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中国革命 查看内容

第十三节 江苏省革命委员会成立

2011-11-23 09:26| 发布者: iibfmiyt| 查看: 678| 评论: 0|原作者: 水陆洲|来自: 自创

摘要: 第十三节江苏省革命委员会成立 壹、本节概述 一、造反派宣布夺江苏省一小撮走资派的权,军队支一派压一派 一九六七年元月一日,陶铸谭震林接见南京大学赴京代表的座谈纪要 一九六七年一月六日,中共江苏省委、南京市委和江苏省红色造反总司令部关于九项问题的协议 一九六七年元月六日,周恩来与南京大学赴京代表团座谈纪要 一九六七年一月七日,周恩来第二次与南京大学赴京代表团座谈纪要 一九六七年一月八日,周恩来第三次 ...

第十三节  江苏省革命委员会成立

壹、本节概述

、造反派宣布夺江苏省一小撮走资派的权,军队支一派压一派

 一九六七年元月一日,陶铸谭震林接见南京大学赴京代表的座谈纪要

一九六七年一月六日,中共江苏省委、南京市委和江苏省红色造反总司令部关于九项问题的协议

一九六七年元月六日,周恩来与南京大学赴京代表团座谈纪要

一九六七年一月七日,周恩来第二次与南京大学赴京代表团座谈纪要

一九六七年一月八日,周恩来第三次与南京大学代表座谈纪要

一九六七年一月二十六日,江苏造反派宣布夺权。排斥南京八·二七,排挤一派,夺权派应负主要责任。

一九六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南京八·二七、南工东方红等单位发表联合声明

承认这个夺权,但认为有严重错误,还是当作人民内部矛盾处理。

一九六七年一月三十日,召开庆祝大会,三十万人参加。

南京八·二七去了五万人参加大会,照顾团结,把夺权斗争推向前进。

夺权派找了个反对南京八·二七的中学生上台发言,批评了南京八·二七,说他是站过来了。

大会提出“谁反对一·二六夺权就是反革命”。

在《新华日报》上登了:“谁反对一·二六夺权就是反革命”,“一·二六夺权好得很”。一直登到二月十八号,还在登,还有文章,长篇文章!

一九六七年二月八日,周恩来谭震林与江苏省革命造反派联合委员会座谈纪要

周总理:

学习最近的毛主席的关于夺权的指示才行。《红旗》三期社论是毛主席亲笔改的,是毛主席的最新思想,尤其是第三段,主席改得最多。学毛著必须和当前实际斗争相结合才能活学活用(翻开《红旗》三期社论第三段)

这一段(指第三段)对于你们今天接见很重要,各方面都说到了,你们夺权我们已看到,中央要经过与你们会谈才能表示支持或不支持。这是一个很重大的问题,没有党和毛主席领导,没有无产阶级专政保护,没有解放军的大力支持,又怎么能够夺权呢?

建议不采用江苏人民公社的名称,用了发生政权问题。中央承认不承认的问题,国际上震动问题,首先造反派是政治上占优势,现在有些单位是人数上也占优势了。保守派在瓦解。造反派人数上占优势后,就会骄傲了,包办代替了,当然这只是苗头。希望你们警惕。

一九六七年二月二十八号到三月二号,省军区主持开了个农业生产会三天,,有省、地、县三级参加。

“抓革命、促生产”也委托军区。

一九六七年三月二日,中央文革小组接见江苏代表团时的谈话

一、关于如何对待人民解放军

当前对待解放军的态度,是革命、不革命、反革命的分水岭,是一个标志。在当前情况下,冲击解放军就是反革命行为。要坚决执行军委八条命令,这是主席批准的,主席签字的。

二、关于“亮相”

