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唯物主义者〞远航一号与〝唯心主义者〞萬里雪飄 —— 对于庸俗唯物主义的彻底清算 ...

2016-12-17 02:3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383| 评论: 2|原作者: 万里雪飘

摘要: 只有当奴隶自觉马列毛的思想意识的时候,奴隶才是创造自身历史的动力。然而面对在做中国梦的奴隶,所谓左派不是在教育奴隶自觉马列毛的思想意识,而是把奴隶当作推动特色历史的英雄,这样的左派如果不是皇左又是什么?

〝唯物主义者〞远航一号与〝唯心主义者〞萬里雪飄

 

对于庸俗唯物主义的彻底清算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序言这样回顾自己的思想历程:〝1842—1843年间,我作为ˋ莱茵报ˊ的主编,第一次遇到要对所谓物质利益发表意见的难事。……为了解决使我苦恼的疑问,我写的第一部著作是对黑格尔法哲学的批判性的分析,这部著作的导言曾发表在1844年巴黎出版的ˋ德法年鉴ˊ上。我的研究得出这样一个结果:法的关系正像国家的形式一样,既不能从它们本身来理解,也不能从所谓人类精神的一般发展来理解,相反,它们根源于物质的生活关系,这种物质的生活关系的总和,黑格尔按照十八世纪的英国人和法国人的先例,称之为ˋ市民社会ˊ,而对市民社会的解剖应该到政治经济学中去寻求。〞

 

   没有读过马克思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及其导言的网友,通过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序言对自己思想历程的回顾可以明确这样一个历史事实:一八四三年的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就已经建立了马克思主义世界观,而且马克思通过《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明确了进一步研究政治经济学的志向。

 

   然而远航一号同志认为马克思早年的哲学批判不成熟。既然一八六〇年的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序言阐明自己在一八四三年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就已经建立了唯物主义世界观,那么是否可以这样说,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依然尚未成熟。这位在美国犹他大学研究政治经济学的教授不知道这样的历史逻辑:马克思的哲学批判是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前提,如果没有马克思的哲学批判,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以及共产主义思想就无从谈起。

 

   马克思的哲学批判不是不可以批判,但是作为严谨的学者应当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中批判马克思的哲学批判,而不是根据道听途说人云亦云。资产阶级反动文人污蔑哲学批判的马克思是抽象的人道主义者,这位红色中国网主编跟着嚷嚷马克思早年的哲学批判不成熟,做了人家的跟屁虫还自以为是在维护〝马列主义关于阶级斗争特别是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观点〞。

 

   其实马克思的哲学批判被误解甚至被歪曲的现象早在马克思在世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明确阐明:马克思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已在ˋ德法年鉴ˊ中,即在ˋ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ˊ和ˋ论犹太人问题ˊ这两篇文章中指出了。但当时由于这一切还是用哲学词句来表达的,所以那里所见到的一些习惯用的哲学术语,如ˋ人的本质ˊ、ˋ类ˊ等等,给了德国理论家们以可乘之机去不正确地理解真实的思想过程并以为这里的一切都不过是他们的穿旧了的理论外衣的翻新;〞[马恩全集三卷二六一至二六二页]

 

   不知道作为经济学家的远航一号同志是否读过马克思的哲学批判,或许他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看到〝人的本质〞、〝类〞等等这些思想范畴,就像庸俗的〝德国理论家们〞那样把哲学批判的马克思当作了抽象的人道主义者。而维护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即历史人本主义的萬里雪飄被远航一号同志的唯物主义〝宗教裁判所〞宣判为唯心主义者。既然是唯物主义,怎么又是〝宗教裁判所〞?如果网友认真阅读这篇彻底清算庸俗唯物主义的文章,就会揭开这个看似矛盾的迷。

 

   首先回顾〝唯心主义者〞萬里雪飄为了维护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即历史人本主义是如何被远航一号同志〝气急败坏〞的。

 

