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唯物主义者〞远航一号与〝唯心主义者〞萬里雪飄 —— 对于庸俗唯物主义的彻底清算 ...

2016-12-17 02:3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915| 评论: 2|原作者: 万里雪飘

摘要: 只有当奴隶自觉马列毛的思想意识的时候,奴隶才是创造自身历史的动力。然而面对在做中国梦的奴隶,所谓左派不是在教育奴隶自觉马列毛的思想意识,而是把奴隶当作推动特色历史的英雄,这样的左派如果不是皇左又是什么?

 

   〝而承认物质世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存在,就是你所说的ˋ拜物教ˊ或者ˋ拜神教的宗教意识形态ˊ。〞

 

   马克思和恩格斯承认〝物质世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但这是私有制社会特有的历史现象,是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产物。物质世界明明是人们劳动的产物,但是由于这种劳动是人的自我异化,物质世界变成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幻想的现实〞,因此人们普遍成为崇拜物质的信教徒。

 

   远航一号同志没有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概念,__这并不奇怪,他认为马克思的《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不成熟,而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正是《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思想宗旨__,所以他无法理解马克思对拜物教的批判,无法理解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章〝商品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的哲学批判。所以远航一号同志不得不发出这样的论调:

 

   〝或许在你看来,客观存在的物质世界与ˋ神ˊ一样都是外在于人的,因而都是神秘的、宗教崇拜的对象,唯有具有自我意识的人才可以是ˋ客观存在ˊ,一切其他ˋ存在ˊ都要以人的存在为前提。〞

 

   〝客观存在的物质世界与ˋ神ˊ一样都是外在于人的,因而都是神秘的、宗教崇拜的对象〞的世界观正是远航一号同志的〝神启般的信仰〞。远航一号同志否定私有制,然而他的世界观并没有摆脱私有制的束缚,他就像布鲁诺·鲍威尔以宗教意识否定宗教的政治统治一样,以私有制的意识否定私有制的剥削压迫。拜物教是私有制社会特有的历史现象,因为私有制使物质世界与人分离,私有制使物质世界存在于人的感觉及其意识之外,私有制使物质世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远航一号同志的庸俗唯物主义即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神启般的信仰〞将私有制及其宗教意识形态予以绝对化,他将批判私有制及其拜物教与拜神教的萬里雪飄当作唯心主义者来进行批判。这位信仰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必然性〞的唯物主义者并不理解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是克服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自由人联合体,不理解〝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拜物教在共产主义社会将彻底消失。

 

   历史人本主义者和信仰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必然性〞的唯物主义者不同,历史人本主义者即〝具有自我意识的人〞是通过否定宗教意识而以人的意识理解物质世界的自觉者,因而是克服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自由人。具有〝神启般的信仰〞的远航一号同志并不理解马克思的自我意识,他不理解马克思的自我意识作为人的意识来自于马克思的对象世界。而德国理论家们的〝自我意识〞作为神的意识来自于神秘的抽象,德国理论家们的〝自我意识〞不知在什么地方就已经默默地存在了。

 

   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指出:非对象性存在物是非存在物。[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六八页]马克思和信仰非对象性存在物即神的德国理论家们不同,马克思将人当作对象性存在物,人的存在以自然界和社会的物质世界为前提,换句话说,物质世界是人的存在本质,即人是自然存在物,因而也是社会存在物。远航一号同志强加于我头上的所谓〝一切其他ˋ存在ˊ都要以人的存在为前提〞的命题并不是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叙述的历史人本主义,恰恰是以抽象的人为前提的资产阶级人本主义。

 

   远航一号同志通过歪曲我的意思,开始指责我是唯心主义者。

 

   〝万里雪飘同志,如果说,按照恩格斯、列宁关于哲学基本问题的观点,是不是可以说,你不承认自然界是本原,而只承认人是本原(你所主张的ˋ人本主义ˊ),实际上即只承认人的精神、意识是本原(如果脱离了精神、意识,人与自然界的本质区别又在哪里呢),因而在哲学两大阵营中,你归根结底是个唯心主义者呢?〞

 

   萬里雪飄是自然存在物,因而也是社会存在物。我本身就是感性的自然界,因而也是感性的社会,只要我离开自然界,我就会丧失自身的感性世界,我就会变成可怜的幽灵。远航一号同志假设我和自然界分离,就是假设我和人类社会分离。他的这个设想在我这里无法变成现实,因为离开自然界的我将一无所有,人类社会对于我就是〝幻想的现实〞。

