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中国革命 查看内容

红军西路军研究之研究(十)

2016-11-19 06:54|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453| 评论: 1|原作者: 流波

摘要: 如果说四方面军总部与红军总部张国焘之间确实是一种请示与批复、命令的关系的话,那么四方面军总部与中央、毛泽东等之间的电报往来几乎就是一种文字互动而已,中央、中革军委或毛泽东等都只是用电文表达“权威”的形式,四方面军执行的还是张的旨意。
红军西路军研究之研究(十)                        
    ——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暨西路军76周年祭

    把流波给《碧血黄沙 白骨青山》一文按语做为引读:郭建波同志关于“关于红西路军问题的历史考察”一文十分详尽剖析了这一历史问题,鲜明的回答了改革开放以来一些站偏了立场、带上了有色眼镜反扑历史上已经做出了相对正确结论的关于红西路军问题上的歪理邪说、是目前这方面较详细、全面的文字说明。红西路军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红军大规模长征结束后张国焘西退路线与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坚持以(黄)河东建立起全民抗日为起点承担起民族解放义务的大格局思维分歧产生的悲剧;也就是说,三大红军主力到达西北后,红军是坚持河东抗日前线还是完全向西北退却面临中国共产党、红军和中华民族命运的选择;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坚持河东开辟中华民族新命运,而红西路军(由红四方面军组成)主要领导表面上向中央毛主席请示,实际上却始终执行国焘西退路线,加上思想上依赖远方产生惰性(苏联援助,实际竹篮打水),军事上不执行毛主席“不打阵地战、消耗战和击溃战”、打歼灭战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甘、青二马)、建立根据地的一系列指示,在逐步损耗、失败的过程中始终不愿反醒,三次丧失折返河东的机会,最后导致全军覆灭的悲惨结局。

    连载目录:

    一、西路军研究的历史回顾

    (一)20 世纪80 年代以前西路军问题基本结论的形成

    ●事由缘起

    ●毛泽东关于西路军的论述

    ●中共中央的相关决议表态

    ●共产国际不置可否

    ●张国焘当时表面认错

    ●陈昌浩的认识

    ●基本结论的形成

    二)20世纪80年代至今开始了对传统观念的全面冲击

    ●20世纪80年代初的学术“叩关”与“守关”

    ●陈云晚年的“心愿”

    ●李先念的“说明”和给小平的信

    ●新旧观念的激烈交锋

    ●李先念怒发冲冠迫改党史

    ●充满愤懑的标题饱含对传统观念的逆反心态

    二、研究要走出历史阴霾——回归实事求是

    (一)西路军形成的历史背景

    ●中央关于打通远方的思考和张国焘想法的迥异及较量

    ●西方野战军的组建和西征

    ●张国焘被迫再次北上后不思悔过再露狐尾

    ◆没对张国焘实行党内、军内处理也许是个错误

    ◆红军会师关于战略方针的初步较量

    ◆张国焘北上途中大闹漳县彰显野心

    (二)“西路军”的形成

    ●面对张国焘的动摇,毛泽东用心良苦,仁义至尽

    ◆漳县会议后张国焘又公开挑衅中央权威

    ◆张国焘左右摇摆,中央、毛泽东尽力挽危局

    ●张国焘借宁夏战役导演“西路军”

    ◆为了团结张国焘,中央采取了四大措施

    ◆经与张国焘商定后的《十月作战纲领》部署暗藏玄机

    ◆党中央决定先击破南敌,四方面军却西渡黄河一环紧似一环

    ◆张国焘破坏红军作战前线整体部署的恶劣行径

    本章节:

    ●  “西路军”是个“计划外”的“早产儿”

    ◆过河红军放弃一条山向西去

    ◆向中央讨名分,“西路军”正式形成

    ……

    ●“西路军”是个“计划外”的“早产儿”。可以这么说,随着四方面军若干的西渡,宁夏战役的流产,“西路军”就实质的形成了。问题是这个“西路军”从过河的开始,徐、陈这些指战员可能沉浸于一种新的格局、新的战斗状态之中,对将面临的困境、尤其是对应听取谁的指挥权——是继续听张国焘指令或沿袭张的西退计划还是真正服从党中央、毛泽东的正确领导——也许还没来得及深思;这将从根本上决定他们的命运。