态度要鲜明。提倡什么,拥护什么,反对什么,赞成什么,必须鲜明,不能折衷。亮相不是为了保乌纱帽。

三、关于三结合

叫江渭清来北京,是要开导他,承认错误,是很好的检查。中央并未对他说三结合”。

四、关于江苏省委

王力:对于江渭清,单凭江苏饭店“一·三”事件,就应该打倒。江苏省委已经搞到顶点了,够严重的了,应该彻底揭露江苏省委。合二而一不能解决问题。

康生:我有两句话。一句是杜方平说:“至今还看不见省委有什么革命裂痕(裂痕是指路线上、原则上的分歧)”。另一句是张建山说的:“直到现在还看不到省委有什么革命行动”。(王力:直到现在,他们对中央文革还是敌对的!)建议你们省委听听他们的意见,拿这两句话,很好地检查自己的行动。

五、关于宣传工作

比如有个“百丑图”你们不要搞那个,那是自己给自己抹黑。还有”砸烂×××有狗头”,陈伯达同志说要把这个”砸”字砸碎。骂人不等于战斗。比如说:”×××混蛋”,这能增加他们攻击我们的资本。

六、关于几个口号

康生:昆明提出“左派内部必须大乱”,西安提出“革命的打、砸、抢万岁”,你们那里是“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所有这些,都是以“反对右倾机会主义思潮”为中心提出来的。中央的精神是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这是目前的大方向。你们提出这样的口号,内部互相打,放松了敌人,这才是真的形“左”实右,要坚决反对!“革命的打、砸、抢万岁!”。那有革命的?是反革命的行动。(王力:是流氓、土匪的行为!)

关锋:“江苏的天下是《红总》的天下”的口号,是宗派主义的口号。江苏是工人阶级、贫下中农的天下,是江苏人民的天下。

七、关于“私心杂念”、“内部整风”

康生:你们到北京来,总理接见了几次,不要回去就写大字报说总理接见了我们几次,用来压对方。这样做是借人抬高自己,实际是不相信自己的力量。

八、关于反动、保守组织

康生:赤卫队要充分揭露,要做大量的思想工作,坏人总是一小撮,多数人是可以争取的。

关锋:要把群众和核心领导人分开,多数人是可以争取、团结、教育的。

一九六七年三月五日,中央首长接见江苏省赴京代表团的讲话

“一·二六”之后打、砸、抢发生了,打、砸、抓不是少了,而是多了!这不仅不是革命的“三结合”联合夺权,也不是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夺权。

决定公安厅,公安局军事接管。外部造反派都退出,内部经过一段时间,培养出新生力量。

报纸是党报。造反派夺权之后,在一个长时间内,成了派系报纸。里面有些口号是错误的,是很错误的,不符合革命要求的。当然,最好是协商,改组,现在看来不行,还是军事接管。外部的都要退出。内部若有力量,能够很客观地报道,就出报。否则就停它一个时间。

工厂方面,特别是军事工厂,很长时间搞两派斗争,生产搞得不好。工厂怎样军管,正在考虑。用哪种形式还在考虑。有的派军代表,有的派军队保卫。不叫外面去串联,看情况。

杜方平表态:错了就改,没有跟得上就再跟上,我自己知道有错,不知道有这么大。

杜方平向八·二七同志表示,你们批评,要怎么批评就怎么批评。我欠了八·二七的债,有多少,还多少,我支持了夺权的一派。

我的指导思想是支持一派,团结另一派。支持以后,实际上支持了一派,打击了一派。虽然对南京八·二七有团结的愿望,但过早表示了态度,事情发展就难以控制了,没有能力把他们拉在一起,没有完成任务,心里很着急。

文凤来发言。我完全拥护中央决定,坚决执行,我犯了严重的错误,原则性,方向性错误,回去以后先要夺“私”字权。欢迎八·二七,东方红帮我们整风,和解放军搞好关系,支持解放军。回去一定好好干,一定做团结的种子,绝不做分裂的苗子。要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共同敌人江渭清是一致的,过去由于受压制,对压制过自己的同志有意见。后来学“毛著”少。

张建山:中央首长对我帮助很大,我一定要夺“私”字的权。最近南京黑字兵很猖狂,更重要的江渭清这一派还在起作用。我们做了一些事,的确是违背了中央指示,反正群众要干就干了,有人说我们的后台是江渭清。我自己有决心,解放军接管,我们双手欢迎,否则收拾不了。

