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论社会主义过渡(4)

2012-3-10 23:21| 发布者: 水边| 查看: 1056| 评论: 0|原作者: 斯威齐、贝特兰

摘要: 应同志们的要求,红色中国网将把斯威齐与贝特兰关于社会主义的讨论完整的贴出来。这场讨论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末,是世界革命和中国革命的高潮。这场讨论里包含的很多火花,实际上代表了20世纪毛主席等一批最优秀的马克思主义者所进行的最深刻的探索。对于我们来说,有宝贵的价值,可以帮助我们思考社会主义的经验教训,也可以为建设社会主义提供线索。 ... ...

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符合于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的地位。这一思想体系就正是在分析无产阶级的客观地位的基础上、在了解无产阶级阶级斗争从中自发地发展起来的那些矛盾的基础上,以及在了解无产阶级每当它自己的斗争激化到一定程度时就自发地采取的立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并继续发展着的马克思列宁主义。


正是在这种很严格的意义上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无产阶级的革命理论。正是由于这个缘故,每当无产阶级面临的客观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时,这个理论就能从闪电般的速度渗透到工人阶级中去。也正是由于这个原故,每当无产阶级的斗争激化到一定程度时,无产阶级自己就找到,如马克思和列宁所指明的,符合无产阶级革命任务的群众组织形式——巴黎公社、1905和1917年的苏维埃、产生于许多国家、特别是产生于文化革命期间中国的革命委员会。


同时,无产阶级所卷人的那些矛盾的性质说明,为什么这些可以被称为“无产阶级思想的自发体现”的组织形式本身是不稳定的和不牢靠的,因此就有必要建立一个特别是无产阶级的思想和政治机构、即体现着无产阶级思想体系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党。只有这样一个机构才可能把被统治阶级为摆脱各种形式的剥削和压迫所需要的群众创造力集中起来,并使这些被统治阶级能够依靠其斗争用无产阶级思想体系把自己武装起来,而资产阶级则总是迫使被统治阶级同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分隔开来的。正如马克思所强调说过的,通过革命斗争,并且只有通过革命斗争,无产阶级才能在意识形态上改造自己。他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写道:“因此革命之所以必需,不仅是因为没有任何其它的办法能推翻统治阶级,而且还因为推翻统治阶级的那个阶级,只有在革命中才能抛掉自己身上的一切陈旧的肮脏东西,才能建立社会的新基础。”


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无产阶级的革命理论,因为它得出以科学分析为根据的最终结论,这种分析不是从剥削者的观点而是从被剥削者的观点,从无产阶级斗争的观点,从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所处地位的观点得出的。因此马克思列宁主义能说明无产阶级的彻底革命的作用和无产阶级革命的全球性的历史特点,后者来源于作为全球性剥削和压迫制度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全世界各国人民只有进行一场全球性的斗争才能从这种制度下解放出来。


 

无产阶级的理论和革命的力量

 

根据前面的讨论,现在我们就可以来谈谈下通关键问题:马克思列宁主义一旦作为革命的无产阶级理论而存在,它一旦作为“体现”这一思想体系并把它付诸实践的革命的政党而存在时,这一理论所涉及的范围就决不仍然仅仅限于无产阶级。


事情就是这样,因为无产阶级革命并不使某个阶级上升为新的剥削阶级,而是注定要消灭一切形式的剥削和压迫。正如恩格斯1883年6月28日”在《共产党宣言》的《序言》中提醒我们的,发展中的无产阶级革命不仅把无产阶级从剥削下解放出来,而且“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无产阶级革命的这一特性说明,如果说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全世界的存在和无产阶级的存在使这一革命成为可能,它就不仅关系到无产阶级,而且关系到一切被剥削、被压迫者和一切致力于消灭剥削和压迫的人。


我们现在可以理解,为什么无产阶级革命甚至在工人阶级在人数上处于劣势的国度里完全有可能取得胜利,以及为什么这种革命仍然是无产阶级革命。


一次革命的无产阶级性质,事实上更多地取决于无产阶级思想体系和体现这一思想体系的党的支配作用,而不是靠无产阶级的“数量”来决定。因此,无产阶级在革命中的支配作用主要是思想上的和政治上的。所积,即使当无产阶级在数量上不是决定性的力量,也就是说,当贫农和中农这样一些共他的社会阶级在数量上是决定因素时,无产阶级能够成为革命在思想上和政治上的领导力量。


现在我们必须处理一个重要问题——确定在社会主义过渡时期作为一个阶级的无产阶级的问题。这个问题和这过渡时期无产阶级思想体系的支配作用有关。


无产阶级构成为一个统治阶级是历史过程产生的结果,通过这一过程无产阶级掌握了它自己的思想体系。这一历史过程需要一个特殊的思想机构、即无产阶级政党的介人,并且它本身是旨在改造社会和世界的社会斗争过程的产物。当然,正是通过这一斗筝,无产阶级依靠在它自己的思想体系启发下达到的团结一致,依靠逐步抛弃苦恼着自己的非无产阶级思想,依靠取得对物质力量和社会力量的越来越大的支配权,以及依靠按照无产阶级思想这个真理改造生产力的性质来改造自己。这个真理一旦掌握了群众就变成无产阶级的力量。正是通过这些转变,无产阶级才成为一个只管理它本身而不再统治其它阶级的统治阶级。