    说“西路军”是“计划外”的,是因为截止到四方面军的三个军及方面军总部的渡河,虽然中央知晓,但却是有悖中革军委军事意图、是与毛泽东必须坚定地击退南敌再攻宁夏相违背的;如果说红三十军是中央批准过河去执行攻打定远营计划的,但张国焘、四方面军总部却想方设法让其它军也要跟着过河去,且在中央、毛泽东松口同意但要求以红九军以外的一个军跟随三十军过河并且就是守渡口和须西渡袭取定远营的部队在南面紧张时也必须先加入南面战斗这样的坚定的明确的指示下,红九军未经中央同意就过了黄河、四方面军总部并其它直属机关、军事单位等都相继过河去了,只是红四、三十一军没来得急抢过,然后守渡口的五军也弃渡口西去;所以如今河西的这支部队是实质违背中央部署外“节外生枝”的结果,但的确是张国焘、红四方面军总部所希望并努力的结果——但还不完满——毕竟还有两个军没过河。

    说这支部队是个“早产儿”是因为,虽然毛泽东在长征路上曾经有过要向新疆派遣远征军获取苏联帮助的设想,但介于苏联已经明确希望从宁夏、内蒙方向支持,所以实施宁夏战役和攻取定远营是当时要务,况且共产国际表明了红军不得进新疆的态度(当然,共产国际的可以不听),当时形势和各方面因素完全没有必须建立向西的远征军计划,所以过河的红军成为“西路军”就是个不合时宜的“早产儿”。且如果渡河的部队执意西去,又和前面一样——不顾南下失败的教训、继续执迷不悟听从于张国寿指令却不真正执行毛泽东的正确指导,则这个不合时宜的早产儿——“西路军”悲惨的命运只是个时间的问题。

    ◆过河红军放弃一条山向西去。前面说了,过河红军到目前为止是没有名号的,是由红四方面军由于退却被黄河分割的大部分,很大程度上是张国焘借助宁夏战役进行时破坏军事部署单独命令四方面军撤离陷海打战役流产却促成四方面军三个军渡河的结果。1936年11月2日,徐向前、陈昌浩致电红军总部与中革军委,请示行动方针:此方人户稀,粮缺水苦,大部队难久作战……行动方针请速示,因一条山、五佛寺在地理、生活、敌情各项估计,都不容许我们争取较久时间。若主力不能迅速渡河,此方因各种关系不便久停时,即我方决先向大靖、古浪、平番、凉州行,而后待必要时,再转来接主力过河。目前大靖、土门、古浪、凉州甚虚、易袭,不缺粮,人多,均汉人。若不出动,待敌迫近或布妥,在此方即陷于极大困难之境况中。(《红西路军史》,秦生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88页)3日22时,毛泽东、周恩来又致电朱德、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指出:“所部主力西进占领永登、古浪一线,但一条山、五佛寺宜留一部扼守,并附电台,以利交通后行动。”(《红西路军史》,秦生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89页)从电报中我们可以看到,虽然中央同意红四方面军向永登、古浪进军,但是明令在一条山、五佛寺派兵驻守,扼守渡口,保持与河东的联系。4日,徐、陈致电红军总部,汇报关于一条山地区敌我态势状况,并请示下一步的行动方针,提出放弃现地区,集兵出大靖、凉州方面的意见。(同上)这当然与张的思路一拍即合,5日14时,张国焘所在的红军总部复电,同意徐、陈放弃一条山建议,要求他们迅速占领凉州,独立开展新局面。“首先占领大靖、古浪、永登地区,必要时应迅速占领凉州地区”、 “你们尽可能派一部带电台保持黄河五佛寺附近渡口在我手,但不可因此妨碍你们主力的行动,不得已时不必留兵力守渡口,如有必要当由三十一、四军负责来接通你们”。 (《红西路军史》,秦生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90页)这样一来,红军总部命令几乎否定了3号中革军委的旨意:同意向永登、古浪进军,但不能向西深入太远,但这里是“必要时应迅速占领凉州地区”也就是向甘西深入,并且是“行动要迅速、秘密、坚决和机断专行”;不仅一条山可以放弃,必要时连渡口也可以不要了,“不得已时不必留兵力守渡口”,这是一种完全放弃东面孤注一掷的行动,危险得很。

