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世行报道颠覆中国立国基础

2012-3-12 02:33| 发布者: 水边| 查看: 1319| 评论: 1|原作者: 钟晟

摘要: 世行报告颠覆中国立国基础 ——“中国当前面临的信息舆论战”之二 钟晟 深海智库研究员 2012年3月5日 目录 本文概要 一、世行报告的出笼背景 1、世行报告要求中国进一步大规模私有化国企,否则会面临经济危机 2、世行报告从根本上否定胡锦涛过去10年的政策,并试图影响下一代领导人 3、报告寄希望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二把手刘鹤能确保高层接受该报告 4、最具争议的话题是国企私有化--报告体现佐利克、盖特纳等美国政府大员 ...

世行报告颠覆中国立国基础
——“中国当前面临的信息舆论战”之二



钟晟 深海智库研究员
2012年3月5日



目录

本文概要

一、世行报告的出笼背景

1、世行报告要求中国进一步大规模私有化国企,否则会面临经济危机
2、世行报告从根本上否定胡锦涛过去10年的政策,并试图影响下一代领导人
3、报告寄希望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二把手刘鹤能确保高层接受该报告
4、最具争议的话题是国企私有化--报告体现佐利克、盖特纳等美国政府大员的意图

二、“6000天计划”(缩减国企规模到10%)--世行报告的要害内容

1、世行报告明确提出国企份额应从当前27%缩小到10%
2、通过大力支持民营企业的方式加快创新步伐
3、让民营部门获得足够融资,抓住“绿色”机遇
4、让私营机构介入社会保障领域
5、瓦解中央政府财力,确保地方政府财力,促进私营企业发展
6、要求中国开放资本项目,让热钱自由出入

三、世行的前科:中国第一轮大规模私有化的幕后黑手

1、世行《1996财年中国经济报告》的主要内容
2、90年代中后期国企陷入困境的原因
3、世行对中国人民欠下的血债

四、世行报告意图颠覆我党我国根本的阶级基础

1、国企高管是国企私有化的阻力吗?
2、世行报告代表当今中国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
3、国企私有化的阻力是广大的人民群众及同情底层的官员、知识分子
4、世行报告的意图正是要颠覆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的阶级基础

五、世行报告颠覆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逻辑和根本思想

1、世行报告鼓动的私有制经济有多大合理性?
2、公有制企业是垄断企业吗?
3、中国国企的弊病,正是遵从世行建议的恶果
4、私有制经济必然导致剥削和通货膨胀
5、大规模公有制经济—民主社会的基本标志
6、假如世行报告的逻辑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应被消灭



本文概要


    “世行报告就中国一些在政治上极为敏感的经济问题展开论述,目的是要对将于今年走马上任的下一代中国领导人产生影响。报告对过去10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 领导下的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提出了质疑。”报告中详细说到,国有企业在工业总产值中的比重应从目前2010年27%的水平将下降到2030年约10%。世 行2012年2月份抛出的这份以国企私有化为纲领的“6000天计划”并不是第一次作案,世界银行,正是中国90年代第一轮大规模国企私有化的幕后黑手。 世行报告所代表的是当前中国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国内外的大资本家阶级,这个阶级尤其是国外垄断资本对国有企业虎视眈眈。假如世行报告的逻辑成立,中国共 产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就完全是一个错误。



一、世行报告的出笼背景


    2012年2月27日,世界银行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合作撰写的报告《2030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在世界银行网站上以英文 版及中文概要的方式公布。[ 世行网站,http://www.shihang.org/zh/news/2012/02/27/china-2030-executive- summary]
2012年2月29日21世纪网报道称,在国资委强烈反对下世行报告在发布前被迫大量删改:“国资委提出强烈反对意见,并就此给财政部回文,认为《报告》 提出的推进国有企业改革,降低国有经济所占比例的建议违反宪法,有颠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嫌疑,并要求与相关机构展开辩论。”“财政部就此安排了国研 中心专家与国资委官员进行直接交流。最终,《报告》根据国资委要求做出了大量删改。”[媒体揭世行报告发布幕后:国资委强烈反对,新浪 网,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20120229/110811480230.shtml]

