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群众并不“愚昧”,而是一切真理的源泉 —— 评万里雪飘同志的唯心主义世界观 ... ...

2016-12-4 20:5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226| 评论: 3|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只有最迂腐的书呆子,才会认为,人们对事物的正确认识是可以从书本中找到,不需要经过实践的检验,一下子就进入我们头脑的;从这种书呆子的观点出发,革命的暂时挫折,正是因为群众的“愚昧”才导致了革命的失败,从而证实了反革命的“真理性”。

万里雪飘同志来信,认为远航一号对万里雪飘哲学观点的批评除了近乎骂人的无理取闹。。。并没有看到实质性的内容”。


万里雪飘同志的来信,对于远航一号的论述似有很多误解,或许还有些不经意的断章取义,也未可知。比如,我问万里雪飘同志:“几位同志分别根据马克思原著的不同文字版本产生不同理解时,又该以谁的理解为准呢?”显然,对于那些认为一切观点的是非都必须以是否符合马克思原著(而且必须是马克思的原著,其他革命导师的原著都不算数)为标准的同志来说,这是绕不过去的问题。


这个问题,竟然惹得万里雪飘同志如此这般答复:“如果远航一号同志认为汉字版马克思原著没有科学价值,那么我不得不承认自己不配读马克思,毛主席也未必有资格读马克思。”这未免有气急败坏之嫌。


万里雪飘同志,不如这样,你看我有没有资格读马克思的著作呢?假如我有的话,那么现在我与你对马克思原著的理解有所不同,你看这个分歧又该如何解决呢?解决咱们分歧的标准,归根结底是什么呢?一切马克思主义者解决彼此之间分歧的标准,归根结底是什么呢?


万里雪飘同志,如你所说,你反对恩格斯、列宁关于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观点。那么在这里,引用一段你一定十分熟悉的恩格斯语录:


“全部哲学,特别是近代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以某种方式承认创世说的人(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创世说往往采取了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混乱而荒唐的形式),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除此之外,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这两个用语本来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它们在这里也不能在别的意义上被使用。下面我们就可以看到,如果给它们加上别的意义,就会造成怎样的混乱。”(恩格斯,《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请问万里雪飘同志,你对思维和存在的关系,因而对于物质和意识哪个是第一性、哪个是第二性的问题持怎样的立场呢?


在“人是自然存在物,兼谈列宁是庸俗唯物主义者” 这篇文章中,万里雪飘同志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所谓‘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不是马克思的哲学思想。马克思批判的是宗教意识,而不是人的意识,人作为自然存在物,人的意识和物质世界不可分。。。。把马克思的思想学说的前提当作物质世界不是不可以,换句话说,把马克思的思想学说当作唯物主义不是不可以,但是必须要像马克思那样将人直接当作自然存在物,而人作为自然存在物是具有人的意识的客观存在。如果没有作为自然存在物的人,就不会有哲学命题的存在。然而所谓‘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作用于物质’的庸俗唯物主义,离开人的自然存在物,在谈论抽象的物质和抽象的意识,庸俗唯物主义实质就是拜物教与拜神教的宗教意识形态。”


按照你的观点(或者如你所说,按照你所理解的马克思的观点),“人的意识和物质世界不可分”,也就是说,脱离“人的意识”而存在的物质世界是没有的,没有离开“人的自然存在物”而存在的“抽象的物质”。如果没有人,就不会有“哲学命题”,因而也就不会有“物质”;而承认物质世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存在,就是你所说的“拜物教”或者“拜神教的宗教意识形态”。或许在你看来,客观存在的物质世界与“神”一样都是外在于人的,因而都是神秘的、宗教崇拜的对象,唯有具有自我意识的人才可以是“客观存在”,一切其他“存在”都要以人的存在为前提。


万里雪飘同志,如果说,按照恩格斯、列宁关于哲学基本问题的观点,是不是可以说,你不承认自然界是本原,而只承认人是本原(你所主张的“人本主义”),实际上即只承认人的精神、意识是本原(如果脱离了精神、意识,人与自然界的本质区别又在哪里呢),因而在哲学两大阵营中,你归根结底是个唯心主义者呢?


