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李文采的自我批判

2011-11-20 13:42| 发布者: xiaoliwencai| 查看: 908| 评论: 3

摘要: 我经常在网络上发表一些批判性的评论文章。有网友不满意,在我的帖子后发表评论:“看把你给能的,什么事情都是你对,什么事情你看着都不顺眼,好像天底下就你正确似的。”其实不是这样。我在写评论批判别人的同时,也在不断接受着别人给予我的质疑和批判。我时时反思着自己,修正着自己,努力地完善着自己。说老实话,这种深刻的内省,一刻都没有停止。与这种深刻内省相联系的,是我思想认识的较大变化。有些认识,甚至是对我先前 ...
我经常在网络上发表一些批判性的评论文章。有网友不满意,在我的帖子后发表评论:“看把你给能的,什么事情都是你对,什么事情你看着都不顺眼,好像天底下就你正确似的。”

其实不是这样。我在写评论批判别人的同时,也在不断接受着别人给予我的质疑和批判。我时时反思着自己,修正着自己,努力地完善着自己。说老实话,这种深刻的内省,一刻都没有停止。与这种深刻内省相联系的,是我思想认识的较大变化。有些认识,甚至是对我先前思想的彻底否定。下面,我不妨举几个例子:

1、对于“路线是纲、纲举目张”的认识。

早先的认识:所谓的纲,其实就是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就是生产资料的所有制性质。所谓目就是在一定所有制下与这种生产力水平相对应的社会管理体制。在毛泽东时代,社会主义的纲,亦即社会主义路线举起来了,但是,与社会主义路线相配套的宪政管理体制却没有建立起来。于是,令毛泽东深恶痛绝的比资本家还厉害的官僚特权阶级出现了,令毛泽东担心的修正主义出现了。由此看来,路线是纲、纲举不见得目张。纲和目不是因果关系,而是并列关系。

我的这个看法提出来以后,遭到了许多朋友的批判。他们的批判,促使我做进一步地思考。我在问自己,是我错了么?

在毛泽东时代,社会主义的纲,亦即社会主义路线举起来了,但是,与社会主义路线相配套的宪政管理体制却没有建立起来。我们建立了于此相反的党国官僚体制。于是,令毛泽东深恶痛绝的比资本家还厉害的官僚特权阶级出现了,修正主义出现了。这是不容置疑的客观事实啊!

返回来再看“ 路线是纲、纲举目张”,果真错了么?

先分开来看,“路线是纲”,应该不错。“纲举目张”,也不错。如果是这样,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所谓的纲,不仅仅是路线,还应该另有其他。那就是符合社会主义原则的宪政管理体制。也就是说,社会主义的纲不是一个,至少有两个。于是,新的结论出来了:毛泽东时代,只是把社会主义路线这个“纲”举起来了,但“符合社会主义原则的宪政管理体制”这个“纲”并没有举起来。社会主义的纲,毛泽东只是举了一半。我们的问题,也就在这里。进一步地,落实社会主义的总纲浮现出来:

第一、必须坚持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没有这一点,就连半个社会主义也谈不上。

第二、必须建立与公有制相配套的宪政管理体制。为此,要由全国人民自下而上民主选举产生的享有国家最高权力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人民集中行使全民生产资料的所有权(行使这个权力绝对不应该是政府)。在地方和企业,则由地方人民代表大会和企业职工代表大会分别代表地方和企业内人民对地方和企业内的全民生产资料行使所有权,并依次产生地方人大常委会及主任、企业工会及主席。在农村最基层,一切权利归农会。实行村务公开,村民自治。要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由其产生的国务院对全民生产资料行使宏观管理权。地方人大授权由其产生的地方人民政府对地方全民生产资料行使地方管理权。全民所有制企业职工代表大会授权由其产生的(而非上级任命的)企业厂长(经理)对企业内全民生产资料行使直接经营管理权。农会授权由其产生的村委会及主任主持全村的生产经营管理工作。国务院必须把国有企业资产管理委员会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从政府部门分离出来,还给人大。坚决实现从官主到民主的历史性转变。同时,我们必须要树立宪法权威,确保司法独立。任何政党、社团和个人都不能凌驾于宪法之上。