    世行报告发布会也遭受国资委的抵制:“21世纪网从消息人士处独家获悉,如果不是因为国资委此前的反对,2月27日世行报告发布会的规格将会更高,本已列入邀请名单的超百家中外媒体最终也被缩减至十几家。”[同上]

    由此我们可以获知,在国资委的强烈反对下,世行网站公布的报告虽然保留了其基本的观点,但已经删去了那些锋芒毕露的内容。

    值得各方关注的是,在报告发布的前几天,这场信息舆论战就开始了,“六位参与报告编制和审核的人士”向美国《华尔街日报》透露消息进行吹风,这六位编制和 审核报告的人士,显然是整个报告的核心骨干。2012年2月23日美国《华尔街日报》的这篇吹风报道《世行报告:中国急需深层次改革》,实际上很大程度上 可代表报告撰写者的真实意图,也同时曝光了这场信息舆论战的真实目的:[ 全文见华尔街日报,世行报告:中国急需深层次改革,http://cn.wsj.com/gb/20120223 /bch091433.asp?source=Billingual]

1、世行报告要求中国进一步大规模私有化国企,否则会面临经济危机

    《华尔街日报》2月23日报道称:“世界银行(World Bank)与一个中国政府智库联合编制的研究报告称,中国如果不进行深层次改革,可能会面临经济危机。报告敦促北京方面缩减庞大的国企规模,使之在运营模 式上更接近商业公司。以上是《2030年的中国》(China 2030)给出的建议。据六位参与报告编制和审核的人士透露,报告将于下周一发布。”[ 同上]

2、世行报告从根本上否定胡锦涛过去10年的政策,并试图影响下一代领导人

    “上述人士(六位参与报告编制和审核的人士)说,报告就中国一些在政治上极为敏感的经济问题展开论述,目的是要对将于今年走马上任的下一代中国领导人产生 影响。报告对过去10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领导下的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提出了质疑。在这段时间内,中国政府在国民经济中所发挥的作用稳步扩大。中国目前已 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3、报告寄希望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二把手刘鹤能确保高层接受该报告

    “2010年9月,佐利克访问北京期间提出了启动该项目的建议,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预计明年将成为总理的李克强批准了中国和世界银行的这一合作项目。报告 的作者还寄希望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二把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高级顾问刘鹤,希望他能够确保高层领导认真考虑报告中反映的问题。”[ 同上]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鹤是中国新自由主义组织“中国经济50人论坛”的主要组织者。其中的骨干有海闻、江小涓、李剑 阁、李扬、林毅夫、刘鹤、刘世锦、刘伟、龙永图、楼继伟、茅于轼、盛洪、石小敏、宋晓梧、汤敏、吴敬琏、吴晓灵、易纲、张曙光、张维迎、周其仁、周小川 等。[ 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专家名单,广州日报,http://news.sina.com.cn/c/2007-02-12 /110112296823.shtml]这份名单基本与福特基金会资助的天则经济研究所的经济学家的骨干名单重合。正是“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主导了 中国过去十几年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因此,我们看到,美国人希望“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高级顾问刘鹤……能够确保高层”接受这份世行报告,一点也不奇 怪。

4、最具争议的话题是国企私有化--报告体现佐利克、盖特纳等美国政府大员的意图

    “报告中最具争议的话题包括:如何管理国有企业;这些企业在中国的能源、自然资源、电信和基础设施等产业占据主导地位,并能够轻易地从国有银行获得低息贷款。
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和其他西方官员认为,对国有企业的补贴扭曲了国际竞争。在国内,批评人士则抱怨这些企业抑制了国内的竞争,利用垄断带来的利润扩张到其他行业,上交的红利却很少。
参与报告的人士说,世界银行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认为,资产管理公司应该对国有企业加以监管。资产管理公司应该努力保证这些企业依照商业规则经营,而不是为了实现政治上的目的。国有企业应该将被认为是无关的业务出售,使私营企业更容易在所产生的新领域里竞争。
佐利克上个月在芝加哥对经济学家发表讲话说,中国需要限制国有企业扮演的角色,打破垄断,让所有制多样化,降低私营企业进入市场的门槛。”[ 华尔街日报,世行报告:中国急需深层次改革,http://cn.wsj.com/gb/20120223 /bch091433.asp?source=Billingual]