回到人们之间的分歧如何解决的问题。在上一次对你的批评中,我有这样一段话:“作为真正的唯物主义者,判断对错,即判断一种观点的真理性,不能以某些权威为标准,而只能是以那种观点是否符合客观实际为标准;而了解一种观点是否符合客观实际的方法就是人的实践,具体说,就是毛主席所说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科学实验等三大社会实践。”


或许是由于万里雪飘同志疏忽,在你指责我“近乎骂人的无理取闹”、“没有实质性的内容”的来信中,你引用了上述论述的前半部分,然后很巧妙地省略了“具体说,就是毛主席所说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科学实验等三大社会实践”。在做了这一巧妙的省略以后,你便可以顺理成章地批判我的“抽象的实践”:


“我已经说过:没有抽象的实践,只有具有主体自我意识的实践,有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践,就有资产阶级专政的实践。特色党的改革开放符合中国群众的愚昧,愚昧的中国群众正在以自己的实践证明特色党改革开放的‘真理性’。远航一号同志的真理观正是被马克思批判的只是‘解释世界’的‘幻想的现实性’,按照特色党头子的话来讲就是所谓的‘中国梦’。


暂且不论你污蔑广大劳动群众“愚昧”。还是引用一段毛主席语录: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社会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毛泽东,“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1963年5月)


那么请问万里雪飘同志,你赞成还是不赞成毛主席关于人的正确思想不是“头脑里固有的”观点呢?如果不赞成,那么你是不是应该承认,你实际上就是一个唯心主义者。如果赞成,那么请问,马克思是不是人?马克思的原著是不是马克思的头脑的产物?是不是可以说,人的正确思想并非在马克思的头脑里“固有”,因而也并非在马克思的原著中“固有”,而只能从人们的三大社会实践中来?


毛主席接下来又说:


“无数客观外界的现象通过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官能反映到自己的头脑中来,开始是感性认识。这种感性认识的材料积累多了,就会产生一个飞跃,变成了理性认识,这就是思想。这是一个认识过程。这是整个认识过程的第一个阶段,即由客观物质到主观精神的阶段,由存在到思想的阶段。这时候的精神、思想(包括理论、政策、计划、办法)是否正确地反映了客观外界的规律,还是没有证明的,还不能确定是否正确,然后又有认识过程的第二个阶段,即由精神到物质的阶段,由思想到存在的阶段,这就是把第一个阶段得到的认识放到社会实践中去,看这些理论、政策、计划、办法等等是否能得到预期的成功。一般的说来,成功了的就是正确的,失败了的就是错误的,特别是人类对自然界的斗争是如此。在社会斗争中,代表先进阶级的势力,有时候有些失败,并不是因为思想不正确,而是因为在斗争力量的对比上,先进势力这一方,暂时还不如反动势力那一方,所以暂时失败了,但是以后总有一天会要成功的。人们的认识经过实践的考验,又会产生一个飞跃。这次飞跃,比起前一次飞跃来,意义更加伟大。因为只有这一次飞跃,才能证明认识的第一次飞跃,即从客观外界的反映过程中得到的思想、理论、政策、计划、办法等等,究竟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此外再无别的检验真理的办法。”


毛主席说,“无数客观外界的现象通过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官能反映到自己的头脑中来”,就是说,人的思想、人的意识(人的头脑中的东西)是“客观的”外部世界的种种现象在人的头脑中的反映。所谓“客观的”,稍有哲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就是非主观的,就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毛主席又指出,人的思想、精神是否正确,就在于它们“是否正确地反映了客观外界的规律”,即是否符合客观实际;而要了解一定的思想、精神是否符合客观实际,除了“把第一个阶段得到的认识放到社会实践中去”、“经过实践的检验”,“此外再无别的检验真理的办法”。


万里雪飘同志,你是否同意毛主席关于真理的标准以及检验真理办法的观点呢?如果不接受,你是不是应该承认,你实际上就是一个唯心主义者(或许在万里雪飘同志看来,毛主席所说的“正确地反映了客观外界规律”的思想也是一种“幻想的现实性”?)。如果接受,那么请问,马克思主义的一切理论、观点(包括马克思的原著),是否也要接受人们的三大社会实践的检验;经过实践成功的,一般就是正确的,经过实践失败的,原有理论中某些方面就有可能是错误的,就需要再认识,再实践。


