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群众活动 查看内容

百余名青年共建的“桃花源”式生态农场

2015-9-29 23:1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18| 评论: 0|原作者: Jing|来自: 有机会

摘要: 正道农场位于河北定兴县,这里并不只是农场,而是有一百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同吃同住同劳动,过着亲如家人的集体生活,“晴耕雨读、夏耕冬读、昼耕夜读”。经营农场并非最终目的,耕作中的身心成长才是他们的追求所在。

  正道农场位于河北定兴县,这里并不只是农场,而是有一百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同吃同住同劳动,过着亲如家人的集体生活,“晴耕雨读、夏耕冬读、昼耕夜读”。经营农场并非最终目的,耕作中的身心成长才是他们的追求所在。印在农场主楼正面的八个字“生态农业,和谐社会”,是他们的探索方向。本文来自有机会——中国有机生活第一平台 www.yogeev.com

  小编和正道农场伙伴们的见面次数只有两次,初次见面时最深刻的映像就是——他们脸上总是挂着淳朴的笑容,皮肤一律晒得黝黑。微信平台是我了解他们的主要渠道之一,虽然会员数量不算多,但他们对待文章写作特别用心,没有其他某些企业微信平台常见的抄袭或夸夸其谈,而是详实展示每种产品从土地到餐桌的全过程,分享农耕心得,力图在农场和消费者之间建立信任。今年7月底我们到正道农场的实地拜访,也的确证实了这是家让人放心的农场。

  视频:专访正道农场场长吴云龙

 

  农场起源

   正道农场是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韩德强老师发起的“正道家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农场所在的200亩地,原先是由韩老师的几位朋友在管理,而正道家园的年轻人们最初只是在农场做“小工”帮帮忙。可是随着农场管理中一系列问题的出现,包括关于采取何种农作标准、是否要做有机农业,原先的农场管理方都和正道家园的年轻人们有意见分歧。不过韩老师本人是支持有机农业的。于是2013年6月,正道农场正式成立。那时农场工作人员仅有四人。2013年暑假的时候,有一批新的大学毕业生加入,人手才慢慢多起来。

  2013年对于正道农场来说是一个挑战重重却发展迅速的开端。养鸡、种菜都是从当年5月开始,草莓种植8月开始;果树是农场之前就有的,到水果成熟的季节,当时没有销售人员,果子没法短期卖出,就被加工为酵素和其他产品。种植、养殖、加工这个循环,在农场创办第一年就这样形成了。

  目前整个正道家园已经有150多名常驻成员了,绝大多数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我们感觉这里的氛围和其他一些主要雇佣老年农民的农场是完全不一样的。这里的年轻人不是把农业作为工作,而是作为成长和学习的一部分;劳动之余大家一起读书、写作、交流,真正实现了最初的“耕读家园”的设想。农场产品也更多样化了,全年种植多达120个品种的蔬菜,此外有苹果、杏、李等水果,小麦、玉米等杂粮,还养殖鸡、猪、羊;加工产品有果酱、酵素、果脯、酱菜……种养结合、资源循环,拒绝化肥、农药、抗生素、有害添加剂,在很多方面继承了中国传统农业的实践方式。

  土壤改良:动植物健康生长的基础

   复育土壤是一个有机农场初始阶段的重中之重。在这方面,正道农场是花了大力气的。

  农场边角空闲的地块,摆了总共数百个大大小小的环保酵素发酵桶,每个桶上都认真标注了制作原料、日期等信息。这里的环保酵素主要原料是烂果、落果、无法食用的蔬菜等植物废弃物,以及糖蜜和水。发酵好的酵素香气浓郁,含有丰富的有益微生物,能够起到改良土壤和抑制病虫害的作用。

  正道农场的堆肥完全自主生产。饲养的动物数量还不多,因而动物粪便不够充足,需要从当地农户那里购买粪便做堆肥。这里的堆肥相当壮观,小编拜访时看到果园边上从南到北有一个长两百来米,宽两米、高半米左右的堆肥堆。堆肥由猪粪、牛粪、鸡粪和秸秆混合,加有益微生物和环保酵素,发酵腐熟,堆肥前期温度最高可达70度左右,能杀灭粪便中大多致病菌。前年和去年农场还没有翻抛机,翻粪的工作全都是人工完成,又脏又累;今年新添置了翻抛机,能一边翻一边均匀喷洒菌液。虽然不再需要人工翻粪,但工作量依然是很大的,堆肥前期得每两小时翻一次,夜里都需要有人值班。春夏秋季堆肥约1个月就可发酵完成,冬天则需要更长的时间。目前农场仍然在土壤改良阶段,有机质缺乏,所以全年都在轮番制作大量堆肥,但预计再过一两年会慢慢减少肥料使用量。

