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理解李老,开展积极的路线斗争

2012-3-9 13:14| 发布者: 批修灭资| 查看: 1339| 评论: 15|原作者: 批修灭资

摘要: 理解李老,开展积极的路线斗争 李老90多岁高龄写出长文批评错误观点,难能可贵,令人敬佩。凭他丰富的政治经验,绝不是一时意气用事,其矛头所向不是指向宏良本人,而是在于端正左派路线,路线的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岂能等闲视之?说明了李老在原则上的坚定性,又积极参加了乌有主持的反对国企私有化的老干部座谈,并积极发言,说明李老在具体问题上是支持宏良的,这正反映了李老既坚持原则又注意团结的品格。 ... ...
李老90多岁高龄写出长文批评错误观点,难能可贵,令人敬佩。凭他丰富的政治经验,绝不是一时意气用事,其矛头所向不是指向宏良本人,而是在于端正左派路线,路线的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岂能等闲视之?说明了李老在原则上的坚定性,又积极参加了乌有主持的反对国企私有化的老干部座谈,并积极发言,说明李老在具体问题上是支持宏良的,这正反映了李老既坚持原则又注意团结的品格。

宪之的‘要从实际出发,左翼不能窝里斗’,把李老的批评说成‘窝里斗’,完全是误解李老。毛主席说,党的斗争是党的生命,党的斗争停止了,党的生命也就完结了。党的斗争正是党的正确路线产生发展和长期坚持的必要条件。修正主义停止了党的斗争,党有了一条毛主义路线也坚持不下去了。毛主席特别重视党内十次路线斗争,反复讲党内路线斗争,毛主席长期坚持的党内斗争难道是窝里斗?哪有左派害怕内部斗争的?害怕和反对内部斗争岂非变相的‘不争论’,那是不符合党的斗争哲学的。党内斗争不仅影响不了党的团结,而且由于保证了理论的纯洁性,保证了政治路线的正确性,只会加强党的团结和统一。正如有网友跟帖所说,李老的文章既分清了是非,又有利于团结。因此,对于李老的批评,不应该是批评李老,反而宏良应该虚心接受,认真反思,在继续保持自己的斗争精神的同时,要重视理论问题,既要有斗争的策略性,又要有理论的纯洁性,既要有团结的低起点,又要占领理论的制高点,那样,宏良的作用就会发挥的更大了。宏良在理论上的错误,与其让对手抓住攻击的把柄,何如被李老批评?错而能改,善莫大也。敬老尊老,德之彰也。对李老的批评,宏良应该‘闻过则喜’。

为了避免对李老的误解,有些说法有必要进行讨论,以利于正确开展左派内部的斗争,逐步争出一条左派的正确政治路线来,同时也争出一个左派的健康积极的大团结局面来。
 
李老的批评不是细枝末节,而是抓住要害,本身就是关乎纲领路线的大问题,因此不可能不是‘上纲上线’,因此一看到所谓‘上纲上线的批判’就一口否定,是错误的。

是非原则问题‘上纲上线’地‘拔高’?还是就是上纲上线的问题?如果是别有用心地‘拔高’,搞形左实右,那就不仅是‘会伤害同志’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本

身就是路线问题,如果就是上纲上线的问题,那是挽救同志,帮助同志,而不是‘伤害同志’的问题了,更重要的是坚持正确路线的问题。因此对上纲上线的批评要具体分析,不能一概否定。当年党内批判陈独秀,批判王明(当然不是说宏良就是陈独秀,王明)就不能说是‘伤害同志’,也并不是‘亲者痛仇者快’,蒋介石未必就高兴。遵义会议后,结束左倾路线,蒋介石听说共产党换了领导就非常不高兴。

宪之讲‘张宏良同志所起的社会作用不可低估’,李老只是批评宏良的错误,难道就是否定或者低估宏良的作用?批评错误和对一个人的整体评价是两回事。马克思也批评李普克那西,倍倍尔,完全不等于否定李普克那西,倍倍尔。

