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中国沃尔玛维权工人的希望与危险:要光明正大的工人行动,还是要卑怯阴暗的工贼冒险? ...

2016-8-11 17:24|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3947| 评论: 3|原作者: 工弩、秋火

摘要: 走上层路线的自由主义改良派的主流劳工界正在自行走向破产,它正在或即将自行失去代表中国工人运动发声的资格,历史的必然性——呼唤着重建以工人阶级为独立自主主体、真正追求工人民主、争取团结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及小资产阶级为战斗工人效劳的新工运。

中国沃尔玛维权工人的希望与危险(2016-8-8)

中国沃尔玛维权工人的希望与危险:
要光明正大的工人行动,还是要卑怯阴暗的工贼冒险?

——本文献给全国沃尔玛维权工友、国内外的劳工界进步人士及一切进步工人



工弩,秋火
2016年8月8日

在今年7月上旬全国多地沃尔玛工人连环罢工潮和集体抵制行动(南昌、成都、深圳、哈尔滨)后,对「工运政治红利」垂涎已久的一股劳工界势力大大加快了强行争夺工人领导权、甚至分裂破坏和攻击沃尔玛工人自组织平台的活动(参见作者工弩一周多前写的《沃尔玛员工维权紧要关头(上):反对工贼行径,澄清策略分歧,捍卫工人团结》[1])。于是,在整个7月份这帮工贼团伙做到了沃尔玛美国大资本家雇佣工贼做了无数次也没有做成的事情——成功分裂了沃尔玛工人自组织,成功分化了沃尔玛工人抱团抵制综合计算工时制的斗争(这里特别提请大家注意:张治儒王时树之流不主张沃尔玛工人把重心放在抵制综合工时制,而是更热心提出了例如提高工资30%这样目前根本不切实际的过激要求[2])。虽然我们暂时无法窥测张治儒们背后的美国大金主的深谋远虑,但在客观上,张治儒们却起到了美国沃尔玛大资本家雇佣工贼都起不到的分裂破坏沃尔玛工人抵制综合工时制的斗争的作用。

就在韩东方负责的中国劳工通讯英文版网站7月27日高调鼓吹上述工贼团伙成功分裂沃尔玛工人维权队伍所建立的分裂组织之后仅仅一周,8月3日广东省总工会首次点名、高调回应沃尔玛(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有关推行综合工时制的群体劳资争议事件(2016年8月3日),表示省总工会和深圳市总工会已经向沃尔玛行政方明确表示反对沃尔玛全员实施综合工时制,但与此同时却公开暗示警告说:「发现有一些个人和组织在传播扩散一些不实信息,造成企业与职工情绪对立,“我们希望职工要理性辨别和对待,不要信谣传谣,更不要被利用,要相信政府和工会组织,会督促用人单位守法经营,保障职工的合法权益”。」[3]


原因分析:工贼团伙张治儒们与韩东方联袂主演的疯狂闹剧,直接引发广东省总工会暗含警告的8·3表态

广东省总工会为什么会有上述公开的暗示警告?也许有人认为这是沃尔玛工人维权行动的压力迫使官方工会有所作为,顺带也对工人自组织做一番暗示警告。但是,沃尔玛工人自组织平台早已存在,而且与7月上旬的罢工潮有并非秘密的信息交流和网络联系,但官方工会为什么不是在罢工潮持续的7月上旬发出警告,而是在张治儒们与韩东方联袂主演的疯狂闹剧达到最高峰、甚至他们的某位充当了旗手的知名学者亲密同谋都得意忘形兴奋异常激动难捺迫不及待跳出来做出极端虚伪表演的疯狂地步的时候,官方才首次高调发出暗示警告呢?我们认为,正是这些工贼团伙的闹剧,才直接引发了暗含警告的省总8·3表态。

(1)工贼团伙野蛮抢夺工运地盘、却根本不把真正大老板放在眼里的过激冒险策略惹恼了天朝的统治阶级
正如早在一周多前笔者撰文所详细分析指出的,工贼团伙不但分裂了全国沃尔玛工人维权队伍,而且提出了一系列根本不把和谐当局放在眼里的极为激进的全国性大规模化的组织策略,并且张治儒们过于依赖境外有政治对抗性的媒体来报道中国工人斗争的做法,更是难免不必要地引起当局的紧张和敌视。
果不其然,工贼团伙张治儒们一味争权夺利不惜践踏工人阶级利益,甚至表现出一副根本不把真正大老板放在眼里的样子,干出一系列肆意妄为得意忘形的冒险玩火行为,很快惹恼了天朝的官僚资本统治阶级,于是就有了省总8·3表态。