2、对于毛泽东时代社会性质的判断。

早先的认识:长期以来,我们错误地把生产资料的全民所有、国家所有和政府所有等同起来,并在实践中依次取代。其实质是用官为主取代了民为主,用国家主义、实质是用官僚主义取代了社会主义。

我的这个想法提出来以后,遭到了许多左派网友的强烈反对。尤其是爱国者同盟网的老浅,坚决不同意我的看法。后来结识了项观奇先生,他对我的这个认识也提出了异议。

网友们的这些批判,同样促使我做进一步地思考。我在问自己,是我错了么?思考的结果,发现自己的认识是片面的,因而也是错误的。

我现在的认识是,判断一个社会的性质,应该从生产资料的所有制、社会管理体制、分配制度、社会意识形态等多方面入手。尤其前两点,最为关键。那种抓住一点,不计其余的认识,无异于瞎子摸象。正确的提法是:在毛泽东时代,社会主义的公有制建立起来了,也实行了按劳分配制度和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但是,与社会主义公有制相配套的宪政管理体制却没有建立起来。相反,我们建立了于此相反的党国官僚体制,社会主义只是完成了一半。最终,我接受了项观奇先生的“半社会主义”这个说法。

3、对于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的认识

早先的认识:那些搞自由化的人把中国今天的一切麻烦归结于当的领导,归结于社会主义制度。这是极其荒谬的。恰恰相反,中国所有的麻烦都是由于我们没有很好地坚持党的领导,使改革开放偏离了社会主义制度造成的。为此,我们已经交出了昂贵的学费,再不能出错了。

我的这个认识提出来以后,遭到了许多朋友的批判。在人大经济论坛,一位网友就这个问题和我进行里激烈的辩论。高楼垒到二百多层。但是,他还是未能说服我。好在我能够下来做进一步地反思。我又在问自己:我错了么?他对了么?思考的结果,我发现,自己错误。于是,进一步地,就有了我的《与吴邦国切磋:多党制和轮流执政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现在,我把我的新认识转抄过来:

长期以来,有人总是把多党制和轮流执政掺合在一起,以为一提多党制,就是轮流执政,甚至是让共产党下台。其实,事实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多党制是指在一个国家中,通常由不确定的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政党平等竞选执政的政治制度。轮流执政是几个党派轮换上台的政党制度,是你方唱罢我登场。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有的实行两党制,有的实行多党制。各政党通过竞选取得议会多数席位,或者赢得总统选举的胜利而执掌政权。这绝不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轮流执政。因为如果执政的一方做得好,让选民满意,他就不会下台。既然如此,在野党就不会上台。相反,如果执政党做得不好,选民不满意,这样的党,他就是想继续执政也难。因为人民会用选票把他们赶下台,让他们满意的党上台执政。这分明是竞选“上岗”么!哪里是什么轮流执政?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东西,硬是往一起捏,糊弄谁啊!
  
至于一提多党制,就和邓小平同志所指出的:“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必然四分五裂,一事无成。”联系起来,就和“中国由共产党领导,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由共产党领导,这个原则是不能动摇的;动摇了中国就要倒退到分裂和混乱,就不可能实现现代化。”联系起来,就更是讲理不足,霸道有余了。
  
要知道,我们提倡多党制,并非反对共产党执政,并非赶共产党下台。我们只是在行使国家主人的权利,行使宪法赋予我们的结社自由,要求共产党开放党禁。我们不过想纳共产党于人民的监督之下,让他好好地为人民服务罢了。难道这个错了么?
  