   远航一号同志在《万里雪飘同志永〝远不会过时〞,但是马克思主义确实有〝过时〞那一天 ...》中说过:〝万里雪飘同志是读过一些马克思的原著的,这我们都了解。那么,远航一号也是读过一些马克思的原著的。当远航一号与万里雪飘同志对于马克思原著中一些思想、一些表述有不同理解时,当以谁的理解为ˋ准则ˊ呢?不仅如此,想必万里雪飘同志阅读的是马克思原著的中译本,我有幸阅读过一些马克思原著的中译本和英译本,另外还有一些同志可能有幸阅读过马克思的德文原著。那么,当几位同志分别根据马克思原著的不同文字版本产生不同理解时,又该以谁的理解为准呢?〞

 

   远航一号同志说了两方面的内容,一方面远航一号同志问道:〝万里雪飘同志是读过一些马克思的原著的,这我们都了解。那么,远航一号也是读过一些马克思的原著的。当远航一号与万里雪飘同志对于马克思原著中一些思想、一些表述有不同理解时,当以谁的理解为ˋ准则ˊ呢?〞

 

   这里远航一号同志还没有说到对于马克思原著〝不同文字版本〞的理解。我们的问题是马克思早年的哲学批判是否成熟。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要〝摆事实讲逻辑〞。如果既无视马克思原著存在的事实,也不相信辩证逻辑的理性,那么请问远航一号同志:你判断马克思早年的哲学批判不成熟的依据或者准则又是什么?你是不是陷入了唯心主义不可知论的泥坑?

 

   另一方面远航一号同志还问道:〝不仅如此,想必万里雪飘同志阅读的是马克思原著的中译本,我有幸阅读过一些马克思原著的中译本和英译本,另外还有一些同志可能有幸阅读过马克思的德文原著。那么,当几位同志分别根据马克思原著的不同文字版本产生不同理解时,又该以谁的理解为准呢?〞

 

   这里远航一号同志明确了对于马克思原著〝不同文字版本〞的理解。萬里雪飄不幸读的是马克思原著的中译本,远航一号同志有幸读过马克思原著的英译本,另外一些同志有幸直接读过马克思的德文原著。事实上远航一号同志提出了这样一个的问题:马克思原著的中译本究竟有多少科学价值?对于远航一号同志的质疑我是这样回答的:〝如果远航一号同志认为汉字版马克思原著没有科学价值,那么我不得不承认自己不配读马克思,毛主席也未必有资格读马克思。〞

 

   面对这样的事实,远航一号同志在《群众并不〝愚昧〞,而是一切真理的源泉 —— 评万里雪飘同志的唯心主义世界观 ...》中是这样评论的:

 

   〝万里雪飘同志的来信,对于远航一号的论述似有很多误解,或许还有些不经意的断章取义,也未可知。比如,我问万里雪飘同志:ˋ几位同志分别根据马克思原著的不同文字版本产生不同理解时,又该以谁的理解为准呢?ˊ显然,对于那些认为一切观点的是非都必须以是否符合马克思原著(而且必须是马克思的原著,其他革命导师的原著都不算数)为标准的同志来说,这是绕不过去的问题。

 

   这个问题,竟然惹得万里雪飘同志如此这般答复:ˋ如果远航一号同志认为汉字版马克思原著没有科学价值,那么我不得不承认自己不配读马克思,毛主席也未必有资格读马克思。ˊ这未免有气急败坏之嫌。〞

 

   远航一号同志,是我对你的论述〝有很多误解〞?还是你对自己的论述〝有很多误解〞?是我对你的文字〝断章取义〞?还是你对自己的文字〝断章取义〞?

 

   在和远航一号同志辩论中我说过:〝对马克思主义思想学说的认识必须以马克思的原著为准则,必须尊重马克思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但是我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说过〝一切观点的是非都必须以是否符合马克思原著(而且必须是马克思的原著,其他革命导师的原著都不算数)为标准〞这样无知的观点?你这是对我〝误解〞还是〝断章取义〞?简直就是莫须有!

