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唯物主义者〞远航一号与〝唯心主义者〞萬里雪飄 —— 对于庸俗唯物主义的彻底清算 ...

2016-12-17 02:3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325| 评论: 2|原作者: 万里雪飘

摘要: 只有当奴隶自觉马列毛的思想意识的时候,奴隶才是创造自身历史的动力。然而面对在做中国梦的奴隶,所谓左派不是在教育奴隶自觉马列毛的思想意识,而是把奴隶当作推动特色历史的英雄,这样的左派如果不是皇左又是什么?

   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提出了这样一个命题:ˋ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ˊ。如果ˋ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ˊ,那么实践还怎么进行?实践是主观与客观统一的人的感性活动,但是特约评论员怀疑ˋ任何理论ˊ的指导意义,他把自己的实践抽象为没有主体的神秘的ˋ实践ˊ,这本身就是反人道主义的奇谈怪论。事实上没有理论指导的ˋ实践ˊ并不神秘,它不过是动物的感性活动而已,经过将近四十年的所谓改革开放,我们已经看到了最野蛮而无人性的特色社会主义,所谓特色社会主义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最坏的资本主义。

 

   实践必须在理论指导下才是现实的感性活动,没有理论指导的实践寸步难行。有些理论是原则性的真理,原则性的真理在一定前提下不需要经过反反复复的实践来检验。就地球和太阳的关系而言,日心说已经成为生活常识,没有必要再经过实践来检验。只要搞社会主义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就是必须遵守的客观真理,这个真理不需要实践来检验,否则社会主义革命本身无法进行。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鼓吹ˋ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ˊ,接着胡诌ˋ社会主义对于我们来说,有许多地方还是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ˊ,吹响了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的号角。

 

   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通过提出ˋ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ˊ,把实践予以抽象化,实践在他们那里变成没有主体的机械活动。社会实践和科学实验有所不同,科学实验固然要发挥人的主体能动性,但是社会实践是社会主体自身的感性活动,有资产阶级的实践,就有无产阶级的实践,无产阶级的理论不能由资产阶级的实践来检验,资产阶级的理论不能由无产阶级的实践来检验,这是不同阶级即不同社会主体的不同伦理道德。社会实践的辩证法不是机械运动,社会实践的辩证法必须上升到伦理道德。伦理道德既是作为社会主体的自我意识,也是作为社会主体的价值观。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鼓吹ˋ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ˊ,接着胡诌ˋ社会主义对于我们来说,有许多地方还是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ˊ,这是在否定无产阶级的伦理道德,否定无产阶级的自我意识,否定无产阶级的价值观。

 

   有不少左派并没有建立客体即实体、实体即主体的自我意识,他们所谓的辩证法是没有主体自我意识的机械唯物主义。所以这样的左派面对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的倒行逆施不但不能证伪,反而把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ˊ当作歪理进行批判,把自己推向了马列毛的对立面。〞

 

   远航一号同志继续把我当作否定实践的认识论的唯心主义者来进行批判。

 

   〝万里雪飘同志,你是否同意毛主席关于真理的标准以及检验真理办法的观点呢?如果不接受,你是不是应该承认,你实际上就是一个唯心主义者(或许在万里雪飘同志看来,毛主席所说的ˋ正确地反映了客观外界规律ˊ的思想也是一种ˋ幻想的现实性ˊ?)。如果接受,那么请问,马克思主义的一切理论、观点(包括马克思的原著),是否也要接受人们的三大社会实践的检验;经过实践成功的,一般就是正确的,经过实践失败的,原有理论中某些方面就有可能是错误的,就需要再认识,再实践。〞

 

   远航一号同志的实践论就是没有主体自我意识的庸俗唯物主义,是特色党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臆造的抽象实践论的历史回音。远航一号同志认为:马克思主义的一切理论、观点(包括马克思的原著)要接受人们的三大社会实践的检验。远航一号同志的论调和特色党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鼓吹的〝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的不可知论的实用主义如出一辙,远航一号同志在庸俗唯物主义的抽象实践论那里丧失了无产阶级伦理道德。

 

   远航一号同志发出了这样的质疑:〝或许在万里雪飘同志看来,毛主席所说的ˋ正确地反映了客观外界规律ˊ的思想也是一种ˋ幻想的现实性ˊ?〞

 