我们当然还知道,在中国,共产党不能倒台!他的地位,目前乃至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谁也替代不了。他倒了,中国必然大乱。这是毫无疑问的。对此,我们是有清醒认识的。我们当然还知道,国内外一些分裂势力、敌对势力,图谋瓦解共产党,肢解中国。对此,我们是持坚决的反对态度的。
  
我们还进一步地知道,共产党究竟是否倒台,不在于是否实行多党制,也不在于什么轮流执政,更不在于外面的敌对势力的反对,而在于共产党自身。只不过由于多党制的实行,能够给执政党以更大的压力、更多的监督,使其不敢懈怠,更好地执政罢了。
  
倘若你以为一搞多党制,共产党就得下台,中国就会天下大乱,你把共产党看的如此脆弱不堪。那么请问:你共产党的先进性哪里去了?革命性哪里去了?人民性又哪里去了?科学性哪里去了?全是骗人么?倘若共产党的这些优越性都没有了,那么,请问:你共产党还在继续执政,你靠的是什么呢?难到除了封建法西斯专制,还有更好的解释么?倘若共产党已经脆弱到如此程度,还不马上反省自己,努力改造自己,依然一意孤行,即便依然是一党制,那么,你距离倒台的时间,还会远么?!前苏共倒台的例子么难道还不能促使你猛醒么?!

4、对于四项基本原则的认识

早先的认识:中国政治改革的必由之路,坚决落实四项基本原则。

同样,我的这个观点,遭到了来自右派网友的一致批判。同样,我一开始顽固坚持自己的意见。可是,下来后,免不了还是要深刻反思自己。也正是在这些反思的基础上,有了我的《显微镜下看“四项基本原则”、“三个代表”和“八荣八耻” 》、《四项基本原则包藏错心 坚持党的一元化领导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和《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新五项基本原则”与“八项主张”》。下面,摘录《四项基本原则包藏错心 坚持党的一元化领导不符合马克思主义》中的一段如下: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即人民民主专政),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三项的确是一个相互联系的不可分割的整体。但是,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不在其中。
  
为什么?
  
我以为,既然宪法第一条规定“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既然宪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既然四项基本原则提出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既然宪法第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那么,在人民代表大会和宪法的上面就不该存在一个坚持共产党的领导。
  
相反,如果用工人阶级经过共产党对国家政权的领导来替代人民民主专政,实际是用生产资料的共产党所有制取代了社会主义的全民所有制。这是反人民民主专政、反社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封建主义的党专制;如果在社会主义宪法的上面再加一个党的领导,那么,宪法的权威就必然大打了折扣。这实际是对宪法权威的公然践踏。
  
由此可见,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中的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和其他三项势不两立。但是,我们硬是把他们捆绑在了一起。还说什么“是一个相互联系的整体”。颠倒黑白罢了。可是,我们一直就是这样过来的。结果是:共产党的领导这个核心一直坚持着,其他三项不见了。
  
在此,需要特别澄清的是,我这样说,并非意味着我否定共产党的作用。不是的。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中国今天的一切。即便是将来,中国共产党的作用,同样不可或缺。
  
关于共产党的作用,马克思曾经这样说:“工人阶级在它反对有产阶级联合权力的斗争中,只有组织成为与有产阶级建立的一切旧政党对立的独立政党,才能作为一个阶级来行动;工人阶级这样组织成为政党是必要的,为的是要保证社会革命获得胜利和实现这一革命的最终目标——消灭阶级。”(马克思恩格斯:《1871年9月17日至23日在伦敦举行的国际工人协会代表会议的决议》,《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7卷第455页)列宁说:“无产阶级专政是对旧社会的势力和传统进行顽强斗争,流血的和不流血的,暴力的和和平的,军事的和经济的,教育的和行政的斗争。…… 没有铁一般的和在斗争中锻炼出来的党,没有为本阶级全体忠实的人所信赖的党,没有善于考察群众情绪和影响群众情绪的党,要顺利地进行这种斗争是不可能的。”(《列宁选集》第4卷第200页)可见,马克思、列宁对于共产党在革命斗争中不可或缺的作用也是充分肯定的。
  
但是,共产党过去伟大,不代表现在依然伟大,更不代表将来永远伟大;马克思、列宁充分肯定共产党在革命斗争中不可或缺的作用,这绝不意味着马列主义赞成共产党可以凌驾于人民之上,也绝不能作为共产党可以凌驾于人大、宪法之上的理由,更不能作为共产党可以凌驾于其他党派之上成为领导党的借口。恰恰相反,一旦共产党凌驾于人民之上、凌驾于宪法之上、凌驾于其他民主党派之上,这个党就已经背叛了人民、背叛了社会主义、背叛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而成为反马列主义的具有封建性质的太上皇党了。对于这样的一个党,你叫人民还如何信赖他?!又怎么能够信赖他?!
  
