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不许抹黑工人运动!理直气壮捍卫尊严!

2015-12-22 18:3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440| 评论: 4|原作者: 工弩

摘要: 这是一场空前严峻针锋相对的阶级斗争。我们决不坐以待毙,决不心存侥幸。让我们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工友们,把征集全国一万工人签名的决心和勇气,转向投入到争取签名工友往集结起来的方向努力!

按:请广大工友、同志们广泛转发本文的文字及长微博图片版。让更多工友看到我们冷静理性的分析,让更多同志们看到少数积极工人迫切的呼声。
(工评社,20151213日)

 

不许抹黑工人运动!

理直气壮捍卫尊严!

——评201512·3以来天朝当局打压广东劳工ngo事件

 

 

工弩

 

不知我们还有多少工友记得——整整一年前的今天,十几位河南籍建筑工友在山西太原一处工地讨薪、反抗警察乱抓人时,一位不屈打压而正当防卫的工友母亲,竟然被警察践踏着头发并残忍地活活拧断脖子而暴毙!迟至半个月后,此事才大白于天下,震惊了全国民众,在随后劳工界的呼吁书中,一个月近两千人联名抗议,同时间维权律师界也介入。值得注意的是:然而这些努力都没有赢得任何公正的司法甚至主流舆论,反而是最黑暗的“庭审”和今年2-5月一浪更比一浪高的五毛狗党大规模舆论抹黑,还有网路上和法庭上一股恶势力的颠倒黑白(它们甚至打出“维权”招牌发动全国民警联名要求无罪释放杀人恶警!),被恶警打死的讨薪女工周秀云反而被抹黑成“袭警”的“泼妇”!舆论暴力远比杀人的暴行更加凶残无情。

 

然而讨薪女工周秀云被活活打死的一年后,却发生了又一件打压和抹黑工人抗争的空前事件,仍在全国范围内酝酿着舆论影响。本月3日开始,广东省多家劳工ngo机构多达二十多名劳工工作者与工友先后被警方秘密带走,最新消息是已经增加到多达五名劳工工作者(先后为何晓波、朱小梅、曾飞洋、邓小明、彭家勇)竟遭到刑事拘留,另有两名劳工工作者失联(孟晗、汤建[前劳工机构实习者]。在一贯用高压统治维持资本家血汗工厂的天朝“国情”下,数千万外来工聚集的广东最近五、六年工人运动才初现雏形;作为全国唯一较有组织的工人运动,广东的工人运动其实仍是很初步的阶段。而其实一直是小心翼翼走在广东初生工运最前列的一部分力量,却竟然遭到了史无前例的最严厉打压,已经存在了十几年的劳工机构最基本的生存权第一次遭到了生死存亡的威胁。

 

可是,更加让我们深深担忧的是,四人中至少有三人(朱、曾、邓)被指控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而他们不过是在最近几年指导了大量工人集体行动——从珠宝厂工人到医院的护工和保安,从大学城环卫工到鞋厂工人——协助过千千万万的工人赢得了集体谈判和应有的利益。无论是罢工、工人集会、集体请愿等工人集体行动本身,还是任何使这些集体行动成为有组织运动的努力,都决不等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这样的指控罪名,从一开始就是最耸人听闻、最卑劣可耻的抹黑和污蔑!正如有工友在声援中说的,政府有种就把全国所有罢工的人都抓起来,看看抓不抓得完!一切有斗争觉悟的工人都决不答应这种打压,决不许抹黑工人运动!

 

如果说今年25月山西恶警打死河南讨薪女工周秀云案的险恶动向,标志着劳工个体维权的合法性遭到无情践踏,笼罩着今年7月深圳庆盛厂集体维权的恶毒攻击标志着劳工集体维权的合法性遭到诋毁,那么123日以来对广东多家长期扶持工人集体维权的劳工机构的打压和抹黑,则是天朝当局企图根本否定和抹黑工人运动的重大政治攻势的开端。换句话说,真正的大规模抹黑和打压还在前方集结中。

 

黑云压顶,暴风雨即将来临,置身初生的工人运动中的我们,怎么办?前景几何?坦率地说,我们无法阻止硬碰硬的冲突,即使我们从今起沉默不语那些有过多次支持工人斗争经历的同志仍然难免被清算,被抓,或坐牢,我们看到的对工人罢工的暴力打压、抹黑和污蔑还少吗?也就是说,我们难以避免有一批人会迎接更大的冲突,被迫有坐牢之类的牺牲。为了反抗压迫在我们工人集体行动头上的卑鄙无耻罪名,为了捍卫我们工人集体行动与工人组织权利的最起码尊严,我们(包括本文作者)必须冷静做好这种心理准备。