   毛主席在《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中指出:〝而无产阶级认识世界的目的,只是为了改造世界,此外再无别的目的。〞要想改造自然界,在实践中必须通过揭示自然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幻想的现实性〞,将自在之物转化为为我之物,否则改造自然界就是一句空话。改造自然界就是改造人类社会。要想改造人类社会,在实践中必须通过揭穿既有社会的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幻想的现实性〞,扬弃既有社会的客观规律,建立自由人联合体,否则改造人类社会就是一句空话。

 

   价值规律是不是客观规律?符合价值规律的思想学说是不是资产阶级价值观?马克思是不是将价值规律当作〝幻想的现实性〞来进行批判的?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章〝商品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中指出:

 

   商品充满形而上学的微妙和神学的怪诞,但是商品的神秘性质既不来源于它的使用价值,使用价值是人的具体劳动的产物,也不来源于商品的价值,价值是人的抽象劳动的产物,商品的神秘性来源于商品自身的价值形式。商品形式的奥秘不过在于:商品形式在人们面前把人们本身劳动的社会性质反映成劳动产品本身的物的性质,反映成这些物的天然的社会属性,从而把生产者同总劳动的社会关系反映成存在于生产者之外的物与物之间的社会关系。由于这种转换,劳动产品成了商品,成了可感觉而又超感觉的物或社会的物。[马恩全集二十三卷八十七至八十九页]

 

   商品的价值形式即价值规律的〝幻想的现实性〞在于:人与人的社会关系异化为物与物的社会关系,人与人的社会关系仿佛成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物的自然必然性。马克思把这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物的自然必然性当作可感觉而又超感觉的异己力量,这种异己力量充满形而上学的微妙和神学的怪诞。

 

   劳动群众将商品价值形式当作〝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必然性的社会现实,劳动群众将自己当作物的商品或者商品的物来进行交易,这就是人的自我异化的愚昧所在。正是这种拜物教的愚昧成全了资产阶级的社会实践,__愚昧的群众越多,资产阶级力量就越强大。南街村群众打破了商品价值形式的〝幻想的现实性〞,摆脱了愚昧的商品拜物教的束缚,他们在村民范围内建立公有制集体经济,走上了通过克服自我异化来实践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

 

   但是远航一号同志不承认群众的愚昧,他认为只要承认群众的愚昧,就是通过群众的愚昧得到〝自我实现〞的黑格尔主义者。

 

   〝回到万里雪飘同志所说的ˋ特色党的改革开放符合中国群众的愚昧ˊ这一观点(万里雪飘同志的这一论点倒是黑格尔味道十足;或许万里雪飘同志的ˋ绝对理性ˊ只有通过群众的愚昧才能得到自我实现?),对于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在一定阶段斗争的暂时失败,毛主席是这样分析的:ˋ在社会斗争中,代表先进阶级的势力,有时候有些失败,并不是因为思想不正确,而是因为在斗争力量的对比上,先进势力这一方,暂时还不如反动势力那一方,所以暂时失败了,但是以后总有一天会要成功的。ˊ革命的一方、被剥削被压迫的一方,在反剥削反压迫斗争中,有时遭到失败,并不一定是因为革命的理论、思想不正确,更不是由于群众的ˋ愚昧ˊ,而主要是由于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革命的力量与反革命的力量相比仍然处于暂时的劣势;但是这种暂时的劣势必然由于阶级社会自身矛盾的发展而发生转化,转变为革命力量的优势,因而ˋ代表先进阶级的势力ˊˋ总有一天会要成功的ˊ。〞

 

   远航一号同志,我说过的〝特色党的改革开放符合中国群众的愚昧〞比起恩格斯的口气要温和得多。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指出:〝……政府的恶劣,就可以用臣民的相应的恶劣来辩护和说明。当时的普鲁士人有他们所应该有的政府。〞[马恩全集二十一卷三〇六页]

 

   那么请远航一号同志解释和说明,恩格斯的〝绝对理性〞是怎样通过恶劣的臣民发出十足的黑格尔味道的?远航一号同志或许是分析〝图表〞的不错的经济学家,但是在哲学领域他是门外汉。远航一号同志曾经说过自己没有读过黑格尔。你没有读过黑格尔,你就读不懂马克思和恩格斯,貌似平实的毛主席你也未必读得懂。

