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我对北京会议的看法

2012-3-11 09:38| 发布者: 批修灭资| 查看: 1956| 评论: 12|原作者: 批修灭资

摘要: 我对北京会议的看法 李老虽然批评了宏良在北京千人大会上的报告,但北京千人大会总的来说还是一个左派团结的大会,打个比方,历史上彭总指挥的百团大战虽然在路线上存在严重错误,但抗日的大方向还是正确的,百团大战的胜利还是鼓舞人心的,对于在全国人民中扩大共产党的影响还是有益的。有许多事情都具有两面性,有不足的一面,也有积极的一面。 其实会议并不是宏良的一言堂,而是存在非常自由的互动,各种观点都纷纷登场,这就比 ...

李老虽然批评了宏良在北京千人大会上的报告,但北京千人大会总的来说还是一个左派团结的大会,打个比方,历史上彭总指挥的百团大战虽然在路线上存在严重错误,但抗日的大方向还是正确的,百团大战的胜利还是鼓舞人心的,对于在全国人民中扩大共产党的影响还是有益的。有许多事情都具有两面性,有不足的一面,也有积极的一面。

其实会议并不是宏良的一言堂,而是存在非常自由的互动,各种观点都纷纷登场,这就比较有效地克服了宏良的缺陷,会上甚至还有讲‘团结右派,左右合流’的观点的,就没有人鼓掌,说明广大网友是有自己的独立思考的。

对会议提出的口号,当即就有人提出批评,但是,会场还有一幅标语:高举毛主义旗帜,复兴社会主义事业,与‘反腐锄奸’合起来,就是魏巍提出的‘三反’口号,高举毛主义旗帜,复兴社会主义事业就是反复辟,‘反腐锄奸’就是反腐败,反卖国。这就弥补了‘不反修正主义’的不足。

会上不仅有网友之间的互动,而且也有网友和宏良的互动交流,宏良讲‘三次思想解放’,和历史上的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和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联系起来,把社会主义复兴列为第三次思想解放,这就与改革开放的所谓‘解放思想’明显区别开来,有网友在会上补充发言,指出三次思想解放是三次文化大革命,明确分析了其阶级性,弥补了宏良阶级性分析不足的缺陷。

韩教授就讲,会议提出的口号是小资产阶级的,也承认不是无产阶级的口号,当他喊出无产阶级革命的口号时,会上响起热烈的掌声,他说,这是无产阶级的口号,他喊出小资产阶级的口号,掌声并不很热烈,韩教授也说,有些人是不鼓掌的。会议的互动和碰撞是非常自由的,模糊性的观点在这种互动和碰撞中,就可能逐步清晰起来,当然明显的右派言论是不可能有市场的,也是没有的。

即使宏良的报告存在严重观点错误,但题目是‘团结起来,为复兴社会主义而努力奋斗’,第一是左派团结起来,第二就是‘复兴社会主义’,就是鲜明的反复辟口号。所以宏良的报告是存在两面性的,有其错误的一面,也有其积极的一面。因此,北京大会也不失为‘一次复兴社会主义的誓师大会,是一次凝聚共识的团结大会’,不能说,会议提出的口号就是‘共识’,而是会议过程是一个‘凝聚共识’的过程。一千多全国各地网友参加这个会议完全是正确的,是左派网友从网络虚拟世界走下来的很好的一次互动交流的实际行动。希望今后还能有更多这样的互动交流。全国各地左派网友赴京纪念毛主席实际就是一种民心的展示。在这件事情上,乌有之乡功不可没。

宏良说‘国内的买办汉奸势力、分裂势力、颠覆势力等各种极端右翼势力,都在走下坡路,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资本主义的末日就要到了。唯有我们复兴社会主义的红色力量,如同早上初升的太阳,喷薄向上,势不可挡。’还是很正确的,‘三种势力’中的‘颠覆势力’就是修正主义复辟势力,可见不是只打汉奸。会议总的来说,还是鼓舞人心的。
 
我有幸参加了乌有之乡组织的纪念毛主席诞辰118周年的千人大会,说‘有幸’就表明了我对这次会议的肯定态度,李老也参加并表演了节目,也表明李老对会议是支持的。总的说,这是一个左派团结的大会,这个左派大团结重过一切,这个团结不是无原则的团结,而是在毛主义路线下的团结,不是在任何别的路线下的团结(不是在改良路线下的团结),会上也有讲‘左右联合’的,也有讲‘小资产阶级口号’的,但不是主导,在左派大团结面前,口号的争论显然是不合时宜的,只是在小组讨论中,我提出过‘反腐锄奸,回归毛主义路线,复归社会主义道路’的意见,实际就是魏巍老的口号,锄奸就是‘反卖国’,回归毛主义路线,复归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反复辟’。
 
