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从阿根廷夺厂运动看无产阶级民主专政

2015-3-31 00:3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826| 评论: 0|原作者: 摘编:蒲汴理 |来自: <普罗文萃>-3期

摘要: 工人要想获得最终的解放,要想争取到属于自己的民主,就必须从经济斗争走向政治斗争,必须通过革命手段夺取国家政权,从而全面瓦解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这就需要工人阶级独立的组织和领导力量。这个领导力量就是无产阶级革命政党,它的出现是工人运动与革命理论相结合的集中体现。 ... ...

阿根廷的夺厂运动与生产民主

阿根廷本世纪初发生的政治危机和群众运动,在全球社会主义运动中引起了热烈讨论。这次运动虽然就无产阶级的动员程度而说还远远不够,但其中持续数年的夺厂运动,却是一个可喜的突破。

第一个发生工人夺厂的企业,是一家属于意大利资本的外省制陶厂。这家企业虽然有可观的盈利(资方甚至还在首都开了分厂),但2000 年老板还是通知100 名工人走人,剩下的工人也有”惊喜”:全体职工被大幅减薪。作为反击,工人举行了三十四天的罢工,但资方并没屈服,而是宣布在全厂360 名职工中再裁去300 人。工人被逼的无处可走,只好夺取工厂,驱逐老板及其管理人员。夺厂后,工人坚守企业,维持着陶器的生产和销售。

据来自该厂的一名工人介绍:他们每周三次招开全体大会,商讨生产事宜;当传统原料供货商联合抵制工厂的需求时,工人得到了生产粘土(制陶原料)的原住民合作社的帮助。该厂工人与阿国强大的失业工人运动有很密切的联系。在失业工人帮助下,他们成立了纠察队保护工厂。纠察队同警方和老板的武装保安时常爆发冲突。

在阿根廷,有大约150 个中小工厂发生了类似的夺厂事件。各地夺厂工人还相互串联,举行了第一次全国工人自管(自我管理)工厂大会。在大会通过的决议里,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

1、成立全国工人自管工厂联合会,并与义勇队(失业工人运动的自称)全面合作;

2、占领所有已关闭企业,并公开老板的商业秘密

3、成立统一的工人基金,帮助与资方发生冲突的工人和他们的家人;

4、对私有银行进行国有化,国家银行对工人自管企业优先提供低息贷款;

5工人有权在任何时候撤换他们选出的工人代表

总的来说,阿国的夺厂运动有两大特征。第一,它尚未脱离”自己剥削自己”的合作社思想的束缚,工人关心的是”对工人自管企业优先提供低息贷款”,大有长期干下去的意思。可以说,目前它还处于工联主义的斗争阶段。第二:所有发生夺厂的企业,规模都不很大,而且没有一家属于国民经济命脉部门,比如能源、交通、通讯、冶金、军工等行业。

这说明阿根廷工人阶级的主力还在观望。老板们暂时还没有对夺厂运动痛下杀手,也是因为后者只是小打小闹,伤不到资本家的筋骨。然而,必须看到的是,工人固然可以暂时占领一两家大工厂,但是现代化的大生产决定了任何一家工厂都不能单独生存下去。一家钢铁厂的运转,需要矿场提供原料,需要焦煤厂提供燃料,需要发电厂提供电力,同时还需要许许多多其他的服务进行支持,比如建筑施工,比如供水等等。同时该厂生产出来的钢出售给谁,以什么样的价格出售,如何运输,这些都不是有一家或几家单独的工厂所能决定的,必须要在整个社会的全部商品流通领域进行协调。如果工人无法掌控整个社会生产体系,那他们就不得不屈服于现有的生产方式,按照价值规律,遵循市场规则,运用资本主义的方式降低成本、提高利润。工人夺取的工厂在制定价格的时候,不得不参照处于同一市场中的私人资本家制定的价格,这就迫使合作社工厂降低自己的价格,参加市场竞争,这就必须降低工人工资,导致自己剥削自己,从而无法避免地使自己又退回到了资本主义生产的一环。(这也是南斯拉夫的工厂自治失败的原因之一。)协调整个社会的生产、流通环节需要控制整个社会的生产活动,也就是实行全面的计划经济。而有效的计划经济只有在工人民主控制生产的情况下,只有在工人阶级全面掌握国家政权的情况下,才能实现。这也就是为什么必须强调无产阶级的民主专政,必须强调工人阶级革命运动的首要任务在于实现工人阶级民主地掌握政权。

比起组成工会进行经济斗争,工人占领工厂可以说是又前进了一步。在这一过程中,工人阶级部分地实现了劳动者和生产资料的结合。对于对抗资本主义体系的劳动者和生产资料相分离来说,这可谓一个初步胜利。并且通过夺厂运动,工人阶级积累了斗争经验,涌现出了优秀的工人领袖,形成了自己的组织,提高了自身的觉悟,工人队伍也的确强大一些了。这一切的一切都为进一步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基础。

但是正如上面的论述表明,工人在占领工厂以后,接下来要做的是不断扩大对整个生产链的控制,不断扩张对各个行业工厂的控制,必须实现多个行业工人的大联合。否则就只会重新退回到资本主义。而这样扩张的结果就必然是与现存的资本主义体系愈发的不可调和,并且演化成激烈的冲突,甚至是直接对政权的暴力争夺。

 

“鸟笼民主”与工人民主

以上的论述表明,工人阶级的真正民主只能建立在对全部生产的民主计划之上,只能建立在保证国家政权的民主专政基础上。这与”生产民主”是有根本的差别的。

在过去几十年里,社会民主主义流派一直在鼓吹所谓的”生产民主”。究其根本,就是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制度前提下,为了消解工人对剥削制度的不满而专门设计的”鸟笼民主”。你讨厌车间主任对你吆五喝六?好,你们自己选一个代表出来;你嫌钱少?好,给你一点股份,红利多的时候你也能分点儿;你不爱听”打工仔”的称呼?来一个”工人自管”怎么样?”生产民主”怎么样?

