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毛泽东“争取大多数”的策略值得右派们学习

2011-10-24 17:46|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991| 评论: 0|原作者: 数学

摘要:   前几天我记得有人表彰毛泽东的道德?但是有一个反毛者的跟帖说毛泽东的道德都是针对别人的,他自己是不实行的。这说明了这个右派对于毛泽东思想的误解。  其实,中国的长期传统文化就是过于道德,因此现在一些歌颂毛泽东的人也主要强调毛泽东的道德。但是理工科思维者不是这样的,理工科思维者关注的是毛泽东思想中的“操作”部分,而这一部分与道德无关,与行为方式有关,而且,是毛泽东从来就身体力行的,因为不这样就不能 ...

  前几天我记得有人表彰毛泽东的道德?但是有一个反毛者的跟帖说毛泽东的道德都是针对别人的,他自己是不实行的。这说明了这个右派对于毛泽东思想的误解。

  其实,中国的长期传统文化就是过于道德,因此现在一些歌颂毛泽东的人也主要强调毛泽东的道德。但是理工科思维者不是这样的,理工科思维者关注的是毛泽东思想中的“操作”部分,而这一部分与道德无关,与行为方式有关,而且,是毛泽东从来就身体力行的,因为不这样就不能够取得胜利。本帖子就介绍一个毛泽东的这个“操作”上的原则,这才是毛泽东思想中的最根本的东西,就是你要想成功,你就必须有正确的做法。我这里讲到的原则,就是毛泽东的在政治斗争中永远争取大多数的原则,而且,这个大多数并不是百分之五十五,也不是百分之七十,而是百分之九十五,因此这是一个精确到数量的比例。

  就是说,毛泽东在政治斗争中,永远认为社会上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是好的,坏蛋,或者说阶级敌人,不超过百分之五。你认为是这毛泽东说得好听?他其实不这么做?可是这不是道德原则啊!这是行动规则,而且毛泽东是身体力行地这么做的,他是真的在每一时刻都争取到了百分之九十五的人的支持的,哪怕他是在文革的晚年错误时期。就我从小到大的过程中,经历的一些单位和学校,我可以证实我所在的所有单位,确实被打成“阶级敌人”的人是不超过百分之五的。关于这一点,任何右派有没有任何意见?

  因此,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是人民内部矛盾,是革命队伍中的人,是应当互相关心互相爱互互相帮助的,是相互之间要有爱心的,是只能够说服,不能够压服,压服的结果是压而不服的。甚至象小岗村生产队的社员们,二十三年未向国家缴一粒粮还不够,还要年年吃供应,那也是人民内部矛盾,也是只能够说服,哎我说社员同志们呐,能不能下一年给国家缴上一粒粮啊?如果不听,那也是继续耐心地做思想工作。因此,在毛时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感到安全,是一个事实,否则的话,如果小岗村社员身后有一把手枪逼着他们,我就不相信不能够从他们身上榨出一粒粮食。

  但是讲到这里我并不是打算讲历史。好吧,万一某个右派偏要认为毛泽东只争取百分之三十的人,我也不和他争。我只是要问右派,全力争取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在政治上的支持,这是不是一个正确的政治斗争的策略?如果是,那你们就应当实行。

  关于尽可能争取大多数支持的问题,其实西方的民主制度本来就是这样的策略,可是一到了中国,我就发现网上的右派不知道这个策略,不懂这个规则,那才是奇怪了的。

  我认为,如果毛泽东是生在西方,是玩的西方的政治游戏,他也会取胜的。毛泽东也不否认如果在西方,议会斗争是正确的道路,他在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的《战争和战略问题》中说到:

  “

  但是在同一个原则下,就无产阶级政党在各种条件下执行这个原则的表现说来,则基于条件的不同而不一致。在资本主义各国,在没有法西斯和没有战争的时期内,那里的条件是国家内部没有了封建制度,有的是资产阶级的民主制度;外部没有民族压迫,有的是自己民族压迫别的民族。基于这些特点,资本主义各国的无产阶级政党的任务,在于经过长期的合法斗争,教育工人,生息力量,准备最后地推翻资本主义。在那里,是长期的合法斗争,是利用议会讲坛,是经济的和政治的罢工,是组织工会和教育工人。那里的组织形式是合法的,斗争形式是不流血的(非战争的)。在战争问题上,那里的共产党是反对自己国家的帝国主义战争;如果这种战争发生了,党的政策是使本国反动政府败北。自己所要的战争只是准备中的国内战争〔1〕。但是这种战争,不到资产阶级处于真正无能之时,不到无产阶级的大多数有了武装起义和进行战争的决心之时,不到农民群众已经自愿援助无产阶级之时,起义和战争是不应该举行的。到了起义和战争的时候,又是首先占领城市,然后进攻乡村,而不是与此相反。所有这些,都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所曾经这样做,而在俄国的十月革命中证实了的。

  中国则不同。中国的特点是:不是一个独立的民主的国家,而是一个半殖民地的半封建的国家;在内部没有民主制度,而受封建制度压迫;在外部没有民族独立,而受帝国主义压迫。因此,无议会可以利用,无组织工人举行罢工的合法权利。在这里,共产党的任务,基本地不是经过长期合法斗争以进入起义和战争,也不是先占城市后取乡村,而是走相反的道路。

  ”

  这段话基本上说明了毛泽东如果在西方领导共产党,是会走议会斗争的道路的。在中国之所以不能够这么做,其实也是国民党对共产党的屠杀政策造成的。例如南非,虽然将曼德拉关了二十五年,但仍然是关,而不是杀,如果你要曼德拉的命,那曼德拉也只好武装斗争。但是国民党就是执行屠杀政策,导致了共产党根本就别无选择,甚至,国民党杀共产党一直杀到七十年代末,总共在台湾省屠杀了三万共产党员,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来。这些被屠杀的共产党员,其实也都是烈士,国民党是不是考虑将遗骨交还给共产党,让共产党在大陆这边给这三万名共产党烈士一个烈士墓?好让小朋友们每年过节的时候去看望他们?这件事情做了吗?共产党这有人争取这么做了吗?