    显而易见,“六位参与报告编制和审核的人士”通过《华尔街日报》透漏消息进行吹风,这显然不是个体行为,而是该报告的主导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及世界银 行—在有意利用《华尔街日报》进行信息舆论方面的工作。因此《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报道,比较真实地反映了世行报告的真正战略意图。



二、“6000天计划”(缩减国企规模到10%)--世行报告的要害内容


    尽管世行最终公开发布的报告已经被迫大量删改,但是该报告的主要内容完全与“六位参与报告编制和审核的人士”通过《华尔街日报》进行的吹风报道相吻合。

    比如在报告提出:

“为抓住机遇、应对挑战,实现2030 年的发展愿景,中国需要在下一阶段实施新发展战略。邓小平先生倡导的改革使中国转向高速增长轨道,他在凝聚共识、推动根本性战略转变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经历三十多年高速增长之后,中国已经到达另一个转折点,需要再一次进行根本性战略转变。”[ 世行报告中文版概要,世行网站,http://www.worldbank.org/content/dam/Worldbank/document /China-2030-executive_summay-cn.pdf]

    此报告认为,“邓小平先生倡导的改革”是一次“根本性战略转变”,而今天的中国“已经到达另一个转折点,需要再一次进行根本性战略转变”。所谓“根本性战 略转变”究竟是指什么呢?世行报告给出了所谓“六条重要结论”,其中第一条是最重要的关键点。这里对这六条内容我们逐条进行分析:

1、世行报告明确提出国企份额应从当前27%缩小到10%

    报告提出:“第一,通过下列措施推进结构性改革以强固市场经济的基础,即重新界定政府职能,改革和重组国有企业与国有银行,发展民营部门,促进竞争,深化土地、劳动力与金融市场改革。”
“政府直接提供的有形公共产品和服务相对减少的同时,需要提供更多的诸如制度、规则和政策之类的无形公共产品”。
“在企业部门,应重点关注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包括公共资源的重新定位,引入包含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措施在内的现代公司治理,在必要情况下实施所有制结构多元化),发展民营部门,减少进入和退出障碍,加强包括战略性和支柱性产业在内的所有部门的竞争。”[ 同上]

    很多人认为世行报告没有提“国企私有化”,比如赵启正认为,“没在世行报告中查到国企私有化的建议”“股权多元化还不等于私有制,这点请大家在研究这篇文 章时细心一点”[赵启正:没在世行报告中查到国企私有化的建议,凤凰网,http://news.ifeng.com/mainland/special /2012lianghui/content-3/detail_2012_03/02/12926913_0.shtml]。他们理解的国企私有化,是 指国企全部彻底的私有化。其实在新自由主义和华盛顿共识已经臭不可闻的今天,即便是铁杆的新自由主义者也不会愚蠢地主张国企的全面私有化了。在今天,即便 是欧洲很多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也保留不少国有企业。于是当前新自由主义者的策略是避免提出“国企全面迅速私有化”那样的一次到底的“休克疗法”,因为这种 建议明显是愚蠢幼稚的主张,或者说是恶意的别有用心的毒药,而且“休克疗法”在苏联、东欧、拉美众多国家的实践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今天的部分新自由主 义者退而求其次,他们主张分步骤、分批次、渐进的、逐步的私有化。具体地对于中国来说,就是不断要求缩小国企的规模,直至国企彻底私有化或者保留少量国 企。即使仅有少量微量的国企,这也可以说并非“国企全面彻底私有化”,但是这和“国企全面彻底私有化”又有多大的差别呢?

    我们再来具体分析世行报告给中国国企改革具体规划的路线图。在世行报告英文全文版第四章企业部门改革中,明确希望或者说“命令”中国国企从当前的27%的 份额到2030年降低到10%的份额。报告中详细说到:“到2030年,成功的改革和由此产生的结构性变化会给中国留下一个非常不同的企业部门。……国有 企业在工业总产值中的比重从目前2010年27%的水平将有所下降,到2030年约10%。很多行业将主要依靠市场的力量得到很大的整合。”[ 世行报告英文全文版,P110,世行网站,http://www-wds.worldbank.org/external/default /WDSContentServer/WDSP/IB/2012/02/28/000356161_20120228001303/Rendered/PDF/671790WP0P127500China020300complete.pdf]

    恐怕中国国企规模缩小到10%后,他们又进一步要求缩小到1%了。可是这跟全面私有化又有多大差别呢?