 

   远航一号同志终于感觉到了人的自我意识:〝如果脱离了精神、意识,人与自然界的本质区别又在哪里呢〞?但他的自我意识是不自觉的精神,他还没有将自己的精神或意识和神的意识或精神即宗教意识形态区别开来,因为他是自我异化的人。自我异化的人要想克服自我异化,首先必须在思想上经过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因为马克思的哲学批判正是批判宗教的思想学说,因而也是批判私有制的思想学说。但是远航一号同志认为马克思的哲学批判不成熟,这就决定他无法摆脱自我异化的非人状态。

 

   自我异化的人在私有制社会可以脱离人的意识而存在,因为自我异化的人具有神的意识,自我异化的人通过神的意识生活在〝幻想的现实〞。而克服自我异化的人无法脱离人的意识而存在,克服自我异化的人通过人的意识自觉自在自为的自由人联合体。

 

   在马克思的《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人与自然界就存在的形式而言有区别,但就存在的内容而言没有本质的区别。因为具有人的意识的人本身就是自然存在物,人本身就是具有人的意识的自然界。远航一号同志提出了〝人与自然界的本质区别〞的命题,而且他承认自然界是本原的本质,那么在他看来人就是非本原的本质。这就说明远航一号同志在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坚持本质二元论的世界观,证明他的唯物主义是庸俗唯物主义,他的唯物主义在人类社会必然陷入唯心主义泥坑。

 

   说到〝哲学基本问题的观点〞,远航一号同志言必称恩格斯和列宁,马克思在他那里似乎早已不存在。远航一号同志不愿意承认甚至抹杀这样的历史事实:如果没有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就不会有恩格斯和列宁的历史地位。

 

   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指出:〝世界是神创造的呢,还是从来就有的?哲学家依照他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分成了两大阵营。〞[马恩全集二十一卷三一六页]

 

   认同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恩格斯认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对立是围绕着神或者宗教意识形态而展开的,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对立的前提与人的意识或精神无关。人的意识或精神与神或者宗教意识形态对立,这是作为人的意识或精神的马克思主义在马克思早年的哲学批判就已经证明了的世界观,__马克思证明具有人的一切属性〔包括思维在内〕的人是〝当前现实的东西〞的真正的本质[马恩全集三卷一〇一页],而神或者宗教意识形态是〝没有历史、没有发展〞的假象本质[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七二页]__,而且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那里做了说明。恩格斯在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时认为,自然界〔包括具有〝理想的意图〞和〝理想的力量〞的人〕是真正本质的本原,而神或者宗教意识形态是假象本质的创世说。然而远航一号同志却围绕着人的精神或意识来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完全违背了马克思和恩格斯以对于神或者宗教意识形态的立场和态度来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世界观。

 

   如果根据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宗旨,把马克思主义当作人的意识或精神,是否混淆了马克思主义和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本质区别?是否在否定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学说?已经有网友提出了这样的质疑,远航一号同志当然也认同这样的质疑。

 

   我已经详细说明,马克思主义是人的意识或精神,剥削阶级意识形态是脱离人的感性世界的宗教。而宗教就是吃人的精神鸦片,是为剥削阶级维护既存利益的思想武器。所以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指出:对宗教的批判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马恩全集第一卷四五二页]宗教也是资产阶级思想家批判的对象,但是他们以宗教意识形态批判宗教的政治统治,他们通过对宗教的批判在私有制旧世界里兜圈子。只有马克思以人的意识彻底揭穿了宗教的假象本质,通过揭穿宗教的假象本质批判了私有制商品经济的拜物教,从而确证了人的真正本质,并证明只有在共产主义社会才能实现人的真正本质。

 

   如果对于马克思主义的认识无法上升到历史人本主义思想高度,那么你就无法彻底批倒资产阶级的人本主义,你无法理解资产阶级的人本主义作为抽象的人本主义就是宗教意识形态的虚幻本质。于是你的思想意识无法摆脱私有制的束缚,你不得不以私有制意识形态即庸俗唯物主义或者唯心主义否定私有制,你还自以为是马克思主义者,你迫使马克思不得不说出自己其实并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在打着毛旗的马列毛派那里,孤陋寡闻的萬里雪飄至今没有发现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虽然这些打着毛旗的马列毛派就感性而言具有无产阶级立场,但是就理性而言没有无产阶级世界观。这些打着毛旗的马列毛派既不读黑格尔,也不读马克思,却自称是马克思主义者。甚至有些人没有读或者读不懂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却跟着资产阶级反动文人嚷嚷马克思早年的哲学批判〝不成熟〞,红色中国网主编远航一号同志就是这样比马克思还〝高明〞的跟屁虫。