我们也不能过分夸大‘个人的作用’,个人总是渺小的,人民才是伟大的。首先应该把左派的斗争,人民的斗争放在前面,所谓‘伴随着他的影响的增大,则是左翼声威的不断提高’,是否把关系弄颠倒了?宏良的作用和左派的壮大也不能说是‘并行不悖’的并列。毕竟左派是整体,宏良作用再大也是部分,更不是不能批评。左派内部不存在不能批评的人,这才是左派的风格。成绩只能是再接再厉的动力,而不能成为不准批评的挡箭牌。

李老坚持马列毛主义的基本原理,维护马列毛主义的纯洁性,这正是一个老共产党员难能可贵的操守和品格,不能说坚持基本原理就是‘用“查字典”的方式予以解注’。已经被无数实践检验过的马列毛主义基本原理是我们判断观点正误的标准,只有修正主义才要离开基本原理另搞所谓的‘实践标准’,我们左派也如此,岂不是和修正主义的所谓‘实践标准’搞到一起去了?

李老批判超阶级的‘大众民主’是抓住了实质,实质就是用‘官民矛盾’取代阶级矛盾。是阶级矛盾还是‘官民矛盾’,这是原则的路线问题。这不是语言形式上的问题,而是本质内容的错误。李老说是“淡化和否定国内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从而转移反对斗争的大方向”,是正确的,而不是‘显然不妥’的。宏良也许没有这个主观动机,但他的观点的逻辑结论就必然是如此。无产阶级专政,修正主义并没有敢公开否定,我们为什么不用无产阶级专政的准确而科学的概念呢?阶级矛盾今天如此尖锐如此鲜明,为什么不突出阶级矛盾呢?难道阶级矛盾的概念不容易为人民所接受?其实是不被资产阶级所接受,老使用超阶级的概念,无非是迁就资产阶级而已,反而会误导人民。

修正主义告别革命,一小撮精英告别革命,并不等于‘中国的知识阶层群体转向’,统统‘“告别革命”皈依资产阶级,成为疯狂颠覆社会主义的急先锋’,这样说不符合实际,把浩浩荡荡都赶到敌人那边去了。把‘中国的知识阶层群体’等同于一小撮精英是不对的,以此为‘大众民主和精英民主的矛盾’做辩护更是不对的。相反正说明了李老的正确。
 
‘大众与精英的矛盾’不是‘反映的两大对立阶级的矛盾’,而恰恰是掩盖了阶级矛盾,因此不是‘不够准确’的问题,而是完全错误的问题。揭示阶级矛盾和掩盖阶级矛盾,怎么能‘所指是一回事’呢?即使‘考虑到现实语境’,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矛盾也不是不能说,也不是‘不利于人民接受’,而只是不会被资产阶级接受罢了,为什么非要有利于资产阶级接受呢?那岂不是把资产阶级当作团结对象了吗?

革命理论不能以‘畅行’为标准,如果以‘畅行’为标准,马列毛主义根本就不会产生。如果为了‘易于在体制监管下畅行’,‘打着红旗反红旗’最畅行,左派岂不也只能鼓吹‘特色理论’了?没有原则就没有策略,策略是手段,原则是方向,策略是为原则服务的,没有原则,要策略何用?

如果说,宏良说顺了嘴,其错误观点也不影响其斗争的大方向,宏良尽管可以那样说,而由李老来做个纠偏,岂不是相得益彰吗?树木剪枝不是会长得更好吗?

