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重庆的错误是没有与极左划清界限

2012-3-8 00:26|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6899| 评论: 14|原作者: 杨帆|来自: 杨帆网站

摘要: 红歌被文革派推到全国,暗含有文革符号,促进了极左思潮发展,组织化甚至暴力倾向,实践证明的确如此。这样引起沿海地区和知识界,公务员企业家中产阶级不安,害怕文革思潮死灰复燃。如果不是王自我爆炸,极左倾向发展起来将对中国产生极大危害。我去年警告他们,文革是历史悲剧,再搞就是历史闹剧。 ... ... ... ... ... ...

杨帆:“王立军事件”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偶然性部分我们等中央结论,猜测也没有用,现在都是瞎说。我们要求中央向公众说明真相,这一条我认为应该成为政治伦理共识之一。 

 

现在谈一点中国政治伦理

 

要求民主法治成为主流意识,右一点的人说叫做宪政民主,但宪政民主有一个模糊的地方,没说明共产党领导在宪政里怎么安排,回避了共产党领导无法谈宪政民主,这是右翼民主派的重大欠缺,他们不可能有具体办法。

 

中左翼提新民主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明确承认共产党领导的,问题在于必须发展党内民主,有制度化建议。在一定时期坚持一党独大,民主在党内展开。其实中国已经有很多政党,只不过是共产党领导、一党独大。党内民主为核心、党外民主也不能没有。我本人历来主张民主,而且操作过。中国无论形式民主和实质民主都需要。

 

中左必须明确支持民主法治,底线是民主不能导致国家分裂,还有两个尽量避免,避免金钱操纵和社会动乱,这是左右派都没有解决的问题,是大家应该讨论改革的重点。

 

我从20112月份出版《重庆模式》书里第十章,包括以后整整一年一再建议,马上宣布进行民主法治实验,到10月份重庆终于做了一个决议,进行基层选举,2012年王力军出了事,薄在 215日讲改革开放,这是好的,可惜晚了半年,重庆工作做得好,否则我也不会写《重庆模式》,但重庆于2011年理论定位有误,犯了左倾错误,引起社会思想混乱,加剧了对立,而且自身也被角色化了

 

广东“乌坎事件”最后处理得很不错。民主基层选举是一部分,当然还有像党代表和人大代表的选举,包括党内选举,基本的形式是选举,怎么做好这是最重要问题。这是关于民主的想法。

 

目前在中国讲政治改革,已成为主流声音,势在必行。白南风提出健全政治伦理,我认为非常重要。不建立好的政治伦理,怎么搞政治改革?我不是政治伦理专家,可能说得不全,但比如出了重庆最近的事情,一个副省级干部进入美国领事馆,震动世界。政府必须向人民群众公开说清,接受人大代表和记者的质询,给大家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真相是什么就是什么。10天以来瞎编的太多,这也是一个社会演习,等大家听瞎编听够了,反映也差不多了,再听官方的。期望官方客观说明真相,表示公信力。公信力不能再损失了。现在是网络社会,人民要求信息公开透明,政治上不能搞欺骗,这是最基本的政治伦理要求。我个人认为是严重政治错误,在处理时应考虑其以前的贡献,从轻处理。

 

第二,在我所支持的重庆出自我爆炸,非常令人气愤。极左派部分人极力掩盖,右派部分人欣喜若狂,都不是理性积极的态度。无论谁是谁非,在我们国家出现这样的丑闻,对整个国家都不是好事,应进行深刻反思。反思政治伦理,理论思潮,包括重庆的具体做法,有什么问题?

 

在政治发展中怎么对待人,对待集团利益,应在程序上法治化、公开化,讲人道。党内斗争也好,党外斗争也好,反腐败也好,打黑也好,都必须有公平正义,有好的政治伦理,真相要大白,是非要分清,不能以政治需要出发掩盖真相。

 

第三,对人的处理,要进行历史判断,不能做错一件事就否定所有事,抓贪污腐败成了政治斗争工具,大家习以为常,认为大家都有腐败,抓谁不抓谁取决于政治斗争需要,凡事只讲宗派,讲政治需要,实用主义,不讲是非和法律,这是政治伦理的堕落。

 

前几年我在政法大学商学院作为学术委员会主席,坚持处理抄袭,直至现在还是有人议论纷纷,就是说,大家都抄袭,你也有不规范,为什么非要处理,你目的是什么?是因为你们两个人有矛盾。把规范学术描述成勾心斗角。至于该不该抄袭、是否有抄袭反而被淡化,最后从宽处理是我一贯主张的,因为不能以一篇文章定终身,犯了错误的人,以前还有贡献,以后还要工作。但我们的舆论特别是网络,就是把人彻底搞臭。

