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切·格瓦拉的失败与“游击中心主义”再反思

2016-5-9 21:20| 发布者: 巷口的游击队员| 查看: 372| 评论: 2|原作者: 夏婷婷|来自: 破土工作室

摘要: 美国作者丹尼尔·詹姆斯《切·格瓦拉传》中文版是1975年以内部发行的形式出版的,书中将格瓦拉的成长、革命和失败的经历做了详实的记录和批判。前言中译者群体批判了作者的美帝立场,他对马克思主义的恶毒攻击,以及对格瓦拉形象的歪曲。


美国作者丹尼尔·詹姆斯《切·格瓦拉传》中文版是1975年以内部发行的形式出版的,书中将格瓦拉的成长、革命和失败的经历做了详实的记录和批判。前言中译者群体批判了作者的美帝立场,他对马克思主义的恶毒攻击,以及对格瓦拉形象的歪曲。但是,翻译此书必有重要参考价值之处,前言中仅指出是“在某些方面提供了一些资料”,笔者认为本书在分析玻利维亚游击战失败的原因方面还是比较有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时隔多年,再次翻阅和记录,也可窥见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大量拉美国家受古巴革命影响而发起的游击战最终失败,除去美帝干涉和军事援助等外部原因之外,还有一些内部更加细致的原因。


格瓦拉在古巴革命胜利之后,与卡斯特罗一起制定了“革命输出”的战略,向非洲和拉美输出革命,方法是游击战。“革命输出”的失败,并未让他总结出经验教训,还是一意孤行,带领十几个古巴战友到了玻利维亚,开始一厢情愿的游击战,最后因群众出卖和政府围剿而失败,牺牲在了这个南美高原之国中。这样的惨烈牺牲,却没有换来美洲革命的积极成果,不可谓不令人扼腕。对于格瓦拉失败的原因,作者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首先,通过对格瓦拉游击战理论的梳理,作者认为他与毛泽东、武元甲等的革命和战争理论相比,地位不可相提并论,由此形成的格瓦拉主义,也是次要的意识形态现象,无法上升到指导性理论。格瓦拉认为“无阶级”的游击队高于农民、无产阶级、甚至革命政党之上,革命成立之后成立“游击队专政”,即古巴革命的经验,其实是不可复制的。


而格瓦拉与玻利维亚共产党之间缺乏联系,也造成了玻利维亚游击战群众基础的薄弱,玻共与古共的立场多有不同,并不支持武装斗争,并且一直将切作为不理解民情和浪漫主义的“外国人”,并无战略与情感上的一致。此外,在玻开展游击战是古巴单方面的决定,玻共第一书记认为这有干涉内政之嫌,而且不同意切提出的少数游击队就能够点燃革命烈火的理论,主张应当以正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方式,即通过群众暴动的方式来发动革命,以上诸种原因导致玻共在游击队战中保持了袖手旁观。


不仅如此,更为致命的问题在于,游击队的纪律训练不严格,从格瓦拉日记中可见,先后发生多起出卖营地、出卖队友等事件发生,导致队伍的几次险象环生,几乎覆灭。例如,其中一个玻利维亚青年,喜欢随便开枪,一次打死了一个士兵之后,引起了政府军派来更大的巡逻队,游击队陷入了致命的埋伏。格瓦拉也不注意联合当地群众,建立有效的游击区。作为玻利维亚的游击队,队伍中一开始只有两个玻利维亚人,后来在三十九名队员中增至二十三人,这些玻利维亚人还不通战地附近的印第安语言,与当地农民无法沟通,于是基本的宣传和群众动员都没有办法开展,证明了其准备工作的不充分,对当地文化缺少最基本的了解。最开始的时候,切是神秘出没,很长一段时间,国际社会都不知道切在哪里,在做什么。玻利维亚人民并不知道他在这里,而且不明白他的意图,许多民众听从政府宣传,深信共产主义是坏东西的,一些村民发现了游击队踪迹之后甚至产生了恐慌,第一时间报告了政府,导致了游击队行动步步惊心。

1960年,切率领古巴代表团访问中国,见到了他的“偶像”毛泽东

更糟糕的事情还不止如此,关键人物任命错误,导致游击队领导人处于致命的暴露之中。作者认为,切安排的塔尼亚间谍做好前期铺垫工作是最糟糕的一步,她是苏联训练出来的间谍,受命于苏联来监视这里的游击战,在最关键的时刻,她暴露了游击队与玻利维亚的城市组织所有的联系方式,和所有机密信息,导致了游击队营地和作战计划等彻底的暴露,给了切和他的队伍致命的一击。而与此同时,切的短期作战计划有严重问题,在他们急于发动战争的心态下,胜利的最高潮就是攻占了萨迈帕塔,但他们占领之时并没有明确的目标和下一步计划,那是一个没有石油、没有工业、没有主要公共事业,在经济和军事上没有什么价值的地方,唯一的作用就是造成全国性的轰动,但也带来了政府军的醒悟和反攻,缩小了打击范围,在切不熟悉当地环境的致命缺点下,游击队遭到覆灭。


作者唯一不可靠的怀疑在最后。作者认为,卡斯特罗与切的矛盾,是卡出卖了切,猜测最后古巴政府没有给予游击队物质增援,甚至连政治支援也没有,与游击队的联系在1967年6月中断,也就是切牺牲前三个月。最令人费解的是卡斯特罗一直没有宣布切究竟在哪里打游击,没有给他造国际声势,在1967年7-8月的拉丁美洲团结大会上,卡斯特罗说的是向“不管在哪里的切致敬”。作者认为卡斯特罗在与切拉美革命的“玻利瓦尔”形象的竞争之中,主动让切在玻覆灭。当然作者的这段猜想还比较主观。


切的失败带来的是他形象在世界范围的传播,可惜的是上述对切在玻利维亚领导的游击战的失败被没有被拉美其他国家的青年认真总结和吸取经验教训,在切的精神的鼓励下,各国纷纷爆发游击战,但是许多游击队重复了上述错误中的许多个,尤其是在理论上采取了切的“游击中心主义”,以阿根廷为例,游击队一开始忽略了国家城市化的现状,采取盲目的农村游击战,60-70年代许多游击队采取了“拣选人员”本位思想,脱离了群众,在转向城市游击之时,又脱离了政治团体和社会团体,没有明确合理的作战计划,作战手法如绑架、抢劫等与恐怖活动相似,到后期在民众中普遍出现了对游击队的反感,失去了人民的支持,只有重蹈失败的覆辙。


在游击战趋于平静的拉美地区,社会矛盾依然尖锐,在肯定英雄和革命精神的同时,对革命的成败进行分析和学习,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bodengcong35 2016-5-10 01:40
好像是卡斯楚和切的理念差異在六十年代革命勝利后就存有了。卡斯楚也一直不支持切的單幹和蠻幹。切在1965年就發表聲明,脫離體古巴國籍!因此本文翻譯的著作中作者的看法,要好好斟酌!
引用 巷口的游击队员 2016-5-9 22:42
责编 巷口的游击队员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7-24 18:47 , Processed in 0.16788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