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来信照登 查看内容

民族文化虚无主义可以休矣

2016-11-13 12:14| 发布者: lusherwin| 查看: 237| 评论: 0|原作者: 陆寿筠|来自: 自创

摘要: 这不仅仅是个人健康问题,而是如何正确对待优秀民族文化遗产、抵制和反击全盘西化洋奴思潮、提高全民族健康水平的大是大非问题。

笔者从2009年开始学习、实践中医养生,至今已有7年。这些年来,不断感到健康状况逐步有所改善,而最近可以说是达到了一个转折点。所以,虽然一直以来总想写点什么来为中医养生打抱不平,批驳一下近数十年来盲目崇洋者们对传统中医的歪曲和打压,但到今天才感到是付诸文字的时候了。请读者们不要将下面所述仅仅看作是笔者个人的私事而不耐烦,而要看作是一个有典型意义的医案而耐心地读下去。

为了说明中医养生的效果,先说说7年前我的健康状况。虽然我从没有过当今流行的心血管系统“三高”之类的富贵病,脏器方面没有大问题,但历史在我身上留下的创伤还是不小的。

一、养生实践以前

且不说解放前苦难的童年留给我的身体底子较差,曾经流行于上海郊区的血吸虫病、以及以后的药物治疗(有毒性的锑剂注射)造成了对肝脏及其功能的损害。尤其是2006年旧金山凯撒(Kaiser)医院不负责任的医生,在割除我的肿瘤后忘了封闭胃部的手术伤口、导致大出血(输血1700cc)后,我的白血球和血小板数跌破健康指标的底线,从此一蹶不振;虽仍有上下波动,但总的趋势是不断下跌,离正常底线越来越远。若不能逆转此跌势,不知后果会怎样。

另一个健康问题是文革期间重体力劳动留下的后遗症。(注:我无意否定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参加一些力所能及的体力劳动、体验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感情的必要性。关于所受伤害,除了认为对于那时只讲“革命精神”、忌讳“尊重实际”的极左思潮应该总结教训、以利后人以外,也不抱怨任何人;因为新中国给我、给亿万工农及其子弟、给整个国家民族带来的福祉,大大超过这些伤害。何况,与百千万志士仁人为民族和人类的解放抛头颅、洒热血、历尽千辛万苦相比,我们经受这一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记得当时,我们一批教师在一个初创的海滨农场(江苏大丰)挖土开河。那时候运土全靠肩膀、扁担。对于我们这些“文弱书生”来说是够“锻炼”的。但实事求是地说,我清楚记得我们大多数人那时的精神状态也确是高扬的,并不全是“受苦”的感觉。对于这一点,现在的年青一代也许没有多少人能够理解了。即使那时我已经因为反对极左歪风而受到批判,因而看起来有点受“惩罚”的味道,但我当时只对受批判一事不完全想得通,而对于“劳动锻炼”并没有抵触。主要问题在于,当时只讲“革命”、讲“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如果谁提出要注意保护身体不受损伤,就会被认为是“怕苦”、 “怕累”、是“资产阶级思想”,很可能会受到批判。因此人们只管在担子两头裝土、不断加码,无人过问劳动安全问题。虽然谁也不会相信,千百年来,一代代的工农劳动人民都是这样蛮干、不懂劳动安全的 -- 这本身就是脱离工农实践的表现。在我主观上,主要是自己不懂如何自我保护。干得大汗淋漓,却不知道随时用毛巾擦干,听凭海风催凉,还感到十分舒服惬意,不知道担子过重会损筋伤骨、海风还会乘虚将寒湿邪气侵入机体,留下严重后患。)这个后患在我身上表现为:

1.        肩背部:右肩被压得明显低于左肩(我是用右肩挑担的),致使背脊柱中部向右侧弯达15度(据数十年后医生的观察)。那以后,时时会感到酸痛在颈、肩、背、腰、腿四处游走,不过那时还年轻,这些病痛对日常起居作息没有太大影响。后来在来美前在上海学了练功十八法(后来体会到这实际上是全方位柔性拉筋 关于拉筋,下文将细说),以后基本上每天都要做一遍,直到现在。因此,游走性疼痛、颈椎病早在好多年前就不知不觉地渐渐消失了。但肩背的畸形并没有改变,而是固定了下来。那时人们都注意到我走路时总是弓背弯腰的。而这样的畸形必然影响到内脏的健康。