 

但是,承认不可避免的牺牲,不等于我们要主动挑事冒险牺牲,不是硬冲、蛮干、盲动,现在当务之急是迫切需要头脑清醒起来,用工运论述启发团结工人群众,理直气壮用共产党人工人运动的光荣传统回击对工运的抹黑和污蔑,尤其让全国一切工人群体明白我们是同一个阶级,我们的维权斗争应该联系在一起,应该同声呼吁要求释放被抓的劳工工作者、维护劳工机构的生存权。

 

我们看到,近两日出现了一种新的积极分子行动:到工地上、到工业区里发动工友群众每人写一句话或几句话要求释放被抓的劳工工作者,签名,拍照,上传,发邮箱。这种签名方式包含着令人鼓舞的战斗精神。这种争取签名的方式试图超出软弱无力的“劳工界意见书”的逻辑——后者仍包含着对劳工运动“朝激烈和无序的方向演变”的害怕和担忧,可是众多工友在纸上写的却全是“要求释放劳工人士”这类简明直接的诉求。

 

可是,我们仍然要大声疾呼、严重提醒乃至警告积极工友注意:今年初周秀云案的劳工界呼吁书全国签名近两千人,但却没有改变什么!昨天我们看到有积极工人说要征集全国1万工人签名,让政府听到民意然而从关系生死存亡的阶级斗争的实战高度说,我们始终非常怀疑单纯的签名究竟能有多大作用!

 

请想想看我们工人阶级自己的反抗方式应该是怎样的?是写下几句话语、签名吗?如果工人有征集全国1万工人签名的决心和勇气,还不如把百千个签名工人反打压反抹黑的呐喊声通过更加理直气壮、更直接的做法体现出来,甚至促进各地工人的集体的呼应之势,让统治者看到工人的力量而不仅仅只是聆听民意。

 

但要做到这样一步,不是几天就能马上搞起来的。工友们必须冷静现实:根据过往多年的工人运动经验(包括现在被关在看守所的劳工活动家曾飞洋、朱小梅她/他们过去的经验、现在还暂时按兵不动的其他一些劳工工作者的经验),任何一场严肃的实际斗争,从少数积极分子开始,都至少经过一段时间教育团结工友和组织工作,才能发动起来并抵抗住打压。在这种秘密抓人、把劳工工作者投进看守所的高压打击下,我们完全只是防御、反抗的姿态,反对打压,反对乱抓人,反对罪名,反对抹黑,我们只是要往集体的方向努力,从实际(不只是言语)上拧成一股绳,推开这些极不合理的打压,为了捍卫一切工人集体行动的尊严,我们完全应理直气壮地争取群众。

 

我们须万分注意:比起抹黑攻击被打死的女工周秀云,甚至比起让一批劳工工作者坐牢,抹黑工人运动还要更加险恶。因为周秀云死去,还会有工友在讨薪;把劳工工作者关起来,还会有罢工和其他集体维权;但是抹黑工人运动,给工人运动的指导者和协助者加上“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刑事罪名,意味着以后全中国的工人运动只要稍微有一点组织,就可能被投进监狱。可是,工人运动的组织化,其实是不可避免,工人自发的组织大量存在,根本不是少数人煽动的结果或随便压得下去的。

 

关键是,我们积极工人迫切需要旗帜鲜明的有力的工人阶级舆论阵地,紧紧扣住反打压、反抹黑、保卫劳工机构生存权、捍卫工运尊严这些完全正当的主题,首先用一个紧扣主题、理直气壮的声音汇集全国工人大众的心声。由此展开一系列的上百篇的多层次、多角度的反打压反抹黑文章和工运论述,为立即争取说服群众支持这场自救斗争和保卫战,提供教育资源和理论武器。我们正在征集签名的工友需要抉择:是继续一个一个地要每个碰到的工友写几句话要求放人,还是在一个有理、有力、有节的声明底下集结舆论,并在这个舆论支持下着重争取群众、适时展示集体的姿态?

