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国际观察 查看内容

记英国马克思主义学生联盟第二次大会

2015-3-7 01:5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8423| 评论: 1|原作者: 全世界青年联合起来!|来自: 进步青年网

摘要: 在今日中国做一个真正的革命者并非易事,所以组建马克思主义社团的你们对在英国的我们是巨大的鼓舞。英国的马克思主义学生会支持和声援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学生,并尽己可能帮助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我们与你们肩并肩,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共同奋斗!

2 月 14 日,英国马克思主义学生联盟(Marxist Student Federation)第二 次大会在伦敦举行。来自英国各地马克思主义社团的青年们以及工人组织代表、国际学生组织代表共 80 多人出席了这届以“全世界工人联合起来”为主题的大会。大会分别就“世界危机和国际斗争”、“英国形势分析和马克思主义学生的方 针”、社团发展情况和经验进行了专题讨论,投票通过了“英国形势分析和马克思主义学生的方针”文件和修改意见、成立执行委员会的决议以及执行委员会成 员。在对国际国内政治经济形势、工人运动情况达成共识之后,会议提出马克思 主义学生社团应该在保证高质量的讲座和读书会之外,进一步向外拓展、积极参 加并组织学生运动、参与工人运动,与各种工人和青年组织建立联系。会中还请到了来自墨西哥、意大利学生组织的成员介绍各自的经验,以及支援黑名单建筑工人小组(Blacklist Support Group)、伦敦大学学院 Unison 工会支部和捍卫巴 基斯坦工会运动组织的成员介绍组织的主旨和活动以及学生可以如何参与其中。

从去年二月的建立到第二次大会这短短的一年中,联盟不但已经有25个社团加入,在二十个左右的高校每周开展讲座、读书会,吸引数百名学生参与到马克思主义的讨论和学习中来;而且积极参与了高校教师、消防员的罢工,组织 参与了“支持乌克兰反法西斯运动”活动(the Solidarity with the Antifascist Resistance)、 “墨西哥团结运动”(the Mexico Solidarity Campaign)、“捍卫巴基斯坦工会运动”(Pakistan Trade Union Defence Campaign)等活动。在去年十月英国工会联合会组织的英国需要涨工资”(Britain needs a pay rise)抗议游 行中,联盟以七十多人的方阵参与其中,支持工人抗议,成为游行中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

英国作为资本主义的堡垒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马克思主义学生组织?那里的马克思主义社团是如何建立、如何开展活动的?在青年中有什么影响?在组织活动中有什么经验?目前有什么挑战,未来又有什么设想?想必这些都是我们中国左翼青年好奇和关心的问题。虽然英国和中国的情况很是不同,但透过特殊性, 我们也能从其中看到普遍的问题,学习到相关的经验。英国马克思主义学生联盟是由全英高校中马克思主义社团组成的联合组织。它是由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下文简称 IMT) 的成员于去年 2 月发起成立的,旨在用马克思主义教育学生、在革命政治中锻炼学生。英国第一个马克思主义社团是由IMT的成员在五年多以前建立的,到去年联盟成立时已经有近二十个高校建立了马克思主义社团,去年短短一年中又在肯特大学、斯旺西大学、杜伦大学等几个高校相继成立社团,目前共有25个, 吸引数百名学生参与其中。 联盟最核心的思想是列宁所说的“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 联盟全国协调员 Ben认为,“虽然英国学生运动中不乏激进分子和行动家,但总 体而言,缺乏领导、没有清晰的纲领和明确的方向。这恰恰是马克思主义者应该 起到的作用,也只有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学生运动才能在危机如此深重的今 天取得成功。联盟的想法就是在学生之中传播马克思主义,力争将全国学生会和 学生运动争取到社会主义旗帜和纲领之下。”

中国左翼青年中不少可能会对作为资本主义堡垒的英国居然能出现这样的组织感到诧异。的确,不少人可能会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有这样的陈见,认为那里的青年和工人都生活在比我们好很多的条件下,过着资本主义腐朽的生活。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英国的青年人可以说是很多发达国家青年的典型。他们在生活中面对着各种压力:高房租、高失业率、社会保障的缩减。更糟糕的是,学生们在大学毕业时就背负了3万5千英镑(约 35 万人民币)的债务,因为他们的大学学费基本都是靠学生贷款支付的。而工作前景却相当黯淡,除了剑桥和牛津的学生和某些专业相对容易找工作外,大多数学生即使是名校毕业的都在做服务员、邮递员等工作,并且签订的是零时工合同(ZeroHourContract),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要随时等待召唤,有的甚至长期失业。而在危机下,他们也成为了战后以来第一代未来生活比父辈更糟糕的年轻人。他们心中有着极大的愤怒,非常痛恨统治阶级,开始质疑当前的政治经济体制,在急切地寻找能解释危机、解释这些问题的思想。