  秸秆覆盖的方式在这里广泛使用,可增加土壤有机质、促进土壤微生物的生长、同时还保水、保持低温、抑制杂草,一举多得。秸秆大多是从周边乡村地区收购来的。每收购一车秸秆,付给村民10到20元。这样村民可以不必顶着禁令焚烧秸秆,还能赚点外快,因此都主动把秸秆送来了农场。

  正道农场的宿舍楼外面是一座样式古朴的粪尿分离式环保厕所,不用水冲、但和传统农村的旱厕相比最大的优点就是几乎无臭。他们每天都会把尿液做成尿酵素,粪便则和厨余垃圾混合加入堆肥,这两者都含有很高的有机氮,通过这样的回收,最大限度的将人类产生的废弃物资源化。

  除了肥料投入以外,多样化种植、轮作、豆科覆盖作物、果园中不除草、养殖蚯蚓等等措施,都对土壤改良有帮助。而杜绝化肥、杀虫剂、杀菌剂、除草剂等有害物质,对生态的修复极为有利。通过这些努力,这两年来,农场病虫害明显减轻了。场长吴云龙说,2013年初果园里虫子铺天盖地,“一敲树、金龟子就会像下雨一样往下掉”,去年和今年,类似这样的大规模虫害就没再见到了。

  

正道农场

  上图中左为果园负责人崔龙振、右为农场总负责人吴云龙。大缸中装的是木醋液,这是木头烧成木炭的过程中冒出的烟气自然冷却液化而得到的,木醋液有预防病害、去除禽畜粪便的臭味、促进土壤有益微生物的繁殖等多种作用。

  有机种植:120多种蔬菜水果

   正道农场遵循生物多样化、防患于未然的原则,套种间种普遍实施。正道学堂的小朋友们在蔬菜大棚周边种植了孔雀草、薄荷、罗勒、留兰香等大量香草。边角的空地上保留了杂草。通过生物多样性的提升,许多授粉昆虫和天敌昆虫都被吸引来了。

  转基因农业是正道农场坚决反对的,他们通过多方面查找资料,避免购买转基因种子;部分作物是用自留种子种植的,也从民间收集原生种子,确保种源安全。适度使用机械犁、播种机、收割机提高效率,但逐步利用蚯蚓养殖替代部分机械耕作。灌溉采用地下水,且近期正在铺设节水灌溉设施,配合秸秆覆盖、能够提高水资源利用率。通过自制的中草药制剂、辣椒水、天然矿物制剂等来减少病虫害,黑光灯、粘虫板、性诱剂等也是常用的防虫方法。

正道农场

  佛手瓜、小西红柿、金花葵、青椒

  这里全年种植蔬菜120种,每个月都能保证有30种以上蔬菜可供选择。我们参观时发现农场种植了相当多市面上少见的野菜,包括紫背天葵、柳蒿、菊花脑、珍珠菜、藤三七、番杏、冬葵……这些菜和其他普通叶菜不一样、在夏天生长状况很好,病虫害少,可以在夏天补充叶菜的不足,是营养丰富、药食两用的美味食材。

  正道农场的种植主要分为三个部分:菜地、果树和草莓。其中蔬菜种植的投入资材相对来说是最少的,主要是以有机肥、酵素、秸秆、矿物原粉等改良土壤。偶尔有大规模虫害发生时,会使用有机农业中允许使用的生物农药。经过两年的努力,今年的蔬菜除了蚜虫以外的其他病虫害已经少了很多,基本没有使用生物农药。

  80亩果园中,主要是苹果,共有1300多棵不同品种和成熟期的苹果树,还有少量的梨、杏、桃、核桃等。果园里不耕地、基本不除草,且种植绿肥和中草药,朝着自然农法的方向发展。果园出现病虫害时,会使用生物农药、矿物药剂、微生物菌剂等,也使用性诱剂、黑光灯等方式防虫。

  草莓种植的标准相对蔬菜和果园来说要低一些——草莓大棚是这里唯一会使用塑料地膜的区域,因为草莓的果实接触到土壤会腐烂,所以必须要铺设地膜。草莓的病害多,因此用到的生物农药会相对多一些。尽管如此,从前两年实践来看,喷药作用还是有限,比如白粉病曾经反复发作,防治难度颇大。吴云龙说这可能是因为土壤的状态还不够好,未来还需逐步改进。