那么怎么办?
  
四项基本原则必须叫停、四项基本原则中的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必须去除、宪法序言里的“在长期的革命和建设过程中,已经结成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有各民主党派和各人民团体参加的,包括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的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这个统一战线将继续巩固和发展……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 必须删除。要坚决把***请下神坛,变领导党为执政党,让共产党接受人民的检验。

接下来,如何在新体制上摆正党与人大、政府的关系?

我是这样考虑的:实行共产党中央执政、共产党的各级地方党委监政、其他各党派平等参政、议政、监政的政党制度。共产党的各级党委兼监事会职能。监事会监督执行的是中央的精神。她指导地方、企业和农村把中央精神与当地实际有机结合起来,进行创造性地工作,确保全国上下的高度统一。监事会不应作为政府的一个职能部门。要把他从政府部门中分离出来,还给党。为确保监政有力,监事会成员不得兼任地方人大及行政职务,企业亦是如此。其各项开支要由中央财政统一负担。另外,要改革党代表和党员干部的产生办法,整顿党的组织。必须保证共产党的工人阶级的阶级基础。资本家可以竞选人大代表,可以去政协,也可以自由组党,但就是不能加入共产党。还有,同级人民代表或人大代表是产生同级党代表和同级党的干部的基础。如果一个级别的党的干部连同级别的人民代表的资格都不配,那么他就一定不能成为这个级别的党代表和党的干部。这也要作为一个基本的原则。当然,会有特殊情况。对于杰出人才,可以先提拔上来,经过一段时期的试用后,一定要回到这个基本的原则上来,要让人民来检验,看其是否合格。
 
5、对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认识。
 
早先的认识是从书本上学到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指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它是新式的特殊的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革命。
 
后来,我经过仔细分析发现,新民主主义革命既不是单纯的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革命,也不是单纯的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而是兼具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主义和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的双重性质的革命。
 
具体来说,这场革命是无产阶级主导的,最终将要没收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财产,使其归全民所有。这里所表现的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中的社会主义的革命性质。此为其一;其二,这个新民主主义革命,还需要联合一般资产阶级的参加,在革命胜利以后,还要组建民主联合政府,还要允许一般资产阶级在不能操纵国计民生的情形下得到适度地发展,尤其是要废除法西斯专制体制,实行新民主主义的宪政。这些所表现出来的,就是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革命的性质。一个是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一个是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革命。一般资产阶级帮助无产阶级完成革除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无产阶级帮助一般资产阶级完成革除法西斯专制体制的民主主义革命。两个革命,互相帮助,相辅相成,且以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占主导。这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我以为,我们只有把这两个革命的关系摆对了,且都完成好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才算取得最终的胜利。
 
经过这样一分解,问题出来了:在过去,毛泽东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不完全的。因为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在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了胜利以后,我们没有能够及时建立起符合新民主主义原则的宪政体制,包含于新民主主义革命之中的资产阶级性质的宪政民主主义革命并没有完成,我们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因此吃了夹生饭。后来,又把这夹生的新民主主义带到了社会主义,于是,就有了夹生的社会主义。我们的一切麻烦,均出自于此。