2.        腰部:多年以后X光透视显示,三节腰椎盘之间被明显压缩,西医诊断是“退行性风湿”。对于这一病变,起初并不知晓,也没有特别感觉。但在十年前胃部手术大出血以后,问题就渐渐显露出来,尤其影响到晚上睡觉,腰部酸痛最严重的时候根本无法入睡。首先是不能持续仰天而睡,半分钟都坚持不了,痛得不能忍受,因此只能侧睡。但侧睡的姿势也不能持续很久,必须经常在左右两侧之间翻来翻去,否则也会酸痛。而翻身的动作本身也会带来难忍的疼痛。因此有一段时间,每天晚上只能在躺椅上半坐半卧地挨过整夜。总之,一到黄昏,看到床铺就心寒了。

3.        膝盖:前些年,两膝经常疼痛,尤其是上台阶时。最严重时需用手掌撑着膝盖借用手臂之力,才能勉强踏上一级台阶。右膝比左膝更严重、更经常。原因可能不止一个,但早年挑重担、伤筋骨、受风寒看来也是其中之一。

可喜的是,上述这些病痛,包括肩背腰膝、和白血球/血小板两个方面,虽然没有接受过医生、尤其是西医的治疗,但经过自己的养生努力,近来都有了明显的突破性转折。

二、三大“和合” 健康基础

笔者自幼就相信中医,因为我的一位近亲曾经是乡下一方名医,在我婴孩时代曾以一贴中药救我起死回生。至于对西医、以及西化中医局限性的认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那是在移居美国以后才开始的。一方面是由于领教了美国主流医疗实践的令人失望之处:只管仪器检查、局部诊断、只从外部找病因,不想也不懂得从身体全局某处失调中找内因,说不清楚就说是某某病毒入侵;因此常常不知道根本病因,也就不知如何去治,只得听之任之;或者将现象当做本质、头痛医头、治标不治本,用药不是调动身体内在能动性,而是采取对抗方式,从外部将病症压下去,而根本不触动病因(如将止痛药当做万灵丹);而且依赖无机的化学药品,普遍具有严重的副作用(往往时髦过一阵就不得不将其淘汰),结果是旧病未去,新病又成;或者动辄使用手术刀,将患部割除了事,或者换上假的部件;也从来没有针对身体全局状况进行调养、从根本上提高和调动身体抗病能力这样的概念和做法,除了不问人们的体质、年龄,一律式地提倡长跑之类的剧烈运动(还是对抗思维 -- 与自己的心脏、与地心吸力相对抗);结果都是损毁了生命体的有机整体性和内在能动性,让整体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且不说以利润、而不是以民众的健康为首要动力的医药事业的商业化运作,导致过分依赖仪器检查、药品滥用、和外科手术,让人们越来越负担不起昂贵的医药、医保费用)。这已经不是笔者个人的看法,而是包括越来越多的本地美国人在内的广大民众普遍的反应。这就是为什么传统中医正吸引着越来越多西方人兴趣的原因。

同时,笔者又随着想探索的深入,逐渐认识了贯穿中西所有学术的两种哲学世界观的根本对立,所以对于传统中医的思想内涵本来就有着潜在的兴趣,只是以前没有额外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它。是自己的健康危机和外援欠缺迫使我不得不走上学习中医养生以自救的道路。

按笔者的理解,以《黄帝内经》为原典的华夏医学博大精深,思路开阔,重视人天和合、身心和合、阴阳和合,这是中国传统整体论哲学世界观在医学上的体现。所以中医养生不仅仅是吃一点补药、或者做一些体育锻炼,而是涉及从饮食、作息、生活方式、习惯、到思想境界等诸多方面。