 

   远航一号同志认为〝不承认自然界是本原,只承认人是本原(你所主张的ˋ人本主义ˊ),实际上即只承认人的精神、意识是本原〞。

 

   这位比马克思还〝高明〞的马克思主义者无法理解这样的历史辩证法:离开自然界而只承认人的本原的〝人本主义〞并不是人的意识或精神,而是抽象的意识或精神,因而就是神本主义的宗教意识形态。

 

   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那样,本原是回答〝世界是神创造的呢,还是从来就有的?〞之思想范畴,除此之外本来没有任何别的意思。然而远航一号同志并没有理解本原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中的真正内容,他将属于唯物主义本原范畴的人的意识或精神和唯心主义宗教意识形态混同起来,将人的意识或精神当作〝非本原的本质〞的唯心主义宗教意识形态来进行批判。不过他在做这件事情之前不妨先听一听恩格斯的忠告:〝如果一个人只是由于他追求ˋ理想的意图ˊ并承认ˋ理想的力量ˊ对他的影响,就成了唯心主义者,那末任何一个发育稍稍正常的人都是天生的唯心主义者了,这样怎么还会有唯物主义者呢?〞[马恩全集二十一卷三二四页]

 

   既然远航一号同志将人的意识或精神当作唯心主义宗教意识形态来进行批判,那么正如恩格斯所言,在远航一号同志那里唯物主义以及唯物主义者就不存在了。这位坚持自然界的本原属性的唯物主义者,在人类社会却是否定唯物主义的唯心主义者,他和费尔巴哈一样成为下半身是唯物主义而上半身是唯心主义的怪物,但总而言之是唯心主义的怪物,因为他的自然界是外在于人的感觉和意识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神。为了批判远航一号同志的唯心主义的庸俗唯物主义或者庸俗唯物主义的唯心主义,有必要结合马克思的原著解释和说明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

 

   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对黑格尔的辩证法和整个哲学的批判〞这样叙述历史人本主义思想:

 

   〝人直接地是自然存在物。人作为自然存在物,而且作为有生命的自然存在物,一方面具有自然力、生命力,是能动的自然存在物;这些力量作为天赋和才能、作为欲望存在于人身上;另一方面,人作为自然的、肉体的、感性的、对象性的存在物,和动植物一样,是受动的、受制约的和受限制的存在物,也就是说,他的欲望的对象是作为不依赖于他的对象而存在于他之外的;但这些对象是他的需要的对象;是表现和确证他的本质力量所不可缺少的、重要的对象。〞[马恩全集四十三卷一六七页]

 

   〝但是,人不仅仅是自然存在物,而且是人的自然存在物,也就是说,是为自身而存在着的存在物,因而是类存在物。他必须既在自己的存在中也在自己的知识中确证并表现自身。因此,正象人的对象不是直接呈现出来的自然对象一样,直接地客观地存在着的人的感觉,也不是人的感性、人的对象性。自然界,无论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都不是直接地同人的存在物相适应的。正象一切自然物必须产生一样,人也有自己的产生活动即历史,但历史是在人的意识中反映出来的,因而它作为产生活动是一种有意识地扬弃自身的产生活动。历史是人的真正的自然史。〞[马恩全集四十三卷一六九页]

 

   〝当现实的、有形体的、站在稳固的地球上呼吸着一切自然力的人通过自己的外化把自己现实的、对象性的本质力量设定为异己的对象时,这种设定并不是主体;它是对象性的本质力量的主体性,因而这些本质力量的活动也必须是对象性的活动。对象性的存在物客观地活动着,而只要它的本质规定中不包含对象性的东西,它就不能客观地活动。它所以能创造或设定对象,只是因为它本身是被对象所设定的,因为它本来就是自然界。因此,并不是它在设定这一行动中从自己的ˋ纯粹的活动ˊ转而创造对象,而是它的对象性的产物仅仅证实了它的对象性活动,证实了它的活动是对象性的、自然存在物的活动。

 