 

   远航一号同志曾经这样估价马克思主义:〝作为资本主义时代的思想产物,马克思主义思想无论如何是不可能作为后资本主义时代人类社会实践基本指南的〞。

 

   对于远航一号同志的谬论我是这样回复的:〝远航一号同志在ˋ后资本主义时代ˊ不幸堕落为信仰神的唯心主义者。在ˋ后资本主义时代ˊ,阶级矛盾消失了,但马克思的世界观依然存在。在ˋ后资本主义时代ˊ即共产主义社会,人们思维的前提依然是作为自然存在物的ˋ现实中的个人ˊ,人们思维的内容依然是作为自然存在物的ˋ现实中的个人ˊ的生活,这是人类历史永恒的前提和内容。如果否认马克思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的前提和内容,自然存在物的ˋ现实中的个人ˊ就会异化为抽象的神,自然存在物的ˋ现实中的个人ˊ的生活就会异化为ˋ幻想的现实ˊ,于是公有制的共产主义社会必然重新异化为私有制的资本主义社会,被马克思颠倒过来的世界将重新被颠倒过去。〞

 

   随着历史的发展,马克思叙述的具体事物是要过时的,譬如马克思在《资本论》叙述的商品价值形式在〝后资本主义时代〞是要消亡的,但是马克思叙述具体事物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永恒的。我的文章除了引述马克思的著作,还引述了恩格斯、列宁、毛主席的著作,关注我的网友不会不知道。怎么在你远航一号同志那里,我居然成为主张〝除了马克思的原著,其他革命导师的原著都不算数〞的白痴?

 

   远航一号同志,你毕竟是做学问的教授,你怎么可以无视自己说过的话,甚至以莫须有的谎言来讥讽为共产主义事业而战的同志?〝气急败坏〞的不是我,恐怕是你自己。马克思和恩格斯对于学者深恶痛绝,因为几乎所有学者都是为既存利益辩护的伪道士。远航一号同志和那些伪道士不同,希望你〝摆事实讲逻辑〞,以无愧于马克思主义者称号。

 

   这位既不摆事实也不讲逻辑的马克思主义者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一切马克思主义者解决彼此之间分歧的标准,归根结底是什么呢?〞他认为这个问题要在恩格斯和列宁那里去解决,他绕过马克思早年的哲学批判,试图以恩格斯和列宁的著作来证明建立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早年马克思〝不成熟〞。

 

   远航一号同志相信〝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并认为这是恩格斯和列宁〝关于哲学基本问题的观点〞。但是通过研读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恩格斯与列宁的相关著作,我发现所谓〝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观点既不是马克思的世界观,也不是恩格斯的世界观,而是列宁对恩格斯的发挥。列宁坚持〝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唯物主义世界观,但是列宁并不理解恩格斯在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时所指出的〝意识〞或者〝精神〞究竟是什么东西。

 

   远航一号同志为了说明〝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唯物主义世界观,这样引述恩格斯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全部哲学,特别是近代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以某种方式承认创世说的人(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创世说往往采取了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混乱而荒唐的形式),组成唯心主义阵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除此之外,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这两个用语本来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它们在这里也不能在别的意义上被使用。下面我们就可以看到,如果给它们加上别的意义,就会造成怎样的混乱。〞

 

   远航一号同志的引述有逻辑问题:他或者应当省略〝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或者应当在这句话前面补上〝世界是神创造的呢,还是从来就有的?〞远航一号同志的引述已经说明他并不理解自己引述的恩格斯著作。

 

   为了避免对恩格斯的唯物主义世界观产生误解,应当这样引述《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世界是神创造的呢,还是从来就有的?