如,从人天和合的观念出发,就要注意按照自然的季节和时辰安排和调节作息、饮食(如按季节和时辰与五脏六腑的对应关系进补或采取相应的养生措施,如“冬吃萝卜夏吃姜,晚吃萝卜早吃姜”)、和环境的协调(如炎夏不宜贪凉、空调不宜开得过低,也不宜吃过冷食物,反而要吃些姜、喝热茶,正如沸水中的玻璃杯突然掉入冰水会爆裂一样 夏天正常的出汗反而有利于健康)。作息方面至少要做到早睡早起,下决心改变经常开夜车、日夜颠倒的工作习惯,更要远离追逐酒肉声色的所谓夜生活。这些年来,笔者改变了经常读写到半夜的习惯,将原来半夜做的事搬到清晨来做,晚上也不再看电视(看新闻、视频都可以上网,而且主动权操在自己手里)。随着年岁日増,还有意识地不在黄昏干“重活”(如写作、翻译等)。坚持每晚(农历时辰)十点左右上床,清晨四点半左右起床,午间小睡一小时。因此,整天身体舒畅,精神矍铄,工作效率也较高。

又如,从身心和合的观念出发,就要懂得养生首先在于养心,只有同时注意修养心性、不断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养生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笔者数年前开始练习打坐,试着实践修心练气。先是尽力排除杂念,继而学习腹式呼吸,注意倾听和顺从自身机体自动吐气纳气的节律,不以任何主观意念去干扰或左右呼吸的节律和气流的方向。练了一段时间以后,无论是坐着或躺下,只要身体一放松并静下心来,就会感到,随着自然的一呼一吸,一股股的深长之气,自动地、连续地从下腹部向上升起。可是,估计是多年前的胃部手术将上腹部的任脉“割断”了,因此从下腹部升起的气流始终到不了胸腔。但最近有一天忽然感到,这样的气流竟然已经到达胸腔,直冲喉头。由于没有高人指点,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任脉被打通了?如果这不断上升之气就是所谓“真气”或称“生命能量”,那是不是说我虽然没有任何主观作为,但反而能不断地从天地间得到生命能量的补充(人天和合)?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同时又体验到了“无为无不为”的大道境界了?我不敢盲目自信,姑且存疑。

虽然我的养心实践仍属初步,离开任何情况下都保持不嗔不怨、心平如镜的目标境界还有不小距离,但无论如何,我切实感到养心的成果和必要。以前我走路时经常会感觉脚下疲软,特别是在各种养身功法做得较多、较烈的日子里,尤其在午饭后需要消耗更多气血的时候。但近年来走路时始终感到步履轻盈(也与注意调节养生活动量和功法的烈度有关),按俗话说就是“气很足”,即使快速走五分钟、十分钟,也不感到气急心跳。这多少应该与数年来坚持打坐、静心养气的修炼有关。

还如,从阴阳和合观念出发,饮食、服药要注意寒凉温热平衡、酸碱性平衡、饥饱平衡。食物和药草都有寒热温凉性质的区别,西医所依赖的化学药品均属寒性;而据一种说法(扶阳学派),人体也大多属寒性体质(故有张仲景的《伤寒论》)。养生就要根据自己的体质和食品药物的性质加以调和平衡,使身体内外都保持温和状态,让机体始终保有足够的热量,以保障生命体运作对于能量的需求(据此,那些不确当地露肩、露膝、露脐之类所谓“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穿着习惯自然是有害于健康的了)。人的体质还有酸性、碱性的区别。健康体质应呈弱碱性,而动物蛋白均属酸性,酸性体质就要消耗碱性的钙质以达到体内的中和平衡。肉类吃多了,骨质就容易疏松。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人喝牛奶最多、因骨折骨痛而接受骨盆手术和换膝手术的老年人也最多的原因。因此,饮食应以素食为主,少食肉类。同时,中国古话说:每餐宜食七分饱,或曰常带三分饥,并不是吃得越多越好,更不要暴饮暴食(消化食物本身也是要消耗气血的 这是生命体内部的供需平衡)。阴阳和合还体现在其它诸多方面,上文说的人天和合、身心和合也属广义的阴阳和合;同时这也体现在下文要重点提到的经络学说和五行学说之中。

这些年来笔者遵循以上三大“和合”观念,逐步改变了生活方式。从小的改善开始积累,到最近身体状况的突破性转折,相信首先是与上述的改变有关。我深信:无论有病无病,三大和合是防治一切疾病、增进身心健康的不二基础。任何人,无论古今中外,如不信此道,一定自讨苦吃,绝无例外。

