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德国纳粹党是如何骗取城乡小资产阶级支持的

2014-2-8 03:41|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915| 评论: 1|原作者: 红旗网|来自: 世界历史研究所学术文集

摘要: 有人拿薄熙来在网上得到多数小资产阶级的支持来说事,以此来证明薄熙来是搞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领袖,证明自己挺薄的正确性,证明反对挺薄是孤家寡人政策。

红旗网昨天转发了红色中国网2012-2-17 曾转帖的一篇文章,并特意写了编者按,意指挺薄就是挺法西斯,这代表了部分(尽管很少)左派一贯的看法。现把这篇文章的发表时间做个修改,提上来,附上红旗网的编者按,供大家讨论。

http://www.hqhqbbs.info/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481&extra=&page=1

红旗网编者按:有人拿薄熙来在网上得到多数小资产阶级的支持来说事,以此来证明薄熙来是搞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领袖,证明自己挺薄的正确性,证明反对挺薄是孤家寡人政策。他们否定毛主席的资本主义在原社会主义国家里复辟以后就会是法西斯专政的论断。并且,不但否定薄熙来在重庆搞的那一套是加强法西斯统治的,而且将薄熙来一再捧为无产阶级的领袖,更为离谱的是,将薄熙来抬高到与毛主席相提并论的吓人的高度。看看下面这两篇介绍希特勒的文章,薄熙来在重庆搞的所谓的“社会主义”与当年希特勒搞的“社会主义”相比较,薄熙来并没有赶上和超过希特勒的高度,并没有比希特勒赢得的90.8%的支持率更高。希特勒的“民族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的“辉煌成绩”更是使薄熙来相形见拙而小巫见大巫。看看历史上的希特勒的“成绩”,我们的一些挺薄左派们是不是目光短浅了一点?

薄熙来、希特勒谁的支持率更高? 

[复制链接]



5348

主题

28

听众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4:39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编者按:有人拿薄熙来在网上得到多数小资产阶级的支持来说事,以此来证明薄熙来是搞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领袖,证明自己挺薄的正确性,证明反对挺薄是孤家寡人政策。他们否定毛主席的资本主义在原社会主义国家里复辟以后就会是法西斯专政的论断。并且,不但否定薄熙来在重庆搞的那一套是加强法西斯统治的,而且将薄熙来一再捧为无产阶级的领袖,更为离谱的是,将薄熙来抬高到与毛主席相提并论的吓人的高度。看看下面这两篇介绍希特勒的文章,薄熙来在重庆搞的所谓的“社会主义”与当年希特勒搞的“社会主义”相比较,薄熙来并没有赶上和超过希特勒的高度,并没有比希特勒赢得的90.8%的支持率更高。希特勒的“民族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的“辉煌成绩”更是使薄熙来相形见拙而小巫见大巫。看看历史上的希特勒的“成绩”,我们的一些挺薄左派们是不是目光短浅了一点? 

德国纳粹党是如何骗取城乡小资产阶级支持的

2012-2-17 23:41|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83| 评论: 0|原作者: 邸文|来自: 世界历史研究所学术文集

--------------------------------------------

纳粹党怎样争取城乡小资产阶级的支持

在1930年9月14日德国国会选举中,希特勒纳粹党获得选票640万张,占全部选票的18.3%,获国会席位107席。1932年7月31日国会举行选举,纳粹党选票又增加1倍,达1370万张,占全部选票的37.3%,国会席位增至230席。尽管纳粹党在1932年11月选举中失掉200万张选票,但它仍然得到1/3德国选民——1100万人1 的拥护,其中主要是德国的小资产阶级和一部分工人。

纳粹党1919年初建立后的头10年内,一直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党,1928年国会选举仅获选票2.6%,共81万张。此后两三年内,纳粹党迅速发展,1930年成为国会第二大党,1932年成为国会第一大党。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纳粹党能够如此迅速地发展,一跃而为德国最有影响的政治势力呢?本文试图从1929—1932年经济危机2 对德国小资产阶级的影响,以及纳粹党怎样利用这场危机赢得小资产阶级的支持,进行一些探讨。

