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莱州易手

2015-4-6 13:38|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228| 评论: 1|原作者: 中南半岛遗事(三十三)

摘要: 1953年12月12日,316师的部队终于开进了莱州这座空城,除了法国的三色旗还在旗杆上猎猎飘扬外,法国人什么也没有给越军留下。几个越军士兵上去降下了三色旗,升起了越盟的金星旗。莱州易手了。

中南半岛遗事(三十三)

莱州易手

 

11月29日下午13时45分,科尼将军和纳瓦尔将军一起来到了建设中的奠边府。走下飞机时,纳瓦尔似乎漫不经心地问科尼:“谁来接替吉勒斯?”因为吉勒斯将军有心脏病,科尼已经想好了接替他的人选,他对纳瓦尔说:“我打算向您推荐。。。”

 

没想到纳瓦尔打断了他的发言 “也许我们已经想到一块去了,说说看。”

科尼说:“瓦尼克桑上校不那么振作,我想让德卡斯特里上校来。他是老骑兵,奠边府的山谷地形开阔,便于兵力机动,我们需要一个能在这里打败越共的指挥官。”

纳瓦尔点了点头,说“他也正是我心里的人选,您可以在任何合适的时候任命他。” 说实在的,这2个法军高级将领间的意见还从来没有那么合拍过。

科尼想了想说:“我觉得还是由您来告诉他这个任命更好。”

 

当天晚些时候,2人在视察了奠边府的防御体系建设的情况后就返回了河内。第2天,他们就赶往太平,向那里的驻军司令德卡斯特里上校宣布了新的任命。

 

德卡斯特里并不感到意外,因为纳瓦尔已经多次暗示性地征求过他的意见了。纳瓦尔和他是老相识了。早在20多年前的时候,他们2个都在第16龙骑兵团服役,纳瓦尔当时是中尉,德卡斯特里是军士长。当1944年法军和盟军一起杀入德国时,德卡斯特里是第3摩洛哥骑兵营一个装甲车中队的指挥官,而他的团长还是纳瓦尔。因此德卡斯特里的确是纳瓦尔心里最合适的人选了。至此,奠边府的法军主将粉墨登场了!

 

德卡斯特里出身于一个巴黎的贵族家庭,这也是一个军人世家。其祖先从十字军东征时期就开始为法国的卡佩王朝服务了。他家族的祖先里出了一位元帅,九位将军(其中有一位曾经跟随拉法叶侯爵在北美为美利坚的独立而战),一位海军上将,四位殖民地的副总督,真可谓家世显赫。德卡斯特里是他们家族的另类,没有按照上流社会的传统进军校,而是自愿入伍从小兵当起,然后一步步升到军士,再进入军校,成为军官。此人相貌堂堂,身材健美,而且还是名出色的骑手,在1927-1939年间还是法国马术队的专业运动员。在1933年和1935年曾经2次获得世界马术锦标赛冠军。从1921年起,他还拿到了飞行执照。在巴黎上流社会的社交圈里他是个鼎鼎大名的风云人物,他喜好女色,身上也有一种女性无法抵挡的魅力,因此在私下里和那些猎物们争风吃醋的丈夫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同时他也是个赌棍,只可惜没有前辈山本五十六的手气和本事,欠了一屁股债。

 

这个地道的花花公子在战场上却是一位无畏的勇士。二战爆发后,法国的数十万大军静坐在马奇诺防线里面对着德国的齐格飞防线无所事事。而德卡斯特里却和他的那些没有斗志的同僚不同,他主动率小部队深入德国境内捕俘。一次在完成任务后,他还感到意犹未尽,居然潜入一个德国的村子里敲响了教堂里的钟。1940年6月在法国败局已定的情况下,他率领60人硬顶住了德军一个有坦克支援的营的进攻整整3天之久。在弹药耗尽的情况下,他受伤被俘。在德国的战俘营,他先后3次越狱失败。直到1941年3月31日,他和另外20名法军军官一起从一个高度戒备的西里西亚战俘营越狱成功。他随后进行了一次横穿整个德国的惊悚之旅(!),成功逃回了法国。不过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自己的旅程,他越过了西班牙边境,一路直奔非洲,最后在非洲他加入了戴高乐将军率领的自由法国的武装力量。