 

把学术规范问题歪曲为人事斗争作为主线,这就叫没是非。柳红最近诉人抄袭她的著作,非常多的朋友回避事实和是非,就是劝告柳红,这事涉及某人,他是改革代表,他出了事就影响改革大局,让反改革派抓住了把柄。甚至有人公开说,我们不是自由派,也不想再受自由主义原则的限制,我们就是要搞阶级斗争。大小事都往阶级斗争上扯,就没有了是非。

 

想搞政治改革,必须讨论什么叫政治伦理,确立基本政治行为底线,人的道德行为底线。如“范跑跑”就是一个底线,地震的时候老师不能先跑,这就是底线。还有历史研究不能公开美化历史上的汉奸,我限定为特指抗日战争。这也是言论底线,在一定历史时期不能突破,立法落实言论自由的时候,也要规定什么不许说。

 

从最近重庆出的事可看出,有破坏政治底线的行为,我希望党中央把坏事变好事。遵守执政最基本原则,出了事情向人民公布真相,不要让大家猜来猜去。有什么错误要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是谁的错谁承担,该引咎辞职的就引咎辞职。对于社会公众人物以前的功绩不能抹杀,不能为政治斗争需要,或者没有原则地袒护自己人,也不能对对方犯错误幸灾乐祸,一定要把人家搞倒,处分时要考虑全部工作和历史,犯了严重政治错误,在处理时可宽大,不能简单否定人的一生。对任何人任何派别,都不能犯历史上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错误。

1

鲜花

握手
1

雷人

路过
15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7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反击 2012-3-10 16:41
没有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注定是投机钻营——想成为新的“奴隶总管”而已。
“革命造反-既反贪官也反皇帝”是绝对的,“统一战线-策略”是相对的。统一战线 应当服从 革命 这个根本目的。左翼的团结,应当在一个纲领-建立无产阶级的-科学社会主义  之下。否则,极可能产生《共产党宣言》中已经批判过的东西。
.
引用 szjccc 2012-3-9 23:28
杨帆脑子进水了!
这小子囿于对知识和实践的无知,常常打胡乱说!
引用 毛主席的好学生 2012-3-9 17:55
注意方式方法
引用 毛主席的好学生 2012-3-9 17:43
不完全赞同
引用 周承友 2012-3-9 16:39
看两个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表白。
引用 coffeeoil 2012-3-8 21:59
当权派会给这些摇摆不定的小资们上课的
引用 红枫1949 2012-3-8 20:41
唱唱红歌就是极左,真是可笑,我看你就是个极右的机会主义分子。
引用 东方欲晓 2012-3-8 10:36
这个人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机会主义者。
引用 奴隶 2012-3-8 10:28
听听革命歌曲的就恐惧的人其反人民立场昭然若揭。就像某作家,一听革命歌曲就浑身发抖。可是,南京大屠杀时,他却不发抖,其反人民立场不也是昭然若揭吗?
引用 奴隶 2012-3-8 10:19
唱唱革命歌曲就极左啦?无稽之谈!“老左派代表计划经济下官僚的利益”,更是胡说八道。谁都知道,计划经济下干部没有任何特殊利益,与人民同甘共苦,如焦裕禄。那才是清明世界,朗朗朗乾坤。这个扬帆不过是可怜的资产阶级的小应声虫而已,连小爬虫也够不上。他大概是靠捡资产阶级垃圾为生的,资本家也看不起他。
引用 xc4950 2012-3-8 09:48
我们的李成瑞老同志找错了批判的目标。李老要能写一篇批判本文的文章,那就对了。
引用 xc4950 2012-3-8 09:44
“超越左右”?坐在书斋里可以办到,一到实际中就只有骂大街了。要想让那些极右派们满意,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左派全部自杀!他们说了千言万语,归结起来其实就是一句话:让共产党人自我了断。你想,共产党人能让他们满意吗?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不是你要不要的问题。那些天天骂共产党人搞阶级斗争的人,哪一天停止过斗争共产党?
引用 红色的海洋 2012-3-8 09:01
反对
引用 ekaeross1233 2012-3-8 02:41
思潮新观-120308

查看全部评论(1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0 06:55 , Processed in 0.02010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