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2016,毋忘周秀云、孟晗、李伟杰

2016-9-29 11:37|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873| 评论: 1|原作者: 秋火

摘要: 有三位被陷害控罪的抗争工人最不应该被我们忘记,而且我们最应该持续关注或者长时间地思考,而她/他们明明是奋起反抗对劳动者的剥削和压迫,却遭到指控罪名和遭受刑事指控乃至更严厉的迫害,堪称我们所处这个时代最卑劣可耻的图景。

2016,毋忘这三位被陷害控罪的抗争工人:
被恶警打死的讨薪民工母亲周秀云
已被捕超过半年的广州工运领袖孟晗
为全国同行打官司的洛阳火车司机李伟杰

秋火



从2014年秋冬开始至今的一年大半的时间里,中国实体经济和社会抗争处境都明显恶化(包括而不限于:访民、被强拆民众、公民活动者、维权律师、公益团体、记者、异议人士、乃至女权主义活动者),但是,最大受害者其实是最不易发声的工人阶级,而其中为自己劳动权益维权抗争的工人是最遭受无情压制的群体。

有三位被陷害控罪的抗争工人最不应该被我们忘记,而且我们最应该持续关注或者长时间地思考、谈论她/他们的遭遇——我之所以选择这三位是因为她/他们分别具有广泛的象征性、或者代表性、或者是典型意义——而她/他们明明是奋起反抗对劳动者的剥削和压迫,却遭到指控罪名和遭受刑事指控乃至更严厉的迫害,堪称我们所处这个时代最卑劣可耻的图景:

①被太原恶警打死的河南讨薪民工母亲周秀云
2014年12月13日被太原恶警王文军活活拧断脖子致死的河南女工周秀云讨薪命案(见该案最初半年的资料辑
http://t.cn/RZJ1pIl)被拖延近半年才开庭、从2014年12月26日立案至今超过一年半仍没有任何实际结果。该案从公检法到新闻媒体充满了极力掩盖恶警罪行的丑剧,最荒谬的是在司法过程中为恶警辩护的势力策动全国上万警察“捐款维权”、发动律师反咬周秀云涉嫌“袭警罪”,还把这个案件牵扯进上层政治斗争里,太原恶警辩护律师更得意洋洋地当庭向检察官显摆“副省长和省公安厅厅长正在关注本案”。

周秀云虽已蒙冤惨死,但仍之所以值得深切关注,是因为这样的建筑民工集体自发的讨薪案例在全国有千千万万,而周秀云属于自发的较有反抗性的讨薪工人(在那张经典照片里她被警察王文军踩住还抱着王文军的腿是在正当防卫,杀人恶警的辩护者们却对此做了极度夸大和扭曲,甚至不惜丢下脸皮指控周秀云当时差点废掉王文军的男性生殖器官),而她又是一位典型的平凡而坚强的工农母亲,她的遭遇具有相当广泛的代表性和象征意义,她受到的迫害也树立起了一个特别恶劣的先例。一年多前我在关注这个案例时就感到它足以标志着这个时代的堕落和伪善已经踏破最底线的道德——古人顾炎武认为比亡国更糟糕的是亡天下,而周秀云被打死还要被公开侮辱,这其实比“人将相食”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使国还未亡,但亡天下的迹象已公开浮现。


②已被捕超过半年的广州工运领袖孟晗
2015年“12·3”广东劳工NGO打压案件中,一共有分属于三个劳工NGO组织的六名劳工工作者被拘捕,经过几个月的劳工界及社会各界、国内外媒体关注和声援的努力,有四人先后取保(邓小明,彭家勇,朱小梅,何晓波),至今超过半年仍有两人被押(孟晗,曾飞洋)。实际上包括已取保的四人在内,这六名劳工工作者都没有被撤销多项刑事罪名,他们都因为长期支持劳工维权工作而遭到控罪。由于仍然身陷囹圄而且具有特别光荣的参与或配合协助工运的经历,我特别强调其中的国企工人出身的广州工运领袖孟晗的遭遇的重要含义。