 

后来他在美军指挥下参加了进攻意大利的战役,在战斗中他的吉普车触雷,他第二次负伤。伤愈后他继续作战,参加了登陆法国南部的“龙骑兵”行动,一直打到了战争结束。

 

既然确定了司令的人选,下一步就该是选个副司令了。不过这事不劳纳瓦尔和科尼操心了,德卡斯特里自己解决了。11月30日,德卡斯特里再次打算在河内的一家饭店里醉生梦死的时候,在楼梯上和朗格莱斯中校不期而遇。他前几天空降时扭伤了脚踝,他告诉德卡斯特里经过几天的治疗,他的病情大有好转了,只是走路还不灵便。就在楼梯口上,德卡斯特里当即邀请朗格莱斯出任自己的副手,朗格莱斯由于有脚伤稍微犹豫了一下,德卡斯特里当即大方地表示会为他提供一匹马作为代步工具。朗格莱斯和德卡斯特里1945年就相识了,而且他为人豪爽,马上就答应了。

 

朗格莱斯此人和德卡斯特里刚好是一个硬币的正反面。德卡斯特里是花花公子,在任何场合都是衣冠楚楚,说话讲求分寸,而且常年驻扎在巴黎附近,鲜衣美食,美女如云。而44岁的朗格莱斯则个子细长,模样清瘦,有棱有角。他毕业于圣西尔军校,随后就常年流浪在外,在撒哈拉沙漠地区服役,风餐露宿,苦不堪言。二战爆发后,他先后在意大利,法国和德国作战。1945年9月,他升任营长,来到了印度支那,参加了1946年12月对越北地区的大规模进攻和1947年春进攻河内的战斗。1949年他奉调回国,不过很快印度支那的战局在中国介入后很快就急转直下。于是他再次入越,他先是驻扎在靠近中国边境的地区,不久又调往越南中部,接着又是老挝北部。1年后他回国调入了伞兵部队。1953年他第三次来到越南。他看起来好像随随便便,作战时却以清醒,果断著称。这一点,德卡斯特里非常清楚,所以才拉着他要他当自己的副手。

 

同一天在奠边府,伞兵部队接到了科尼将军发出的第739号命令,开始执行在奠边府周边的巡逻任务。第8突击伞兵营的部队在皮埃尔图雷特(Pierre Tourret)上尉的指挥下开始向奠边府北部地区的丛林地区推进,企图打通和亲法的山地少数民族的联系,法国人指望通过武装那些少数民族在越军战线后方开展山地游击战,来牵制和拖住越军主力,使其无法全力围攻奠边府。法军的这次出击还加强了傣族伪军第3营的一个山地步兵连,该连连长是Guilleminot上尉。

 

这次行动的总指挥当然是图雷特上尉,他认为那些傣族士兵有良好的山地战和山地生存经验,所以他把那个连拆散了,法军每个伞兵连配属一个傣族排。这次行动法军不但想打通和那些山地少数民族的联系,甚至还想进一步深入越军控制区,直扑一个重要的交通要点——巡教(Tuan Giao)。那里距离奠边府50英里,将是未来围攻奠边府的越军部队的主要物资集散地。在莱州即将放弃的关口,这里将成为越盟从中国获得援助物资最短的线路。

 

法军和傣族人在接下来的2天里,一路向北,先后经过了班敦(Ban Tau)和孟波(Muong Pon)这2个小村子,接着又开始爬高达6000英尺(约1828米)的Phathong 山。除了险峻的地形,他们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困难,也没有遇到越军。那些傣族人的确是尽心尽力地为法军提供了他们所知的一切。他们表现如此之好,以至于图雷特上尉电示奠边府,是不是可以准备一些银币来奖励这些人 —— 使用贵金属货币作为奖励实在是一种不得已的方法,印度支那地区的长期战争已经使得纸币在这里丝毫没有任何使用价值。无论是法国人还是保大政府或者是那些地方自治政府,乃至越盟发行的纸币的贬值速度都是惊人的。此外图雷特上尉还要求给他提供地图以便他指挥部队继续向巡教推进。他的要求被满足了,奠边府的指挥部答应为他提供1架“蟋蟀”式侦察机。12月5日早上10点,“蟋蟀”准时飞到了正在气喘吁吁地爬奠边府北面一座小山的图雷特上尉的头顶。