6、关于同志之间的批评方式的反思

关于同志之间的批评方式,有的朋友也给我提出过,说我太直了,也太急了。希望做一个调整。

下来后,我也反思:我错了么?我那样做妥当么?反思的结果,感觉他们说的还是有道理。我的确是太直了,太着急了。一眼看见对方那样说、那样做是错误的,恨不得立刻把对方拉到正确的轨道上来,颇有一种不管不顾的味道。从《李文采看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深入剖析共和国宪法 重新认识毛泽东体制 》、《坚决破除对邓的凡是,旗帜鲜明地揭批邓小平! 》、《必须破除“祸国、殃民、亡党的特色理论”》、《四项基本原则包藏错心 坚持党的一元化领导不符合马克思主义 》、《要反思改革就必须批判江泽民的"抓大放小"的错误路线》、《小萝卜头看胡锦涛 》、《李文采问胡锦涛为何不敢唤起民众 》、《尊敬的温总理:叫我如何相信您? 》、《温总理太累了,必须减负!!! 》、《小萝卜头请教贾庆林主席 》、《与吴邦国切磋:多党制和轮流执政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李文采对<秋石客:简评习近平增补为中央军委副主席>的评论 》最后到《缺失了灵魂的“五个重庆”能够走得了多远? 》,我把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几乎“问”了一个遍;从《李文采对话中国工人(共产)党顾问宋宝铃 》、《李文采再答中国工人(共产)党顾问宋宝玲 》、《小萝卜头点评《中国毛泽东主义***告全国人民书》 》到《小萝卜头点评<中国毛泽东主义***十大声明> 》,我站在时代的潮头,对中国新成立的两个无产阶级的党及其思想进行了细致地点评;从《文采敲打张宏良》、《张宏良无意中扮演了官僚特权中反动派的帮凶? 》、《文采再敲张宏良——"穿西服的宋江" 》、《文采三敲张宏良兼批胡星斗 》到《李文采就<中国的政治乱伦>八问张宏良 》,我对左派的代表人物张宏良所犯的错误进行了毫不留情地揭露和批判;从《不仅要纠正错误路线 更要改革扭曲体制 》、《对当前左派阵营中存在的几种错误思想的批判 》到《试析严重危害中国革命的十种错误认识 》,我对于当前存在于左派阵营的错误思想进行了深入细致地总结……现在,听了朋友的规劝,静下心来,仔细想一想,感觉自己这样做似乎是不妥的。一是自己的认识未必正确。二是即便正确,言语也应该含蓄一些,委婉一些。显然,我自身修养不够,过于直了。另外,任何事情都得有一个过程。着急没有用。想当初,陈独秀的右倾路线、王明的左倾路线,当时党内没人发现么?不是。有人早已发现了。但是,阻止不了。悲剧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之后,才有遵义会议的召开。再比如,三年前,我对于张宏良的批判,何其艰难!如今,批判改良主义的大潮已经席卷整个左派论坛。这也许就是历史的宿命吧。阳光总在风雨后,黎明过后旭日升。我们需要耐心等待!

……

结束语:上面,只是我举的几个事例。通过这几个事例,我想表达两层意思:第一,我感谢那些曾经批判过我的人。正是他们的批判,给我以启迪,促使我反思。同时,希望那些被我批判的同志,要从积极的方面着想,也能够正确看待我的批判。因为我绝无私心,更无恶意。我一心为了我们的祖国,我们的民族,为了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第二,闻过则喜,知错就改,追求真理,从善如流,这是一个革命者应该具备的品质。我一直在这样要求着自己,并会继续坚持下去。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xc4950 2011-11-24 09:56
关于多党制竞选,在社会主义国家是不能实行的。这是因为只有共产党的领导才能保证走社会主义道路。私有经济是不容易改变为公有制经济的,而公有制经济变为私有制却很容易,这已经为当代历史所证明。这就象上坡难而下坡容易是一个道理。中国只能实行共产党领导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即党领导一切,只把政权职位拿出来实行个人竞选(不搞政党政治)。行政领导人只有行政权,不能指挥军队,不能改变宪法和其它基本法。党对行政领导实行监督,但不能干涉日常的行政工作。
引用 xiaoliwencai 2011-11-21 10:14
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至于天是否要下雨?娘是否要嫁人?由他去吧!反正,我该打酱油去了!
引用 刘金华 2011-11-20 23:20
请网站考虑,这个问题是公开讨论好,还是内部讨论好。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6 18:50 , Processed in 0.01475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