 

   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凡是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以某种方式承认

 

创世说的人(在哲学家那里,例如在黑格尔那里,创世说往往采取了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混乱而荒唐的形式),组成唯心主义阵

 

营。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

 

   除此之外,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这两个用语本来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它们在这里也不能在别的意义上被使用。下面我们就可以看到,如果给它们加上别的意义,就会造成怎样的混乱。〞[马恩全集二十一卷三一六页]

 

   恩格斯明确阐明:凡是承认创世说的人是唯心主义者,凡是否认创世说的人是唯物主义者。所以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的前提是对神及其宗教意识形态的立场和态度,恩格斯认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意思。

 

   恩格斯在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时所指出的〝精神〞和远航一号同志的〝意识〞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远航一号同志的〝意识〞是抽象的意识,远航一号同志不自觉地把人的意识和神及其宗教意识形态混同起来了。而恩格斯在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时所指出的〝精神〞是神的意识,换句话说,就是宗教意识形态,即以某种方式创世的〝精神〞。

 

   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指出:对宗教的批判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马恩全集第一卷四五二页]

 

   马克思的哲学批判是对宗教意识形态的批判,而不是对人的意识的批判,马克思认为宗教意识即德意志意识形态〝没有历史、没有发展〞。恩格斯理解马克思的世界观,恩格斯在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时对〝精神〞做了不同于人的意识的特殊界定,__〝断定精神对自然界说来是本原的,从而归根到底以某种方式承认创世说〞__,人的意识并不是被恩格斯批判的〝精神〞。

 

   〝世界是神创造的呢,还是从来就有的?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除此之外,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这两个用语本来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它们在这里也不能在别的意义上被使用。下面我们就可以看到,如果给它们加上别的意义,就会造成怎样的混乱。〞

 

   恩格斯这是在告诉人们:唯物主义是批判神的意识即宗教意识形态的思想学说,唯心主义是维护神的意识即宗教意识形态的思想学说,除此之外,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这两个用语本来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如果给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加上别的意义,将人的意识当作神及其宗教意识形态,或者,将神及其宗教意识形态当作人的意识,换句话说,将人的意识和神及其宗教意识形态混同起来,在区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世界观问题上就会造成混乱。

 

   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叙述神的意识与人的意识关于〝世界是否可知〞的思想斗争史后,指出了费尔巴哈由于在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时离开〝世界是神创造的呢,还是从来就有的?〞这个前提,将批判创世说的唯物主义和十八世纪的庸俗唯物主义混为一谈而产生的混乱,即下半身是唯物主义而上半身是唯心主义的费尔巴哈自身所产生的混乱。如果费尔巴哈将批判创世说的唯物主义世界观贯彻到底,他就不会说〝向后退时,我同唯物主义者是一致的;但是往前进时就不一致了。〞[马恩全集二十一卷三二三页]

 

   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还指出了唯心主义者施达克由于把人的意识和神的意识即宗教意识形态混同起来所造成的混乱:

 

   施达克〝决不能避免这种情况:推动人去从事活动的一切,都要通过人的头脑,甚至吃喝也是由于通过头脑感觉到的饥渴引起的,并且是由于同样通过头脑感觉到的饱足而停止。外部世界对人的影响表现在人的头脑中,反映在人的头脑中,成为感觉、思想、动机、意志,总之,成为ˋ理想的意图ˊ,并且通过这种形态变成ˋ理想的力量ˊ。如果一个人只是由于他追求ˋ理想的意图ˊ并承认ˋ理想的力量ˊ对他的影响,就成了唯心主义者,那末任何一个发育稍稍正常的人都是天生的唯心主义者了,这样怎么还会有唯物主义者呢?〞[马恩全集二十一卷三二四页]

 

   恩格斯认为:如果像唯心主义者施达克那样把神的意识即宗教意识形态和人的意识混同起来,将人的意识当作唯心主义前提,那么唯物主义以及唯物主义者也就不存在了。在恩格斯那里,追求外部世界通过人脑形成的〝理想的意图〞并承认外部世界通过人脑形成的〝理想的力量〞的人决不是唯心主义者,这样的人恰恰是具有人的〝理想的意图〞和人的〝理想的力量〞的唯物主义者。而在施达克那里,〝理想的意图〞和〝理想的力量〞除了是唯心主义即宗教信仰,不会是别的什么东西。

 

   恩格斯认为:〝施达克在这里向庸人的那种由于教士的多年诽谤而对ˋ唯物主义ˊ这个名称产生的偏见做了不可饶恕的让步,虽然这也许是不自觉的。〞[马恩全集二十一卷三二四页]