(2)工贼团伙疯狂捣乱、成功分裂并削弱了目前国内唯一较有希望的沃尔玛工运,让天朝统治阶级误以为进一步打压工运的时机即将到来
从我们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来看,天朝的官僚资本统治阶级在根本上并不希望工人阶级的自我组织日益壮大,但出于利用工人自组织行动的客观效果来制约在华西方大资本的竞争目的,也部分出于为无能的官方工会提供改良动力以缓和劳资矛盾日益紧张这一并非主观人为所导致的客观形势的考虑,统治阶级会在一定的劳资冲突阶段容忍工人自组织的成长及其活动的展开。
但是,由于天朝实体经济及谠国砖制遭遇越来越大的挑战,尤其整个2015年中国工人阶级处境明显开始恶化[4],统治阶级越来越担心阶级矛盾擦枪走火引爆大规模社会冲突,统治阶级更倾向把工人组织压下去。不过,统治阶级暂时不敢贸然地正面打压已经组织起来的维权工人,而是从工人运动的外围——劳工NGO开始打压,其第一步就是2015年12·3打压广州、佛山的劳工NGO。由于初级的南方工运迅速团聚在一起,很快形成以深圳为新的中心的暂时团结格局,并得到泛左翼反对抹黑工运的声援,当局狡猾地暂缓、调整了打压力度[5]。
从今年初以来,除了最初的东北铁路工人追讨积欠社保、破产煤矿工人追讨欠薪以及沿海搬厂工人争取补偿的零散的自发工潮以外,唯一较有希望的就是在5月中旬兴起的出现自组织萌芽、并且遍布全国各大城市的沃尔玛工人维权运动了。从当时主流媒体较为有利工人的报道、几个地方总工会支持工人反对资方推综合工时制的表现来看,出现自组织萌芽的沃尔玛工运并非没有继续向前发展的可能。如果谨慎采取一定策略、避免过早做无谓冲撞,完全可能进一步发展起来。
然而,就在沃尔玛工运开始萌发出幼嫩的萌芽时,一伙工贼强盗为了抢夺地盘的特殊私利竟然以一系列疯狂野蛮的手段闯进沃尔玛工人维权队伍,甚至不惜诋毁、践踏、排挤部分沃尔玛工人核心骨干,在美国大金主的资助下,这伙工贼强盗经过一个月孜孜不倦的不懈努力,终于成功分裂了沃尔玛工人维权队伍,在一定程度上成功破坏、削弱了仍处于萌芽中的沃尔玛工人运动。
工贼强盗们的胜利成果,如今是否赢得了美国大金主的打赏我们不得而知,但工贼们的这一胜利明显鼓舞了天朝统治阶级:有关当局以为进一步打压工运的时机即将到来。在这种背景下,官方的广东省总工会对沃尔玛工人中的民间组织发出了公开的暗示警告。

然而,统治阶级尽管一向对真正组织起来的工人小心翼翼,仍然是低估了工人自我组织的行动力和抗争决心。无论是小资产阶级工贼,还是大官僚资本的统治阶级,都低估了工人阶级自己组织起来的力量——哪怕仍然是幼芽,却顽强而勇猛!


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三天之内迅速有力有理有节回应省总(8月3~5日):
以光明正大的工人请愿行动,捍卫全国沃尔玛工人维权正当性合法性并赢得目前斗争局面的主动权


官方工会从舆论上反对沃尔玛资方推行综合工时制,却对工人阶级含沙射影夹带警告的公开表态,迅速引起沃尔玛工人方面的公开的强烈质疑和不满——8月3日当天晚上就有工人在全国沃尔玛工人网络平台--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博客发表署名「原沃尔玛2155店工程部技工张军」的文章(张军也是该联谊会新闻发言人)[6],指出官方工会只是从形式上声援支持沃尔玛工人维权;正面质询「广东省总工会应当有责任向广大沃尔玛工人、社会以及媒体讲明到底是哪些个人和组织在传播一些不实信息」,并以负责任的态度指出:如果确实有人散布「不实信息」就能造成被认为「违法犯罪」的「情绪对立」,张军建议省总工会「启动法律程序来对他们绳之以法」。

