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资本的“恶果”

2016-12-24 00:3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583| 评论: 0|原作者: 陈培永|来自: 红旗网

摘要: 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到今天,资本已经成为市场经济绝对的主宰和灵魂,资本逻辑已经成为当代社会背后最强大的动力系统。品尝资本带来的丰富果实之后,必须正视资本种下的毒瘤。
资本的“恶果”

2016-12-23作者:陈培永


只要是奉行市场经济原则的国家或地区,都必须面对资本逻辑的运营。资本逻辑是通过投入更多、获得更多、再投入更多、再获得更多的循环以无限制地自我增值、不懈地追逐利润、不断地积累财富的动态逻辑。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到今天,资本已经成为市场经济绝对的主宰和灵魂,资本逻辑已经成为当代社会背后最强大的动力系统。品尝资本带来的丰富果实之后,必须正视资本种下的毒瘤。当代中国社会各个领域的难题,归根结底都与资本的运营有着密切关系。它本身的扩张本性以及它本天然的毒素,不由得我们不去思考光鲜的资本外衣下隐藏着的恶果。

  一、资本的辩证审视


  宣称“资本主义野蛮性”、“资本无道德”,显然过于简单、武断。马克思的“资本论”早就提供了分析资本的辩证视角,他把资本作为一生批判的对象,并不是把它贬得一无是处,而是高度评价资本主义制度的进步性,承认资本逻辑创设的“伟大文明”,“资本的文明面之一是,它榨取剩余劳动的方式和条件,同以前的奴隶制、农奴制等形式相比,都更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有利于社会关系的发展,有利于更高级的新形态的各种要素的创造。”有利于社生产力发展、有利于社会关系发展、有利于更高级社会形态的生成,这“三个有利于”是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最高评价,这也确实是资本的力量给当代社会带来的不可磨灭的贡献。资本推动的生产力的发展为新的理想社会奠定了必要前提,资本提供了社会发生实质进步的可能性,这是资本不可忽视的道德正当性。

  资本有文明的一面,也有野蛮的一面。对资本的原始积累,马克思有一句尽人皆知的话——“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道出了资本的起源之“恶”。资本的前史与暴力、窃取、掠夺、诈骗等肮脏的字眼也是分不开的,马克思对资本罪恶的揭示无人能及。但他对资本不是一味进行道德的批判,而是既爱又恨,爱的是资本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文明(尤其是物质文明),恨的是资本给人们带来的种种异化,以及社会为此付出的惨重代价。

  时过境迁,资本不再像资本原始积累时那样野蛮无道德,反倒越来越呈现出一幅道德风貌良好的的美丽图景。但只要资本的逻辑依然在起作用,就注定了资本主义依然让人充满忧虑。面对资本带来的各类问题,仅仅数落资本逻辑的万宗罪恶,强调它的反道德性,是不能正视历史、正视现实的表现,但如果面对今天的社会现实,还在谈资本主义创造了美好世界,而对资本逻辑带来的危害不屑一顾,更是回避历史、回避现实的表现。必须深入到资本逻辑的内在机理和外在影响,透彻分析它所带来的道德代价。

  二、不可阻挡的增长魔咒

  资本的逻辑最根本的表征是积累,是扩张,是增长,是持续地获得利润、不断地积累财富。资本必须不断扩张,这是它不至于崩溃的前提,而一旦启动了资本的发动机,就难以停下,资本需要滚雪球般地不断滚大,它绝对不能停止滚下去,越小越容易被融化,越大就越可以保持足够长时间甚至永恒的凝固。在这种永远不停止的运转中,资本改变了世界,在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资本一出现,就标志着社会生产过程的一个新时代”。这也正是“资产阶级在它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的原因之所在,正是资本缘何能够创造发展奇迹的秘密之所在。

  问题是,在这种无止境地追逐利润的过程中,资本的运营往往使人忘记资本只是服务于人类社会的工具,而陷入到对资本的盲目崇拜中,把资本引领的经济增长当作目的本身。必须确保经济增长成了毋庸置疑的目标,这正中资本逻辑的下怀。增长成了目的,人类劳动都被集聚在这个增长机器中,任由这个增长的机器所操控,增长的机器本来是服务于人的,但现在人却服务于这个增长机器。如果经济增长服务于社会的目的,以人为本,而不是以资为本,当然是理想状态,但问题在于增长本身成了目的,增长的速度决定一切,资本不再服务于人类社会的真实目标,以资为本成了常态。