 

   恩格斯对于施达克由于把人的意识和神的意识即宗教意识形态混同起来所造成的混乱耿耿于怀,因为施达克把唯物主义者理解为没有思维、没有精神从而没有〝理想的意图〞和〝理想的力量〞的动物。而在恩格斯看来,没有人的思维、没有人的精神的人是不存在的,换句话说,没有人的〝理想的意图〞和人的〝理想的力量〞的唯物主义者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人与人的思维、人的精神不可分。恩格斯否定神的思维、神的精神,而人的思维、人的精神是恩格斯予以肯定的人的本质属性。恩格斯的唯物主义是通过否定宗教意识形态而确证人们的生活的世界观,恩格斯的唯物主义就是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在人与人的意识之间区分哪一个是第一性、哪一个是第二性,或者,区分哪一个是第一位、哪一个是第二位,这对恩格斯来说是对唯物主义以及唯物主义者的侮辱。恩格斯以人们对神的意识即宗教意识形态的立场和态度来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的世界观是符合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宗旨的。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序言指出:

 

   〝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马恩全集十三卷八页]

 

   〝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他对自己的看法为根据,同样,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也不能以它的意识为根据,相反,这个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马恩全集十三卷九页]

 

   这里马克思指出的〝人们的意识〞、〝一个人对自己的看法〞、〝时代的意识〞并不是人的意识,而是人的自我异化的社会意识,因而是宗教意识,实质就是统治阶级意识。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是研究〝市民社会〞即资本主义经济基础的思想学说,在人的自我异化的资本主义社会,一般而言人作为〝市民〞不可能具有人的意识,人作为〝市民〞只能具有宗教意识,人作为〝市民〞不是以人的意识确证人的生活,而是以宗教意识颠倒人的生活,以商品拜物教践踏人的生活。所以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序言其实是在告诉人们:

 

   不是宗教意识即统治阶级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宗教意识即统治阶级意识。

 

   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宗教意识即统治阶级意识为根据,同样,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也不能以宗教意识即统治阶级意识为根据,相反,宗教意识即统治阶级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

 

   如果将人的意识当作马克思所指出的〝人们的意识〞、〝一个人对自己的看法〞、〝时代的意识〞,换句话说,将人的意识当作宗教意识,将宗教意识和人的意识混同起来,那么作为人的意识的马克思主义即外部世界通过人脑形成的〝理想的意图〞或者外部世界通过人脑形成的〝理想的力量〞就不能改造世界,于是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那样唯物主义以及唯物主义者就不存在了。

 

   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是以马克思的哲学批判为前提的,是以对宗教的批判为前提的,而对宗教的批判就是对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的划分,对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的划分就是通过否定神的意识而以人的意识确证人的生活的历史人本主义。所以,如果不理解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阐述的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宗旨,__异化即克服异化的否定之否定__,要想理解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几乎不可能。

 

   这里有必要评论列宁在《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对于恩格斯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的解读:

 

   〝恩格斯在他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中宣布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是哲学上的基本派别。唯物主义认为自然界是第一性的,精神是第二性的,它把存在放在第一位,把思维放在第二位。唯心主义却相反。恩格斯把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ˋ各种学派ˊ的哲学家所分成的ˋ两大阵营ˊ之间的这一根本区别提到首要地位,并且直截了当地谴责在别的意义上使用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这两个名词的那些人的ˋ混乱ˊ。

 

   恩格斯说:ˋ全部哲学的最高问题ˊ,ˋ全部哲学,特别是近代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ˊ是ˋ思维对存在、精神对自然界的关系问题ˊ。恩格斯根据这个基本问题把哲学家划分为ˋ两大阵营ˊ,……〞[列宁全集十八卷九十六页]

 

   列宁认为恩格斯根据〝思维对存在、精神对自然界的关系问题〞把哲学家划分为〝两大阵营〞。然而恩格斯明确阐明:〝世界是神创造的呢,还是从来就有的?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所以列宁理解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阐述的唯物主义世界观的出发点就错了,列宁将人的意识和神的意识即宗教意识形态混同起来了。