   我们在这里看到,彻底的自然主义或人道主义,既不同于唯心主义,也不同于唯物主义,同时又是把这二者结合的真理。我们同时也看到,只有自然主义能够理解世界历史的行动。〞[马恩全集四十三卷一六七页]

 

   人直接地是自然存在物。人因而是受动的、受制约的和受限制的存在物,也就是说,人的欲望的对象是作为不依赖于人的对象而存在于人之外的。这里马克思叙述了唯物主义思想:物质世界不依赖于人而存在于人之外。然而马克思在叙述存在于人之外的物质世界的同时,把存在于人之外的物质世界当作人的欲望的对象物,当作表现和确证人的本质力量所不可缺少的、重要的对象物。

 

   所以,人不仅仅是受动的自然存在物,而且是人的自然存在物,是能动的自然存在物。庸俗唯物主义把〝直接呈现出来的自然界〞当作世界本原。但是马克思这样批判庸俗唯物主义:〝正象人的对象不是直接呈现出来的自然对象一样,直接地客观地存在着的人的感觉,也不是人的感性、人的对象性。〞庸俗唯物主义没有〝人的自然存在物〞、〝为自身而存在着的存在物〞、〝类存在物〞、〝人的对象〞、〝人的对象性〞、〝人的感性〞、〝人的存在物〞的人的自我意识,马克思正是以人的自我意识批判庸俗唯物主义的。马克思指出:〝自然界,无论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都不是直接地同人的存在物相适应的。〞自然界无论是作为庸俗唯物主义的客观性,还是作为唯心主义即神本主义的主观性,都不能和人的存在相适应。因为人具有人的自我意识,具有人的自我意识的人不仅要认识世界,还要改造世界,具有人的自我意识的人通过改造世界形成人自身的历史。虽然人同石头和猿猴同属于本原属性的自然存在物,但是石头和猿猴是不同于人的自然界,石头和猿猴没有自我意识,猿猴不会认识镜中的自己,猿猴不会用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表示自我意识。而人是具有人的自我意识的自然界,人因而通过改造世界形成人的社会,形成人的历史。人的历史是在人的自我意识即人的意识中反映出来的,人的历史因而是有意识地否定之否定的人的自身运动。

 

   这里马克思发挥了人的主体能动性:尽管物质世界不依赖于人而存在于人之外,但是人在自己的知识中,在人的意识即人的自我意识中确证并表现自己,人为了确证并表现自己不仅要认识物质世界,还要改造物质世界。具有主体能动性的人〝创造〞和〝设定〞对象世界就是人为了确证并表现自己而改造世界。但是改造世界并不是像非对象性存在物的黑格尔那样〝从自己的ˋ纯粹的活动ˊ转而创造对象〞,换句话说,并不是无中生有的创世说,人通过改造不依赖于人而存在于人之外的物质世界而改造自己并表现自己。不依赖于人而存在于人之外的物质世界不是别的,它就是人的外化,__人的外化即人的异化__,人通过自己的外化把自己的现实的、对象性的本质力量设定为异己的对象世界。人的异化就是克服人的异化的扬弃,是否定之否定的历史辩证法,不依赖于人而存在于人之外的物质世界被扬弃为存在于人之内的、支配于人的意识的、人的对象性本质。

 

   马克思承认物质世界不依赖于人而存在于人之外,因为人作为自然界,人本身就是对象性存在物,就像太阳相对于植物而存在,植物相对于动物而存在,动物相对于人而存在,这些自然存在物都是彼此外在的异物。但是只是承认不依赖于人而存在于人之外的物质世界还不够,虽然这种相互外在的世界观同宗教意识形态划清了界限,但是这种只是停留在相互外在的世界观是丧失人的自我意识的庸俗唯物主义对于物质世界的狭隘认识,这种只是停留在相互外在的世界观事实上把人等同于动物的自然界,在动物那里物质世界永远是异在的自然必然性。

 

   马克思在承认物质世界不依赖于人而存在于人之外的同时,认为不依赖于人而存在于人之外的物质世界是人的外化,是人表现和确证人的本质力量的人的对象物,因而是人的无机身体。人面对不依赖于人而存在于人之外的物质世界,〝必须既在自己的存在中也在自己的知识中确证并表现自身〞。〝自己的知识〞是不同于宗教意识形态的人的意识,马克思认为人〝 必须既在人的存在中也在人的意识中确证并表现自身〞,因此人必须〝有意识地扬弃自身的产生活动〞,换句话说,人必须有意识地扬弃人的自我异化的历史。这里马克思明确阐明:马克思的哲学批判的批判对象是宗教意识形态,而不是人的意识或者人的知识。自人类有意识、有知识以来,马克思主义是唯一的人的意识,是唯一的人的知识。蒙昧的原始人或多或少受到了神秘的意识或者神秘的知识的困扰,而生活在阶级社会的人们由于自我异化或者异化劳动完全受到神及其宗教意识形态的支配。

