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中国革命 查看内容

红军西路军研究之研究(十一)

2016-11-20 08:28|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555| 评论: 1|原作者: 流波

摘要: 西路军失败的原因也非常简单:出师没名份,此前已分析的“计划外”的“早产儿”,说得不好听是张国焘和红四军总部偷生的“私生儿”,所谓名不正言不顺是也;目标混沌,与其说是西进打通远方,不如说是盲目西退,把战胜敌人寄托于得到远方援助,一心想远离中央、远离河东红军。

    (三)、探讨西路军失败的原因

    过河的红四方面军在河西走廊的作战轨迹非常简单清晰:从景泰一条山到古浪九军重创,在永昌、山丹获得相对安定近月余的时光,撤出永昌、山丹到临泽、五军兵陨高台,东归又西返倪子营拼消耗,石窝分兵最后兵败祁连山。从逻辑上分析,西路军失败的原因也非常简单:出师没名份,此前已分析的“计划外”的“早产儿”,说得不好听是张国焘和红四军总部偷生的“私生儿”,所谓名不正言不顺是也,此其一也;其二,目标混沌,与其说是西进打通远方,不如说是盲目西退,把战胜敌人寄托于得到远方援助,一心想远离中央、远离河东红军在西北打出一片背靠新疆的属于四方面军自己的小“王国”来;三是战略战术单一,向西打,分散驻扎下来,一部反遭包围重创,如此反复不到三个回合就基本玩不转了;四是根据地建设问题没提到议事日程,而只要西路军不打算返回黄河东岸,则无论是否能得到国际援助,你都必须建立稳固的根据地扎下根来,但纵观西路军,最要命的就是完全漠视毛泽东、中央关于集中兵力打马敌歼灭战和建立根据地的一系列指示,特别在特殊的少数民族地方,就是想建立也不知如何建立,没思路,毛泽东正确指示又不愿听,必酿恶果;五是关键时候放弃东返,如果讲前面不愿东返,是因为还没碰壁,面子上也不好过,在那里建立小王国的梦想还没尝试,但在几次惨败后,想通了要东返时,因一偶然小胜又狂热折返西向,只能拼消耗,最后兵败祁连山

    过河红军前景分析。河西红四方面军主力在战略发展方向上有三种选择:一是再返回河东,二是向宁夏进军和攻打定远营,三是向甘西进军,显然,他们很快就选择了第三种。过河红军向西北进击,马家军一触即溃,景泰一条山地区作战还算顺利,胜利产生轻敌倾向,喜悦之中掩盖着巨大的危险因素。

    1、发展方向在哪里?既然是选择了向西,是去打通远方吗? 1936年9月11日,共产国际书记处给中共中央发来电报,就中国工农红军发展的战略方针进行了答复:同意你们占领宁夏区域和甘肃西部的计划;同时坚决指出不能允许红军再向新疆方面前进,以免红军脱离中国主要区域。这个指示还是有道理的。还在11月份前,共产国际是明确了从宁夏、内蒙方向支持,所以毛泽东、中央精心安排,把袭取定远营拉入宁夏战役的范围。可惜战役没实施,张国焘让红四方面军主力若干西退却成了现实。现在如果不包括新疆范围,则河西红军发展范围主要是甘西、青海,这倒是张国焘漳县就要走的路。还在红一、四方面军会师的两河口会议上,张国焘就提出红军主力向西退却;在沙窝会议后,张国焘又主张西出阿坝,占领青海和甘肃等边远地区;在红二、四方面军北上途中召开的西北局漳县会议上,张国焘强行推翻岷县三十里铺会议做出的北上决定,要西渡黄河,向青海和甘肃退却。如果往甘肃西部发展而又不能向新疆深入,则红军在这个特殊的地段就必须消灭该地敌人的有生力量,做好长期生存下去的在特殊民族地区建立根据地的打算。

    2、军事战略问题。前面说,景泰一条山地区作战进展顺利,好生轻视二马,认为不是红军的对手。但正如当时要开展宁夏战役一样,要想站住脚,就必须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如果你没消灭河西敌人有生力量,近二万多人分散开来,与马家军、其它敌军逐步消耗,就是红军不怕死,作战英勇,但消耗战、阵地战打下来,也将逐步耗尽,非常危险。西路军全军共二万一千八百人,其中机关、医院、伤病员及勤杂人员,约占百分之四十左右;马家军的部队分为正规部队和民团,正规军又分为步兵和骑兵,约三万一千七百余人,青海、甘肃河西民团为八万九千三百余人。这种形势如果不进行歼灭战保存自己最有力消灭敌人和有效进行地方赤化,又不坚定东归,则红军必将面临灭顶之灾。你叫洞察局势、深谙军理的毛泽东如何不深深焦虑,而偏偏他的操心、指令,在这里多半只是做为一种文字电报形式在辗转。

    3、地理、人文的局限。不能去远方又不想回河东,则必须扎根,则除了粮食、兵源将成问题外,面临新的课题。甘西山地、高原、平川、河谷、沙漠、戈壁交错分布,地广人稀,经济落后,民族杂居,如何在这样的民族地方开展根据地建设,这恐怕只有毛泽东这样的领袖才能相机做出正确的答案。“……渡河以来,红三十军虽然节节胜利,但是整整一夜我没有睡好,有很多问题困绕着我:北进宁夏的计划应该放弃,可是为什么东进陕北与中央会合的计划又撤销了呢?‘五马’主力十三个旅在我们周围,胡宗南的一个补充旅随时都可赶到,我军面对着压倒优势的敌人,在这片地瘠贫困,没有群众基础的狭小地区,能够长久地呆下去吗?部队暂时还没有饭吃,但未来怎么办呢?天气已经冷了,全军还穿着过草地时发的一身单衣,冬装哪里来呢?”(《烽火年代》,程世才着,春风文艺出版社,一九七九年出版。[124],第56页至57页)现实的残酷加方向的错乱,红军将士面临迷途。

    4、听取指挥权问题。对过河后的红四方面军来说,最后一个问题更加致命,为什么这样说呢?由于张国焘对红四方面军的影响巨大,中央一直又没对张国焘右倾退却方针、军阀作风开展有效斗争,及时撤销其相应职务、通报全党和全军,所以张还是以红军总政委来操纵过河红军,并且还又是如以前一样通报中央和毛泽东。由此,毛泽东、中革军委正确的指令尤其是军事指导,如果继续如前只当耳边风,红军的悲惨结局不可避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11-20 08:28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9 02:33 , Processed in 0.01762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