    让中国国企大规模私有化,从当前27%的份额进一步降低到10%的份额,让所谓私营企业(在当前中国主要是外资)侵吞那退出的17%,这相当于当前国企规 模的63%。换句话说,世行报告明确提出,未来18年内,当前国企资产的63%要卖给或者廉价送给以外资为主的私营企业。这就是此世行报告的首要战略意 图。


2、通过大力支持民营企业的方式加快创新步伐

    世行报告的第二点结论是“加快创新步伐,建立一个开放的创新系统。”在这一部分中,主要谈的是科技创新和人才保障方面的问题,具体到落实层面的建议,世行报告给出的是“提高长期风险资本对于新设民营企业的可及性”。

    其实,不管是苏联、德国、日本、韩国还是美国,其高新技术的发展无不得到政府的大力扶植和支持。但是世行报告却重点强调让中国私营企业(包括本土企业和外资企业)搞技术创新,这显然是别有用心地要在战略层面遏制中国高新技术产业的崛起。

3、让民营部门获得足够融资,抓住“绿色”机遇

    世行报告的第三个重要结论是“通过市场激励、监管、公共投资、产业政策和制度建设等措施,抓住‘绿色’机遇。”涉及到具体的企业操作层面,世行的建议是 “巨大的市场规模有助于快速推广成功技术以实现规模经济、降低单位成本;高投资率能快速更新原有的低效和高污染的资本品;日益增长和充满活力的民营部门如 能获得足够融资,将对政策信号作出积极响应”。

    换句话说就是,中国假如要搞低污染的绿色朝阳产业,应该重点让私营企业(以外资为主导)来搞。

    要知道,所谓绿色朝阳产业,是高投入、高风险、长时间、低回报的产业,以追逐短期利益最大化为根本宗旨的私营资本是不愿投入的,这就是当前全世界仍然以高 污染、高能耗为主,产业转型难以完成的根本原因。要走出能源危机,要搞朝阳产业只能搞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模式,依靠当前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无法有效推 进。这一点,不仅社会主义者承认,很多发达国家资本主义政客也承认,因此他们搞了“绿党”去督促资本家转型。而世行报告却不顾今天人类历史的基本事实和逻 辑,仍然鼓励以私营企业为主发展绿色产业。其实世行报告也知道私营企业不会去搞,因此它狡猾地提出“如能获得足够融资”,私营企业也会很积极。换句话说, 就是政府大量给私企投钱,让私企大胆搞。问题是,只要政府一声令下,国企即便是低利润高风险,她们也会努力进军绿色产业,而私营企业则不会。世行从根本上 是由资本家控制的,其报告自然会格外偏袒资本家。那么,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呢?

4、让私营机构介入社会保障领域

    世行报告的第四个要点谈的是“社会保障”问题。其要点在于“动员社会各类主体——公共和民营机构,政府和社会组织——共担公共服务的融资、提供与监督职责。”

    众所周知,在资本主义国家中,社会保障社会福利较好的欧洲,社会保障主要是政府承担的。美国罗斯福新政后依靠政府构建“社会安全网”,社会保障工作也有进 步。80年代新自由主义兴起后,尤其是在里根及小布什时代,美国社会保障领域搞大规模市场化私有化,积累了无数的弊端和问题。今天美国总统奥巴马不得不重 提政府在社会保障领域的职能,但仍然遭受右翼政客和大资本的抵制。放眼全世界,社会保障搞得好的国家,都是依靠政府。即便是在美国,社会保障方面比较好的 领域也是政府主导的。凡是私人资本介入的地方,都是糟糕一片。而世行报告中竟然把私营企业和政府并列,鼓动让私营企业介入社会保障领域,把社会保障事业变 成资本牟利的工具,真可谓丧心病狂。