 

   一八四五年,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这样概述《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

 

   〝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事物、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人的感性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观方面去理解。所以,结果竟是这样,和唯物主义相反,能动的方面却被唯心主义发展了,但只是抽象地发展了,因为唯心主义当然是不知道真正现实的、感性的活动的。〞[马恩全集三卷三页]

 

   这里马克思把历史人本主义思想叙述得非常明确:人应当把物质世界当作人的感性活动,当作人的实践去理解,从人的主观方面去理解。从人的主观方面去理解物质世界就是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历史人本主义,就是具有人的自我意识的人〝必须既在自己的存在中也在自己的知识中确证并表现自身〞,就是具有人的自我意识的人〝有意识地扬弃自身的产生活动〞。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即〝彻底的自然主义或人道主义〞,既不同于唯心主义,也不同于唯物主义,同时又是把这二者结合的真理,因为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通过扬弃唯心主义将主观能动性融合在了唯物主义。从这个意义上说,不理解黑格尔辩证法,就无法理解将唯物主义即〝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扬弃为历史人本主义的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由恩格斯在一八八八年第一次发表。恩格斯这样评价这个提纲:〝它们作为包含有新世界观天才萌芽的第一个文件,是极其宝贵的。〞[马恩全集三卷Ⅷ页]由此说来,一八八八年的恩格斯认同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一八八八年恩格斯评价这个提纲是〝新世界观天才萌芽的第一个文件〞。一八七八年恩格斯在《反杜林论》序言中还说过:〝我们这一世界观,首先在马克思的《哲学的贫困》和《共产党宣言》中问世,……〞[马恩全集二十卷十一页]那么究竟马克思的哪一部著作是〝新世界观天才萌芽的第一个文件〞?显然恩格斯的说法前后矛盾。

 

   事实上〝天才的新世界观的第一个文件〞是一八四三年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及其导言。《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及其导言不是〝新世界观的天才萌芽〞,而是〝天才的新世界观的形成〞,否则马克思无法批判黑格尔法哲学,马克思无法揭穿黑格尔法哲学的思辨的幻想。如果不理解马克思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论犹太人问题》、《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神圣家族》,马克思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就无法理解。马克思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实质是关于《黑格尔法哲学批判》、《论犹太人问题》、《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及《神圣家族》的提纲。

 

   马克思的《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是对于《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和《论犹太人问题》的发挥,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通过叙述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扬弃了唯心主义和庸俗唯物主义,从而彻底清算了德国理论家们的抽象的人本主义。而远航一号同志把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和德国理论家们的〝人本主义〞混为一谈,他和德国理论家们一样,把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当作德国理论家们〝穿旧了的理论外衣的翻新〞。[马恩全集三卷二六一至二六二页]

 

   远航一号同志歪曲我主张〝人本主义〞,他根本没有理解假象本质的〝人本主义〞和真正本质的历史人本主义的区别,他根本没有理解〝人本主义〞是神的意识,而历史人本主义是人的意识。人的意识就是物质世界的意识,换句话说,物质世界就是人的意识的世界,人的意识与物质世界具有本质的同一性。只有庸俗唯物主义者才会在物质世界和人的意识之间划分〝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幻想的现实性。

 

   说到这里是否还有继续辩论的必要?还是顺着远航一号同志的思绪继续下去吧,否则他会指责我〝很巧妙地省略〞其他话题以逃避他的批判。

 

   〝或许是由于万里雪飘同志疏忽,在你指责我ˋ近乎骂人的无理取闹ˊ、ˋ没有实质性的内容ˊ的来信中,你引用了上述论述的前半部分,然后很巧妙地省略了ˋ具体说,就是毛主席所说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科学实验等三大社会实践ˊ。在做了这一巧妙的省略以后,你便可以顺利成章地批判我的ˋ抽象的实践ˊ〞

 