曾邦元发言:首先拥护中央的决定。不欺骗党中央,不阳奉阴违,这是革命者起码的品质。为实现大联合,三结合而斗争,彻底揭开江苏省委阶级斗争的盖子。我们来因为受压制,是带宗派情绪的,我们也要从掌权派所犯的错误中吸收教训,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保证按中央指示去做。刚才杜方平讲欠债,我们说,不是欠债还债的问题,我们都有错误,对革命是损失。

外地驻宁联络站代表:我们外地的也犯了很大错误,提出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这是无政府主义,我们要作触及灵魂的检查。

一九六七年三月十四日江苏省革命造反派炮轰省委联合会、江苏省省级机关革命造反总部、江苏省省级机关革命造反总部省委办公厅分部《打倒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许家屯》

一九六七年五月七日,张春桥姚文元到达南京

一九六七年五月十四日,张春桥姚文元杜平对江苏和南京地区无产阶级革命派的讲话

张春桥讲话:

在江苏地区,首先在南京,我们是不是紧紧地掌握了革命的大方向?

在南京、江苏,在我们面前有两个方针,两个前途

一个方针就是中央所规定的方针,就是要紧紧地掌握斗争的大方向,开展革命的大批判,批判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批判江苏省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促进革命的大联合,促进革命的三结合。如果沿着这个方向前进,那么我们经过了一个时期的准备以后,我们就可以建立省一级、市一级和各个单位的三结合的领导班子,那么能够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这是一个方针,一个前途。

另外一种方针,一种前途,那就是违反中央的指示,不按中央的指示办,离开斗争的大方向,你打倒文凤来,我打倒曾邦元,就这样干,不批判刘少奇,不批判江苏省江渭清等等这些人,不去搞大联合,不去经过斗争实现大联合、三结合,就使得我们一天天在这里两派之间斗来斗去,不把对方打垮,不把对方打倒,就誓不罢休,那么这样子很可能两败俱伤。

我再说一点,关于拥军爱民的问题。

南京部队从老早介入地方文化大革命的。而且创造了比较好的典型。他们是从左边介入的,那就是最早梁、杜、吴在南大站到了革命造反派一边。而他们的这个行动得到许司令员、杜政委的支持,得到南京军区的支持。我们认为,这是南京部队的光荣,也是南京革命造反派的光荣。

对解放军有缺点有错误,你们尽可以批评,大字报、小字报,当面谈都可以,就是不要上街。

军管了的地方那就不能够那样随便地冲了。

姚文元讲话

有这样三个原因在妨碍着我们的革命的大联合,妨碍着我们执行中央的指示,有外因也有内因。

第一个原因,是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以及别有用心的一些坏人,在利用局势挑动和扩大革命造反派的矛盾。

第二个原因,是没有用正确的方法来解决革命组织之间的分歧

第三个原因,就是我们队伍内部的错误的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比如说小团体主义、无政府主义、宗派主义等等

一九六七年七月十二日,张春桥接见南京地区三派赴京代表时的讲话

我看南京第一位工作是制止武斗。五月份武斗规模还小一点,当时我是希望你们联合起来,现在武斗规模慢慢大了,看来南京一搞起武斗,比一·三事件更大了,以前是两派一起对付赤卫队,现在是两方面自己打了,是否双方面努力把武斗制止下来?过去是中央下命令,执行六·六通令呀,六月二十四日通知呀!六·二四通知是各人通知各人一方,但这几句话还不能解决全部问题,还得有个协议书。一般是搞执行六·二四通知的协议书,双方协议,签字,传达,双方都要真正的组织执行机构,譬如说,武器,枪支集中封存,自己制造的武器,土枪、土炮、棍棒也要收起来,双方都不制造武斗舆论,高音喇叭,宣传车都撤掉,你们看这样好不好?

第二个想谈谈大方向问题。三·五和五·一四讲话还适用不适用?我看除了个别词句外,现在情况还差不多,联合问题没有解决,夺权还没有解决,还是军管嘛!我看军管会现在有瘫痪的危险。要是那样子,江苏的形势是有利,还是不利?