三、疏通经络 防病祛邪

中医的经络学说与五行学说相结合,也是有机整体论的一个典型表现,但是它并不排斥“分别”。首先,经络有阴阳之分。经络上的穴位还有不同重要性之区分(如“五腧穴”的特殊性)。五行之间的关系还有生克之分,有形无形的经络和穴位与众多层次上的五行生克相对应,这就是有机体作为整体的有机性,而不是由一大堆原子或任何无机物质机械地堆积而成的大石块。因此,头痛或者上半身的病,可以通过刺激脚上的相关穴位和经络而得到治疗;疏通肾经也会促进肝脏的健康,因为“水生木”;等等。这在西医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经络学说告诉我们,人体有十二条无形的经络,并各自附有一条有形的经筋,名为十二经筋。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如久坐不动)、或外力损伤(如重压)、外邪入侵(如风寒湿毒)均会造成筋缩,筋缩的结果就是经络阻塞不通,而经络不通就百病丛生,所谓“不通则痛,通则不痛”。肿瘤也是经络阻塞造成的,即所谓“不流则瘤,流则不瘤”。所以疏通经络、使气血顺畅是既防又治、应对百病的必由之路,故又有“筋长一寸,寿延十年”之说。

中国人数千年代代相传的实践经验和理论总结,尤其是道家医学,不但积累了关于人体经络的丰富知识,我们一辈子都学不完,而且还探索出了五花八门、灵活多样的疏通经络的技法,如按揉穴位、推拿、针灸(针刺、艾灸)、刮痧、拔罐、热敷、拉筋、拍打等等。这些技法在实际应用中各有长短利弊,如针灸取穴要求很精准,因此学习难度较大,请针灸师的要价也就较高。而拉筋、拍打的技术要求就不是很高,人人一学就会,而且随时随地都可以自己做,好比“药箱随身带”,不用求人,只要坚持,同样可以起到疏通经络、增进健康、既“治未病”、又治已病的作用。这是那些只相信西方科学、对本土传统思想不愿学习、对祖传宝贝不愿一试的崇外者们无法理解和想象的。

笔者之所以对于像拉筋拍打这类看似粗鄙的技法感兴趣,并愿意一试,既有偶然性(碰巧在网上看到),也有其必然性,那是由于我对西医和西方科学的局限性、以及对传统中医思想内涵的合理性本有所认识。也由于亲眼见证了我的一个家人用萧宏慈推广的拍打方法,确确实实地去除了她左膝下方外侧胆经上一个乒乓球大小的肿瘤(她拍打的是胆经的大腿外侧部分,不是肿瘤本身)。

于是我针对自己腰椎盘压缩和背脊侧弯的病变,开始试验萧宏慈提倡的拉筋。我先是采用卧式姿势,后来改用立式拉筋,即站在门洞中拉筋。不过,我是非常谨慎的,开始时除了尽量将姿势按萧大师说的摆正以外,在每次拉筋持续的时间、和多次拉筋的间隔时间上低于要求,缩短每次的时间,拉长间隔的时间,以观察有否副作用。由于从未觉得有不好的反应,再逐步增加每次持续时间、缩短间隔时间。结果,数周、数月以后,晚上睡觉时的腰痛固然渐渐缓解,睡觉姿势以及翻身都可以比较随意,不再惧怕床铺了。然后,为了矫正肩背畸形,我继续门洞拉筋,每周一次,考虑到自己的年岁,每次时间仍少于规定要求。这样,经过一、两年的拉筋(没有经过专业医师的正骨或其它治疗),最近,还是那位曾说我背脊侧弯15度的医生,再次观察时证实已经“看不出侧弯”了(不过两肩仍然高低不平)。前年,一个从前的学生见到我时说:“陆老师,我发现你的背挺直了,而以前曾经是驼的。。。”这让我又增添了信心。我将继续这样拉下去,不管是否能将双肩拉平,直到拉不动为止,也许还会同时继续卧式拉筋。因为这样拉筋不但能使畸形逆转,同时也是疏通了膀胱经等诸多经络,有助于消除(“挂”在膀胱经上的)五脏六腑中隐藏着的各种不健康因素。