   这是毫无内容的文字游戏。远航一号同志指责我在《远航一号同志的回复除了近乎骂人的无理取闹,没有实质性的内容 ...》中〝很巧妙地〞回避毛主席的〝三大社会实践〞。事实上〝三大社会实践〞就是实践,或者实践就是〝三大社会实践〞,否则所谓实践就是抽象的实践,这里没有什么可以回避的东西。之前我在《人直接就是“自然存在物”,兼谈列宁是庸俗唯物主义者》__以上标题都是远航一号同志根据我的评论所加的__那里就已经叙述了毛主席的〝三大社会实践〞:

 

   〝没有抽象的实践,抽象的实践如同抽象的物质和抽象的意识,它是ˋ幻想的现实ˊ。实践是具有主体自我意识的人们的感性活动,人们的感性活动不是无产阶级的实践,就是资产阶级的实践。愚昧的群众作为生活在ˋ幻想的现实ˊ的宗教徒,他们的ˋ三大社会实践ˊ如果不是美国梦,就是中国梦,或者是别的什么梦,总而言之是膜拜剥削阶级统治的ˋ幻想的现实ˊ。〞

 

   由此我引述了毛主席的教导:〝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

 

   如果毛主席的〝三大社会实践〞是远航一号同志的抽象的实践,毛主席没有必要先造成舆论,没有必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没有必要通过改变人们的思想状态来揭穿私有制社会的〝三大社会实践〞的〝幻想的现实性〞。

 

   这是无聊的辩论。如果远航一号同志认真读我的文章,这些笔墨官司本来是可以免去的。

 

   远航一号同志接着指责我污蔑广大劳动群众〝愚昧〞。远航一号同志为了证明〝群众并不ˋ愚昧ˊ,而是一切真理的源泉〞,他引述毛主席的《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社会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

 

   〝无数客观外界的现象通过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官能反映到自己的头脑中来,开始是感性认识。这种感性认识的材料积累多了,就会产生一个飞跃,变成了理性认识,这就是思想。这是一个认识过程。这是整个认识过程的第一个阶段,即由客观物质到主观精神的阶段,由存在到思想的阶段。这时候的精神、思想(包括理论、政策、计划、办法)是否正确地反映了客观外界的规律,还是没有证明的,还不能确定是否正确,然后又有认识过程的第二个阶段,即由精神到物质的阶段,由思想到存在的阶段,这就是把第一个阶段得到的认识放到社会实践中去,看这些理论、政策、计划、办法等等是否能得到预期的成功。一般的说来,成功了的就是正确的,失败了的就是错误的,特别是人类对自然界的斗争是如此。在社会斗争中,代表先进阶级的势力,有时候有些失败,并不是因为思想不正确,而是因为在斗争力量的对比上,先进势力这一方,暂时还不如反动势力那一方,所以暂时失败了,但是以后总有一天会要成功的。人们的认识经过实践的考验,又会产生一个飞跃。这次飞跃,比起前一次飞跃来,意义更加伟大。因为只有这一次飞跃,才能证明认识的第一次飞跃,即从客观外界的反映过程中得到的思想、理论、政策、计划、办法等等,究竟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此外再无别的检验真理的办法。〞

 

   远航一号同志已经把我当作否定实践的认识论的唯心主义者来进行批判。

 

   〝那么请问万里雪飘同志,你赞成还是不赞成毛主席关于人的正确思想不是ˋ头脑里固有的ˊ观点呢?如果不赞成,那么你是不是应该承认,你实际上就是一个唯心主义者。如果赞成,那么请问,马克思是不是人?马克思的原著是不是马克思的头脑的产物?是不是可以说,人的正确思想并非在马克思的头脑里ˋ固有ˊ,因而也并非在马克思的原著中ˋ固有ˊ,而只能从人们的三大社会实践中来?〞

 

   〝人的正确思想并非在马克思的头脑里ˋ固有ˊ,因而也并非在马克思的原著中ˋ固有ˊ〞,__这个〝因而〞具有非凡的神力,它神奇的一跃把马克思的哲学批判、政治经济学批判和共产主义思想的科学价值一笔抹杀!但是这个神奇的推论只要有自己的大前提__马克思的原著是马克思的头脑的产物,它作为形式逻辑也就不神奇了:

 

   马克思的原著是马克思的头脑的产物,人的正确思想并非在马克思的头脑里〝固有〞,因而人的正确思想也并非在马克思的原著中〝固有〞!