 

   毛主席指出:〝在社会斗争中,代表先进阶级的势力,有时候有些失败,并不是因为思想不正确,……〞。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并没有错,毛主席的继续革命理论是在社会主义革命实践中总结出的科学真理。那么为什么文革没有保住社会主义江山?因为群众思想跟不上,走资派组织群众斗群众,保皇派群众武装攻击造反派群众。走资派充其量是不超过百分之三的一小撮,走资派的强大在于百分之九十七的广大群众的愚昧,走资派的强大在于走资派有自己的群众基础。有些左派认为〝四人帮〞被捕入狱是因为走资派掌握军权,敌人力量的强大决定了那场〝十月政变〞。然而这只是历史表象,敌人的军权或者力量要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去理解和说明,要在群众的思想状况中去解释和说明,归根结底,政治斗争通过群众的感性世界发挥决定历史的作用。

 

   但是远航一号同志认为:被剥削阶级的失败不在于群众的愚昧,而在于革命力量和反革命力量相比处于劣势,这种劣势必然由于阶级社会自身矛盾的发展而发生转化,转化为革命力量的优势。

 

   那么怎样转化?如果不先造成舆论,不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不让群众摆脱自身的愚昧而自觉无产阶级自我意识,革命和反革命的力量对比如何转化?脱离感性世界的群众,无视群众的思想状况,空谈革命和反革命的力量对比,实质就是唯心主义幻想。远航一号同志的革命不过是庸俗唯物主义自然必然性的〝神启般的信仰〞,他的革命都要经过脱离主观性的神秘的实践的检验。

 

   〝只有最迂腐的书呆子,才会认为,人们对事物的正确认识是可以从书本中找到,不需要经过实践的检验,一下子就进入我们头脑的;凡是不能做到这一点的,就是ˋ愚昧ˊ。从这种书呆子的观点出发,革命的暂时挫折,必然是因为广大芸芸众生没有从书本中找到或者拒不接受已经在ˋ原著ˊ中写得明明白白的ˋ永远不会过时ˊ的正确观点,因而正是因为群众的ˋ愚昧ˊ才导致了革命的失败,从而证实了反革命的ˋ真理性ˊ。〞

 

   远航一号同志,书本中的知识如果不是在实践中形成的,难道是你的头脑中固有的?马克思的《资本论》难道不是无产阶级的〝圣经〞?马克思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以及毛主席的社会主义革命理论难道还要经过实践检验?我批你是不可知论的实用主义者,难道冤枉你了吗?革命真理在马列毛原著中写得明明白白,你却说什么马克思主义的一切理论、观点(包括马克思的原著)要接受人们的三大社会实践的检验,你不愚昧,谁愚昧?你拿恩格斯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和毛主席的《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来证明你自己是唯物主义者,而萬里雪飄是唯心主义者,你却说什么马克思主义的一切理论、观点(包括马克思的原著)要接受人们的三大社会实践的检验,你不虚伪,谁虚伪?这位既虚伪又愚昧的教书匠哪里懂得,即便是黑格尔逻辑也不是黑格尔头脑中固有的,而是在黑格尔的实践中形成的,只是黑格尔的实践在黑尔格逻辑那里被颠倒、被抽象、被神秘化了而已。

 

   〝从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出发,反革命的暂时得逞,是可以从一定的物质生产和生活条件、一定的生产关系、一定的客观历史条件中得到认识和解释的;阶级社会的矛盾运动又必然使得这些条件在一定的历史阶段发生变化,并且走向自身的反面,从而使得革命的力量强大起来,反革命的力量衰落下去,最终导致革命的胜利和反革命的失败。〞

 

   所谓〝一定的物质生产和生活条件、一定的生产关系、一定的客观历史条件、阶级社会的矛盾运动〞等等,如果这些范畴不是人与人的关系,又会是什么?离开人与人的关系,在那里空谈抽象的〝一定的物质生产和生活条件、一定的生产关系、一定的客观历史条件、阶级社会的矛盾运动〞等等神秘的自然必然性,这种〝唯物史观〞如果不是庸俗唯物主义的〝神启般的信仰〞,又会是什么?