如果说腰背的变形主要是通过拉筋得到矫正的,那么膝盖的疼痛则主要是通过拍打得以祛除的。在美国,老年人膝盖痛是很普遍的。西医的标准诊断结论是:“wear and tear”(用久了被磨损),言下之意就是没有根治的办法了。标准的疗法:先是打封闭针(这虽然可以麻痹疼痛于一时,但并没有祛除病根,反而破坏了机体的天然机制,给根治增添了障碍),最终的解决办法一般都是动刀挖去天生的膝盖、换上人造的异物,但不一定能保证异物和机体能和谐相容、不影响走路、不再疼痛。而中医拍打则不需灌进或换上异物,而是通过拍打、疏通经络、调动身体的自愈能力。这在我身上被证明完全有效。我用双手在两膝的四周相向拍打,打出青一块、紫一块的。我并不害怕,因为这与我自幼就熟悉的刮痧和拔罐后皮肤出现红紫色是一样的,说明里面积聚的寒气被“吊”出来了。如果红紫退去后,疼痛仍未完全消除,我又继续拍,而且有时还向上向下扩大拍打大小腿。我就是坚持反复拍打多次后,至少这一年来,两膝再也没有疼痛过,上下台阶一直非常轻松。如果万一以后疼痛复发,我会继续拍打。这比换膝肯定舒服多了。而且,不论拍打何处,由于手心的劳宫穴是心包经的要穴,所以心脏一定同时得益。也即是说,自己拍比请人帮拍得益更大,所以有句玩笑话说:自己拍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同时,可能是由于经常拍打肝经及所有经络,加上分腿式拉筋(“两腿一分,大补肝肾”),再加上注意补血的饮食(包括药草),最近的年度体检验血表明,我的白血球和血小板数已经同时达标,进入“正常范围”,这是十年来的第一次。虽然两个数目都仍在低端,仍需继续努力,但这无疑是一次突破性的转折,证实了传统中医智慧的威力。

(笔者尽量博采众长,在实践中结合自己的体质情况和感觉,检验、鉴别、筛选、融合各种技法,每天早晚花在拍打、拉筋、揉穴、艾灸、十八法、打坐等养生活动上的时间平均不少于一个半小时,其中包括去上班打工坐在公车上在手、臂、胸、面部揉推按摩的半个小时。)

四、结论

事实说明,虽然疏通经络不能改变肩受重压、健康受损的旧历史,消除这个曾经的外因,但可以消除经络受损这个内因,重写经络疏通、气血畅流、恢复健康的新历史。消除病痛、恢复健康的原动力在于人体内部的自愈潜能,关键是要通过适当手法去调动这种潜能,而传统中医(不是名为“中西医结合”实际上被西化的中医)就蕴藏着引导人们去调动这种潜能的无尽智慧。拉筋拍打的效果,和针灸推拿一样,还说明头痛可以在脚上对治,说明人的机体是不可以像一台机器那样分拆、只管局部无视整体的。在这样铁一般的事实面前,那些盲目崇拜西医的人们还能够理直气壮地无视西医的片面性和局限性、将传统中医打成“伪科学”而要加以“取缔”、“废除”吗?

中华医学不仅仅是一般的医术,而是大道智慧,因为它是植根于终极大道,建基于人类历史上最圆融透彻的哲学世界观之上的。它所蕴含的深邃智慧是与华夏文明内圣外王、修身治国传统一脉相承的。所以古语有云:“上医治国,中医治人,下医治病”。此处的“上、中、下”不是价值判断的区别,而是人们知与行(认识和实践)所涉层次的不同。有些人之所以迷信西方科学,就是因为他们不理解、也不想理解中国传统智慧的高屋建瓴之处。但事实胜于雄辩,鸵鸟政策是不可能维持长久的。

总之,我这个案例完全可以让人信服:民族文化虚无主义可以休矣!华夏智慧势将在更大规模上继续造福于人类子孙后代、光耀千年万年。那些不认识老祖宗真面目的不孝子孙们赶快醒醒吧!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7-1-21 04:08 , Processed in 0.025015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