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从“亚非”到“亚非拉”

2016-4-6 03:0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087| 评论: 2|原作者: 夏婷婷|来自: 破土网

摘要: 2015年是万隆会议召开六十周年,破土刊发了一系列纪念文章。拉丁美洲的朋友们来信表示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因为1955年的万隆会议没有拉丁美洲国家代表参加。从缺席万隆到古巴革命,拉美人民走出了艰难的反帝反殖民道路。


去年是万隆会议召开六十周年,1955年的4月,在印度尼西亚召开的万隆会议将初步摆脱了殖民统治、新近独立的亚非民族国家联合起来,试图建立新的国际关系准则,为新独立国家自治权和团结而奋斗,给世界秩序的改写开创了一条新道路,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万隆会议共有29个亚非国家参加会议,但是西半球未进入西方发达国家行列的拉丁美洲国家却没有一个出席,甚至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派出观察员。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拉美缺席这么重大的盛会呢?然而在后来的不结盟运动中,拉美国家终于出现了身影,并且每次参加的国家数目越来越多。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使得拉美突然转变了态度呢?


夏婷婷:从“亚非”到“亚非拉”

图片说明:Conférence de Bandung (1955)


夏婷婷:从“亚非”到“亚非拉”

(图片来源:网络)

拉丁美洲缺席万隆的可能原因

当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缅甸和锡兰(斯里兰卡)五个国家倡议召开万隆会议,当时在选择邀请哪些国家的时候,这些国家首脑进行了细心周到的筛选,规定会议的被邀请国必须是“具有独立政府的国家”,主要是新近独立国家,沙哈拉以南很多国家未独立,因此未被邀请。对外的宣传也都是亚非人民的盛会,且主旨为反殖民反帝国主义,号召更多的殖民地国家起来斗争,举办方未能将独立已久的拉美考虑进去。大对数拉美国家于19世纪前二十年中获得独立,独立时间差异导致拉美无法与20世纪新近独立的亚非国家分享主权斗争的经验,因此1955年时拉美国家与亚非国家并无反殖民方面的情感共鸣。这导致拉美国家与万隆会议失之交臂。

而在冷战格局下,美国将拉美视为其后院,二战后至上世纪50年代末是美国在拉美称霸的鼎盛时期,美洲国家组织(OAS)成立,像“殖民总部”一样控制着拉美,《美洲国家组织宪章》《美洲国家间互助条约》表明西半球军事集团的形成。1951年的《共同安全法》西半球的共同防御计划,美国逐渐与12个拉美国家签订了双边军事互助协定,美国为反共而大量支持独裁国家,在外交上, 拉美国家也受到美国的严密控制。总之,在美国的粗暴干涉之下,拉丁美洲并无完全的外交独立,其反美意识,反新殖民主义意识才刚刚苏醒。

从心理认同角度看,万隆会议也被叫做全世界“有色人种”的会议,而当时拉美当政的几乎都是白人,意识形态也是白人的。拉美国家独立过程也是克里奥人(土生白人)推翻殖民宗主国的统治而取而代之,并未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彻底革命,延续下来的白人政府,一直是紧跟欧洲,后来紧跟美国的意识形态、政治经济需要,直至二十世纪50年代未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和自治”。当时拉美在心理上既属于西方,又属于非西方,在东西方定义中,都找不到自己准确的位置,西方社会因拉美的落后和在经济链中的末端地位而未将其划归为非西方,而亚非国家早期难免有不知如何为其定位的尴尬。正如乌拉圭学者Roberto Bossio在纪念万隆会议时提到的:“拉美因其不发达被欧美看不起,因依附于欧美被亚非看不起,这就是拉美孤独的原因”。

拉美与不结盟运动

不结盟运动起源于万隆会议,最初定位是亚非国家之间的联盟,目的是反帝国主义和寻求世界新秩序。1961年在开罗召开的第一次不结盟国家会议,拉丁美洲只有古巴参加,还有三个国家玻利维亚,巴西和厄瓜多尔派出了观察员。不结盟运动第一次会议因古巴的出席而向拉美敞开了反帝反殖民的队伍的大门,其决议中强调了拉美与亚非国家一样处在了威胁世界和平的危险中,同时暗示了拉美与亚非同时遭受贫困和欠发展的痛苦。

古巴的参会源于1959年的古巴革命,卡斯特罗采取了国有化政策致使古美关系恶化,美国发动猪湾侵略战争,将古巴推向苏联的社会主义阵营,并将其踢出美洲国家组织并对其进行了经济封锁和制裁。古巴因抵抗新殖民主义而与亚非国家找到了共同话语,主动向亚非拉国家组织靠拢,切·格瓦拉开始在非洲进行游击战,率先建议成立亚非拉人民团结组织。


夏婷婷:从“亚非”到“亚非拉”

(图片来源:网络)

古巴不仅主动单独参与不结盟运动,并且带动了整个拉美反抗新殖民主义意识的崛起,作为新殖民主义的第一批受害者,拉美国家与亚非国家之间的有许多感同身受的经历与抗争经验可以分享,两者的区别在于亚非国家的反殖民与反帝国主义主要针对欧洲老牌帝国主义国家,拉美主要针对美国。古美的交恶,越南战争,以及巴勒斯坦,葡语非洲国家和南非的反美运动,促使亚非拉的反美情绪产生了共鸣,找到了共同的帝国主义敌人。

另外拉丁美洲经济发展方面形成的依附理论在当时成为了第三世界反对经济霸权和建立世界经济新秩序的强力的理论依据,第三世界和依附论也使拉美找到了与亚非联合的契合点,在国际关系中摆脱了西方和非西方的分类困局,与亚非一起进入第三世界国家、发展中国家、不发达国家、边缘国家的行列,也就是在南北格局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拉美加入不结盟运动,转变了运动反殖民的焦点,开始关注发展问题,欠发展的问题得到拉美很多国家的切身认同。

古巴于1966年举办了三大陆会议,成立了亚非拉人民团结组织,80多个亚非拉国家的500名代表参会,把三大洲的合作推向高潮。从此,不结盟会议将亚非拉三个大陆的国家从发展角度和反抗新殖民主义的角度联结到了一起,反殖民主义的、新近独立的和反新殖民的三个大陆的国家形成了统一战线。

由此看来,古巴革命后反美斗争的公开化鼓舞了拉美国家反美情绪的高涨,打开了反美反帝反殖民的新的大门,拉美国家对新殖民主义剥削和压迫的认同,对发展问题的关注和亚非拉反美情绪的汇合,都促使了三大洲国家的联合,而古巴在其中起到了关键性和先锋的作用。

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破土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bodengcong35 2016-4-7 16:42
中蘇不團結,可惜
引用 水边 2016-4-7 10:49
编辑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8-14 23:43 , Processed in 0.01150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