 

   恩格斯将人们对于神及其宗教意识形态的立场和态度作为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的前提,而列宁将自然界和精神或者存在和思维的排位顺序提到划分〝两大阵营〞的〝首要地位〞。列宁并没有认识到恩格斯在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时所指出的〝精神〞或者〝思维〞是宗教意识形态及其〝思辨哲学〞,恩格斯所指出的〝精神〞或者〝思维〞与人的意识或者人的思维无关。所谓〝自然界第一性、精神第二性〞或者〝存在第一位、思维第二位〞的观点是列宁对于恩格斯的〝思维〞与存在或者自然界与〝精神〞的关系的发挥。如果把列宁的发挥套在恩格斯的〝思维〞与存在或者自然界与〝精神〞的关系,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自然界是第一性,神是第二性,或者,自然界的存在是第一位,神的思维是第二位。这是什么意思?意思是说,神排在自然界之后,自然界和神只是存在先后关系的问题。这无异于承认神的存在,实质就是承认本质二元论。

 

   然而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指出:

 

   〝本质的真正二元论是没有的。〞[马恩全集一卷三五六页]

 

   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指出黑格尔逻辑〝汇集了思辨的一切幻想〞:

 

   〝在黑格尔那里,否定的否定不是通过否定假象本质来确证真正的本质,而是通过否定假象本质来确证假象本质,〞[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七二页]

 

   马克思以自己的哲学批判阐明:唯物主义通过否定假象本质来确证真正的本质,而唯心主义通过否定假象本质来确证假象本质。

 

   马克思的哲学批判是对宗教的批判,通过哲学批判马克思揭穿了恩格斯在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时所指出的〝精神〞或者〝思维〞即宗教意识形态的假象本质。在马克思那里,恩格斯所指出的〝精神〞或者〝思维〞作为宗教意识形态是〝思辨的幻想〞,是区别于真正本质即人及其意识或精神的假象本质。

 

   恩格斯与列宁不同,虽然恩格斯时而表现出庸俗唯物主义思想倾向,__譬如恩格斯在《反杜林论》表现出来的〝历史的蒸汽机决定论〞[马恩全集二十卷一二五至一二六页]和〝战争的武器决定论〞[马恩全集二十卷一八一页]__,但是恩格斯在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时守住了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底线。事实上恩格斯理解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譬如恩格斯在《神圣家族》中这样说道:

 

   〝在认识到人是全部人类活动和全部人类关系的本质、基础之后,唯有ˋ批判ˊ才能够发明出新的范畴来,并像它正在做的那样,重新把人本身变成某种范畴,变成一系列范畴的原则。当然,这样ˋ批判ˊ就走上了唯一的生路,但这条路仍然处在惊惶不安和遭受迫害的神学的非人性的控制之下。历史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它ˋ并不拥有任何无穷尽的丰富性ˊ,它并ˋ没有在任何战斗中作战ˊ!创造这一切、拥有这一切并为这一切而斗争的,不是ˋ历史ˊ,而正是人,现实的、活生生的人。ˋ历史ˊ并不是把人当做达到自己目的的工具来利用的某种特殊的人格。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马恩全集二卷一一八页]

 

   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

 

   恩格斯说得多么精彩啊!恩格斯诗一般的格言正是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宗旨,恩格斯将宗教及其意识形态当作〝非人性〞的神学。在〝非人性〞的神学那里,离开〝现实的、活生生的人〞的历史就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做〞的、〝并不拥有任何无穷尽的丰富性〞的 、〝没有在任何战斗中作战〞的布鲁诺·鲍威尔的〝批判〞的历史。马克思认为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不能以宗教意识即统治阶级意识为根据。而布鲁诺·鲍威尔以宗教意识反宗教的政治统治,所以恩格斯批判布鲁诺·鲍威尔的〝批判〞的历史〝什么事情也没有做〞。恩格斯的历史与布鲁诺·鲍威尔的〝批判〞的历史不同,恩格斯的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恩格斯批判的是布鲁诺·鲍威尔的〝批判〞的精神或者精神的〝批判〞,而不是人的意识。如果人可以离开人的意识而存在,那么这样的人不过是一具僵尸,是不能为了追求自己的目的而活动的抽象物。

 

   当然,远航一号同志忍不住要说:《神圣家族》还不成熟啊!