作者张军同志更着重指出沃尔玛工人早已自发抱团抵制沃尔玛单方强推综合工时制、近千沃尔玛工会会员联名、多次直接求助中华全国总工会等方式行动起来维权,但「我们十万多沃尔玛工人所看到的是在这两个半月以来,沃尔玛采取种种卑鄙无耻下流手段,已经把我多名沃尔玛女工逼得患上了精神疾病!」张军同志最后「衷心的希望广东省总工会能切实以实际行动来捍卫沃尔玛工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彻底纠正和制止沃尔玛正在强推的综合计算工时制,如果能做到这一步,那些所谓的散布不实信息的个人和组织就没有了生存的土壤!多做实事,少说空话! 」

紧接着两天后的8月5日下午,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首席代表张利亚及游天玉等多名联谊会核心成员、沃尔玛工人代表(共约十几名工友,几乎都是沃尔玛在职员工)一起到深圳市总工会递交了《沃尔玛工人有话要说》的联名请愿书。联名请愿书回应省总工会文件指出,沃尔玛不是拟推综合工时制、而是已经开始实施综合工时制,沃尔玛各门店工会也被资方控制不能维护工人权益;表达了希望立即重整沃尔玛各门店黄色工会的要求;最后还特别指出「我们沃尔玛工人有自我辨别是非、抵制分裂势力的能力。……我们在维权过程中,也的确发现了极个别人、组织等分裂势力的强行、粗暴介入,他们笼络了几十名不明真相的沃尔玛工人来搞所谓的维权活动,这给我们维权带来的巨大破坏,我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并早已公开拟文与他们划清界限,所以我们有自我修复和辨别的能力。」[7]

值得高度注意的是,在8月5日联谊会工人请愿行动开始前,公开的联谊会核心成员游天玉(深圳沃尔玛1059店在职员工)被警方约谈,令人惊讶和佩服的是,这名联谊会的工人「客观、负责任的如实讲述了沃尔玛工人正在开展的抵制综合计算工时制的事情,一一罗列了沃尔玛为了强推综合计算工时制所采取的种种卑鄙无耻的手段。游天玉也向警方讲述了自己从去年10月以来,一直与包括全总各级在内的中国工会之间保持联系,并积极寻求援助,并把下文将要递交给深圳市总工会的文件(引按:指联谊会工友的请愿书)也交给了警方查看。警方表示理解游天玉等沃尔玛工人所采取的抗争行动,希望能依法、理性维权。游天玉表示赞同警方的观点。警方还着重向游天玉了解了其他问题,比如被联谊会认定为分裂势力所成立的微信群、QQ群等事情,游天玉表示绝大部分沃尔玛工人是认清了这股分裂势力的真实面目,并表示自己早已声明与他们划清了界限。」[7]

联谊会在深圳的部分积极工人在8月5日的这一行动表现出令人惊喜的勇气,其非凡的意义就在于,她们代表广大沃尔玛工人公开做出了光明正大的请愿行动,捍卫了全国沃尔玛工人维权正当性合法性并赢得了目前斗争局面的主动权。【实际上这里面还有一个极为可贵的重要细节:据笔者联系到当事人工友证实,8月5日当天游天玉被警方约谈时,联谊会首席代表张利亚和其他一起行动的工友就约定,请愿行动继续进行,同时假如游天玉迟迟没有恢复自由,过了一定时辰,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就立即发起全国性和国际性的、要求立即放人的声援运动!】

初生的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竟能以惊人的勇敢而团结的集体行动和坚决自信而负责任的声音,有力、有理、有节地公开回应了官方工会释放的信号,并当面赢得官府接受其存在并实际默许其合法性【值得注意:工人8·5请愿行动前后两次遇到警察,当天中午是游天玉被警方约谈,下午行动中在市总工会又一次集体遭遇警察,两次警方都以认同的方式与工友沟通】,显示了谁才是真正在关键时刻站出来代表全国沃尔玛工人维权的正当性和合法性的有担当的工人组织,谁才是真正掌握了主动权、能够有力代表全国沃尔玛工人维权队伍的工人组织。


劳工界部分大佬畏罪心虚
竟然对当局警告集体缄默


极为讽刺的是,劳工界部分大佬面对广东省总工会8月3日暗含警告的表态,竟然表现出缩头缩脑、集体缄默的态度,完全没有了不久前那副「似乎完全不把当局放在眼里」的大无畏姿态。