 

此时另外2支法军部队,由苏魁少校指挥的第1殖民地伞兵营和布雷切斯少校指挥的第2空降营的部分部队也正沿着41号公路向北推进,他们刚刚离开奠边府大约3英里。在41号公路上有个傣族小村子叫班希兰(Ban Him Lam),这一路法军刚好开到这里。通往班希兰的道路蜿蜒曲折,经过一条两侧有山地的狭长的峡谷,这条峡谷长1200英尺(约365米),虽然这里地形险恶的可以和早年的占农峡谷有的一拼,不过法军伞兵部队当年没在那里吃过亏,而且主力距离奠边府又是如此之近。因此法军部队没有进行任何搜索就开进了这条峡谷。

 

9时45分,第1殖民地伞兵营第1连用无线电报告说他们发现了附近可能有越军活动的可疑踪迹!话务员刚刚来得及通报完情况,越军准确无比的迫击炮弹和手榴弹就劈头盖脑地砸在了第1连的头上,紧接着就是暴风雨般的子弹。由于越军的伏击部队占据了有利地形,一开战就将第1连完全合围!战斗爆发的如此突然又如此激烈,法军的先头排被打得晕头转向,仅仅在不到1分钟的时间内就被一扫而光。不过这支法军毕竟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伞兵部队,在初期的混乱结束后,连里的其余部队就立即组成了环形防线,在最短的数据里组织起了防御。此时四周枪声爆炸声和越军的喊杀声已经在茂密的丛林里响成一片。在能见度不高的丛林里,双方的战斗很快就从相互对射发展到互掷手榴弹,乃至使用刺刀,匕首和丛林砍刀的肉搏。在战斗中,越军发现有不少越南人在法军中服役,于是就向这些越南籍伞兵展开了政治攻势,叫他们不要继续为法国殖民者卖命了。越军的政治攻势一开始似乎收到了一些效果,有部分越南伞兵开始动摇了,他们停止了战斗,开始四下观望,准备逃跑。

 

不过第1殖民地伞兵营主力的到来拯救了即将崩溃的第1连。随同他们到来的还有奠边府法军的榴弹炮弹,炮击迫使越军部队立即收兵,消失在丛林之中。这次伏击虽然第1连逃出生天,可是损失不小,有14人阵亡,26人受伤。越军在撤退时带走了几乎所有的阵亡者和伤员,法军无法判断越军的伤亡情况。不过在对战场进行的搜索中,法军还是找到了几具越军的尸体,那些人不是游击队,而是穿着越军正规军的制服,他们是来自316师176团888营的。这是奠边府的法军第一次和越军主力野战部队发生接触,也意味着越军对奠边府的合围开始了。

 

科尼将军在法军遇袭的同一天再次飞抵奠边府,根据吉勒斯和德卡斯特里的建议,他打算把距离班希兰西面不到300米处的506高地建成一个据点,因为506高地可以控制41号公路。不过说实在的,吉勒斯一直对506高地的地形不满,那座高地的附近还有另外2座高地——781高地和1066高地。506高地上的守军很容易遭到另外2座高地上敌军的火力压制,而那2座高地位于茂密的丛林中央,法军既没有胆子也没有能力占据那里。最终法军指挥部还是决定在506高地建立据点,因为毕竟506高地和奠边府的交通方便很多。当然在法军的计划里还“寄希望”于越军无法把重炮运过茂密的丛林和陡峭的山地,到达足以炮击奠边府的距离。就算出现了最坏的结果,越南人把大炮拉到奠边府附近,开不了几炮,就会被科尼准备好的155榴弹炮和战斗轰炸机打哑。在这方面科尼是炮兵出身的,自然比别人有更大的发言权,所以,其他人也就没意见了。