 

   那么就让我们回到晚年恩格斯,学习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是如何叙述马克思的〝人的自我异化和克服人的自我异化〞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宗旨的:

 

   〝一旦社会占有了生产资料,商品生产就将被消除,而产品对生产者的统治也将随之消除。社会生产内部的无政府状态将为有计划的自觉的组织所代替。生存斗争停止了。于是,人才在一定意义上最终地脱离了动物界,从动物的生存条件进入真正人的生存条件。人们周围的、至今统治着人们的生活条件,现在却受到人们的支配和控制,人们第一次成为自然界的自觉的和真正的主人,因为他们已经成为自己的社会结合的主人了。人们自己的社会行动的规律,这些直到现在都如同异己的、统治着人们的自然规律一样而与人们相对立的规律,那时就将被人们熟练地运用起来,因而将服从他们的统治。人们自己的社会结合一直是作为自然界和历史强加于他们的东西而同他们相对立的,现在则变成他们自己的自由行动了。一直统治着历史的客观的异己的力量,现在处于人们自己的控制之下了。只是从这时起,人们才完全自觉地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只是从这时起,由人们使之起作用的社会原因才在主要的方面和日益增长的程度上达到他们所预期的结果。这是人类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的飞跃。〞[马恩全集二十卷三〇七至三〇八页]

 

   在共产主义社会,〝人们周围的、至今统治着人们的生活条件,现在却受到人们的支配和控制,人们第一次成为自然界的自觉的和真正的主人,因为他们已经成为自己的社会结合的主人了。〞这里的〝社会结合〞就是人与人的社会关系,恩格斯指出:共产主义就是人们自己决定自己、自己管理自己的〝社会结合〞。恩格斯认为:在必然王国,自然界和社会统治人;在自由王国,人支配和控制自然界和社会。这是因为在必然王国,〝精神〞即宗教意识形态统治人;在自由王国,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自己的生活。

 

   请问远航一号同志,以你的〝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庸俗唯物主义能否解释和说明马克思和恩格斯叙述的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历史辩证法?

 

   远航一号同志不要忘记恩格斯说过的话:〝凡是认为自然界是本原的,则属于唯物主义的各种学派。〞

 

   在恩格斯那里,唯物主义有各种学派,只是承认自然界的本原属性,还不能说就是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并非就是马克思主义。所以马克思主义不在于它的名称,而在于它的内容。只有不懂马克思主义内容的人,才会为了马克思主义名称做无谓的争辩。

 

   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这样叙述历史人本主义:人应当把人直接当作自然存在物,而且是人的自然存在物,将自然界当作人的无机身体,人类社会的历史从而是建立在感性世界的〝现实的此岸〞或者〝此岸的现实〞。而资产阶级的人本主义是没有历史、没有发展的〝人民的鸦片〞,是〝把人当做达到自己目的的工具来利用的某种特殊的人格〞,__〝某种特殊的人格〞就是具有人格的神,实质就是统治阶级的人格化身__,恩格斯认为这是〝幻想的现实〞,他要还原历史本来面目。

 

   恩格斯在《神圣家族》指出:〝ˋ历史ˊ并不是把人当做达到自己目的的工具来利用的某种特殊的人格。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

 

   恩格斯这是在告诉人们:历史不是神的历史,不是统治阶级的历史,历史是人的历史,是群众的历史;在必然王国,人的历史异化为神的历史,在自由王国,神的历史被扬弃为人的历史。

 

   所以恩格斯在《反杜林论》这样叙述马克思的〝人的自我异化和克服人的自我异化〞的历史人本主义:〝在资本主义社会,谋事在人,成事在神;在共产主义社会,谋事在人,成事也在人。〞[马恩全集二十卷三四一至三四三页]