救党必须明确解释为回归毛主义路线,护国必须明确解释为重建无产阶级专政,笼统讲‘救党保国’是有弊端的,是容易引起误解的,因此其实没有必要‘高调保国’换一个更准确清晰的提法有什么不好呢?要知道打马虎眼正是修正主义的伎俩,而马列毛主义则是‘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的’。

今天的问题是修正主义上台实质就是共产党下台的问题,名义上‘共产党不下台’,完全可能彻底复辟资本主义。所以说以名义上‘共产党不下台’来判断‘彻底姓资殖民化还没有最终完成’,‘社会主义回归的可能性还没有完全排除’是没有科学根据的。名称是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的,英国‘工党’那是工人阶级政党吗?社会主义回归不是‘可能性’而是必然的,但与名义上‘共产党不下台’无关。
在爱国统一战线下,要团结99.99%,但革命才能最后从根本解决问题,因此团结95%的革命统一战线也还是需要的。应该针对不同问题结成不同的统一战线,不能用爱国统一战线去否定革命统一战线,也不能用革命统一战线去否定爱国统一战线。李老坚持革命统一战线,宏良坚持爱国统一战线,我认为二者应该结合起来。资产阶级右派也有反汉奸的,但并不能因为资产阶级右派‘总比汉奸好’就在事关革命问题,事关中国社会进步的问题上也‘应该支持右派’ 。  

宪之对世界的判断是不准确的。“全世界无产者”没有‘分崩离析’,事物总是对立的存在对立的运动,“全世界资产者联合’就必然并造成“全世界无产者的联合”,然后是打倒资产者的统治。资产者联合不以无产者‘分崩离析’为条件,无产者联合也不以资产者的‘崩溃’为条件,相反两种联合是互为条件的。

资本主义最后总危机爆发表明,资本主义已经腐朽了,接近崩溃了,不存在什么‘一个较好的资本主义,也比“最坏的资本主义”为好’。而且所谓‘较好的资本主义’,所谓‘不改旗易帜’的‘社会主义’,绝不会‘给共产党人多保留点进行合法斗争的政治资源’,合法斗争的条件是靠斗争争得的,而不是资产阶级恩赐的。

鲁迅的文章宁可晦涩一些,但丝毫不影响鲁迅观点的正确和深刻,而绝不迁就反动派的接受程度!鲁迅‘保存自己的言论权利’,不是靠迁就得来的,而是靠斗争争来的。鲁迅的韧的战斗的坚持和深入,不是靠迁就,而恰恰体现的是从来的毫不妥协。

团结的低起点和理论的至高点不仅不矛盾,而且必须是相结合的。我们难道能不维护马列毛主义的纯洁性吗?能允许蒙上些许修正主义的灰尘吗?不能因为王明自诩‘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就否定坚持理论的纯洁性。理论的纯洁性与要求革命队伍‘纯而又纯’完全是两回事,容忍革命的不纯粹性不等于放弃理论的纯洁性,恰恰是坚持理论的彻底性纯洁性,才能真正不断提高不纯粹的革命队伍的革命水平。

李老不是‘反张者的做法’,也并不会把左派‘许多人吓退’,‘自我孤立孤芳自赏’,路线是非弄清后才会真正团结越来越多的同志。
  
李老的文章的发表是好事,可以引起对内部路线问题的讨论。展开说理式的讨论,也可以澄清一些模糊认识。由于李老的威望,宏良也一定可以理解李老的,因此,谁要以此离间左派,挑起左派的不团结,也是枉费心机的。
8