会上也有人说,真正的右派是爱国的,这句话应该反过来说,真正爱国的绝不是右派。‘右派’在中国有特定的含义,那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右派,因此,不爱社会主义新中国的资产阶级右派必然是卖国主义的。资产阶级民主派就是资产阶级右派,它是修正主义的前身,资产阶级民主派和修正主义都必然是卖国主义的,理论上是如此,现实也是如此,‘左右合流’绝对是错误的,甚至是反动的,但在会上这样讲的确可能是我们的同志的糊涂认识。
 
韩教授讲乌有之乡的口号是小资产阶级的口号,老四句是,新四句也是,标志就是不讲阶级分析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大众民主’的口号,小资产阶级的口号怎么能领导网络时代的无产阶级革命呢?
 
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必须是无产阶级领导,而且必须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口号,资产阶级口号不行,新民主主义革命口号也不行。当年‘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口号,是无产阶级领导下的‘资产阶级革命口号’,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无疑是正确的,在当时,资产阶级宪政民主的口号也是正确的,这就是当时毛主席提出‘宪政民主’的原因,但是今天再提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口号,再提资产阶级的口号就不对了,难道能提‘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吗?只能提‘恢复公有制’或‘重建公有制’的口号。能提‘宪政民主’‘大众民主’,抽象民主的口号吗?只能提‘重建无产阶级专政’的口号,坚持不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真假马列毛主义的分水岭,是真假社会主义的分水岭,是真假人民民主的分水岭。
 
无产阶级要领导小资产阶级和农民,不能靠小资产阶级口号,相反必须批判资产阶级才能真正团结小资产阶级。斗争和团结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在统一战线中存在领导权的斗争,在左派内存在路线斗争,存在批评和自我批评,左派内部斗争停止了,左派的生命也就完结了。党的正确路线就是在党的斗争中产生和发展的,左派也是如此。但斗争的原则不是绝对的,任何原则都是有条件的,遵义会议上,毛主席就主张先解决军事领导权问题,政治路线是最原则的问题,但条件不具备,只能放到以后的延安整风去解决,这就是原则的坚定性和策略的灵活性相结合。无产阶级领导小资产阶级不是把自己降低到小资产阶级,而是用无产阶级世界观阶级观教育和提升小资产阶级,无产阶级领导农民武装就是把农民武装提升为无产阶级的武装——人民解放军。
 
今天,五花八门的口号的存在不可怕,也是必然的,我们只要有毛主义的共识就有信心实现最大的团结,小资产阶级的口号,认识其局限性就行了,资产阶级的口号必须进行批判,是批判观点,而不是批判个人。我批判过很多人,但没有一个私敌。在个人交往上,并不排斥友好交往的可能,甚至于可以有‘右派朋友’,在语音房间里就更不用说了,难道非要像乌眼鸡一样成为敌人?我们是99%,敌人是1%,一个小小长征与红旗,不会成为敌对阵营。
 
所以,左派大团结的旗帜只能是毛主义旗帜,不能是项观奇,宇太的‘旗帜’,我想也不应该是张教授的‘旗帜’,即使张教授在这次会议中成为核心人物也是如此。在当前毛派大团结面前,谁也不能‘以我为核心’,哪一个语音频道也不能‘以我为核心’,‘以我为核心’是不利于左派大团结的,语音频道首先要做大团结的模范。对内求团结,不是不要斗争,不要批评,但往往还必须有非原则的退让,有时要忍受委屈求团结,没完没了的内斗是不行的,一点委屈也不能忍受也是不行的。

团结和路线都是重要的,争论是要争出一条正确路线来,不是要争个谁高谁低,正确路线是为了统一意志的大团结,无产阶级没有别的武器,唯一只有团结,没有团结就是一盘散沙,团结起来就所向无敌。团结是基础是目的是力量,路线是方向是灵魂,团结和路线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是要经过长期探索和寻求的,在探索正确路线过程中不要忘了团结,在强调团结的时候,不要否定和抹杀斗争。
 
其实许多网友是反对左派内部分派的,毛主席说,无产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没有必要分成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组织。频道也是这样,可以批判保皇观点,宪政民主观点,没有必要分什么‘保皇派’‘革命派’,如果项观奇宇太参会,也未尝不可,但宪政民主的路线绝不能主导左派就是了。实际上,革命大潮起来后,‘皇’是保不住的,宪政民主道路也是走不通的,只有毛主义路线能够救中国,只有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道路能够救中国,这是唯一的选择。
 