5、瓦解中央政府财力,确保地方政府财力,促进私营企业发展

    世行报告的第五个要点谈的是财政收入方面的问题。其主要内容是“通过筹集更多财政收入,确保地方政府有充足财力履行支出责任,建设稳健的财政体系。新发展战略所需的企业和金融部门、绿色发展、机会均等方面的大部分改革,对公共支出规模和结构都有重要影响。”

    在这里,世行报告强调“确保地方政府有充足财力”,并非是考虑普通民众的利益,而是为了推动私有化。正如前四点所谈,无论是国企私有化还是让私营企业搞绿 色产业,都会“对公共支出规模和结构都有重要影响”。为了有效地促进私有化,包括用政府的手段扶植私有企业搞技术创新和绿色产业,需要“确保地方政府有充 足财力”,换句话说,就是为了推动私有化,财力不能集中在中央政府手中。

    80年代初,美国首席战略大师布热津斯基向美国国务卿提交了一份《推演计划,美国和苏联之间进行斗争的地缘政治结构》的报告,布氏在报告附注中指出:“不只是又一份关于苏维埃制度弊病的文件。这是行动指南。”这份报告的意图试图肢解苏联,其中写道:
    “使帝国(苏维埃)分散意味着引起它解体……任何颇大的分散--即使完全在经济范围内--都将加强非俄罗斯民族苏联公民之间潜在的分裂主义情绪。经济分散 将不可避免地意味着政治分散。”[ 《克格勃X档案:一个老牌间谍对国家最高机秘的披露》,新华出版社(2003),p68]

    世行报告的基本思路,无论是肢解和私有化国企,还是强调“确保地方政府有充足财力”,其实都是从根本上限制中央政府干预和调节经济的能力,是对布热津斯基“经济分散将不可避免地意味着政治分散”之策略的灵活运用。

6、要求中国开放资本项目,让热钱自由出入

    世行报告的最后一个要点提出“通过成为全球经济积极的利益攸关方、主动利用多边体系和框架并影响全球治理议程,形成中国与世界互利共赢的关系。”

    而世行报告提出的两个具体建议全部是毒性很大的药方:1)、“作为全球经济的关键利益攸关方,中国应在挽救陷于停滞的多哈回合多边贸易谈判中保持积极态 度,在区域贸易安排中倡导‘开放的区域主义’,支持达成多边投资协议。”2)、“中国金融体系的国际化涉及开放资本账户等许多工作,需要稳步推进。不过, 这是人民币国际化进而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关键步骤。”

前者要求中国推进贸易自由化。后者要求中国推进投资和金融自由化。总而言之要求中国经济进一步的全方位开放。同逐步要求国企私有化一样(先让从27%降到 10%,然后再从10%往下降),世行报告知道让中国一下子开放资本账户基本不可能,因此它提出“需要稳步推进”,不过它又强调这是“关键步骤”,换而言 之就是早晚要开放,应尽一切力量尽早开放。


    以上便是对世行报告主要六个结论的简略分析。我们看到,这六个药方,都是奇毒无比的毒药,其本质就是让国内外资本寡头控制中国的一切。

    此次2012年的世行报告,跟当年美国中情局建议苏联搞的“500天计划”(以及拉美各国搞的休克疗法)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当年美国在苏联在东欧 在拉美,受到的阻力较小,因此美国人提出的荒唐的短时间内大规模私有化的建议得到了落实。今天,有苏联、东欧、拉美的前车之鉴,中国不容易上当了,中国人 对私有化改革的阻力更大了,再提类似“500天计划”肯定遭到中国人广泛抗议:你们把中国人当白痴吗?于是美国人提供的方案不得不改头换面地“现实”一 些,提出到2030年18年内把国企私有化完毕,这差不多是“6000天计划”。因此,无论是当年美国给苏联提供的“500天计划”,还是今天给中国提供 的“6000天计划”,其本质和意图都是一样的,都是让中国和苏联以最快的速度搞完私有化市场化的新自由主义改革。

