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中国革命 查看内容

红军西路军研究之研究(十二)

2016-11-21 09:3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501| 评论: 1|原作者: 流波

摘要: 徐向前这个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特定环境下写的西路军史回忆出现的逻辑问题、不能自圆的地方太多。如果说去攻打宁夏西北近端的定远营就是“孤军深入”、“很难完成任务”,那么,四方面军一心要西去几千里的甘西打通远方,岂不更加是“孤军深入”、更难完成任务?
流波红军西路军研究之研究(十二)                        

    ——暨西路军研究正本清源最新成果

    西向情节迷蒙不思后果

    1、西向情节迷蒙不思后果。张国焘的西进计划与其当时的南下一样,毛泽东在毛尔盖会议就已经明确指出其是“危险的退却方针”,是“右倾机会主义”(中央在过河红四方面军请求下正式批复其组成西路军及领导机构,相应,四方面军总部暂改为西路军总部——笔者按);而对于西路军总部若干领导来说,多多少少受其影响是必然的,至过河去,保存实力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在中央、毛泽东没有实质直接掌控他们的情况下;问题在于现今的西路军总部面对军委对他们制定的旨在西去的作战方案采取了搁置不着急批复的态度,当然,四方面军对中央批不批复也是不一定要求得的,只要红军总部有指令就行,所以就战略指导来说,就是如何快点能西去,因为生怕毛泽东、中央发出又要他们就此地或向宁夏、或返河东的指令,虽然可以不执行已经成了习惯,但心里还是有所顾忌的,所以迅速制订西去作战的计划,而真正的目的并没认真思量。在没过河时,张国焘、四方面军总部借中央要求红四方面军寻找渡口、准备好船只并要求过一个军去攻打定远营之机,却刻意不执行中央、毛泽东先集中三个方面军在河东打南追敌歼灭战、迫使海打战役停止却寻机让四方面军三个军和总部等其它军种21800余人过河的结果;如果在没过河之前,还能打着是要执行宁夏战役的幌子,并且当中央得知九军已经随三十军过河后,只好顺势指示要一个军沿江防御,抽一个军去攻打定远营,但张国焘、四方面军总部哪里会听命令,想和做的是如何让整个四方面军都能渡过河去,但由于军情紧急,结果是三个军、总部及其它诸军种等过了河。好,前面你不是说要去执行宁夏战役才过的河吗?那么就执行中央命令向宁夏北部进军和去攻打定远吧!但只要过了河,马上就说打定远营有困难、更不要说进行宁夏战役了。看一下徐向前的回忆:“如我们单独北进取定远营,通过腾格里大沙漠至少需四天以上的行程,部队缺粮、缺水,缺骆驼,很难完成任务。而且,苏联的军用物资何时到达那带,还是未知数,我孤军深入该地,取不到援助物资,就有被宁马封锁和消灭的危险。”【《历史的回顾》 徐向前著,解放军出版社出版,一九八八年十月第一版,第414页】徐向前这个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特定环境下写的西路军史回忆出现的逻辑问题、不能自圆的地方太多,确实要做辩证的分析。在这里,道理非常简单,中央本来就只打算让四方面军调一个军去取定远营,而你现在是有红四方面军三个军和其它部队,如果说去攻打宁夏西北近端的定远营就是“孤军深入”、“很难完成任务”,那么,四方面军一心要西去几千里的甘西打通远方,岂不更加是“孤军深入”、更难完成任务?但另一点,徐向前还是想到了,就是苏联军用物资的援助是个未知数,既然认识到在不愿意执行中央宁夏战役、攻打定然远营时想到这个因素并且用这个因素来推委,那么,同样会想到在苏联从新疆提供援助的时间和方式未明的情况下,河西红军执意要脱离和河东主力的联系,孤军深入甘西,那面临的风险比他们进军宁夏应该不知大了多少倍,这也是显而易见的,但四方面军总部为什么还是要如此急切西去呢?这只能说明他们有一个了不断的西部情结,张国焘的西退路线依然时不时在他们心中作祟

    但新的向甘西进击的理由则多多的电报马上得到张国焘红军总部的批准,并且在中央要求他们要留守渡口保持与河东联系时,张国焘却“鼓励”他们“不得已时不必留兵力守渡口”,中央也无奈,只好批准他们向西并没几天就要求成立军政委员会的请求,并正式给予 “西路军”命名。根据张国焘所在的红军总部11月5日同意河西红四方面军向西开辟新局面的电报精神,红四方面军总部迅速制定了《平(番)大(靖)古(浪)凉(州)战役计划》并于6日上报红军总部和军委,标志着河西红军向西退却火速转入具体实施阶段。而对这个计划的批复,张国焘所在的红军总部于当天就予以批复,军委则暂时没予批复,考虑过河红军深入向西不利,应当于此地为中心向周边适当扩展为宜。有学者立马拿中央军委11月8日制定的《作战新计划》说事,那我们就分析一下这个新的作战计划吧。

