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社会主义500年”始于一枚天主教圣徒……

2016-4-6 22:5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107| 评论: 0|原作者: 颜玫琳|来自: 破土网

摘要: 空想社会主义是我们绕不开的一部分。然而,空想社会主义的鼻祖托马斯·莫尔其实原本是天主教的圣徒,但经过考茨基和恩格斯的重新评估后,成为“社会主义500年”的滥觞。那么,莫尔及其《乌托邦》到底讨论了什么?考茨基和恩格斯对其重新赋予了什么评价?这一重新评价的意义何在?请看作者在本文的解答。 ... ...

空想社会主义是我们绕不开的一部分。然而,空想社会主义的鼻祖托马斯·莫尔其实原本是天主教的圣徒,但经过考茨基和恩格斯的重新评估后,成为“社会主义500年”的滥觞。那么,莫尔及其《乌托邦》到底讨论了什么?考茨基和恩格斯对其重新赋予了什么评价?这一重新评价的意义何在?请看作者在本文的解答。

“社会主义500年”始于一枚天主教圣徒……

2013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新进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对社会主义500年的历史发展进程进行了科学分析,从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进程中深刻阐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前景,其中讲到社会主义500年是从1516年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开始的。那么,莫尔为什么会成为空想社会主义第一人?《乌托邦》为什么会成为空想社会主义第一书呢?

未曾得马、恩重视却被天主教尊为圣徒

在国际共运史上,托马斯•莫尔以《乌托邦》一书奠定了其“空想社会主义鼻祖”的崇高地位,这一点已人尽皆知。但是,在莫尔生活的16世纪,不仅“社会主义”一词难觅踪影,就连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也还在襁褓之中。而且,1535年莫尔被英王亨利八世送上断头台后的数百年间,他一直是以天主教圣徒的身份备享哀荣。从一个天主教圣徒到空想社会主义的鼻祖,究竟是谁帮他完成了这样一次华丽的转身呢?

许多人会猜想到科学社会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和恩格斯,但事实并非如此。1880年,当恩格斯在创作有着梳理社会主义思想“道统”意义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一书时,只是以非常隐晦的方式提到了莫尔的《乌托邦》,将它和康帕内拉的《太阳城》一并看作是“十六和十七世纪有理想社会制度的空想的描写”。实际上,恩格斯更愿意把创造“直接共产主义的理论”的桂冠,授予18世纪的启蒙学者摩莱里和马布利。在《反杜林论》一书的草稿中,恩格斯更是直接把摩莱里和马布利称为“社会主义的最初代表”。至于马克思,他在其卷帙浩繁的著作中,虽有几处提到莫尔及其《乌托邦》,但重点在于引证《乌托邦》中关于资本主义发展早期“羊吃人”的精彩描述。也正因如此,莫尔在马克思那里,不过与坦普尔、康替龙和富兰克林等人一样,只是“最初研究政治经济学”的代表人物。由此可见,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看来,托马斯•莫尔顶多只能算是“共产主义的微光”,还远未达到“空想社会主义鼻祖”的历史高度。

托马斯•莫尔虽然没有获得科学社会主义创始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重视与认可,但是他在天主教的“道统”中却风生水起。1535年,莫尔因为拒绝宣誓承认亨利八世最高教会首领的地位,而被送上断头台,以身殉道。此后,莫尔的生平传记,便成为天主教教士颂扬殉教事迹、显示上帝尊荣并诱启读者的最佳福音书。以“圣托马斯”之名著称于世的莫尔,他的《乌托邦》仅仅被视为一部“游戏之作”,或者充其量是一部带有深厚人文主义精神的启蒙之作。1886年,莫尔在去世300多年后,又被罗马天主教会的教皇庇护十一世册封为圣徒。

经理论权威考茨基助推恩格斯转而称其“时代之子”

就在莫尔被册封为圣徒的第二年,随着卡尔•考茨基《莫尔及其乌托邦》一书的出版,莫尔及其《乌托邦》的历史价值得到重新评价。也正因为考茨基这位有着世界影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权威的助推,莫尔在社会主义思想体系中,很快从“共产主义的微光”上升到“第一位伟大的空想共产主义者”的重要位置。

考茨基认为,莫尔的伟大在于,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初露端倪的时期,他已洞见它的本质,以致他在头脑中所描绘出的、为了消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损害而与之对立的生产方式,已经包含着不少近代社会主义的最重要的特征。尽管莫尔是超越自己时代的伟大人物,但是《乌托邦》一书却因为“如此根植于那个时代的状况中,并且对过渡时期的惶惑不安情绪以十分有力的明确表现,因此该书虽尚未获得世人的完全理解,但在不知不觉中已成为苦海慈航,从而赢得数百年的尊崇”。而且,对于19世纪末的社会主义运动来说,《乌托邦》一书中所揭示的许多倾向,仍然有着重要的启迪意义。由此,考茨基宣称莫尔是“第一位伟大的空想共产主义者”。

此后,恩格斯对考茨基关于莫尔的研究,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1891年,恩格斯在一封信中极力称赞考茨基的这本著作,同时确认“在对当时历史条件的这种总的论述的背景上,托马斯•莫尔是作为时代之子出现的”。1880年的时候,恩格斯只是在著作中很隐晦地提及莫尔和《乌托邦》,而11年后,恩格斯已经转而认为莫尔是“时代之子”。应该说,由于考茨基对莫尔的研究,恩格斯对莫尔的评价也发生了转变。

考茨基的研究和恩格斯的表态,这两位马克思主义顶级权威的言论,已经足够改写国际共运史经典教科书对托马斯•莫尔的评价。1953年,第一个提出社会主义思想发展完整概念的学者、苏联著名历史学家沃尔金在其《<乌托邦>的历史意义》一文中写道,“直到十八世纪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时为止,社会主义思想史上还找不出一部堪与《乌托邦》媲美的作品。莫尔完全有资格被称做是空想社会主义的鼻祖和空想社会主义的最伟大的代表人物之一。”此后,托马斯•莫尔的空想社会主义鼻祖地位亦被写进教科书,为人们熟知。

(本文原载中央党校理论版网站。责任编辑:胡斐  图片编辑:万事如意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8-14 23:08 , Processed in 0.01813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