正应了民间一句老话:耗子扛枪窝里横——真正大老板发几句暗示警告就把这些蝇营狗苟的鼠辈吓得不敢吭声,除了把异己分子踢出自己的网络小圈子,他们应对官方警告暗示的绝招只剩下保持缄默,一改不久前对付沃尔玛工人积极分子的嚣张得意嘴脸。

某些劳工界大佬不是一有官方工会就重大维权问题或工会问题表态这种大事,就动辄扯出「劳工界呼吁书/公开信」名义到处拉签名吗?但他们现在为什么表现得如此卑贱、怯懦?因为他们虽然成功地分裂破坏了沃尔玛工人维权运动,甚至私下里为这种以分裂破坏中国工人维权、换取美国大金主青睐资助的丑陋行径洋洋得意,但他们毕竟知道这是见不得光的罪恶,所以他们至今仍然极力捂着盖子,害怕被世人得知他们分裂破坏工人队伍的全部真相。他们害怕破坏工人团结利益的罪行败露,他们心虚了,因此面临真正的威胁和警告时却不敢吭声,表现出缩头缩脑、集体缄默。




然而,无论工人阶级、工人运动内部如何分裂和内斗,面对来自官僚资本统治阶级的压制的信号,公开的工人维权组织都应该做出一个至少为工人维权辩护的回应,应该理直气壮的接招。但是,部分所谓劳工界大佬还敢站出来吗?


劳工界旗手人物王江松:以虚伪面目包庇工贼;打着民主旗号干不民主的勾当;胡乱踢人压制民主讨论、把全国沃尔玛工运重大争议视为自家「劳工界」圈内事

就在作者工弩矛头指向工贼团伙张治儒王时树韩东方之流的文章7月29日发出之后第四天,国内劳工界旗手人物王江松以「一个沃尔玛员工维权的观察者和研究者」的名义,在8月1日下午4点19分公开发布「十点思考和建议」[8](以下简称「王十点」),值得注意的是,王江松的这篇文章首先公开发布在工贼团伙分裂组织「沃尔玛工人维权协调小组」的博客上,该工贼团伙分裂组织在「王十点」前加了一段歪曲和污蔑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核心成员张军、张利亚的「编者按」。

我们认为,王江松的策略讨论文章是屈于工弩文章的反击而被迫所做的让步;进一步来说,既有在分裂破坏沃尔玛工人维权的劣迹彻底败露之前,与张治儒王时树等一线执行者切割的意思,也有以貌似局外人、中立者、调和者的「观察者和研究者」这一风度翩翩的新姿态与同一个王江松在7月份工贼团伙分裂沃尔玛工人维权队伍的勾当中的某种重要活跃角色切割。

我们认为,「王十点」充满了貌似条条有理、头头是道的原则说明,摆出一副道貌岸然、正人君子的模样,但却有多处针对工弩文章或针对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以下简称联谊会)的、文人曲笔式的、实质上却复制于工贼团伙低劣抹黑论调的歪曲影射——例如王江松「王十点」的写法会让人以为作者工弩或联谊会的独立自主原则是拒绝外援、让人以为作者工弩或联谊会排斥一切劳工机构合法性、让人以为作者工弩或联谊会把「接受境外公益基金支持的劳工机构」一概当做「境外敌对势力——而实际上,这些歪曲影射也早已出现在7月份分裂事件中,被工贼团伙一线执行者张治儒王时树们广泛用以污蔑、抹黑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的原则和主张,王江松再次使用工贼团伙一线执行者的抹黑论调来作为「反驳」的「假想靶子」,让熟悉7月分裂事件的人们不禁想到了工贼团伙歪曲、污蔑、抹黑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积极分子的镜头的重演。王江松这些做法正是以虚伪面目包庇工贼。

然而,「王十点」最要命、最关键的问题是在分裂沃尔玛工人组织争议方面:王江松又提出了新的「重组联谊会」方案,提出该方案「不等于把原来的核心团队赶走,而只是补充新的有生力量,增强代表性,形成民主决策的机制」,这与他数天前还在积极支持参与的强行粗暴介入沃尔玛工人维权队伍、彻底排挤原有工人团队的做法完全相反。王江松更是公开摆出了俨然一副中国工运老大姿态,手把手给联谊会各个核心成员安排分工角色了(这真的只是一个「沃尔玛工人维权的观察者和研究者」、只是一个「知名劳工学者」?),而这种干脆直接指定安排的做法岂不是又与7月份工贼团伙竭力鼓吹、王江松深度积极参与对「沃尔玛工人维权协调小组」的「民主票决」的矛盾了吗?