  

z3

  果园基本不除草,只有长得超过1米的草才会稍微割一下。杂草的修复土壤和增加生物多样性的功效是其他方式所无法比拟的。

  说到果树就不得不提到今年初夏6月的一场雹灾。当时一场持续五分钟的特大冰雹让农场露天的果树、蔬菜、小麦都大幅度减产。大批落果最终只能做成环保酵素。成熟的杏当中掉落的,有一小部分品相最好的还做成了杏脯——小编买过几包,味道特别的香甜。负责果园的崔龙振说,2013年果园也遇到过大量落果,当时他大哭一场,特别痛苦,但是经过两年的磨练,今年遇到雹灾,他已经能调整自己的心境,把灾害看做这是老天爷对他们的考验。今年最终收获的少量苹果,基本都是带着伤疤的、丑得很,但是被他们称作“奇迹的苹果”,因为这是在经历了严重自然灾害后幸存且顽强生长的果子。在感叹农业的高风险的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敬佩这群年轻人的毅力。

  饲养土生品种家禽家畜,以中药防疫

   在养殖区,吴云龙翻开一本《中国畜禽品种资源志》,书中展示了非常多样化的本土品种,正道农场目前养殖的品种也包括在内。他们养殖的鸡主要是河北柴鸡(又叫“太行鸡”)和北京油鸡。猪的品种则选择了北京黑猪、深州猪、莱芜黑猪等地方品种,羊是小尾寒羊,均从专业的保种场引进种苗。他们希望能够以这种方式尽力保护中国本土畜禽资源。

  农场的猪和羊还没有实现自主育雏,但未来有这方面探索试验的计划。他们曾经尝试过一段时间的母鸡抱窝孵化、由母鸡带小鸡,但这个计划最终宣告失败,因为小鸡死亡率太高;目前养的鸡基本是由周边孵化场引进一日龄雏鸡、集中人工育雏。

  动物圈舍中,均采用了发酵床技术,这样动物粪便可以通过发酵床中的有益微生物很快被分解,不需耗水冲洗,且几乎没有臭味。生存环境洁净了,动物的发病率就大大降低。发酵床使用一年之后可变身上好的有机肥、进一步资源循环。保证“运动量”是帮助动物健康成长的重要方法——猪和羊的圈舍外围均有充裕的室外活动空间;鸡在70日龄之后就放养到果园中,帮助果园除草、捉虫、翻地、施肥。

  因为成本所限,正道农场的养殖饲料还无法达到有机标准,但底线是保证非转基因和无有害添加剂。因豆粕的转基因风险较高,所以饲料中不使用豆粕,而是用本地产的压榨花生粕代替。玉米是和当地农户合作生产的、非转基因品种。至于抗生素、重金属等其他常规养殖场的常备添加物,在正道农场的养殖饲料中都是完全禁止的。另外,农场购买和种植了多种中草药,定期添加在饲料中;动物饮用水中加入酵素和中药酒,这些均可起到预防疾病的作用。

  疫苗,对于大多我们探访过的有机农场来说,都还是必须的,但是正道农场却在探索用中草药替代疫苗。吴云龙介绍说,疫苗是通过灭活的病毒激发机体某一方面的免疫力,从中医角度看,疫苗会对动物身体造成损伤。另外,病毒种类非常多,而且是不断变化的、会出现很多亚型,用疫苗激活某一方面的免疫力,那动物对于其他病毒的免疫力就可能受影响。使用疫苗,其实是在人和自然之间形成对抗的关系。吴云龙认为,“中兽医完全可以替代疫苗”,只是现在有经验的中兽医实在罕见,所以他们在很多方面只能自学和慢慢摸索。比如使用中药熏蒸剂代替化学药剂消毒;并用马齿苋、小蓟、车前草等田间野生的药草,拌在饲料中定期喂食。这些实践效果显著,目前农场60日龄的鸡成活率达到93.5%——这还是在养殖团队的技术不太成熟、有很多失误的情况下达到的,吴云龙相信“如果进一步改善技术,成活率达到95%是没有问题的”。不过他们的中兽医实践也遇到了一些困难,比如土猪的气喘病——除了针灸按摩以外,一些土偏方都被他们用上了,比如自制的蟾酥、尿浸玉米。土猪自身就对洋种白猪常见的一些疾病(比如蓝耳病)有免疫力,但是气喘病却是土猪容易得的、不易医治,还需要时间来摸索。