五年前,由于经济危机和政府债务问题,英国政府决定将英国学生的学费从每年 3000 镑增长至每年 9000 镑。因此激发了一场大规模的学生抗议运动。几万名学生在伦敦参加游行,少数一些学生在游行最后闯入保守党总部,出现过激的打砸和放火等行为。由于政府的强硬举措,之后曼彻斯特大学、剑桥大学等多个学校又出现了占领运动,数以万计的学生参与其中,讨论下一步的行动。但运动缺乏组织和清晰的纲领,最后失败了,在深重的危机面前,政府毫不犹豫地投票通过了教育改革的提议,增长了学费。这些都让学生们开始反思这场运动并从中吸取教训,其中一些开始转向马克思主义寻求答案。

因此,在英国高校中组织马克思主义社团并不困难,但正如联盟中很多社团的组织者所说的那样“要有耐心和决心”。布里斯托大学的社团今年尤其成功,他们的大多数讨论每次都能吸引超过五十名学生参与,关于中东问题的讨论甚至有超过 120 名听众,甚至连《共产党宣言》的读书会都有四十名学生前来参加。但这样的成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去年这个社团才由大一新生 James 创立,在第一年中,社团并没有吸引很多学生,有的讨论甚至只有一两个同学前来。但他和其他帮助他建立社团的同志并没有灰心,仍然锲而不舍地在校园内发传单、贴海报、利用社交媒体进行宣传,并努力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到今年才取得了成功。曼彻斯特大学的社团也是如此。去年 Ruth 孤身一人从伦敦进入曼大学习。她先通过几次活动找到了两个志同道合的同志,今年一起让社团步入正轨,形成了很好的氛围。

总体而言,各地社团最主要的活动是学期中每周一次的公开讲座讨论和此外的读书会。由于绝大多数社团骨干是 IMT 的成员,他们会在 IMT 支部进行更深入的学习。讲座讨论的内容包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哲学等基本理论,也包括俄国革命、西班牙内战、德国革命等历史问题,还包括中东问题、乌克兰形式、希腊和西班牙左翼政党的兴起等当前时事热点问题。在此基础上,社团再进一步组织读书会,从《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实践的发展》、《国家与革命》等基本篇目开始,进一步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

此外,社团还积极参与其他活动。比如,基于马克思主义的纲领竞选学生会的席位,积极参与占领运动等学生抗议,支援学校和当地工人罢工,自己组织“支持乌克兰反法西斯运动”等活动、或与“墨西哥团结运动”联合活动。这些都让马克思主义社团在各个高校中成为最有活力、最受关注的政治类社团。最近布里斯托大学和剑桥大学的学生媒体都报道了马克思主义社团。前者被称赞为学校最有活力的社团;后者被认为与沦为“饮酒俱乐部”的保守党社团形成鲜明对比,是有战斗力的组织。联盟在去年十月英国工会联合会组织的抗议游行中七十多人的方阵,也是学生最大规模和最有组织的参与。这些都让联盟开始成为学生运动中一支新兴的力量,并很有希望成为全英最大的左翼学生组织。

但在联盟的骨干成员看来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联盟全国协调员 Ben认为联盟“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把这些社团转化为活跃的行动组织”。虽然联盟以“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为指导思想,但是大家也充分认识到,光有革命的理论,并不形成革命的行动,马克思主义青年需要积极参与到社会运动当中,将理论转化为行动。在会议的讨论中,各个社团的骨干都指出了参与并组织学生运动、支持和参与工人运动、与各进步组织建立广泛联系的重要性。在未来的一年中,在坚持理论学习的基础上,要进一步有意识地加强这些工作,把社团从讨论组转化为“活跃的行动组织”,从而在试验中检验思想。这也是为未来能在爆发的运动中起到应有的作用做准备。

就学生运动而言,联盟之后打算不但要积极参与,而且要开始成为组织者。虽然在上一次的失败后,英国的学生运动处于低潮,但还是有不少学生活动家在组织各种运动,包括最近比较有影响力的抗议大学产业化的“谁的大学”(Whose university)活动。同时,青年人也是各种抗议活动的主体,比如针对美国弗格森事件的抗议活动、支持希腊政府的示威活动。随着社团规模的扩大和活动的有序开展,不少社团之后打算更加有意识地参与到这些活动中,与学生活动家友好地讨论和辩论,在抗议中打出鲜明的旗帜和准备相应的宣传材料,扩大自身影响力,锻炼自己组织运动的能力。