 

我们最大危险恐怕是:鉴于天朝五毛狗网上网下的党卫军冲锋队空前兴起,必将到来的铺天盖地狂轰滥炸式的大规模舆论抹黑和污蔑,规模恐怕将远远超过今年2-5月针对周秀云讨薪命案的泼脏水大抹黑(当时连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和新华社都参与了歪曲抹黑工人)。我们必须果断发动群众舆论自救乃至积极准备行动自卫反击,才能战胜即将到来的那种妄图彻底抹黑、打倒、颠覆工人运动的丧心病狂极右舆论风暴。

 

这是一场空前严峻针锋相对的阶级斗争。我们决不坐以待毙,决不心存侥幸。让我们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工友们,把征集全国一万工人签名的决心和勇气,转向投入到争取签名工友往集结起来的方向努力!如果不久将来我们工人行动和工人组织权利被打压、被抹黑、被侮辱、被逼迫到忍无可忍地步,我们工人就只有用行动来捍卫行动的权利了!

 

可是现在不过才刚刚开始。工友们,同志们,为了真正的战斗,我们必须更清醒,更坚忍,更沉着。为了准备真正的战斗,我们首先要发出这样反抗的呼喊,唤醒全国更广大的劳工兄弟姐妹:

 

不许抹黑工人运动!理直气壮捍卫尊严!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5-12-22 00:27
“工者有其业”应是共同富裕之路的必要选择【原创】
龙翔五洲

共同富裕是指国家强盛人民富裕,它建立在国家经济不断发展的基础之上,它在地区之间行业之间人人之间占有财富的差距日益缩小。共同富裕是当今中国社会各阶层人民的最大公约数,中低收入者当是自己的愿望,先富者只要不是极度贪婪者只要他希望减轻自己一些原罪的负罪感,当权者只要他还是“四个坚持”的官僚就会以此为执政理念而且希望以此调和社会两极分化的矛盾。所以大多数人都不同程度地支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但是,共同富裕在资本主义社会、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大环境下,在共产党的修正主义路线下是不可能实现的,广大人民只是在被欺骗被忽悠中梦想着如何实现共同富裕。只有实行了真正意义的社会主义改革,废除了私有制才能实现真正的共同富裕。

如何才能共同富裕?社会上有不少建议。大多属于如何改善二次分配,比如税收改革、低保福利、保障型住房、医疗教育福利、慈善公益等等。也有属于改善一次分配的,如提高最低工资限额、工资随物价指数变动、定期调整工资等等。这些建议受到广大百姓的支持,也的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民生。本文不是评论这些在资本主义国家都会采用的措施的是非,既然这些措施都是资本主义国家为调和阶级矛盾,延长资本主义寿命的方法,当然我们国家也应该可以做到。事实上我们也看到即便是在西方发达国家他们也远没有解决并且不可能真正解决共同富裕的问题。

龙翔五洲在“社会主义新模式的探讨”一文中提出“对民营经济要采用改造利用和发展的改革政策,对其实行全员股份制改造,使所有雇员和企业主根据劳动价值的不同和发展成果共享的原则拥有不同分量的股份(不是资本意义的股份,只是按劳分配意义的股份),每一个企业成员既是劳动者也是企业主。”在这里我称之为“工者有其业”。

说到这里,我想介绍一个小故事。我的一个朋友,经营着一家民营医疗仪器经销公司,公司的每个职员虽然他们大多不是资金参股人但都享有一个不同的公司股份,不论公司的业绩是红红火火还是惨淡经营,都没有一个员工跳槽或被解雇。员工们不仅每月得到较为丰厚的报酬,每年还有分红和包括健保福利、教育培训、免费的集体旅游在内的多种福利。前几年,国家整顿商业贿赂,很多医院都紧缩了采购行为,公司业绩一落百丈。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员工们的群策群力开源节流共度了难关。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公司的老板——公司真正的主人。正是这样的故事启发了我的“工者有其业”构想。2011年中国的民营企业生产总值占国民经济GDP超过了50%,这种股份制改造必定会惠及相当多的城镇居民。这种对剩余价值归企业全员所有的所有制模式属于企业的集体所有制,完全符合社会主义的性质,是一种值得推广的共同富裕的所有制模式。这种先分好蛋糕再做大蛋糕的“工者有其业”是真正的劳有所得,最能激发企业的积极性和活力,它应是共同富裕之路的必要选择。

中国现在有多种所有制,对于其他所有制如何实现工者有其业的改革呢?这是一个政策性很强课题,需要更深入的研究,我初步认为原则上可以这样考虑:

对于全民所有制企业应该恢复实行职工代表大会下的厂长经理负责制,企业的剩余价值中的合理部分应向全民派红利,用这种方法来实现工者有其业的改革,体现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体现全民所有的属性。对于混合所有制的企业,属于全民部分和民营部分,可以分别参照民营企业和全民所有制企业的方法实施。对于外资企业或外资部分,可暂不实行这一改革。而是要研究如何将它们转变为全民公有制的途径和政策。

对于农村的所有制需要改变土地承包的小农经济模式为集体所有制,在自愿的基础上逐步推行以土地和劳力入股的(非资本)股份制的专业合作社、人民公社农业企业,经营以农业为主的养殖业、禽畜业、林业、手工业、食品加工业、制造业、物流业、供销业、旅游业等多种规模化集约化经营。因地制宜地逐步发展大农业,农工联合企业和农工企业集团,以便推行机械化作业和农村水利化建设,提高抗灾能力。国家继续对农村实行优惠和倾斜政策,逐步发展农村城镇化,减小城乡差距,大大增加农民的实际收入。

对于全民所有制的文教卫生等事业单位和国家公务员,因为他们不属企业故不实行工者有其业的改革。他们将从较优厚的福利和工资待遇来体现他们的劳有所得,体现他们的共享发展成果。

“工者有其业”是一种经济改革,更是一种政治改革。它不但使劳动者支配和分享自己创造的剩余价值,走上全民共同富裕的康庄大道,而且让所有的劳动者都享有对所在企业的经济民主,参与企业的发展、管理和监督,进而必然促进了全民的社会民主和政治民主。(这远比资本主义国家一人一票式的空头虚伪民主不知要强多少,那里的人民有一人一票选举被指定的、不能代表自己意愿的总统的权利,但没有支配和分享自己创造的剩余价值以及在所在企业参与管理和选举企业主的权利,这难道不是空头虚伪的民主吗?——呵呵,扯远了,就此打住。)

大家支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不等于大家都会支持“工者有其业”的改革。我曾经将这一构想分别与几个民营企业主朋友商讨过,有的人第一反应就是“你要革我的命呀!”非也,这只是一种改制。在改制中没有“打土豪分田地”的血腥,也不像上世纪50年代让资本家拿定息的公私合营改造,远算不上是革命。在你发家的过程中,有勤奋打拼的一面,也有不光彩的原罪一面,在你扩张资本阶段你是明白无疑地长期侵占了劳动者的剩余价值。你是亏欠劳动者的债务人,若现在对你实行工者有其业的改制,你只是归还你先前的债务,是劳动者分享改革发展的成果,这就是“工者有其业”的正当性。听了我的这一席话,这位朋友无语以对了。

“工者有其业” 现今只是一种构想、理念和建言,要达到实现目标还有好一段路要走。“耕者有其田” 出自孟子《梁惠王章句上》,近代由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在1924年提出,因为中国当时经历了内乱和外患,除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苏区土地革命时期部分实践过外,经过了30年左右的时间才在全国大陆和台湾实现。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如果没有变质的话)中国实行“工者有其业”的时间应该不会这么长,它是会受到各方的阻力,主要是国内外的资本主义势力、既得利益集团及其党内的代理人和修正主义集团。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水到渠成,也需要人们的积极推动和斗争。

写于2011年9月26日
引用 龙翔五洲 2015-12-22 00:23
进攻是最好的防御,维权不如夺回本该属于工人的生产资料。将“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时的口号,改成“打土豪分工厂”,这才是工人们的心声。我之前发表过“工者有其业”的文章,阐述过把资本家占有的工厂转变为集体所有制的理由和方向。工人运动搞经济斗争有必要,但只搞经济斗争,那会“久攻不破”、敌自“岿然不动”。不如把“打土豪分工厂”的口号亮出来喊出来,行动起来,一呼百应。资本家自会害怕,有些经济斗争得不到的利益倒可能顺势而得(无产阶级未得政权的条件下,“工者有其业”不可能完全和真正实现);当然天朝也可能气急败坏,会法西斯镇压。这就要看工人运动组织者如何把握分寸,把矛盾激化到什么程度。
引用 林林 2015-12-21 13:01
特色党的无耻,他们的法西斯面目一次一次暴露出来。只会激起更多人的反抗。工人的团结就是力量!
引用 远航一号 2015-12-21 08:39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9-22 09:33 , Processed in 0.01868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