  在生态农业技术上,正道农场还不完美,很多问题有待解决,但他们特别乐于学习,农场办公室、大棚边的值班室、宿舍里都摆放着大量生态农业相关书籍,他们还邀请过国内外的专家前去分享经验、也外出拜访北京周边的其他农场……农场成立两年多就做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和这群年轻人的学习精神是密不可分的。

  会员的话

  正道农场现在有100多户会员,每周通过快递配送。不仅自主销售,部分产品也通过北京的一些农夫市集、有机专卖店来销售。这里摘录两段“谷东来信”,她们所写的,也和我的感受颇为接近:

  “这个集体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都关心身边的朋友,对自己坦诚自信、对朋友宽厚热忱,这个集体一直在努力的践行‘种农田、耕心田’……每周一次的神秘包裹让周末更加令人期待,也间接促成了一名大厨的诞生成长;与农场的朋友和谷东朋友交流,使人变得更加平和,更容易接纳自己和别人,也学习了农场朋友们坚持目标、不断探索的韧性。成为正道农场的谷东,不是成为了高大上的有机生活会员,而是卸下自己的防备焦虑虚荣,与自己、与他人、与环境真诚对话。”——王闻异

  “这些年轻人淳朴敦厚,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自信纯真的笑容,每个人都让你感到健康、温暖…… 从2013年接触有机生活以来,周围的朋友都是热爱健康、崇尚自然的人,我感觉自己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我现在选食材必定是有机为先,拒绝一切添加剂和不健康食物;服装面料、化妆品和孩子的玩具必是天然材质;洗碗用天然茶籽粉,洗衣粉用椰子油产品;厨余做酵素,洗菜水洗衣服水冲厕所,尽量自然通风不开空调等等。生态环境的改变需要我们给个人从点点滴滴做起,蓝天碧水的美好环境需要千千万个像正道农场和其他从事环保、有机产业的企业默默付出,更需要你我的支持。”——孙薇

  中国版的“生态家园”

  一百多名年轻人来到农村过起了耕读生活,似“桃花源”般美好,但是也遭受到相当多阻碍和争议。比如崔龙振就告诉我们,他的父亲一开始很接受不了他的选择,“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大学生,又去种地了”,让父亲觉得很“失败”。但是崔龙振认为,大学生在积累了一定的知识文化之后,再来种地,和传统的农民种地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他在农场劳动的过程中,觉得“累并且幸福着”,不会逃避劳动,而是将劳动作为成长的一部分。崔龙振的父亲在农场待过一年,现在回家乡照顾老人了,但在这里的生活经历对他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让他种地时的心境有所转变。其实,正道农场有些其他年轻人的父母来生活一段时间后就决定长期住下了,只因为喜欢这里的生活方式。

  关于未来,吴云龙说他们并不急于把农场扩张,因为在这里“事业的发展是根据人的成长阶段来定”,人成长到什么样的阶段,事业就跟着成长,而不是让人被事业牵着走。他们当然希望自己的有机农业实践能得到复制推广,但是这个想法还需要基本的条件支撑,包括技术的完善、农资的保障、销售渠道的形成,只有这些条件成熟了,农民才会愿意跟着一起做。“这才是有机农业的出路”。提高农民的思想和技术,让农民组织起来、共同发展有机农业,这是未来他们心目中比较理想的状态。

  正道农场并不是一个商业模式,而更是一种新生活方式的探索。有家著名外媒把正道农场比作“中国毛派青年的‘嬉皮公社’”,我则更愿意把这里称为生态家园(ecovillage)在中国的一个实例。(生态家园通常是一群理念或信仰相同的人共同生活在一起组成的社区,试图修复人与人、人与自然以及人与自己内心的关系,实现社会、经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至于信仰,正道农场的朋友们从没试图强加给我们任何东西,小编也不会让自己的差异变成偏见,而是感恩于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的辛勤劳作。我们的社会实在太需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乐于奉献的年轻人了。

  吴云龙说,“不是只有现代农业一条路,我们把祖先传统的智慧继承下来,这个路子可以开得出来……”看到他们踏踏实实的状态,我知道,这份信心不是没有来由的。

  联系方式

 

  微博/微信公众号:正道农场

  文章来源:有机会

  作者:Jing

 

1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7-4-27 03:27 , Processed in 0.03567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