“生产民主”有各式各样的变种,有的工厂只是给职工多分点钱,但是并不容许职工对企业的管理插嘴;有的地方由工会出头,形成与资方的定期对话制;有的地方较为彻底,没有个别的业主,本厂职工在合作社制度的基础上充当”集体主人”。但是,任何一个变种,都是以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为活动空间,处在资本主义经济链条的一环,受到价值规律的奴役,归根到底,被资本主义国家机器所制约。在那些长期推行”生产民主”的地方,私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的冲突无法依靠商品交换或者是集中指令的方式进行协调。结果就是工人很容易沾染互相算计的习气,养成斤斤计较蝇头小利的心理,破坏了工人的团结;或是顽固保守的本位主义思想,对企业或行业外的阶级斗争漠不关心,最终葬送本已经取得的斗争成果。这正是大小老板所喜闻乐见的。

这样说来,阿根廷工人的夺厂运动和所建立的”生产民主”,是不是一无是处呢?不是,完全不是。要把工人自发的反剥削行动,与改良主义推行”劳资合作”区分开来。作为群众性的自发行为的夺厂运动,蕴含着多种可能性。而革命工人组织的责任就是帮助工人认清资本主义社会下工人”自我管理”的局限性,通过在自我管理中实现自我教育,并最终指明现实的出路是解决夺取政权问题、实现工人民主,而不是幻想老板可以长期容忍别人与他们分享利润。

 

什么是工人民主?

简要地说,工人民主既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形式,也是原则。它虽以企业为支点,却是要管理整个社会,而且以管理社会的方式,实现对生产资料的全面占有。新中国改革开放前的单位制,具备社会管理与企业管理相结合的雏形,单位即社会,生活区与工作区相结合,实现生产资料与工人阶级的紧密结合,从而在生产领域把工人民主坐实。在全社会范围,工人民主否认资本主义政党提名的竞选式的代议民主,实行公开的最普遍的全体人民的民主,也通过民主对原统治者及其帮闲阶层实行专政。因此,工人民主是从单个工厂的民主生产到整个社会的民主管理。工人民主也否认”三权分立”的资产阶级民主原则,工人代表既是立法者,也是执法者,即议行合一,通过工人之间的互相监督与合作巩固这一工人民主。”三权制衡”的提出,只是因为资本家之间你死我活的利益之争,这是由市场的不确定性和对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决定的(尽管作为资产阶级全体与无产阶级的对立上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但三权都是代表资产阶级的,政党可以轮流执政,但都是代表资产阶级的执政。

在工人国家里,虽然工人之间决不是完全没有矛盾,但不是相互对立的根本利益上的冲突。在工人民主的统治下,并不意味着每个具体企业的职工能单独决定本厂总的生产布局,而是全国一盘棋,所有工厂都是全部社会生产的有机组成部分,随着科技与信息技术的发展,这种全国的计划管理更具有现实性。我们不能忘记这一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道理:”只要人们还处在自然形成的社会中,就是说,只要特殊利益和共同利益之间还有分裂,也就是说,只要分工还不是出于自愿,而是自然形成的,那么人本身的活动对人来说就成为一种异己的、同他对立的力量,这种力量压迫着人,而不是人驾驭着这种力量。” 工人民主就是要实现局部与整体的协调,以超越这种异化的力量。

 

夺厂经济斗争和阶级政治斗争的关系

工人尽管在自发斗争中会对资本家进行以改善自己经济条件为目的的斗争,也就是经济斗争,然而工人毕竟还是生活在资本主义体系中的,无时无刻不受到资本主义体系在方方面面的影响,受到资产阶级意识的毒害。所以,尽管工人阶级在斗争中存在社会主义倾向,然而他们的自发斗争都是受资本主义影响,而无法突破经济斗争的限度,也无法自然地越那种资本主义范围内的经济民主的限度。

前面已经说到,工人必须不断革命,不断扩大对整个生产领域的控制。但是要现实、具体地实现对生产资料和生产过程的控制,工人就必须首先打破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加给自己的思想牢笼,认清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发展规律和最终命运,并由此确立必须彻底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革命态度。这就意味着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武器,并将它运用于自己的认识和实践活动。

此外,在与资本主义制度斗争时,工人还会面对怎样组织起来、建立怎样的组织以及组织起来后怎样进一步行动这样的问题。解决这些组织和实践方面的问题,同样也需要掌握科学的革命理论。因此,工人阶级要成为重要的政治力量,就必须将自己的自发运动与

科学的革命理论相结合。这种结合需要两方面的努力:一方面是工人运动不断发展,从而产生出对革命理论的迫切需求;另一方面则是率先接受理论的先进分子(其中很大一部分会是革命知识分子)主动到工人中做工作。

总而言之,工人要想获得最终的解放,要想争取到属于自己的民主,就必须从经济斗争走向政治斗争,必须通过革命手段夺取国家政权,从而全面瓦解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这就需要工人阶级独立的组织和领导力量。这个领导力量就是无产阶级革命政党,它的出现是工人运动与革命理论相结合的集中体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9-26 20:43 , Processed in 0.01783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