根据无产阶级掌握无产阶级思想体系的情况来确定作为一个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是一个首先关系到工人阶级的过程;因为无产阶级思想体系正是符合于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所处的客观地位的思想体系。


然而,一旦开始和这种生产方式决裂,无产阶级思想体系的掌握就变成不仅关系到直接生产者而且——由于无产阶级革命向整个社会展示的解放前途——关系到其它社会阶级的代表人物,只要后者完全和全部地抛弃他们原来阶级的狭隘利益并具体地和有效地为争取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而奋斗,只要他们经常接受为实现社会主义斗争的需要的指导并经常接受以下无产阶级概念的指导:这种概念旨在消灭妨害直接生产者控制其生存条件的一切障碍、消灭一切把他们同生产手段分离开来的事物和一切分裂他们的事物。


从意识形态上确定作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意味着它能把一切坚持无产阶级立场的人们结合进来,但以他们完全忠于这种立场为条件。因此,在向社会主义过渡的社会结构中,身居领导岗位的人员究竟是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以他们是否完全忠于无产阶级立场而定。因为这个阶级立场——它不是根源于受生产过程限制的阶级处境——能通过思想上的阶级斗争而有所转变,这种斗争具有压倒一切的重要性并可能决定社会结构发展的道路。


也因为现在或过去的实际社会处境、被剥削被压迫和贫困的体验使人们易于坚持无产阶级立场,所以贫农和下中农紧靠着无产阶级,构成无产阶级专政的主要社会基础。


当然,在过渡的社会结构中,除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外,其它阶级和社会势力实际上要继续存在一个时期,特别是小农和中农这样一些平民阶级是如此。为了使无产阶级政权牢固地建立起来,它必须以它同这些阶级的民主关系为基础。因此,无产阶级和其它人民阶层之间的团结(没有这种团结,无产阶级专政是不可能的)要求无产阶级尊重这些阶层的特点,以便领导他们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前进,这当然也是走向他们自己解放的道路。在这方面,用强制手段是达不到什么目的的——使用强制手段只会分裂人民力量,孤立无产阶级,并导致它的失败。这一点在无产阶级在数量上处于劣势的不发达国家是如此,在工业化国家肯定也是如此。


科学上正确的用语“无产阶级专政”,可能把不得对各个平民阶级实行专政这一点变得模糊不清。“无产阶级专政”一语事实上指明政治统治关系仅能对资产阶级所构成的极少数人实行。这一用语决不表明无产阶级和各平民阶级之间必须达到的那种关系的特点。如果有时后者犯错误,就应该帮助它们改正错误,而不可压制它们。因为这些阶级也是受到资产阶级压迫并最终受到剥削的;所以它们注定要造资产阶级社会关系的反。”无产阶级应该在这造反中领导它们,因为在当代世界里这种造反必然引导平民阶层采取无产阶级的立场,如果它们在政治上和思想上得到帮助的话。这恰恰就是贫农和中农方面所发生的情况,他们——如果无产阶级同他们保持正确的政治、思想和经济关系——将被引导去为社会主义而斗争。农民的这些阶层作为思想上和政治上无产阶级化的社会力量参加这种斗争。这就是中国的农民群众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的情形。


总之,“无产阶级政权”一语是指在一个明确的社会结构内无产阶级所起的强有力的政治和思想上的作用而言。固然,这是每个国家内无产阶级的作用,但它也是世界无产阶级的作用,因为后者的斗筝产生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思想体系。正是从世界无产阶级的斗争中得出的那些理论的和实际的教训,构成当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内容。当这一内容渗透到群众之中共体现在能够进一步得到发展的无产阶级政党中时,它就变成促使社会变革的决定性的动力。


只有将无产阶级在革命斗争中取得的集体经验体现在它的活动和组织形式中的这样一个党的领导作用,才能保证不仅推翻资产阶级,而且保持无产阶级的政权。


 

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阶级斗争

 

在任何特定的时间里,即使有一个将无产阶级在革命斗争中取得的集体经验体现在它的活动和组织形式中的党,这也并不能“确定地”保证不会放弃社会主义的道路。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发展的唯一“保证”,是执政党不脱离群众的真正的能力。这种能力必须不断地予以更新;这也意味着党的更新——不断地努力避免枯燥无味地重复现成的公式,以及对每一个常常是独特的新情况一再作具体的分析。这种能力又要求无产阶级的党实际上继续保持为劳动群众服务,善于从群众的一切革命的创造性中吸取经验教训,竭力支持这种创造性并帮助它发展。