三、江苏两派大规模武斗,中央解决江苏武斗问题

一九六七年八月十五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关于派遣调查组赴江苏的通知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决定派出一个调查组前往调查了解和协助解决南京和江苏省无锡、苏州等地文化大革命运动中的一些问题,如劝阻武斗、冲击军区、部队、夺取部队枪支弹药、动员农民进城参加武斗等等,调查组由三军干部、红旗杂志、新华社记者,国务院联络员和北航红旗革命小将组成,共38人,由刘锦平同志任组长。请你们协助他们搞好这项工作。

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日,海军党委给南京海军学院革命造反总部的电话指示

南京海军学院革命造反总部、军械学校红联总部和革联:

据我们所知,南京军区许世友同志虽然在文化大革命中犯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和错误,你们可以批判,但他与武汉陈再道比较有根本区别。因此,对许世友同志不能采取打倒的方针。同时,南京八·二七组织是一个革命组织,对他们不能采取压倒,压垮的方针。建议你们冷静考虑我们的意见,并希望你们纠正不符合这个方针的一切做法。你们可能一时不理解,我们相信你们将来会逐渐理解的。

一九六七年八月中旬,由镇江252部队李德康在252部队内召集了一次会议,参加者有无锡的陆渭文,常州梁炳生,上海工总司身份的戚丞,镇江三代会的李玉宝等人,李德康主持了会议。

李德康说:这次召集大家一起来的目的是商议如何帮助常州主力军杀回常州的问题,是否可以考虑清无锡主力军帮助常州主力军一起杀回去。

梁炳生详细地介绍了杀回常州在常州外围的对立派的一些武斗据点的情况三代会李玉宝表态:你们常州,无锡主力军杀回去的一切后勤供应由我们镇江三带会包下来。参加会议的无锡陆渭文有自己的考虑,考虑的问题有二点,(1)首先是无锡主力军去参于常州武装攻打常州,是否妥当。(2)如果参于了攻打常州,战争难免会有流血与伤亡,如果在帮助外地武斗中,无锡主力军出现了伤亡,自己如何向无锡人民交代。由于陆的思想顾虑,所以在会议中迟迟不作表态。

接着,省军区赵司令第二次接见,被接见的有无锡陆渭文,常州梁炳生,陪同接见的有省军管会的XXX“252”部队李德康。

赵司令员很关心常州主力军返回常州的问题,在听取了梁炳生的汇报之后,赵司令提出了一个送常州主力军回去的方案,他可以派出XX部队思想倾向主力军的一个解放军连队,在前面开道护送常州主力军回去。

个接见都是谈的常州问题,陆渭文等于旁听,可能也是接受对无锡主力军的一种思想感染。在接见将近结束时,陆渭文开口询问:我们无锡主力军怎么办?赵司令没有回答,而在旁边的省军管会的XX首长接口:你们也可以逐步向本地靠拢嘛。陆渭文得到这句话,做到心中有数。

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一日,中央文革调查组接见首都红代会在宁战士时的讲话

八月廿一日下午,中央文革江苏调查组接见了首都红代会大专院校在宁战士。总理秘书宋皋同志讲话要点如下:

(一)南京文化大革命开展比较早,交大,南大都比较早,但形势较复杂;

(二)要研究解决五月十四日后南京争论的焦点是什么,要历史的唯物的研究;

(三)五月十四日张春桥同志讲话是中央肯定的;

(四)如果都是造反派,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有没有前台?有没有后台?有没有后台的黑后台?