说到「知名劳工学者」王江松深度积极参与了沃尔玛工人维权内部的「民主选举」,我们倒也不是否定知识分子深入投身工人运动的权利,而是说我们要特别向世人揭发:王江松不但也深度参与了工贼团伙张治儒王时树之流的分裂活动,而且在沃尔玛工人维权分裂事件中表现出前后矛盾、根本不想为自己言行负责任的虚伪而卑怯的嘴脸。让我们再深入看看王江松深度介入沃尔玛员工维权内部事务的方式,更是大有问题——不但是王江松与工贼团伙张治儒王时树们勾肩搭背亲如好基友,更有打着民主旗号干不民主的勾当

根据我们获得的材料,工贼团伙搞出过几个不同版本的《沃尔玛工人维权协调小组选举办法》。其中,7月21日版本的《选举办法》[9]中的「选举委员会成员名单」一共5人中,只有1人是沃尔玛在职员工(LYY),有1人早已从沃尔玛离职,有3人是劳工界人士(王江松、张治儒、陈辉海),王江松不仅赫然在列,而且王江松在沃尔玛工友群里曾经公开透露LYY就是「他的人」[10],而实际上这个LYY也积极出现在王江松所主导的群里为分裂活动不遗余力(而且很奇怪,她在多个工友群里常常表现出一副多愁善感、以温情打动人心的基督徒样子,却很少表现出工人维权积极分子的基本素质)。两天后,工贼团伙又搞出一份《选举办法》(7月23日)[11],其「选举委员会成员名单」里,似乎为了避嫌王江松已不在其中,但是他自称「他的人」的那位奇怪的LYY仍与7月21日版本《选举办法》一样位列选举委员会五人名单第一位,张治儒、陈辉海两名劳工NGO专职人员仍在选举委员会中。

在最近联谊会一位核心成员提供的材料中,总结了上述「民主选举」的实质:「王江松一方面打着民主的旗号来高调主张改选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另一方面却又暗中自己指定自己理想中的联谊会核心成员候选人,并私下里直接找沃尔玛工人进行游说,劝说沃尔玛工人选举他置顶人选」。一位亲历沃尔玛工运分裂事件、也参与过同黄色工会斗争的工人积极分子告诉笔者,「劳工学者」王江松在沃尔玛工人维权运动「民主选举」闹剧,像极了资方控制黄色工会的手法。

如果说王江松以上勾当还有正儿八经的文件材料可资引据、还可以看到他在台面上风度翩翩道貌岸然的表面文章,那么更糟糕的是,他在最近半个月来台面下的小圈子活动中胡乱踢人、打压工人对沃尔玛工人维权策略争议的民主讨论,仿佛其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样,俨然把全国上万沃尔玛工人维权重大争议视为他王江松主导的「劳工界」圈内事。由于篇幅所限,暂且简单列举如下,日后再分别清算:

例一,2016年7月24日整个晚上,针对工贼团伙以所谓「民主选举」公开分裂沃尔玛工人维权队伍的行为,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核心成员游天玉在有200多人、主要是新闻媒体人的「劳工新闻群」进行揭露和抨击。虽有不同意见的激烈对立,但群聊还是在25日零点左右偃旗息鼓。然而7月25日上午,王江松做出了开除游天玉的决定,并且发布了两大段话,其中公然把涉及上万沃尔玛员工维权的工人运动大事,当成了他王江松自以为可以捂住盖子的「劳工界内部争议/内部矛盾」,全话摘抄如下:

「本群宗旨和群规是发布“劳工新闻”,而不是进行劳工界内部的理念、路线、策略、人事争论,这虽然没有行诸文字,但早已成为惯例,老群友们都是心知肚明的。……在此特别提醒一下:本群…禁止将劳工界内部的理念、路线、策略、人事争议带入本群,违者立刻剔除。同意此群规者留下,不同意者自行离开,不同意但不公开反对并且留下者,视为同意。此布。」