回到万里雪飘同志所说的“特色党的改革开放符合中国群众的愚昧”这一观点(万里雪飘同志的这一论点倒是黑格尔味道十足;或许万里雪飘同志的“绝对理性”只有通过群众的愚昧才能得到自我实现?),对于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在一定阶段斗争的暂时失败,毛主席是这样分析的:“在社会斗争中,代表先进阶级的势力,有时候有些失败,并不是因为思想不正确,而是因为在斗争力量的对比上,先进势力这一方,暂时还不如反动势力那一方,所以暂时失败了,但是以后总有一天会要成功的。”革命的一方、被剥削被压迫的一方,在反剥削反压迫斗争中,有时遭到失败,并不一定是因为革命的理论、思想不正确,更不是由于群众的“愚昧”,而主要是由于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革命的力量与反革命的力量相比仍然处于暂时的劣势;但是这种暂时的劣势必然由于阶级社会自身矛盾的发展而发生转化,转变为革命力量的优势,因而“代表先进阶级的势力”“总有一天会要成功的”。


这也就是毛主席在“丢掉幻想,准备斗争”这篇著作中所说的“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直至胜利——这就是人民的逻辑,他们也是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又一条定律。”


只有最迂腐的书呆子,才会认为,人们对事物的正确认识是可以从书本中找到,不需要经过实践的检验,一下子就进入我们头脑的;凡是不能做到这一点的,就是“愚昧”。从这种书呆子的观点出发,革命的暂时挫折,必然是因为广大芸芸众生没有从书本中找到或者拒不接受已经在“原著”中写得明明白白的“永远不会过时”的正确观点,因而正是因为群众的“愚昧”才导致了革命的失败,从而证实了反革命的“真理性”。


从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出发,反革命的暂时得逞,是可以从一定的物质生产和生活条件、一定的生产关系、一定的客观历史条件中得到认识和解释的;阶级社会的矛盾运动又必然使得这些条件在一定的历史阶段发生变化,并且走向自身的反面,从而使得革命的力量强大起来,反革命的力量衰落下去,最终导致革命的胜利和反革命的失败。


在这样的历史进程中,广大的劳动群众才是社会实践的伟大主体,从而也是历史的主人,用自身的实践发现并且认识真理。在社会斗争中,真理的发现与认识过程,不外乎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在这个意义上,广大的劳动群众不仅不“愚昧”,而且是一切真理的源泉和最终的验证者。







2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12-3 16:46
马列托主义者: 这篇写得不错,比《万里雪飘同志“永远不会过时”,但是马克思主义终有“过时”那一天》写得严谨,后者有可以被 万里雪飘批判之处,就是真理的绝对性和相对性的 ...
我相信大多数马列毛主义者并不否认,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革命(包括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失败了。这种失败,主要地要从当时的客观历史条件,世界的以及中国的阶级力量对比等方面去说明,其次,当然,也要总结经验教训,总结当时的革命者在认识方面不准确不完善的方面。比如,在理论上,文革前后,是属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还是已经形成了新的阶级社会,形成了官僚特权集团或官僚特权阶级,而不仅仅是走资派,这些问题是可探讨的。但是,总的来说,是形势使然。一代人只能完成一代人的历史使命。俄国革命与中国革命都以社会革命的形式完成了工业化,并为无产阶级的发展壮大打开了大门。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6-12-3 16:20
这篇写得不错,比《万里雪飘同志“永远不会过时”,但是马克思主义终有“过时”那一天》写得严谨,后者有可以被 万里雪飘批判之处,就是真理的绝对性和相对性的辩证统一,马克思主义既有一般性也有特殊性,特殊性是就资本主义这个人类的一段历史而言的,所以终会过时,但是只要资本主义存在,这部分永远具有适用性,而且已经被资本主义实践证明,而马克思主义还有一般的人类社会理论和哲学理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这是不会过时的。

另外远航能不能就毛泽东30年社会主义实践失败是证明了毛主义的错误或者这个实践证明了毛主义的正确?写篇文章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12-3 12:38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7-3-31 02:34 , Processed in 0.02023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