毛主席说,要政治家办报。我想,办频道,办论坛,也要政治家办,要有容纳天下贤士的政治家的气度,要把自己定位在‘秩序管理员’上,而不是定位在‘领导人’上,不要做‘秀士王伦’,只怕别人抢了自己的山头。我不主张频道论坛之间的辩论,频道论坛之间应多搞联谊活动,让争论在个人之间进行,频道论坛只是提供一个争论和交流的平台。不要谁一批判项观奇和宇太,就说谁是保皇派,谁一批判张教授,谁就是‘左派带路党’,这样子,左派频道和论坛就无法团结起来。前进,长征,红旗,红色音符等房间完全不必搞对立,红旗频道的到长征来,或者长征到红旗去,都应该互相欢迎,而不是互相排斥和攻击,互相攻击的行为是破坏团结的行为。当然,我们的批判还是以批判资产阶级修正主义为主,为多,左派内部的斗争和批评为少,有人问我,马门列夫是否还以批判张宏良为重,我的回答是,马门列夫从来不以批判张宏良为重,而从来是以批修批资为重。
 
要讲党性,不要资产阶级派性。讲党性就是讲阶级性,决不允许背叛无产阶级立场,决不允许攻击毛主义!而资产阶级派性则是离开毛主义‘以我为核心’,维护一派的利益,文化革命吃派性的亏是很大的,我们一定要吸取资产阶级派性的教训,实现左派浩浩荡荡的大团结,而没有山一样的高耸和海一样的开阔,是不会造成浩浩荡荡的洪流的。希望房间和论坛都做高山和大海,都做政治家,提高理论的高度和敞开广阔的胸怀。
 
马列毛主义的旗帜,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旗帜,就是灭资和批修的旗帜。因此,我们必须批判‘ 批修过时论’和‘灭资超前论’的两种错误观点。
 
批修过时论和灭资超前论在左派内部引起了极大的争论,这种争论对于认识批修过时论和灭资超前论的荒谬有很大的好处,非常有利于左派既彻底和修正主义划清界线,又彻底和资产阶级宪政民主派划清界线。

主张反修而批判保皇主义的左派要注意和宪政民主派划清界线,从理论上澄清迷雾,从实践上坚持左派对二次社会主义革命的独立自主的领导权,不能把革命领导权让给主张‘民主革命’的资产阶级手里,不能放弃领导权,坐山观虎斗,错失革命时机,一旦修正主义与资产阶级颜色革命明夺暗送实现权力转移,左派就悔之晚矣,苏联解体后,共产党先被解散后被边缘化的教训,就是前车之鉴。

主张反帝锄奸批判资产阶级宪政民主的左派要注意批判修正主义,不幻想修正主义左转,从理论上认识批修的重要性和长期性,在毒草丛生的今天,不要浪费这些可供批判的丰富材料,即使要团结党内健康力量,也与批判修正主义并不矛盾,而且越是批判修正主义,越是能够争取更多的人觉醒,争取更多的党内健康力量。

是毛派就要当一个批修灭资的完全的毛派,在批修灭资的共识上团结起来,各自扬长补短,实际上很多网友已经这样做了,消除因为不批修或者不反资带来的左派内部的误会,让修正主义或者资产阶级民主派挑动左派内斗的阴谋不能得逞。有网友指出,不反修和不反资的两派左派的共同的错误是过高估计了敌人的力量,过低估计了人民的力量,总想在人民力量之外找另外可以依靠的力量,其实,修正主义专制的力量是靠不住的,资产阶级民主的力量也是靠不住的,‘民主’后面隐藏着对人民的专制,今天,资产阶级民主已经没有任何先进性和革命性了。左派靠得住的只有人民的力量。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唯一的力量。
 
一方面,我们要尽可能消除资产阶级派性,文革的三分错误,打倒一切,全面内战,就是派性的祸害,现在,‘打倒一切’的苗头又出现了,连魏巍老也批判起来,这是要干什么呢?左派网友务必提高对资产阶级派性的警惕。我们不当修正主义的炮灰,不当资产阶级民主派的炮灰,也不当资产阶级派性的炮灰,像文革中红卫兵那样去做派性武斗的无谓的牺牲品。

当然,有派性也不可怕,文革普遍分成两派,也许有其必然性规律,我们只是不要搞文革中一派压一派的事,不要搞成势不两立,完全可以坐下来谈判,甚至有可能由此发展出一种毛派共产党领导下的两派群众组织竞争执政和互相监督的新型民主形式来,用宪法规定,群众组织反对派存在的合法性,从而保证群众组织的长期存在。文革中反保皇派,最后哪有一个保皇派?走资派一篡权,两派群众组织都成为走资派清理的对象,这个教训太深刻,太沉痛了。