  在毛泽东在遵义会议上台之前,中国共产党确实是由共产国际领导,而共产国际确实受到苏联的很大影响,其实无论是左的和右的错误,都是在苏联的错误政策下导致的,这些在毛泽东上台之后得到了纠正。其中,就有一个特点,就是毛泽东采用了“争取百分之九十五”的政治策略,而把以前的苏联领导的那种策略给改了,毛泽东把那种策略叫“关门主义”,认为是完全错误的。

  毛泽东在《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的《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中比较了关门主义和统一战线两种策略,毛泽东主张的统一战线,是在文中说到:“如果不足够地估计到日本帝国主义变中国为殖民地的行动能够变动中国革命和反革命的阵线,就不能足够地估计到组织广泛的民族革命统一战线的可能性。如果不足够地估计到日本反革命势力、中国反革命势力和中国革命势力这几方面的强点和弱点,就不会足够地估计到组织广泛的民族革命统一战线的必要性;就不会采取坚决的办法去打破关门主义;就不会拿着统一战线这个武器去组织和团聚千千万万民众和一切可能的革命友军,向着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中国卖国贼这个最中心的目标而攻击前进;就不会拿自己的策略武器去射击当前的最中心目标,而把目标分散,以至主要的敌人没有打中,次要的敌人甚至同盟军身上却吃了我们的子弹。这个叫做不会择敌和浪费弹药。这样,就不能把敌人驱逐到狭小的孤立的阵地上去。这样,就不能把敌人营垒中被裹胁的人们,过去是敌人而今日可能做友军的人们,都从敌人营垒中和敌人战线上拉过来。这样,就是在实际上帮助了敌人,而使革命停滞、孤立、缩小、降落,甚至走到失败的道路上去。”

  而毛泽东批评的“关门主义”的主张,毛泽东讽刺他们是:“革命的力量是要纯粹又纯粹,革命的道路是要笔直又笔直。圣经上载了的才是对的。民族资产阶级是全部永世反革命了。对于富农,是一步也退让不得。对于黄色工会,只有同它拚命。如果同蔡廷锴握手的话,那必须在握手的瞬间骂他一句反革命。哪有猫儿不吃油,哪有军阀不是反革命?知识分子只有三天的革命性,招收他们是危险的。因此,结论:关门主义是唯一的法宝,统一战线是机会主义的策略。”

  综上所述,毛泽东的永远争取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大多数的策略,并不是让别人执行他不执行的,实际上他上台之后一直如此的。例如对国民党,从来都提的是“打倒国民党反动派”,而不简单地认为要“打倒国民党”,也就是认为军队作战的对象,大多数也都是好的,但是只不过受到胁迫,受到欺骗,受到蒙蔽而已。其实在文革中也有一句口号也是争取最广大的人的,叫“受蒙蔽无罪,反戈一击有功”。

  我为什么建议右派学毛泽东的这个策略?因为我发现中国的右派有一个特点,就是好象是不知道这个策略的,而这个策略也是玩西方的民主游戏所必须遵守的策略。但是中国的右派似乎一发表文章,他的心目中就没有这个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中国人民是好的这种概念。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对富人和对穷人的态度。一般的西方政治家,当然维护的是有钱人的利益,但是永远不在政治讲话中这么说,反而是假模假式地同情穷人,关爱穷人的,不可能干在讲话中大骂穷人歌颂富人的事情。甚至为的争取大多数,反而经常是大骂富人。

  那么为什么中国的右派不懂得“争取大多数”?有可能根子是在孔子。孔子就没有争取大多数一说。孔子永远骂大多数而争取一小撮。当然,争取的一小撮也不一定就是富人,但是,确实是少数人,因此孔子如果生在议会时代,是没有可能取得政治胜利的,选票就远拿不够。

  孔子争取的那一小撮,叫“君子”,而咒骂的那一大片,叫“小人”,孔子就不认为社会上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都是君子,也不认为小人不到百分之五。孔子永远以教师爷的面目来教训人民,似乎人民就是用来给他教训用的,这也就成了当今中国的某些右派的特征。

  再比如说右派痛骂的一个概念叫“毛左”。如果痛骂贪官,我认为痛骂的是一小摄。痛骂的是富人,也骂的是一小摄。但是如果你骂“毛左”,首先我这里说明我不是毛左,但是,如果这是一群人,那是要了解这群人的人数的,他们占百分之多少?有没有必要把这些人的选票都扔掉?当然,比例多少我也不知道。不过呢,也可以用现代统计学的办法,在网上任抽一百个网友,然后看毛左的百分比,虽然有误差,却可以作为行动的依据。

  毛泽东说:“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总是幼稚可笑的。”试问有多少右派经常提到自己往往幼稚可笑?而毛泽东的这句话,你就算他是权术,是欺骗,但是总是群众喜欢听的,而且,未见得不正确。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7-3 00:15 , Processed in 0.01446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