 

   可是,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明确阐明:〝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马恩全集三卷七页]。

 

   什么叫做〝莫须有〞?远航一号同志?

 

   请问远航一号同志:我作为马克思主义者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说过人的思想是先天的或者头脑里固有的?你远航一号同志对我的成见倒是先天的或者你的头脑里固有的。如果你不认定我是〝先天论〞者,你是不会让我做〝赞成还是不赞成〞诸如无聊的选择题的。

 

   远航一号同志接着说道:〝毛主席说,ˋ无数客观外界的现象通过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官能反映到自己的头脑中来ˊ,就是说,人的思想、人的意识(人的头脑中的东西)是ˋ客观的ˊ外部世界的种种现象在人的头脑中的反映。所谓ˋ客观的ˊ,稍有哲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就是非主观的,就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毛主席又指出,人的思想、精神是否正确,就在于它们ˋ是否正确地反映了客观外界的规律ˊ,即是否符合客观实际;而要了解一定的思想、精神是否符合客观实际,除了ˋ把第一个阶段得到的认识放到社会实践中去ˊ、ˋ经过实践的检验ˊ,ˋ此外再无别的检验真理的办法ˊ。〞

 

   在谈到〝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时必须明确:在马克思和恩格斯那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就是〝以神的意志为转移〞,〝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或者〝以神的意志为转移〞的物质世界是私有制社会的历史现象;在共产主义社会,神的意志被扬弃为人的意志,〝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物质世界转化为〝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物质世界,人自由支配自然界和社会。这种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历史辩证法不是别的,它就是人们感性活动的实践,即认识世界和改变世界的实践。

 

   谈到实践的认识论,毛主席在《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中谈的是人的意识或精神,而不是神的意识或精神。神的意识的假象本质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那里早已被揭穿,毛主席要发挥作为真正本质的人的意识的能动性。

 

   为什么毛主席说〝无数客观外界的现象通过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官能反映到自己的头脑中来〞?这个问题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就已经解决:人作为自然存在物和社会存在物,人的感官既是自然界的感官,也是社会的感官,所以人们通过自身的感官感觉到的感性知识就是自然界和社会的现象。所谓客观的外界事物就是人的感官所感觉到的感性世界。而人的感性既具有客观性,因为人的感性来自于自然界和社会的感官;人的感性又具有主观性,因为人的感性是感觉的意识;正因为人的感性是主观性与客观性的统一,人以自身的主观能动性能够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对于人的感官还无法直接感觉到的客观世界,我们暂且悬而不论,等待它的现象展现在人的感性世界。客观世界以直接和间接的形式展现在人们的感性世界,直接感觉不到的事物并非不存在,它以间接的形式展现在人们直接感觉到的现象界。客观世界是以直接和间接的形式展现在人们的感性世界的统一的物质世界,人们对于统一的物质世界的认识因而是绝对性与相对性的统一。

 

   人的感性是主观性与客观性的统一,人作为自然存在物,物质世界因而也是主观性与客观性的统一。但是远航一号同志认为:〝所谓ˋ客观的ˊ,稍有哲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就是非主观的,就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既然客观世界是非主观的,换句话说,既然客观世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那么〝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世界是怎样反映到人的头脑中的?如果客观世界存在于人的感觉和意识之外,那么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官能也存在于客观世界之外。那么存在于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官能之外的客观世界是怎样通过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官能反映到人的头脑中来的?作为将主观性和客观性予以机械分离的庸俗唯物主义者,远航一号同志无法解释和说明这个问题,对他而言这是无解的迷。如果远航一号同志独断存在于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官能之外的客观世界通过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官能反映到人的头脑中来,那么他就陷入了神秘的唯心主义泥坑,在他那里〝人〞具有超俗的感应能力。

 

   问题出在哪里?问题的根源在于远航一号同志没有理解恩格斯在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时所指出的那个〝精神〞是外在于客观世界的宗教意识,而不是主观性与客观性统一的人的意识。在远航一号同志那里,所谓〝客观的〞就是〝非主观的〞,也就是说,所谓〝主观的〞就是〝非客观的〞。而〝非客观的〞主观性就是恩格斯在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时所指出的那个〝精神〞即宗教意识形态,除此之外它不会是任何别的东西。远航一号同志试图以宗教意识形态理解毛主席在《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所指出的〝主观性与客观性统一〞的人的意识的认识论,他不自觉地把毛主席当作了唯心主义思想家。这并不奇怪,在唯心主义或者庸俗唯物主义者那里,由于他们将人的意识和宗教意识形态混同起来,唯物主义以及唯物主义者是不存在的。