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回归毛主义路线,实现左派最大的团结,没有毛主义路线就没有左派的团结,同时,没有最大的团结,很难说是回归了毛主义的路线。路线和团结就像革命的两个轮子,缺一不可。在这两个最大的问题上,每一个真正的左派网友都应该尽最大的努力。

左派北京会议开了个团结的好头,网上争论开了个路线的好头,让我们继续努力,像会上多数网友期盼的那样——我们左派的队伍大发展。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2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杨虎 2012-3-28 22:29
毛泽东在七五年批评江青时说得太对 了,不要搞四人帮,要五湖四海。可江青他们听不进去,搞得四面楚歌。
引用 杨虎 2012-3-28 22:24
左派要吸取文革的教训,左派内部的路线斗争,是人民内部矛盾。而决不是敌我矛盾。左派如果不能摆正这一点,那左派就在自相惨杀中毁灭了。而左派的生命力,在于不断的争论。真理只能在不断的争论中才能发展。真理是不怕争论的。说实话,文革中失败的原因很多,但一个原因也许是最重要的,那就是左派自相惨杀,自己毁灭了自己。最后搞得四面楚歌。左派连自己人都不能相容,还怎么团结中间派群众?结果,让别人把统一战线修到左派的脚 后跟。当然,要清楚这一点,首先要清楚什么是修正主义,要科学地认识修正主义。而不要把修正主义漠糊化随意化。
引用 流浪 2012-3-24 16:41
离马门更远,列救保仙班。
引用 闪烁的童心 2012-3-14 17:19
网上争论开了个路线的好头,让我们继续努力,像会上多数网友期盼的那样——我们左派的队伍大发展。
引用 黄雀 2012-3-14 11:08
这种捧臭脚的文章连乌有之乡都不登,为什么红中网却情有独钟?项观奇早就表态不予理睬那些搞人身攻击左棍,问什么红中网非要为其提供场所?
引用 迭飞 2012-3-14 07:14
大敌当前,搁置争议。大家还是想想办法怎样抗击美国帝国主义这一头狼吧!
引用 黄雀 2012-3-12 23:47
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把北京会议与历史上的百团大战相比,张天师看了会赏赐你的。
引用 黄雀 2012-3-12 23:44
批修灭资说,“会议并不是宏良的一言堂,而是存在非常自由的互动,各种观点都纷纷登场”,请问会议的主办方、承办方发表了哪一个不同于乌有之乡的观点和发言?记吃不记打的马门列夫忘记了张天师是如何羞辱你的了?
引用 黄雀 2012-3-12 23:37
什么左派北京会议!自封的。没有高层——比北京市更高的高层暗地里默许,谁人能在北京召开1200人的会议?北京市公安局敢批吗?!乌有之乡纪念毛主席诞辰118周年的集会为什么直到12月31号才召开?这里的内幕还是请批修灭资说一说吧。
   
      头一天晚上座谈会时,乌有的六位大佬假惺惺地听取并信誓旦旦地表态同意各地网友的观点,说什么听了大家的发言很受启发,自己的观点也不成熟,但第二天张天师照样照本宣科地发表已经高层审阅过的稿子,一个字也不敢改。

      会议结束后,乌有之乡只敢发布在朝阳剧场红歌会的消息和图片,连视频都不敢发,张天师的视频退了很长时间才羞羞答答与网友见面,文字稿又延迟了好长时间,这分明是按照上面滴部署亦步亦趋,楼主批修灭资秉承马门列夫的遗志,在这里捧臭脚、和稀泥,鼓吹自己的新口号,说到底也是两头巴结两头不落好。
引用 周承友 2012-3-12 21:09
不能空说毛泽东主义基础,而应正确运用马列毛主义,正确认识当代中国的社会性质、执政党性质和主要矛盾及其解决问题的基本道路,以此为基础清理左翼队伍,实现有差别的团结或支持!
引用 螺丝钉 2012-3-11 20:44
借公肥私,文风糟糕。

“所以,左派大团结的旗帜只能是毛主义旗帜,不能是项观奇,宇太的‘旗帜’,” -引文

1,左派也好,项观奇,宇太也罢,什么时候说过子乌虚有的“项观奇,宇太的‘旗帜’”?
2,这个大会,与项观奇,宇太何干?为何指名道姓?
3,言必称团结,这也是团结吗?

批修是共识,斗私是关键。

螺丝钉
引用 红色的海洋 2012-3-11 20:14
主席讲 党内无派 千奇百怪

查看全部评论(1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6 17:40 , Processed in 0.01658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