    2、说说《作战新计划》。想当时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第一次会师,迎来的是张国焘率大部分红军南下,毛泽东率部分红一方面军北上,落脚陕甘苏区;再迫张北上,三大红军主力要会师,中央制定《十月份作战纲领》暨宁夏战役计划,又被张国焘干扰破坏无法实施,而张国焘如意算盘却有了实际结果——红四军主力西渡黄河成了西路军,中央又拟定了《作战新计划》。三大主力红军会师,中央提出三军合攻宁夏的方针时,但张国焘却建议由红四方面军独自进军青海、甘西,完成接通新疆和国际路线的计划。面对这样的实际情况,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博古于1936年8月25五日联名给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王明就红军行动方针发出电报,详述了红军的战略方针,分析说如果能得到苏联的技术支持,和蒋介石的谈判成功,则从今冬至明年以占领黄河以西为基本方针之作战计划,从宁夏、绥远和甘西、新疆两个方向打通远方接近苏联,正好把张国焘想要四方面军单独去青海、甘西打通接近苏联的想法拉入计划;但“如果苏联不赞成目前直接援助之方针,而我们与南京之谈判不能及时成立协定,或协定中不能达到使宁夏、甘西土著统治者自动让防之程度,红军攻取不克,结冰渡河时机又已过去,则我们只好决心作黄河以东之计划,把三个方面军之发展方向放到甘南、陕南、川北、豫西与鄂西,待明年冬天再执行黄河以西计划。”【《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25至26页】后来,由于苏联明确从宁夏、绥远方向援助,所以中央才要求发起宁夏战役和攻打定远营,张国焘明里暗中干扰,战机丧失,红军又面临选择,才又有了《作战新计划》。这个新计划也就是根据红军当时的格局和相对位置:红一、二方面军,中央、毛泽东完全可以掌控的,组成南路军;张国焘在的红军总部和红四方面军两个没机会渡过河去的军组成北路军;而渡过河去的四方面军主力自然就是西路军了。此计划不是正式决定,是中央发给朱德、张国焘、彭德怀、贺龙、任弼时征求意见稿,“上述新计划,暂时还不作为最后决定,征求五兄意见,准备在两星期内决定之。此计划不能过早执行,故十一月内全军须以求战与引敌入宁夏为目的”;“请五兄开一秘密会,慎重考虑,见复。育英参加”【《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93至94页】由于是征求意见稿,加上保密原因,也没有向河西红军通报;尔后,河东红军赢得了山城堡大捷,加上西安事变的爆发,并没有去实施。

    在红军三大主力刚刚会师,红军面临国民党军队重兵“围剿”的危急的形势,红军三大主力应当集中优势兵力在河东打歼灭战,不宜分兵,这个好的战局被破坏掉了;为了河西红军着想,在苏联援助不明的情况下,红四方面军主力孤军深入甘西,如遇不测,河东红军主力现在也无法予以援助,因而中央认为这时向甘西进军是不合时宜的,这也是毛泽东暂时搁置《平大古凉战役计划》不予指示的原因。但是由于张国焘和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领导人坚定向甘西进军,认为能够完成任务,同时西路军向甘西进军客观上也是执行中央以发展求巩固的方针,中央尽管对此存在疑虑,最终却不得不同意了西路军向甘西的进军,批复其建立军政机构的请求,并命名了“西路军”名号。尽管如此,中央还是不放心,毕竟红军数量达当时红军主力总量的三分之一多。

    11月11日,毛泽东、周恩来直接致电徐向前、陈昌浩:

    甲、你们现到何处,情况如何?

    乙、由于河东还未能战胜胡、毛、王各军,妨碍宁夏战役计划的执行。我们正考虑新计划,但河东主力将与西路军暂时的隔离着。

    丙、请考虑并电告下列各点:

    (1)你们依据敌我情况有单独西进接近新疆取得接济的把握否?

    (2)如果返回河东有何困难情形?

    (3)你们能否解决衣服问题?【《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94页】此电报,其忧虑、关切、劝回溢于言表

   3、 把过河向西想得太过美好而简单。西路军总部没有及时回复中央11月11日来电的询问,而是召开军政委员会进行讨论。徐向前在发言中列举西进新疆的好处:解决了西路军的战略靠背问题;能拿到苏联援助的武器;回过头来打马家军易如反掌;对河东红军和友军,能起到有力的鼓舞和策应作用。会议一致否认东返而下决心西进。【徐向前:《历史的回顾》,解放军出版社1988年版,第350页】前面说了,如果是准许红军向新疆发展,河西走廊不好发展,各方面受限制,就进入新疆,但进入新疆就一定好发展?人烟更加稀少……谈到得到苏联武器再回过头来打马敌事,共产国际才改变援助方向,准备也得几个月么,而结局是不到几个月,西路军就玩完了,并且,这是在西路军失败后徐写的回忆总结,却还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如何出的问题,可见当时西路军总部整体上的意识怎么样?可想而知。想一想,在苏联还没有做好供给武器、物资到哈密等地方的情况下,如果近两万的人马不在河西走廊打下地盘坚持下来,而是说一溜烟似的就到了甘新交结地方,马敌锁关,则前为新疆沙漠,后有强敌挡关,又不许他们进入新疆,岂不是红军自己葬送自己?再看徐总的回忆总结:“西路军先打到西边,取得补充,立住脚跟,再往回打,是不至于失败的,至少不会败得那样惨。” 【徐向前:《历史的回顾》,解放军出版社1988年版,第351页】上面分析,如果真按徐向前的一厢情愿,当时虽然是冬天,但如果在途中取得了足够的粮草,而打马敌心里又有畏惧,就干脆打破共产国际的禁令,就如造成红四方面军主力过河一样再造成红军进入新疆的现实——关键是要从粮草方面基本能保存红军一定时间,到时,红军、苏联、当时的新疆当局再谈判,在新疆给予红军生存的空间或即又令红军从北面或再沿河西走廊或进入青海返回,当然这又是想象中的计划了,结局会是怎样,也是难以预料。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11-21 09:40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9-29 04:09 , Processed in 0.03539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