 

   毛主席在《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中指出:〝而无产阶级认识世界的目的,只是为了改造世界,此外再无别的目的。一个正确的认识,往往需要经过由物质到精神,由精神到物质,即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这样多次的反复,才能够完成。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就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现在我们的同志中,有很多人还不懂得这个认识论的道理。问他的思想、意见、政策、方法、计划、结论、滔滔不绝的演说、大块的文章,是从哪里得来的,他觉得是个怪问题,回答不出来。对于物质可以变成精神,精神可以变成物质这样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飞跃现象,也觉得不可理解。因此,对我们的同志,应当进行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的教育,以便端正思想,善于调查研究,总结经验,克服困难,少犯错误,做好工作,努力奋斗,建设一个社会主义的伟大强国,并且帮助世界被压迫被剥削的广大人民,完成我们应当担负的国际主义的伟大义务。〞

 

   这里毛主席发挥了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

 

   〝一个正确的认识,往往需要经过由物质到精神,由精神到物质,即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这样多次的反复,才能够完成。〞

 

   主观主义者〝对于物质可以变成精神,精神可以变成物质这样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飞跃现象,也觉得不可理解。〞

 

   〝由物质到精神,由精神到物质,即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毛主席将人的精神当作人的认识来理解,因为人的精神里有物质;毛主席将物质直接当作人的实践来理解,因为物质里有人的精神。人直接是自然存在物,所以物质里有人的精神是必然的。既然人从人的主观方面理解物质世界,那么人的精神里有物质也是必然的。

 

   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指出:人应当把物质世界当作人的感性活动,当作人的实践去理解,从人的主观方面去理解。毛主席将人的精神当作人的认识来理解,将物质直接当作人的实践来理解,完全符合马克思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

 

   以黑格尔逻辑可以这样理解马克思和毛主席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物质中有人的意识,人的意识中有物质,物质世界和人的意识就其存在的本质而言是同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就是人们感性活动的实践。而庸俗唯物主义者既不懂黑格尔辩证法,也不懂马克思和毛主席的历史人本主义,他们认为物质就是物质,意识就是意识,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除此之外都是屁话。

 

   在毛主席那里,主观性与客观性之间没有不可逾越的障碍,客观性中有主观性,主观性中有客观性,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而在坚持〝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庸俗唯物主义者那里,所谓〝物质〞是脱离意识的神秘的抽象物,所谓〝意识〞是脱离物质的神秘的宗教意识形态,所以庸俗唯物主义者必然要转化为主观主义者。

 

   主观主义实质就是宗教意识形态,同主观主义的抽象的实践不同,人的实践是人的感性活动,而人的感性产生于作为自然存在物因而是社会存在物的人的感官,人的实践因而是主观性和客观性统一的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感性活动。毛主席对主观主义者的批评同样适用于像远航一号同志那样将主观性和客观性予以机械分离,并坚持〝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庸俗唯物主义者。

 

   关于实践的认识论问题,我曾经写了《与网友商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在红色中国网没有发表,这里摘录其中的一段文字以回应远航一号同志将主观性与客观性予以机械分离的抽象实践论:

 

   〝一九七八年五月十一日光明日报发表了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掀起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这是特色党为复辟资本主义从理论公开背叛马列毛的开端。正是由于这个历史缘由,有不少左派网友对于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ˊ这个命题产生了本能的反感,并把这个命题当作特色党复辟资本主义的理论前提。事实上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ˊ是马克思的思想前提,也是列宁和毛主席的思想前提。特色党打着红旗反红旗,通过歪曲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ˊ的科学内涵达到了否定马列毛的目的。但是不少左派网友却无法认清那篇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反马列毛的思想本质,这也证明这些网友并不理解马列毛的思想学说。

 

   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提出了这样一个命题:ˋ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ˊ。如果ˋ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ˊ,那么实践还怎么进行?实践是


鲜花
1

握手
1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仙人掌 2016-12-17 19:30
“只有当奴隶自觉马列毛的思想意识的时候,奴隶才是创造自身历史的动力。”——书蠹、书读多了就傻了。楼主的这个逻辑是
,在马列毛没有没有出世之前,奴隶们就不是创造自身历史的动力。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12-17 02:37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7-1-20 19:55 , Processed in 0.01887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