 

   〝在这样的历史进程中,广大的劳动群众才是社会实践的伟大主体,从而也是历史的主人,用自身的实践发现并且认识真理。在社会斗争中,真理的发现与认识过程,不外乎是ˋ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ˊ。在这个意义上,广大的劳动群众不仅不ˋ愚昧ˊ,而且是一切真理的源泉和最终的验证者。〞

 

   如果群众信仰统治阶级的伦理道德,群众如何成为社会实践的伟大主体?你远航一号同志说一句〝广大的劳动群众才是社会实践的伟大主体〞,广大的劳动群众就会成为社会实践的伟大主体?你远航一号同志莫非是呼风唤雨的神?

 

   最后我引述我的《华为的粉丝与小资产阶级意识》的一段文字以结束这场辩论。

 

   为了支持华为有人搬弄毛主席语录: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如果群众果真如你所理解的那样英明,〝四人帮〞怎么会成为阶下囚?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这一点,就不能得到起码的知识。〞

 

   如果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何以在做主子的中国梦?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如果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那还要马列毛干什么?

 

   我放出这些言论别把您吓着,千万不要把我当作反毛的精英主义者,我只是指出存在于毛主席思想的矛盾。毛主席的辩证法是有前提的相对运动,抽象的绝对的辩证法在毛主席那里不存在,在列宁那里不存在,在马克思那里也不存在。如果读过黑格尔,就会知道黑格尔逻辑就是抽象的绝对的辩证法,是唯一者的神的辩证法。你把马列毛的辩证法绝对化抽象化,你就是在为群众搞造神运动。信教徒拿着圣经造彼岸之神,而你拿着毛选造此岸之神,你和信教徒没有什么区别。不要以为只有神化群众,才是最正确最明智的左派。如果把毛选当作神化群众的圣经,毛主席的书还不如不读。要想读毛主席,先读好马克思。如果读不懂马克思,只好读一点黑尔格,回过头来再看马克思怎样读黑格尔的圣经。尽管黑格尔黑话连篇,马克思有哲学博士的派头,但没有别的办法,要想成为毛主席的学生并不那么容易。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那是因为屁股决定脑袋。可是,如果群众的脑袋不理解自己的屁股该怎么办?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这一点,就不能得到起码的知识。〞

 

   知识是怎么来的?毛主席这是在谈认识论。有些人迷信自己思辨的脑袋,就是看不起群众的屁股。可是,如果没有群众的屁股,你的脑袋能立起来吗?你用自己的脑袋走走试试?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历朝历代的统治阶级只有利用人民的力量才能建立自己的王朝。马列毛主义者只有依靠人民的力量才能实现共产主义理想。从这个意义上说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就哲学而言,毛主席的群众思想是感性与理性的对立统一。群众是感性的存在,思想意识是理性的存在,离开感性的理性是空洞的神秘的抽象,离开理性的感性是直接的杂多的偶然。自产生阶级以来,群众作为直接的偶然没有属于自身的思想意识。直接的偶然就是被必然翻弄的奴隶,按照黑格尔的话说就是被必然性利用的材料,__没有抽象的神秘的必然性,必然性有主导自身运动的主体__,群众作为奴隶将自身异化为作为必然性主体的主子的意识。奴隶的我是奴隶的主子,奴隶创造主子的历史。只有当奴隶自觉马列毛的思想意识的时候,奴隶才是创造自身历史的动力。然而面对在做中国梦的奴隶,所谓左派不是在教育奴隶自觉马列毛的思想意识,而是把奴隶当作推动特色历史的英雄,这样的左派如果不是皇左又是什么?

 

 

 

萬里雪飄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主题词:唯物主义、唯心主义、历史人本主义


鲜花
1

握手
1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仙人掌 2016-12-17 19:30
“只有当奴隶自觉马列毛的思想意识的时候,奴隶才是创造自身历史的动力。”——书蠹、书读多了就傻了。楼主的这个逻辑是
,在马列毛没有没有出世之前,奴隶们就不是创造自身历史的动力。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12-17 02:37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7-5-1 02:39 , Processed in 0.02297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