「本群是劳工新闻发布群,上午的公告中禁止将劳工界的内部争议带到本群来,你可以号召受你影响的沃尔玛员工抵制个别劳工机构,但不能把这个号召发到本群,因为很可能再次引起撕逼,损害本群的客观中立性。请你出群反思一下,愿意接受本群群规再申请入群。顺便指出,昨天×××发起了本群大规模撕逼,第一次可以原谅,再一次就不行了。家丑外扬一次就足够了,否则外界人士会产生审丑疲劳的。劳工界内部矛盾请通过适当的平台和机制予以解决。」[11]

例二,2016年7月30日上午到31日上午、晚上,由于怀疑本文作者之一秋火是本文作者之一工弩7月29日文章的实际作者,更似乎由于心虚或害怕某些见不得光的内幕进一步暴露,王江松、张治儒、王时树先后分别把本文作者之一秋火移除出劳工新闻群、南方劳工群、工贼团伙分裂组织「维权协调小组」群[12]。对于这些不民主的做法,王江松没有公开做出任何解释说明。

例三,2016年7月31日晚9点多到8月1日凌晨2点多,本文作者之一秋火在王江松的拥趸SY所主导的「中国工友群」询问沃尔玛工人维权内部争议究竟是什么情况,立即遭遇长达两三个小时的群体言语暴力围攻,作为王江松亲密拥趸、自称四川建筑工人的SY更是口出狂言歪曲诬蔑秋火,甚至以「无产阶级专政」之名对秋火进行侮辱性的政治攻击,以所谓「民主投票,5票通过就踢人」的滑稽可笑方式打压秋火的民主讨论权利,多名群成员表示中立或反对,秋火亦表达严正抗议,并做出政治原则的解释和回应。[13]
经过一夜折腾后,SY没有敢踢出秋火。但是,深圳劳工界的一名劳工维权工作者8月1日早上以退群表示对王江松拥趸SY的抗议。

例四,2016年8月6~7日,王江松把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首席代表张利亚先后移除出「知识界与劳工界对话群」、「劳工律师群」、「劳工与社会互动群」,也没有给出什么理由。[14]

小结一下,从指定自己人选、乃至亲自上阵介入沃尔玛工人组织的选举委员会,操纵工人「民主选举」,到滥用小圈子那点特权打压工友的民主讨论,这些都说明了在政治上标榜「社会民主主义者」的王江松先生打着民主旗号干不民主的勾当。而这位劳工界的旗手人物,通过这些勾当陆续把真正具有民主自由精神和敢于质疑批评的工友和工运协作人士踢出他自家的「劳工界」,也就开始把这个所谓「劳工界」糟蹋成了「黄色劳工界」——这恐怕就是面对真正压迫威胁时,部分劳工界大佬再也没有底气发声、缩头缩脑、只会窝里横的又一个重要原因吧!


危险!走向穷途末路的张治儒王时树之流暗中加紧冒险玩火,已经堕落到用金钱利诱沃尔玛工人上钩、腐蚀工人觉悟的地步(有微信截图为证)

包括王江松们、张治儒们在内的部分劳工界大佬面对真正威胁时缩头缩脑,但是部分工贼却继续在干着极力分裂、拉拢沃尔玛积极工人的勾当,而且做法愈来愈没有底线。据沃尔玛工人方面截获的情报,工贼团伙张治儒们暗中正在积极联络某种行动,而其方式竟然是不顾工友安危挑唆式地鼓吹:「就算政府部门来镇压我们工人,他们也不会对谁出重手,最多是训一顿,或威胁一下。因为,我们工人维权是合法合理的,没有违法行为,你政府部门就不能随便抓工人或工人代表,因为,这是不得人心的」(见以下两段后的微信截图)。工贼团伙张治儒们用这样的虚假浮夸言论为工人壮胆、鼓动工人冒险行动,为其做兑换西方金主资助火中取栗的炮灰。

如果考虑到张治儒之流一贯密切配合具有政治对抗性的境外媒体、向国际媒体不遗余力踊跃曝光核心积极工人、高调包装推销中国工人斗争新闻稿的舆论宣传策略,可以推论张治儒们在鼓动积极工人铤而走险的道路上还会越走越远,那么参与被张治儒们所获悉的那些集体行动的沃尔玛工友尤其是沃尔玛积极工人就要遭殃了。