希特勒纳粹运动的参加者和追随者相当广泛,上自垄断巨头,下至流氓无产者,涉及到社会各阶层。它的基本群众是小资产阶级,包括小企业主、小商人、农民(中、小农)、中下层官吏、职员以及大多数知识分子。以1932年选举为例,纳粹党在独立劳动者、小资产阶级上层和下层中所占选票的比例如下:3
(%)

范  围
农林业
工业和
手工业
手工业、商
业、交通
整个经济部门
(除领养老金者外)
独立劳动者
28
53.4
45.2
52.4
小资产阶级上层
58
小资产阶级下层
57


纳粹党自1929年以后发展异常迅速。1928年9月党员人数为8万人,1929年9月15万人,1930年11月35万人,1931年12月80万人,1932年4月达到100万人。4 纳粹党员的阶级成分主要是小资产者,约占2/3,工人不到1/3,比例如下:5
(%)

工 人
职 员
独立劳动者
官 吏
农 民
其 他
28.1
25.6
20.7
8.3
14
3.3
68.6


从纳粹党领导集团的阶级成分看,小资产者也占绝对优势。据1925—1932年统计:

  
小资产阶级上层
小资产阶级下层
工  人
领导集团
地方区队长(%)
2/3
40
1/3
50

5


从上面的材料可以看出,纳粹党运动的社会基础主要是城乡小资产阶级和部分工人。
德国工人运动著名领导人蔡特金当时指出,贫困化的小资产阶级、小农和知识分子有投向法西斯阵营的趋势。她说:“成千上万名群众拥向法西斯阵营,它成为政治上无家可归者的收容所。很显然,按照法西斯大军的社会成分,他们是社会上丧失立足之地的人、丧失生存能力的人和失望的人,其中也包括使资本主义社会极不舒服、对它相当危险的人。”6

参加希特勒运动的小资产阶级分子如此之多,与德国城乡小资产阶级的数量很大有关。德国是一个小资产阶级“王国”,小资产阶级占全部人口的40%以上。据1907年统计,德国有小企业主、商人以及中小农524.7万人,职员和官吏677.5万人。7

造成庞大的小资产阶级队伍的主要原因是德国工业垄断的高级形式康采恩集中在重工业部门,轻工业和食品加工部门虽然也出现了垄断组织,但主要是在生产上保持独立性、由中小企业联合起来的较低级的垄断形式卡特尔。在纺织、食品加工、造纸、皮革等部门,历来存在着数量很大的中小企业,包括早期资本主义的工场手工业、传统工业、农民家庭手工业。据统计,1882—1895年间,德国食品加工业中(50人以上)的大企业由1125家增加到1826家,职工由148512人增加到246490人;中小企业(职工不超过5人为小企业)由244161家增加到268145家,职工由595369人增加到775000人。8在德国农村,由于普鲁士道路,农业资本主义发展缓慢,在存在容克地主大庄园的同时,也存在着大量的中、小农经济。据1925年统计,经营20公顷以下土地的小农庄园有3046302个,占农业经营总面积的47.2%;经营20—100公顷土地的大农庄园有199825个,占农业经营总面积的26.4%;经营100公顷以上土地的容克地主大庄园有18671个,占农业经营总面积的20.2%。9

然而,城乡大量小资产阶级分子涌向纳粹运动,还是1928年以后的事。这主要是因为1929—1932年的经济危机给德国小资产者带来严重影响,这种影响被纳粹党充分地利用了。

在1929年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到来时,德国受到沉重打击。1923—1928年资本主义相对稳定时期,德国工业生产上升的趋势是以美国提供的短期贷款为基础的。此时,这笔约200亿马克的贷款被美国收回,由此触发了德国历史上最深刻、最持久的经济危机。

危机期间,工业生产直线下降。1929—1932年,煤产量下降32.7%,生铁产量下降70.3%,钢产量下降64.9%,机器制造业产值下降62.1%,发电量下降23.4%。工业生产总值下降约40%,生产资料生产减少53%,消费品生产下降25.3%,出口总额减少69.1%,进口总额减少70.8%,国库黄金储备锐减4/5。10 与此同时,劳动时间平均削减约47%,在建筑业中劳动时数减少约66%。各行业职工人数大大减少,其中钢铁、机械和电力工业的职工减少约64%,硬煤开采业职工减少约47%。11