    ◆向中央讨名分,“西路军”正式形成。制定《平大古凉战役计划》,使过河红军有了快速向西打的理由;向中央要求组建军政机构,使过河红军获得正式名号。但凡中央、毛泽东要组建军事单位或组织机构,就是非常紧急情况下也是有计划、安排的,有的还会举行政治局会议来决定。如极端紧急下的俄界政治局扩大会议将原有1、3军团缩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由彭德怀任司令员,毛泽东兼政治委员,林彪任副司令员,王稼祥任政治部主任,杨尚昆任政治部副主任,等;又如1936年1月15日,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签发了“关于红军东进抗日及讨伐卖国贼阎锡山的命令”,命令“主力红军打到山西去”,正式组建了“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由毛泽东、彭德怀、叶剑英分别兼任总政委、总指挥、总参谋长,发起了东征战役;东征战役后又组建西方野战军,以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西征甘宁,迎接三大红军的会师。而今天的过河的四方面军主力,算是怎么回事呢?张国焘、四方面军总部清楚:没有名分呀?中央、毛泽东也明白,无可奈何呀!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根据张国焘电报精神火速制定了《平大古凉战役计划》,接着张国焘所在的红军总部6日即予批准,并希望他们马上施行。而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中央却对此持审慎态度,没有立即批准。但这不影响四方面军总部的执行,1936年11月6日17时,徐向前、陈昌浩致电红军总部,准备放弃一条山、五佛寺,“约十日向目的地出发”。8日,前敌总指挥彭德怀致电中革军委,在关于目前战略方针的意见中也只好建议:“徐、陈之三个军就自己努力解决冬衣,乘敌薄弱,扩大占领地区,以袭占镇虏、凉州及其以北为目的,估计目前单独出宁夏不利。”同日,中革军委也就表示同意“徐、陈向凉州进,作战时集中兵力,打敌一旅,各个击破之。”(《红西路军史》,秦生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92页)如果说四方面军总部与红军总部张国焘之间确实是一种请示与批复、命令的关系的话,那么四方面军总部与中央、毛泽东等之间的电报往来几乎就是一种文字互动而已,中央、中革军委或毛泽东等都只是用电文表达“权威”的形式,四方面军执行的还是张的旨意。但有时形式也是重要的必须的,如何在形式上统一红军,还是当时毛泽东、中央必须考虑的,因为从红军数量对比,四方面军占了半数还多。

    11月7日,徐向前、陈昌浩等致电中央、军委和红军总部,建议组织党的西北前委及军委西北分会:

    (一)为加强与统一河左岸四方面军部队党政军的领导及保障党的路线的执行,我们提议左岸部队在目前独立行动中组织党的西北前敌委员会,简称西北前委,以昌浩、向前、传六、李特、国炳、树声、先念、海松、义斋、卓然等各同志组织之,并由昌浩、向前、李特、卓然、传六等五人组织常委,以昌浩同志为书记。

    (二)在军事指挥方面,提议组织军委西北分会。

    (三)上二项提议当否,请中央及军委复准,以便遵照。

    昌浩附呈:我力难胜任,提议由向前、卓然中择一人代理。(《红西路军史》,秦生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99页)于是中共中央从红军团结的大局出发,顺势而为,在次日立即指示:河西部队称西路军,领导机关称西路军军政委员会;西路军军政委员会管理军事、政治与党务,以昌浩为主席,向前为副,其余名单照你们来电批准。(同上)之所以把河西四方面军命名为“西路军”又正好委以“打通远方”任务,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11月3日,共产国际来电:“现已经决定目前不采用从外蒙帮助的方法。同时,我们正在研究经过新疆帮助的方法。如果我们将约一千吨货物运到哈,你们曾否可能占领甘肃西部来接收?并请告如何接收办法及你们采用何种具体运输。”(《红西路军史》,秦生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89页)因为这个意思会加速渡河红军西去意向,也会改变红军着重东部开展抗日统一战线局面的大局,毛泽东、中央必须认真思考方能做出决定,所以也一直对他们制定的作战计划没有批复。现在,河西红军西向意向明确、实施速度很快,就是中央不同意就如以前一样他们自己照样也会去实施,而共产国际援助方向的改变,正好促成“西路军”的形成。

    11月8日,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中央迅速拟定了《作战新计划》,对宁夏战役流产后的红军进行整合。在这个新计划中,中央计划整个红军兵分三路:以红一、二方面军组成南路军,河东红四方面军两个军组成北路军,河西红四方面军主力组成西路军。战略方向及目标:北路军和南路军向东,渡过黄河,进入山西,适时再南渡黄河进入河北、山东、河南、湖北、安徽,而后转回陕西,扩大政治影响,扩大红军,争取建立统一战线,以一至两年来完成;西路军,在河西创立根据地,直接打通远方,以一年完成。(《红西路军史》,秦生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93到94页)由此,11日,中央及军委正式批准组成西路军及其领导机构。电文说:

    徐、程(陈)、李并转各同志:

    甲、你们所部组织西路军。

    乙、依照你们提议的名单组织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以昌浩为主席,向前为副主席,统一的管理军事、政治与党务。

    丙、四方(面)军总指挥部临时改为西路军总指挥部,其组织照旧不变。(《红西路军史》,秦生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99页))至此,西路军名符其实正式形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11-19 06:54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0-3 19:12 , Processed in 0.01877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