如果说周秀云表现了分布相当广泛、数量也较多的自发抗争的工人群众的最受压迫的遭遇,那么孟晗表现着的是数量暂时很少的、但是当代较有工运自觉意识和组织性的进步工人的最受压迫的遭遇。孟晗有几点特别值得众人认真研究了解:
<1>2013年5~8月在“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护工和保安联合维权运动”中,孟晗担任劳资集体谈判的劳方首席代表(P1);
<2>具有前国企工人和沿海新工人维权骨干双重人生经历的孟晗,在工人维权行动中表现出少有的组织性和工运自觉意识(P2-#29),而在2014年4月15日孟晗等12名工人代表被判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后,他却更顽强地表达了维权无罪、捍卫工人尊严的意志(#28);
(以上见新青年广中医工运辑
http://t.cn/z8euHyr相应页码及楼层)
<3>即使被判罪并刚刚坐牢近八个月后出狱,孟晗又作为工人代表团队的外围协助者,介入支持了2014年8月~2015年5月广州利得鞋厂2700多工人集体维权运动(见新青年利得工运辑
http://t.cn/RzRp7zW)。

孟晗在12·3劳工案中被捕和被控以刑事罪名,是他作为一个工运领袖第二次被指控刑事罪名,这是很少见的。而同样非常值得关注的是,在近半年多被捕、下狱的过程中,根据律师几次会面的情况,孟晗仍然表现出了非凡的心境和积极的态度。例如今年3月29日孟晗代理律师燕薪在会见后就介绍说:“孟晗先生坚称自己无罪,并自述心路历程,其谈吐、见识、文字能力,皆可称当代中国劳工界一流人物,深佩之。”而同样可贵的是,孟晗得到了出身军人的老父亲的理解和维护,但是这些都成了当局的眼中钉——为了把居住在广东中山南头的孟晗父母赶出广东,有关当局在今年2月以后连续几个月让房东逼迁孟晗父母,甚至纵容暴徒砸门恐吓、断水断电。

不久前的最新消息(2016-6-10-权利运动报道)是:6月8日燕薪律师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又一次会见了孟晗,孟说其在5月31日已经签了案件移送检察院的告知书。这说明统治当局愈来愈下定决心再次给工运领袖孟晗定罪。今后我们还应继续关注这场可耻的审判和野蛮的迫害。


③为全国同行打官司的洛阳火车司机李伟杰
从2012年就为自己工伤打官司、继而扩展到为争取火车司机超时加班工资等诸多劳动权益打官司的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火车司机李伟杰,至今已持续四年的司法抗争,揭露了大量铁路局机务段损害工人工伤权益、超额剥削工人劳动利益的黑幕;更有意义的是,持续几年团结了全国2千火车司机(通过网络QQ群组,此外在线下也时常有各地火车司机及其他铁路工人与他串联),李伟杰已成为中国铁路工人长期维权的经典代表人物之一,也因为对劳动法及铁路工人维权知识和经验的熟悉而被铁路系统的许多进步工人所推崇,曾经介入支持过多起铁路工人集体维权案例。

然而令人惊讶和高度警觉的是,李伟杰今年3月底在上海机场准备登机出境参加美国一个铁路工人民间联合组织的学术研讨会时被边境公安转达说,“郑州铁路公安局”指控他涉嫌刑事犯罪(罪名不详),因而被边境公安禁止出境。这是一个性质很严重的信号,因为李伟杰一直在依法诉讼的框架内行事,当局也一直采取以诉讼为主、补充以个人报复、私下威胁的小动作作为回应,而这种代为转达的刑事指控是否意味着当局正在准备转而重拳打击铁路工人维权?

事实上,这很有可能。在今年年初,就有东北的铁路工人告诉李伟杰,有关当局正在搜集李伟杰的材料、准备做李伟杰的文章。而今年3月底又传出“郑州铁路公安局”指控他涉嫌刑事犯罪,已经是一个更为严重的信号了。

对此,今年4月1日,李伟杰郑重严肃地分别向“郑州铁路公安局”、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处发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了解涉嫌刑事犯罪的真相”。然而可笑的是,在4月中旬,自称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处工作人员的人、自称郑州铁路公安王姓人员的人分别来电话,前者尽可能把责任推托给后者,后者又用一堆法律规定和官话否定、推托了信息公开。但有意思的是后者提到“因为这个事情……嗯……还没有就是说……案件正在调查中,不该告知的不会告知本人,如果该告知了到时会通知、告知你了。”(根据通话录音记录)原来已经是“案件正在调查中”!这更应该引起大家的警觉和严重关切了。

究竟当局会给长期依法维权、充其量只是在网上组建火车司机QQ群的李伟杰罗织怎样的罪名、泼上怎样的污水呢?联想到12·3劳工案中统治当局无所不用其极的污蔑抹黑战术,我们可以发挥更多想像力,持续关注到底,引起更多工人的关注和重视。

鲜花
4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9-28 11:38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8-19 19:04 , Processed in 0.02295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