(五)你们要宣传毛泽东思想,制止武斗,建立革命新秩序。

(首都大专院校红代会华东联络站《华东通讯》第十期

一九六七《新江苏简讯》载:《南京两派分歧简介

一九六七《新江苏简讯》载:《南京两派组织简介

一九六七年九月四日,红总、八·二七和促联三派革命群众组织在南京达成《关于坚决制止武斗的协议书》

一九六七年九月十日,中共中央对江苏三派革命群众组织《关于坚决制止武斗的协议书》的复电

中央完全同意和支持你们三派代表于九月四日在南京达成的《关于坚决制止武斗的协议书》,并且高兴地听到你们三方已在南京开始实施。

中央要求你们把这一协议书和中央这一复电印发全省,号召全省各市、县的革命群众组织都能按照这一协议书的各项规定,结合本地方的具体情况,逐项付之实施。同时,中央要求各地驻军和军管代表协助和保证各派群众组织对协议各项的贯彻执行。

愿你们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紧紧掌握革命斗争的大方向,在革命大批判中联合起来!

一九六七年九月十某日,刘锦平在苏州两派谈判签字会议上的讲话

一九六七年九月二十日,刘锦平在无锡两派谈判签字仪式上的讲话

一九六七年九二十六至一九六八二十八,无锡两派代表在北京谈判

9月下旬,在中央的干预下,无锡六派九派各派出九名代表前往北京,进行两大派的谈判,最后商量大联合

六派方面,派出了浦湘海,陈象川,杨仁荣,匡建中,戴永刚,裘家栋,金坤泉,李文庆,徐志纯等人,

九派方面派出了周锡林,邹海根,陈卫等人,

部队的代表:27军方面有副军长王挺、宣传处处长王宴、侦察处处长王明清;此外,还无锡人武部部长吴体仁、炮九师高师长、硕放空十五师师长郑刚。

谈判在国务院办公厅派出的联络员和部队代表的参与下进行。

谈判开始后,首先谈交枪一事。当时中央已经有命令,在群众组织手中的枪支弹药,一律就地交给当地的驻军。无锡造反派当然听中央的话,二话没说,答应立即将手中的武器全部交给所在地驻军。当时无锡六派代表还提出,交出武器后,人身安全由谁负责给予保障?这时所有在场的部队代表都异口同声地说,解放军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并都在相关的协议上签了字。在后来的大联合谈判中,六派代表在大联合的协议中又要求写入保障群众的生命安全的条文。这些协议还得到了当时中央领导的认可,并说谁不遵守协议,谁就是蒋介石!当时无锡六派的代表深信解放军代表的承诺,立即要求在镇江和上海的六派人员把所有的武器全部就地交给所在地驻军。无锡造反派从拿起武器的第一天起,心中就把武器仅作为自己生命安全的保障,没有想靠武器去取得压倒对方的胜利。交出了武器,也就交出了保障自己生命安全的手段。但是,以后的形势发展表明,27军在无锡军管会中的代表,辜负了无锡造反派的信任,他们没有能够保护无锡六派人员的生命安全。在无锡六派交出了手中的武器以后的几个月中,又有许多主力军或支持主力军的群众被九派人员抓去殴打致死,被殴打致残的更是难以计算。

一九六七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央首长接见江苏省赴京代表团的讲话

张春桥同志讲话:

五月份去了一次南京、镇江、常州、无锡没有去,离上海最近的苏州我也未去,南通,苏北更没有去。

七月初六月底主席曾说江苏形势很好,大有希望。为什么?江苏军管会,无锡,常州军管会也瘫痪了。大概可以解决了。但后来证明只是瘫痪了,武斗还没有斗够。

七月中旬,我在这里见过江苏三派代表,那时候就谈到能不能达成制止武斗的协议,他们说可以,以后又说第一把手在南京,要到南京去谈判。实际上一边谈判,一边武斗,你们以为武斗可以解决问题。

那时候有一种思潮:“武装解决问题”,“武装夺取政权”。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样想的?最激烈时,“八·二七”退到下关,那时候我们想出来说话,主席说慢一点,他们还可能没有打够。

现在华东地区,山东、上海已经成立了革命委员会,安徽这几天发展很好,浙江基本解决了,江西也解决了,剩下的就是福建,江苏的问题等待解决。一个是前线,面对金门、马祖;一个面临长江口,也是前线。如果江苏问题解决了,对保证上海地区的生产和江苏本省的生产都有很大好处。既然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4-9 09:20 , Processed in 0.01466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