然而随着沃尔玛工人反分裂势力、要求回到团结维权正轨的呼声日渐上升,张治儒们越来越不得人心,他们越来越不好拉动沃尔玛工人为其做炮灰。于是张治儒们竟然开始堕落到用金钱利诱沃尔玛工人上钩、妄图用金钱收买工人运动、腐蚀和损害工人的觉悟、根本违反劳工维权原则底线的地步(见以下微信截图)。





这一迹象证明:张治儒王时树之流自我作贱,自己撕掉遮羞布用投机资本家的作风腐化工人意识,正在走向穷途末路。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这些小资产阶级中最具投机性的可悲可耻可恶的工贼团伙,已经到了等待工人阶级的扫帚,将其扫进劳工界败类的黑名单的时候了。


希望:目前力量对比盘点·沃尔玛工人反分裂斗争·历史呼唤「进步劳工界」和新工运

目前的形势看起来暗流涌动、波谲云诡,还存在着各种势力犬牙交错、错综复杂的局面,我们致力追求工人阶级独立自主立场的马克思主义者,试以阶级观点从以下几方面关系略做梳理归纳[15],小结出当前、形势对工人方面的利弊,供全国沃尔玛工人维权一线战友们参考:

(1)天朝统治阶级(政府)与美国沃尔玛大资本家的关系
天朝政府对沃尔玛劳资争议至今仍有条件、有选择的中立观望,官方工会更发声点名反击沃尔玛在华推行综合计算工时制。因此,延续7月以来的态势,这层关系对中国沃尔玛工人仍然继续有利。

(2)天朝统治阶级(政府)与工人运动的关系
这层关系始终在根据力量对比的变化在波动中,但目前正如上所述,就沃尔玛劳资争议而言,政府是中立观望的。官方的劳动行政和监察部门、工会都不排斥与组织起来的沃尔玛工人就事论事的打交道,即从实际上确认了沃尔玛工人维权运动的合法性,这一点不是靠写写文宣、嘴上工夫,而是靠工人的实际行动争取来的。

(3)工人运动中的工人阶级与小资产阶级的关系
这层关系正在剧烈分化、变动、重组的过程中,而且有意思的是,正是沃尔玛工人运动分裂事件大为加速了这个分化重组的过程,但由于工人阶级对分裂事件的清算才刚开始,这个分化重组也仍未明晰(本文发出去之后可以进一步加速这个分化、变动、重组的过程)。作为工人运动内部的主要动力之一,这层关系的变化将对今后工运路向及发展有举足轻重意义。——那么到底来说,这层关系的现状,以及目标和方向应该是什么呢?

笔者认为,走上层路线的自由主义改良派的主流劳工界正在自行走向破产,它正在或即将自行失去代表中国工人运动发声的资格,因为沃尔玛工运分裂事件及其日益公开化证明主流劳工界正在自甘堕落为「黄色劳工界」,越来越多真正的沃尔玛积极工人正逐渐觉醒认清小资工贼团伙的真面目和危害性,只等待工人阶级更坚决有力的历史性的打击,至少可以要它们在沃尔玛工人群众中走向身败名裂,让它们沦为没有工人能为其做炮灰的光杆司令。与此同时,继续着反分裂、促团结斗争的中国沃尔玛工人的最进步分子,迫切需要一个能够适应中国工运新阶段的「进步劳工界」——历史的必然性——呼唤着重建以工人阶级为独立自主主体、真正追求工人民主、争取团结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及小资产阶级为战斗工人效劳的新工运。

那么,真正的力量之源与希望究竟在哪里呢?——就在沃尔玛工运前线坚决反抗资本家、捉拿资方雇佣工贼、公开对质官方工会、团结国际进步劳工运动、乃至越来越激烈的公开反击「黄色劳工界」工贼团伙张治儒王时树之流及其假冒民主旗号的扛旗者王江松们和他们的经理人韩东方们的斗争中,就在全中国沃尔玛积极活跃于抗争前线的女工们和男工们蓬勃的朝气、斗志和智慧中,就在这些真正的活生生的阶级斗争中。



(本文注释稍后整理发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6-8-10 11:02
内耗是成不了气候的重要原因。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8-10 07:25
这是秋火等同志撰写的关系到中国工人运动方向的有重大意义的文章,建议本网所有关心工人斗争的网友予以关注,并以适当的方式在国内广为传播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8-10 07:24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8-22 09:48 , Processed in 0.02073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