鲜花
2

握手

雷人
1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不合群3515 2012-3-10 11:08
马门这厮自作聪明,以为恭维“老李”两句,拍拍马屁,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老李”的阶级斗争思想引导到他的“路线斗争”轨道上去了,真是太有才了!此人的最大毛病就是不知道拿镜子照自己,不知自己值几文钱。
引用 李荫邦 2012-3-10 10:20
毛派的基本原则是:一、认定中国共产党是毛泽东同志亲自谛造者之一;二、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一切,遵循毛主席“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教导;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与其它民主党派政治协商制度;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三、坚持党指挥枪的根本原则,人民解放军又党领导,反对人民军队国家化;四、坚持阶级、阶级矛盾、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政,反对“阶级斗争息灭论”和“阶级和谐”论;五、坚持毛泽东思想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反对“邓三和”修正主义理论;六、坚持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反对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不继续革命思想;七、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八、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九、坚持借贷外国资金扶持、发展、壮大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拒绝、禁止引进外国金融资本控股国有银行和集体银行,拒绝、禁止引进外国实体资本控股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十、禁止外国金融资本和实体资本参与和控制私营企业,逐步限制、遏制私营企业发展;十一、恢复公有制企业厂长、经理一长制为党委(支部)领导下的分工合作负责制(或者 ...
引用 鹧鸪 2012-3-9 23:13
以前也有不少批评张宏良的文章,可要么被打入冷宫,要么被指斥为背后放冷箭暗地搅混水的行径。李老这次正大光明地揭了盖子,让阳光射进山洞,将分歧摆到了台前,好得很。值得一切不愿讳疾忌医的人们正视。欲医问题,不妨先医主义,欲医社会,何惜先已自己。旗帜鲜明支持李老的行为和观点!
引用 爱我中華 2012-3-9 22:39
李老不是‘反张者的做法’,也并不会把左派‘许多人吓退’,‘自我孤立孤芳自赏’,路线是非弄清后才会真正团结越来越多的同志。
说得好,支持!
引用 茅矛 2012-3-9 20:28
马门这篇文章写得不错,应该支持!去年底,革命派对张宏良同志的严厉批评,希望他能够认真反思。但我们也不是一棒子要把人打死,斗争的目的还是为了更好地团结。大家互不相识,只有意见分歧,没有个人恩怨。因此,左派的同志们,为了我们共同的革命事业,还要携手共进,并肩战斗!
引用 五百二 2012-3-9 19:02
战地黄花: 赞成李老的观点,不赞成公开批判的做法。完全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地沟通交流,求同存异。何必剑拔弩张地公开批判?毕竟是左派的家事。难道现在还有比共同反对私有 ...
什么叫左派的家事?这是关系到无产阶级前途命运的大事。正因为事关大局,所以才要较真嘛!要是张宏良自己仅仅是代表自己,不打着一个毛派共产党人的旗号,才没人愿批评他呢。
引用 战地黄花 2012-3-9 17:42
赞成李老的观点,不赞成公开批判的做法。完全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地沟通交流,求同存异。何必剑拔弩张地公开批判?毕竟是左派的家事。难道现在还有比共同反对私有化更重要的事情吗?
引用 五百二 2012-3-9 17:23
毛主席的好学生: 记得主席早年特别反感本本主义,教条主义,拿生搬硬套的教条打击别人,批评别人是假马克思主义,实际上这类人才是假马克思主义,或者敌人假装的。 ...
用”反对本本主义“的名义来反对“本本”,正是走资派、修正主义者干的事。
引用 毛主席的好学生 2012-3-9 17:19
记得主席早年特别反感本本主义,教条主义,拿生搬硬套的教条打击别人
引用 毛主席的好学生 2012-3-9 17:14
zhide值得商讨
引用 毛主席的好学生 2012-3-9 17:10
反对教条主义
引用 bbsscc 2012-3-9 16:42
奇怪!都说自己是共产党,可走的路线却不一样:一个向东,一个向西。
引用 铁心兰兰 2012-3-9 15:59
本文认同作揖内部思想斗争不是内讧,正确!怎么能没有辩论,真理越辩越明!
现在请外国人来吹国企私有化,乌有说:汉奸坏透了!但“党”为什么失踪了呢?张捧的熙来、近平、锦涛、邦国怎么连个屁都没有?是被汉奸软禁了吗?乌有怎么自圆其说?一帮无权无势的操劳,这些大员怎么不吭声。其实,这才叫高呢,分国企,有权的,少不了他们,被群众运动否定,倒霉的,买办。高啊!
引用 黄雀 2012-3-9 15:43
“......说明了李老在原则上的坚定性,又积极参加了乌有主持的反对国企私有化的老干部座谈,并积极发言,说明李老在具体问题上是支持宏良的,”——楼主真牛13!直接越俎代庖接替李成瑞了。
引用 周承友 2012-3-9 15:40
支持本文!左翼内部:既要坚持正确的原则方向,又应当开展必要的批评斗争。

查看全部评论(15)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6 19:01 , Processed in 0.01788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