而就工人运动而言,道路就没有那么直接了。中国左翼青年也一定非常关心联盟作为学生组织与工人运动是如何建立联系、如何参与到工人运动当中去的。从成员上而言,一些社团骨干在毕业后成为工人、加入了工会,但仍然在之前或者附近的社团参与并提供帮助。此外,由于联盟是由 IMT 发起成立的,很多地方的社团都有其成员的参与和组织,其中不乏一些工人成员。这两种工人成员都在努力地将学生和工人联合起来。

比如在南安普顿大学加入社团的 Emily,去年已经毕业,进入英国医疗系统工作,并加入了相应的工会。但她同时也积极参与伦敦大学学院的马克思主义社团的活动。在她看来“目前在英国,工人运动中和学生团结的意识还需要进一步提高”。她觉得“工人加入学生联盟中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可以让两个群体在抗争中结合起来”,“作为工会的成员”,她“尽己所能让 MSF 与工会在运动中相互支持”。

而来自纽卡斯尔大学社团的 Gilly 在建房合作社工作。当年他是直接以工人身份参与到社团的建立和活动中。在他看来,“作为一个工人参与到联盟中来是一件很有启发意义的事情。有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没什么可做的,看看工会、看看工党,英国工人阶级的政治领袖与普通工人之间有着鸿沟。事实上,英国工人目前没有被很好的组织起来进行反抗。而参加到联盟的活动中,与年轻的同志们一起探讨英国工人运动的历史,并且与他们一起直接参与到工人行动中去,与工人 讨论,把理论与现实联系起来,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从活动上而言,很多高校的社团在联盟正式创立之前就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参 与到工人斗争当中,而联盟的筹建和创建则进一步协调和促进了各社团的参与。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 2013 年年末的两次高校教职工罢工。在正在筹建的联盟的 组织下,包括剑桥大学、伦敦大学学院、萨塞克斯大学、南安普顿大学等多个大 学的社团参与到罢工当中。他们有的在向学校学生会递交支持教职工罢工的决议, 让校学生会参与到宣传和组织当中来;有的在社团中进行募捐,在校内进行宣传,组织学生参与纠察线(即罢工工人站在工作场所外,向要进入其中工作的工友宣 传罢工,以说服他们一起罢工),还用募捐来的钱买了茶点和咖啡带到纠察线上。这也让伦敦大学学院的社团和当地的工会建立了很好的关系,后者的支部书记还经常参与社团活动,并在联盟大会上发言介绍了目前教职工的情况,并向学生建议应该如何参与其中。此外,有的社团还参与到当地清洁工人罢工、消防队罢工当中,与工人们建立了联系;有的社团则帮助支援黑名单建筑工人小组(一些由于参与罢工、而被一些建筑公司联合记入黑名单、不再聘用的工人组织的维权小组),要求学校、地方政府取消这些参与黑名单的公司在当地的承建权。

但这些都只是开端。各个社团在会议中交流了参与和组织这些活动的经验,接下来则试图更广泛地参与其中,并在全国形成协调。另外,不少社团已经开始在所在城市内如邮局、超市等大型工作场所附近,发传单、卖马克思主义材料,希望能与那里的工人建立起更多的联系。还有一些社团成员则加入了工会(英国一些工会针对失业问题专门设立了年轻人社区成员制度,也有针对研究生的工会),在那里寻找可能的工作空间,也在这个过程中锻炼自己。

正如会议中代表们所说的那样,“我们正在进入人类历史上最动荡的时期”,而“我们为自己能在这一时代以青年的身份参与阶级斗争、建立革命组织而自豪”。“我们要用理论武装自己,拓展国际视野,扎实开展社团活动,努力摆脱小圈子和墨守成规的惯性,积极参与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为未来革命的成功打好坚实的基础,向着美好的世界前进!”

这是英国马克思主义青年们的呐喊,也是全世界左翼青年们共同的呼喊!他们在朝着这一目标前进,我们也是如此。当问及想对中国的马克思主义青年们说些什么时,联盟全国协调员 Ben 这样说道:“在今日中国做一个真正的革命者并非易事,所以组建马克思主义社团的你们对在英国的我们是巨大的鼓舞。英国的马克思主义学生会支持和声援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学生,并尽己可能帮助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我们与你们肩并肩,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共同奋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7 08:38 , Processed in 0.010206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