 

从12月7日起,加强了无坐力炮和重迫击炮的法军第1伞兵战斗群所属的第1和第6殖民地伞兵营在飞机的掩护下开始沿着41号公路推进到了班希兰这个几天前的伤心地,并且一直向北,最终占领了506高地北面4英里多的叫班纳吕(Ban Na Loi)的村子。12月9日,越军316师176团888营再次设下埋伏打算伏击法军,不过这次越军没能得手,法军的飞机和大炮的猛烈火力使得越军根本无法接近法军展开拿手的近战。法军控制班纳吕后,奠边府的卡车立即将大批建筑材料运到506高地,工兵开始在这里建设据点。12月10日,506高地的法军据点有了个正式的名称——比阿特丽丝(Beatrice),是个颇女性化的名字。长期以来一直有种说法,说奠边府的据点名称都是由德卡斯特里的情妇的名字命名的,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比如“加布里埃尔”(Gabrielle)高地的名字就是来自一艘鱼雷艇,因为这个高地的外形有点像船;另外一个据点叫做“歌剧”(Opera)——来源是巴黎的一个地铁站。

 

就在法军尽力打通41号公路开始在奠边府外围设立据点群的时候,科尼将军不辞辛劳地再次登上飞机去执行一项“外交”使命。12月7日,科尼将军和她的夫人、女儿一同飞到了莱州,他亲自拜访了傣族自治联邦的首领刁文龙,并且给他带来了一条坏消息,那就是法军现在已经无力保卫莱州,为了他的安全,必须立即转移到河内。刁文龙在他的女婿波迪尔上尉受命带领傣族伪军第1机动群离开莱州开往奠边府后就知道情况不妙了。虽然法国人总是在他的面前对战况吞吞吐吐,不过作为在这里混了大半辈子的地头蛇,他还是零零星星地从各种渠道得知了越军的316师主力正杀气腾腾地向莱州扑来,莱州的失守只是时间问题了。这个不倒翁在他盘踞在莱州的数十年的日子里,见过了形形色色的“占领军”、“主子”和“解放者”——他们有中国的军阀,匪帮,国民党,法国人,越盟。。。等等等等,他始终屹立不倒,不过这一次和以往不同了,不跑路是绝对不行了。第2天,刁文龙无精打采地在他漂亮的女儿和一群芭蕾舞女演员的簇拥下,带着金银细软登上了一架专门为他准备的C47运输机飞往河内。此次他再也没能回到老家,几年后刁文龙死于法国巴黎。

 

打发走了刁文龙,法国人立即开始紧锣密鼓地开始撤离莱州。按照“双子座”计划,大部分法国守军将由空运撤退,法国空军总共用了183架次将第301越南殖民地步兵营,1个伞兵连,第2摩洛哥营的部分部队,傣族伪军第2营第7连和由327名塞内加尔人组成的司令部直属部队全部运走。这次代号为“Leda”的空运行动结束于12月10日,法军指挥官Trancart中校将几乎是一座空城的莱州丢给了越军。300吨弹药和40台机动车因为无法带走只能全部炸毁或者烧掉。还有400匹骡马本来应该在撤退前射杀以避免被越军利用,不过没人下得了这个手,只好作罢,把这些骡马通通放了,现在那些家伙就在空荡荡的街上和田野里游荡。越军316师174团虽然正在拼命赶往莱州,想截住法伪军,不过他们同样也被险恶的地形所困扰,速度快不起来。相比之下,偶然出现的法国空军的战斗轰炸机带来的麻烦简直可以忽略不计。1953年12月12日,316师的部队终于开进了莱州这座空城,除了法国的三色旗还在旗杆上猎猎飘扬外,法国人什么也没有给越军留下。几个越军士兵上去降下了三色旗,升起了越盟的金星旗。莱州易手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china 2015-4-6 13:38
中南半岛遗事长篇连载的第一篇从这里开始: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24865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9-26 20:44 , Processed in 0.02386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