除非执政党完成了这些条件,它就不能长久地对社会主义道路上的种种胜利作出贡献。如果它不完成这些条件,它就不能保证它的政治路线是无产阶级路线,而且最后将不能防止资产阶级篡夺党的领导权并把作为无产阶级专政工具的党变为资产阶级专政的工具。无论如何。资产阶级专政可能会或多或少地暂时在“国家资产阶级”的幌子下出现。所以,认为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和生产手段被置于国家控制之下或集体化以后阶级斗争就“结束”了的看法,是一种严重的幻想。这不是阶级斗争的结束;它不过是采取新的形式罢了。


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其所以客观上可能并有必要继续进行阶级斗争,不仅因为存在着常被称为“旧的剥削阶级的残余”这样一些成分,而且——我们甚至可以说,首先——还存在着、即重新产生着旧的经济、思想和政治关系。这些关系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废除”,只能在长期斗争之后加以消灭和代之以共他关系。这些旧的关系是同资产阶级的社会分工、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之间的分离、领导工作和具体执行工作之间的分离、资产阶级科学中理论知识和实际技能之间特有的分离、从这些分离产生的表现形式件价值”形式就是共中之一)、在这基础上重新产生出来的思想形式等等联系在一起的。这些旧关系构成那种使少数非生产者能够剥削多数生产者并使无产阶级有可能被击败的客观基础。这些关系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很久还会继续存在的历史时期内重新产生出来,并且这一时期在全世界建成社会主义以前不会结束。


无产阶级丧失政权并不一定是有形的暴力斗争的结果。因为无产阶级的革命的思想体系是无产阶级政权不可缺少的成分,思想上的阶级斗争也是夺权斗争和保持政权的斗争中的不可缺少的成分。这说明为什么无产阶级思想作用的削弱以及由此引起的错误,可能产生一些条件,使资产阶级社会势力能够发展、巩固、取得影响,并最终夺取党和国家的领导,即重新取得政权。


面对这种危险,无论是强力镇压或是口头上和教条上“信守”现成的公式,都是不适当的。在这种危险面前,有必要不断地阐述活的无产阶级思想体系,通过适当的社会实践帮助这一思想体系更深人地渗透到劳动群众中去,并帮助群众不断地反对旧的社会关系和借以使群众“接受”剥削和压迫的“社会准则”。只有这样,才可能在阶级社会里逐渐打破个人利益和特殊利益的优先地位,并创造种种条件,使无产阶级的团结成为最重要的考虑,个人将毫不犹豫地希望把自己的力量和劳动为建设一个崭新的社会服务。所有这一切都不能通过强制和压迫来达到。这里需要的是革命实践、具体事例、自由讨论,这种讨论不限于少数领导人,恰恰相反,要扩大到全党和全体劳动群众,这样,后者就将经过说服和积极事例的引导采取越来越自觉的无产阶级思想立场。


这就是无产阶级意识形态上阶级斗争的具体意义。这种斗争同重复一成不变的公式或从脱离实际和实践的少数原则的名义发布的“开除党籍”措施毫无相似之处。


必须强调说明,这样一种意识形态上的阶级斗争不可能是纯粹“自发的”,因为它必须经常不断地涉及那种采取马克思列宁主义历史形式的世界革命实践和理论。如果仅仅建立在被剥削和被压迫阶级的“自发思想”的基础上,这种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知道,这些思想大都是旧的剥削和统治阶级强加给它们的。单单反对这些思想——不论多么必要——并不足以用革命的无产阶级思想代替它们。由于这一事实,就迫切需要另外有一个组织来体现这些思想,并保证它们通过阶级斗争以及对整个社会实践不断作出批判分析,能够普及干群众并得到创造性的发展。


革命政党的作用决不会是一个自诩的“绝无错误的领导”或所谓杰出人物的作用。它不是、也不可能是工人阶级和与之结成同盟的人民群众的“代表”。它也不可能是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的“替身”。它只能是工人权力的工具。它的作用就是要成为一个“体现”革命思想和开展符合于这种思想的实践的组织——一个为群众服务并永远愿意向群众学习的组织。只有这样一个组织才能保证无产阶级的革命学说不致变成教条,而是相反地,将继续成为能够挫败新的特权阶层重新攫取政权的一切企图的武器。在我看来,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作风给我们的伟大教导,也是中国文化革命的深远意义之一。

 

保罗·斯威齐的说明:我们关于向社会主义过渡问题的通信到此告一结束。我同意夏尔·贝特兰所说的,我们在克服原有的分歧上有了很好的进展。我肯定他也会同意我的意见,即还有许多极重要的问题仍然有待探讨。那将需要对具体的革命经验比对现时可以利用的材料作多得多的研究和理解,而这将要求在将来作许多进一步的讨论。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本文导航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2 15:21 , Processed in 0.021606 second(s), 13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