 

   远航一号同志,恩格斯并没有如你所愿说什么〝在资本主义社会,谋事在人,成事在物;在共产主义社会,谋事在人,成事也在物。〞远航一号同志,你的〝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庸俗唯物主义不但在《神圣家族》行不通,在《反杜林论》也行不通。

 

   这位庸俗唯物主义者不理解马克思和恩格斯倒也罢了,他就连像我这样既不懂英文也不懂德文而且只具有高中学历的土八路也无法理解,不,简直就是歪曲!

 

   下面就来看一看远航一号同志是怎样通过歪曲我的文章来达到批判我的〝唯心主义〞的目的的。

 

   〝按照你的观点(或者如你所说,按照你所理解的马克思的观点),ˋ人的意识和物质世界不可分ˊ,也就是说,脱离ˋ人的意识ˊ而存在的物质世界是没有的,没有离开ˋ人的自然存在物ˊ而存在的ˋ抽象的物质ˊ。如果没有人,就不会有ˋ哲学命题ˊ,因而也就不会有ˋ物质ˊ;而承认物质世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存在,就是你所说的ˋ拜物教ˊ或者ˋ拜神教的宗教意识形态ˊ。或许在你看来,客观存在的物质世界与ˋ神ˊ一样都是外在于人的,因而都是神秘的、宗教崇拜的对象,唯有具有自我意识的人才可以是ˋ客观存在ˊ,一切其他ˋ存在ˊ都要以人的存在为前提。〞

 

   〝脱离ˋ人的意识ˊ而存在的物质世界是没有的〞

 

   远航一号同志这是在拿〝科学常识〞指责我:在人或者人的意识产生以前,物质世界就已经存在了。但是我说过:〝人作为自然存在物,人的意识和物质世界不可分〞。〝人的意识和物质世界不可分〞的前提是〝人作为自然存在物〞而存在。如果你远航一号的肉体离开你远航一号的意识,你远航一号的肉体还是你远航一号的肉体吗?人作为自然存在物,人就是自然界本身,人就是具有人的意识的自然界,自然界和人的意识不可分,换句话说,人的意识和自然界不可分。如果自然界存在于人的意识之外,自然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的意识怎样认识和改造自然界?事实上,存在于自然界之外的〝意识〞不是别的,它就是恩格斯在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时所指出的〝思维〞和〝精神〞,即宗教意识形态,宗教意识形态是不能认识和改造自然界以及社会的〝创世学说〞。

 

   〝没有离开ˋ人的自然存在物ˊ而存在的ˋ抽象的物质ˊ〞 

 

   我已经说过:人作为自然存在物,人就是自然界本身,换句话说,离开〝人的自然存在物〞就是离开自然界本身。宗教是脱离〝人的自然存在物〞的思辨的幻想,所以宗教的物质世界就是神秘的抽象物。

 

   〝如果没有人,就不会有ˋ哲学命题ˊ,因而也就不会有ˋ物质ˊ〞。

 

   所谓〝因而也就不会有ˋ物质ˊ〞是远航一号同志自己加上去的,我不会说出这样无知的命题。确切地说,如果没有人,就不会有哲学命题的存在,因而也就不会有物质范畴。即使没有人,没有人的哲学命题,自然界早已存在了,换句话说,物质世界先于人而早已存在了。但是,石头不会有哲学命题,猿猴不会有哲学命题。当出现哲学命题的时候,人作为自然存在物就是物质世界,此时的物质世界和人的意识不可分。

 

  


鲜花
1

握手
1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仙人掌 2016-12-17 19:30
“只有当奴隶自觉马列毛的思想意识的时候,奴隶才是创造自身历史的动力。”——书蠹、书读多了就傻了。楼主的这个逻辑是
,在马列毛没有没有出世之前,奴隶们就不是创造自身历史的动力。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12-17 02:37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5-25 20:24 , Processed in 0.02009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