大林分子’是错误的。应明确指出,如果要讲‘斯大林主义’,那他就是马克思主义,确切地说是有缺点的马克思主义。所谓‘非斯大林主义化’就是非马克思主义化,就是搞修正主义。
3、讲清沙文主义。大国有沙文主义,小国也有沙文主义。大国有大国的沙文主义,小国对比自己小的国家也有大国沙文主义。要提倡国际主义,反对民族主义。
4、首先要分清敌我,然后在自己内部分清是非。整篇文章可以从国际形势讲起,讲苏波关系、匈牙利事件,也讲英法侵略埃及事件。要分清两种事件的性质根本不同,说明当前反苏、反共浪潮是国际范围的阶级斗争尖锐化的表现。要区别敌我矛盾和我们内部是非这两者性质的不同,要采取不同的方针和不同的解决方法。
5、既要反对教条主义,也要反对修正主义。要指出,斯大林的著作仍然要学,苏联的先进经验还要学,但不能用教条主义的方法学。可以讲中国党吃过教条主义的大亏,不讲别人如何。我们党一贯反对教条主义,同时也反对修正主义。苏共二十大,大反斯大林的某些观点和做法,助长了国际范围内修正主义的泛滥。
6、文章从团结讲起,以团结结束。没有理由不团结,没有理由不克服妨碍团结的混乱思想。
整篇文章包含着肯定与否定这两个方面,肯定正确的,否定错误的。对敌对营垒好办,问题是内部是非,要讲究方法。比如对斯大林和铁托,都要加以批评,达到团结的目的。我们的批评要合乎实际,有分析,还要留有余地。这里用得着中国古人做文章的方法,一个叫做‘欲抑先扬’,一个叫做‘欲扬先抑’。所谓‘欲抑先扬’,就是说,你要批评他的错误时,先肯定他的正确方面,因为批评的目的还是要他变好,达到团结的目的。对铁托适宜采取这个方法。对于斯大林,现在世界上都骂斯大林,我们要维护他,方法宜于‘先抑后扬’,即在论述他的功绩以回答对他的全盘否定时,先要讲斯大林有哪些错误,这样才能说服人,使人易于接受。”
毛泽东讲完了,征求大家的意见,与会者无不赞成毛泽东的思路。于是,毛泽东说:
“那好!就由乔木同志和冷西同志负责起草这篇文章,家英同志也参加。在12月12日以前写出初稿。”
12月初,毛泽东接到黄炎培一封来信。黄炎培在信中汇报说,中国民主建国会在11月5日至16日召开了一届二中全会,他在会议上号召工商界和民建,以亲密的伙伴关系,帮助、团结、教育民族工商业者,认真接受社会主义改造,积极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与会者在讨论中,对一些原则问题辩论得很热烈,进行了批评和自我批评,最后在思想上取得了一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1 08:09 , Processed in 0.016750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