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红色文学 查看内容

春节礼物的流动改变不了实际的不平等

2016-2-17 23:0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026| 评论: 1|原作者: 破土综合|来自: 破土网

摘要: 春节期间想必很多小伙伴和笔者一样要到农村老家给许久不见的亲戚们拜年。春节前后,农村里格外热闹,婚礼寿宴拜访扎堆,但随之而来要给出的压岁钱、随礼钱、“打点”钱……也常常压得人喘不过气。近年来,农村里的人情消费名目越来越多、数额越来越高,宴席越摆越铺张,春节随礼越来越成为难以承受之重。 ... ...

 

春节随礼:礼物的流动改变不了实际的不平等

图片来源:yiping@suzhou

笔者的家乡在苏北的某小镇,大年初二开始,笔者的父母就忙着到要办宴席的亲戚朋友家随礼,春节短短七天假,笔者家就在随礼上花费了3000多元,算上给晚辈包的压岁钱和长辈的红包,笔者家春节期间的人情往来就高达6000多元,相当于当地村民三个月的工资。在笔者的记忆中,90年代的礼金大多在20元、40元,只有至亲才会出50元。而如今,200元以下已经上不了账面,普通的礼金都在200、400元左右,至亲则要出到600甚至800元。


春节随礼:礼物的流动改变不了实际的不平等


春节随礼:礼物的流动改变不了实际的不平等

苏北某镇村民2015年70大寿收取礼金的账册


春节随礼:礼物的流动改变不了实际的不平等

苏北某镇村民2016年40岁寿宴收取礼金现场

高昂的礼金之下,人情成了“难以承受之重”

礼金越来越重的现象并不局限于笔者的家乡,甚至可以说是全中国人的普遍经验。腊月刚过了一半,家在河南洛阳农村的刘春玲已经记了好几笔账,“舅舅家儿子结婚,上礼1000元。街坊搬家,送了1000元。腊月十九,又要去吃桌(河南地方话,吃酒席),还得出1000元。这两年不知怎么回事,农村的礼金噌噌噌地往上涨,婚丧嫁娶、搬家上梁、孝满月、升学入伍,哪一项也少不下来。”刘春玲说到。

大学刚毕业在江苏南京一家文化公司工作的张洋,用“压力山大”一词形容回家过年期间的人情往来。“光说压岁钱,外婆家那边有十几个孩子,每个孩子少则打发200多则400、600,给不过来啊!”张洋哀叹。

如今人情往来名目日益增多,范围越来越广:除去逢年过节、红白喜事以及乔迁之外,开张、工作调动等也都能办事收礼。在笔者的家乡,结婚、升学、孩子满月、一周岁、搬家,都能成为收礼的理由。

礼金越来越厚,情义越来越薄

笔名为十月的作者在《婚礼变迁中的乡村社会》一文中对比了他在四川西部农村搜集的四本礼簿。在1982年的礼簿中数额以2、3、5元为主,3元是邻里之间的随礼,5元是亲朋好友的随礼,10元、20元属于重亲。而1994年礼单上的数额则是10元、20元、100元。2002年礼簿上的数额是20元、30元、50元、100元、200元,其中20、30元是邻里之间的随礼,50元是稍好一点的亲朋,100元和200元是重亲的。另一户2015年结婚的人家随礼数额则以200元、300元、500元居多,1000、2000元属于重亲。


春节随礼:礼物的流动改变不了实际的不平等

上图1982年和1994年的礼单来自于同一家庭,不难发现10年间他们的礼簿总额增加了10倍左右,具体随礼数额也增加了10倍,然而当地平均工资的增长速度能否追赶上礼金提高的速度呢? 实际上,村民收入增长远远低于这些年农村地区礼金的增长。一项对偏穷的西南省份贵州的学术研究表明,从2005年到2009年,被调查的三个村,平均礼金数额年增长18-45%,而年收入却只增长了10%。礼金在收入中所占份额翻了一倍有余(从8%涨到17%),而食品消费在收入中占比下降了,从48%掉到42%。

这些年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礼金都在成倍的增加,但是原本体现亲戚、邻居之间守望相助的随礼却变了味儿。在农村,以前亲戚的孩子满月,花五块钱撕四尺花布,孩子长大了还能用;房子上梁,亲戚蒸一笼馒头提过来,匠人们吃饱了好干活。“现在送礼变化太大了,以前就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大家互相表示一下,有那么个意思就行,现在就连亲戚同事之间的礼物也越来越‘讲究’,礼金也越来越高,完全变了味儿!”武汉市的居民王女士说。

“礼物的流动”推进了实际的不平等

早期,在农村地区,因为农业生产中需要互相扶助,某些劳动环节要提高效率以赶天时,亲戚邻居之间随礼是为了构建有利于家庭生存的社会网络,带有重要的互惠功能。然而在日益商品化的时代下,农村地区的婚礼、葬礼、寿宴上的随礼习俗却已然成为农民的负担,大大推进了实际的不平等。由于礼金上的统一,穷人即使没有能力随礼也要硬着头皮送,因为“人情”在农村有更高的优先级。相比富人,穷人花在随礼上的开支占家庭总收入的比例更高。

著有《礼物的流动》一书的人类学家阎云翔认为,改革开放后,越来越大的送礼关系网(以及送礼要比之前收受的礼金更多的义务)促成了送礼成本迅速上升的增长螺旋,这对穷人来说是毁灭性的。礼金越来越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一社会模式并未将收入包含在内。

回溯随礼的演变,原本在仪式上祝福性,实物化的随礼现在却已完全货币化、市场化,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也不可避免地变得淡漠和荒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燧鸣 2016-2-17 23:53
责编:燧鸣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16 05:23 , Processed in 0.02494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