    佐利克在2月27日在报告记者发布会和研讨会上的讲话也完全透露了他们的意图与我们的上述分析完全一致。佐利克说:“报告也是现实的。改革并不容易,经常 会遇到阻力。我们试图甄别改革的障碍,提出改革顺序和速效方案——易于实施改革的步骤。我们努力应对短期风险,同时也关注如何推动参与式改革,赢得社会各 界的支持,建立基于实践的反馈体系。”[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的讲话(准备稿),世行报告,http://www.shihang.org/zh/news /2012/02/27/world-bank-president-zoellick-opening--remarks]

    总而言之,这份世行报告是针对中国当前政治力量格局的一枚精确制导炸弹。



三、世行的前科:中国第一轮大规模私有化的幕后黑手


    世行2012年2月份抛出的这份以国企私有化为纲领的“6000天计划”并不是第一次作案。世界银行,正是中国90年代第一轮大规模国企私有化的幕后黑手。

1、世行《1996财年中国经济报告》的主要内容
96年前后,陈云去世,邓小平病危,正是中国改革的关键时期。世界银行在关键时刻发布的《1996财年中国经济报告》对中国经济提出了国企私有化的建议,并在随后的十年里得到中国新自由主义官员坚定地贯彻实施。

    当时计委(发改委前身)委刊《宏观经济管理》对世行报告进行了翻译转载。《1996财年中国经济报告》的主要内容有:

(1)、鼓励中国继续实施高利率的紧缩政策

    “由于1995年第四季度投资和生产再度增长的后劲,如果信贷过早扩大,通货膨胀也可能更加严重。上述这些考虑将使中国政府1996年初采取较为谨慎的货币政策”。[ 详见《世界银行对我国经济改革的看法和评价》,发改委委刊《宏观经济管理》,1996年05期]

(2)、鼓励中国将小型国企全部私有化,将大中型国企产权多样化,将盈利国企公司化

    “由于贸易自由化和非国有企业的欣欣向荣,国有企业将通过参与激烈的竞争赢得市场。与此同时,政府削减了对国有企业的资助。这些压力促使企业特别是省、市级企业进行调整。如果上述办法均无效,就进行清偿。”
“将9万国有小工业企业通过出售和合并转为非国有企业规划的制订和执行。政府已表明了这一意向。第一阶段包括在两年内出售18个改革试点城市的2万家国有小企业。”
“通过产权多样化、债务重组、业务重组、鼓励合并和联合,甚至清偿来改进现存的1.4万大中型国有企业。对于资金亏损较小的国有企业,可通过裁减工人、投资引进新设备以及融通资金来解决。……严重亏损企业需要关闭,而高盈利的企业则可以公司化。”[ 同上]

    这里世行的报告针对国企的建议分三类:对于高盈利的国企,世行建议“公司化”,何谓公司化?就是说国企内部管理和治理要向外资和私企靠拢,说到底就是要扩 大国企高管的权力和利益,让国企高管拿巨额高薪,败坏国企。对于国有小企业,世行报告建议让工人失业、把国企彻底私有化。对于大型国企,世行主张产权多样 化,即部分私有化。

2、90年代中后期国企陷入困境的原因

    众所周知,正是在1997-2007这十年时间里,中国国企私有化改革中存在严重的巨额国资流失问题。而国企私有化的理由,便是当时众多国企陷入困境。

    90年代后期国企陷入困境的原因很多,比如一大批党性不强的蛀虫被任命为国企领导,很多人在国企外开办自己的私人公司,这些人必然要搞垮掏空国企,将国企 资源往私人公司转移;国家长期对外资税收三减两免,对私营企业偷税漏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国家税收长期依靠国企承担,这等于让国企变相补贴私企和外资;等 等……

    长期以来,国企一直是国家税收大户。据河南省经济学会会长杨承训分析:“支持国家财力的税收为例,国有企业一直占大头,过去占70%左右,这几年由于其经 济总量的份额下降,其税收比例虽有下降,但2005年与2002年相比税金增加了2237亿元,年递增16%,占当年税收的近56%(不包括金融业)。其 税负要比私营企业高出4-10倍;而大量私营企业提高效益的手段之一则是偷逃税款,估计十多年来全国达10000亿以上(约等于建设5座三峡枢纽工程); 其资产有25.7%来自国有和集体企业,此比例在某部地区高达45.6%(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提供的数据)。”[ 杨承训:“国企低效”:颠倒事实的私有化悖论,上海财经大学网站,http://iaf.shufe.edu.cn/structure/my/zlxz /gg_41130_1.htm]