经济危机对工人阶级的生活带来灾难性影响。失业人数迅速增加。1929年9月,失业人数为130万,一年后达到300万,1931年9月上升为435万12,1932年2月除几百万人临时做短工外,失业人数达800万。失业救济金波动于每周16.44马克(大城市)和13.14马克(小城市)之间。只有82%的失业登记者能够领取失业金。13

经济危机对城乡小资产阶级的打击也相当沉重。在经济危机期间,城市小工商业者、小企业主和手工业者的经济地位动荡不定。许多工厂倒闭,中小企业大量破产。据德国官方统计,1928—1931年工厂年倒闭总数由10595家上升到19254家,几乎增长一倍。同时期内,工厂年合并总数由3147家上升到8628家,几乎增长2倍。其中,个体商贩的处境十分窘迫,1931年有6664家商店倒闭,3581家被迫合并。14

经济危机期间,德国的官吏、职员和知识分子的收入及退休金大大减少。1931年12月8日德国政府颁布《保障经济和财政金融第4号紧急法令》,规定自1932年1月起减少工资10%—15%。15与1913年比较,德国人均生活水平降低28%。据官方统计,有两个子女的家庭,每周生活费用需要39.05马克,而1932年实际费用还不到21.75马克。当时,一套两居室住房的房租约25.50马克,50公斤土豆至少要3.30马克,4磅面包至少64芬尼。16 1932年5月,工业部门只能容纳原有职员的61.7%,绝大多数在职官吏的工资也削减20%—30%。17 1932年,70%的德国医生每月收入不到170马克。同年,普鲁士师范院校毕业的23000名新教师中,只有990人找到了工作。18 大学毕业生很少有就业机会。他们绝大多数人都面临着失业危险。德国政府在危机期间不断削减社会保险费和补助金期限,由原来的26周缩短为6周。1930年春天,有68万人不能得到失业救济金或补助费,他们只能依靠社会福利机构提供的少得可怜的资助度日,而1932年靠救济生活者上升到200万人。19

经济危机爆发后,德国政府推行一种损害小资产阶级和维护大垄断资本利益的政策。垄断公司在中、小企业大量破产的基础上获得巨额利润。据德国股份公司手册记载,1930年杜塞尔多夫钢铁联合工厂的股东获股息4800万马克。1930年3月31日,爱森格尔森科尔希矿场获纯利26105432马克,由康采恩支付的股息计8%。西里西亚鲍伊腾矿山联合企业同年分给股东股息10%。在危机中,垄断资本家能够保持相对稳定的产品垄断价格,而中小企业产品的自由价格在危机的冲击下不断下跌。垄断资本家以此将危机的主要重担转嫁到劳动人民身上,并攫取中小企业者的一部分利润。

在经济危机中,德国农民的状况大大恶化。1932—1933年间,农业收入降至1913年以来的最低数额。农业收入总数为64.63亿马克,较之大战以后最低的一年(1924—1925年)仅多10亿马克。20 农业危机首先表现为农产品销售特别困难。由于工人失业和削减工资,中小企业主大量破产,群众消费水平大大低于正常水平。1930年德国国内黑麦储备约有300万吨卖不出去,在国际市场上有1000万吨小麦不能出售。1928—1932年,农业产品出售利润由102亿马克下降到74亿马克,同期地租税由9.1%上升到13.7%。农业债务急剧增加。1928—1929年,农村债务总额为108亿马克,1931—1932年上升到124亿马克。

在农业危机的冲击下,大小农户都受到影响。就连有田250公顷以上的大地主也都负债,其他大农和中、小农更是如此。在债务的重压之下,农民被迫出卖地产。据德国当局统计,1932年比1931年多拍卖农林牧场1262个,增加18%。92%被拍卖的农场在20公顷以下,这反映了农村中、小农贫困化的严重程度。

农业工人的处境更为悲惨。危机期间农业工人约有300万人,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在德国东部的大地主庄园做工。据德国劳动局1930年的登记表明,农业工人失业数为103787人,1931年163841人,1932年猛增到222830人。两年中失业人数增加119043人,即增长114.7%。农业工人的工资大幅度下降。1930—1932年,每月平均工资一般在200马克左右。除支付房租和伙食费之外,每月仅剩15—20马克用于衣服鞋袜和其他生活必需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2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6-25 18:29 , Processed in 0.015816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