    社科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研究员孙学文指出:“私营企业快速增长,每年入榜的200或500个‘富豪榜’的平均资产也以5亿多元上升。但纳税仅占财政收入 0.2%(1993年)~2.2%(1999年)。2003年全部非国有经济(又称民营经济)共计缴纳工商税2435亿元,也仅占当年全国总税收 11.9%。2005年私营企业纳税2715.9亿元,仅占全国税收总额的9.4%和全国财政总收入的8.6%。”[ 孙学文,私有化与贫富分化世界之最,http://www.iguoxue.cn/html/89/n-42789.html]

    除了以上原因外,国家在90年代中期实施的货币紧缩政策,也是国企陷入困境的一个重要原因。比如,1996年5月1日央行制定的人民币贷款利率,一至三年 为13.14%,三至五年为14.94%,五年以上为15.12%。[ 央行网站,http://www.boc.cn/finadata/lilv/fd32/200809/t20080919_2414.html]这几乎 比今天的利率高一倍。当时中国的经济主体是国有企业,且国企融资主要依靠银行贷款,在长达几年的高度紧缩状态下,大量国企必然陷入困境。否则,假如今天中 国再像90年代中后期那样实行五年这样严格的高利率货币紧缩政策,今天中国的绝大部分私营企业必然要破产。

    抑制通货膨胀的关键是要增加供给、限制投机,而断不能按照弗里德曼的教导,单纯依靠货币政策,不问青红皂白地采取给广大国企断奶的方式。这不是宏观调控, 更不是计划经济,而是休克疗法。而这种勒死国企的货币紧缩政策,正是世界银行的建议。奇怪的是,2005年以后,中国的经济主体已经以外资和私企为主,每 年的通胀率远远高于90年代中期,但是央行再也没有实行那么严厉的货币紧缩政策。

3、世行对中国人民欠下的血债

    改革开放以来,官僚腐败获得的财富从根本上看有两个来源,一是来自税收形成的财政收入,即公款、国库,第二是拿手中权力为资本家服务从而获得利益。而后者 其规模数目远远高于前者。前者属于一般性腐败,通过进行审计可以得到有效监督。当前突出性的官员腐败不再是贪污公款之类的初级型腐败,而是更加隐蔽、无法 监督的腐败,即利用手中权力为掌握巨额财富的资本家阶级服务从资本家手中获得非法利益。当前中国最腐败的新自由主义官员为资本家服务的重要手段,就是推行 国企私有化改革,将国有企业廉价卖给资本家(即这些官员的老婆儿子亲戚朋友)。

    90年代后半期,在世界银行建议下,中国实行了国企改革和国退私进的私有化,这个进程伴随的国有资产流失是共和国第一腐败大案,其腐败金额远远高于其他类 型的腐败金额总和,其危害更是难以估计。但由于追究国资流失可能会撼动新自由主义官员的私有化路线,所以他们一直竭尽全力阻止劳动者对国资流失的追究,甚 至猖狂到命令司法机关对涉及工人维权、国企改革案件不予立案的程度。伴随着国有企业被扼杀,多少劳工大众失去了国家主人身份,沦为受资本家阶级剥削的奴 隶。几千万下岗工人的生活的绝对水平还不如1979年的毛时代,男的被迫去当小偷,女的被迫去卖淫的,不计其数。

    由于中国不能侵略其他国家,中国劳工阶级的苦难程度远远高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资本来到人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中国资产阶级的产 生和其他国家一样是极其血腥的,中国的国资流失及私有化进程,和英国资产阶级搞的羊吃人、美国资产阶级搞的屠杀印第安人,日本资产阶级屠杀中国人一样,是 人类历史上最血腥最无耻地资本运动。

    世界银行(及其背后的垄断资本和新自由主义官员、学者)对中国人民可谓血债累累。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红色的海洋 2012-3-12 13:15
反对 世行报告并未动摇中国立国基础  而是动摇修正主义的执政根基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7-16 03:01 , Processed in 0.01555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