  资本主导下的当代社会很少质疑增长的合理性,与经济增长本来保持一致甚至作为经济增长指导原则的重要命题,如人类生产生活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历史发展的评价标准是什么?政治理念应如何定位?何以过上良善的社会生活?如何寻求个人道德素养的提升?这些往往被忽略。最可怕的是,一切服务于资本的扩张、资本的积累,为了利润而不惜一切代价,这种逻辑的结果显然就会导致冲破一切束缚,打破一切已有的规范与社会秩序,导致马克思所说的“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

  三、资本人或人的资本化

  人创造资本,资本改造人。如果说市场经济培育出来的是着眼于个人私利的经济人,那么资本逻辑支配之下的市场经济培育出来的则是永不满足的贪婪之人。资本市场逻辑下人的动机是“欲求”,而不是“需求”,需求是人之生存、人的生理的需要,是作为物种的所有个体都具有的,而欲求是来源于人的心理的无所限制的满足欲望。它的优点在于刺激人们不断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的提高,缺点是增加了人的贪婪以及对自然外界的无所限制的占有欲,使人的欲望成为了“没有限制的欲望”。

  欲望无止境,正对应利润无止境。本来利润的获得是可以供人享受生活,但对更大利润的追求或确保自己利润的份额,资本必须继续扩大再生产,必须占有更多。我们可以用“资本人”来形容受资本逻辑支配的社会主体,这种人看待社会现实、社会问题,往往都是从有没有利润、有没有利益、有没有好处、有没有金钱的标准来思考,忙碌于占有更多的钱,用更多的钱再生更多的钱。永远没有钱多的时候,成为人的日常生活生活方式。“资本人”居住在资本所创造的海市蜃楼中,自愿加入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资本拜物教这些“邪教”,并甘心情愿成为听任其摆布的“教徒”,其他一切都毫不关己,陷入到资本的怪圈之中,人是难以脱身的。

  四、翻“天”覆“地”的生态困境

  生态伦理问题的出现与资本时代的到来是分不开的,资本的无限扩张,使人们意识到自然不是一个挖掘不完的宝库,环境不可能总是能够自我修复。资本是无限的,自然是有限的,无限的资本扩张从有限的自然中挖掘财富,这是生态危机的根本原因之所在。人们为此不得不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围绕着自然、环境、生态所结成的人与人的关系问题,这就是生态伦理的起源。资本的逻辑建立在对资本力量的充分信任或者盲目推崇之上,它扫除了以往人们对自然的敬畏之心,把自然踩在脚下,任何自然的东西都是可以忽视或者可以利用的、可以加工的,为了利润的目的不断从自然中索取是天经地义的东西,只要利润可以甚至完全可以翻“天”覆“地”。重新唤起人们对自然的尊重,理顺人与自然的关系,已是当务之急,但问题是资本逻辑是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的。


  资本带来的生态伦理困境不仅仅体现为人对自然的蔑视,还体现为人对人的环境剥夺。资本建立在对劳动力与自然的双重剥夺之上,资本的扩张不仅是对劳动力的剥夺,还是对劳动力享受的自然环境权利的剥夺。需要揭示这两种剥夺的内在关系,“大多数人”的经济利益被损害的同时,因为人类共同拥有的自然环境被糟蹋,他们的生态利益也会被剥夺,那些拥有资本的人可以采取移民或者搬到其他地方来避免污染的环境,“大多数人”只能在恶化的环境中继续生存,一种生态正义的问题就此出现了。


  资本逻辑是不可能解决环境污染、生态破坏问题以及围绕这些问题产生的不公平正义现象的,因为正是这种不公平正义构成了资本逻辑扩张的前提。资本对自然的摧残已经难以矫正,尽管已经意识到生态、自然、环境存在的巨大问题,但人类社会已很难阻止资本前进的步伐,已经意识到有问题并重复问题的重要性,却又不去解决问题,或者想去解决却又有心无力,这正是这个时代的悲哀。人类社会已经自然而然地认同资本所引领的经济增长的主导地位,已经认同资本逻辑的空间扩张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资本扩张的发动机已经发动,再也不能将其熄火,从生态伦理的困境中走出来难之又难。


  五、对抗互害的社会图景


  资本逻辑的运行为社会创设出一套秩序,这套社会秩序虽时常受到危机的困扰却至今运行良好,但这并不是说资本创设的社会秩序就一定是合乎公平、正义、平等等道德理念的。资产阶级的启蒙者带着社会公平、正义、平等的承诺走上历史舞台,但它在给人类社会提供比以前更多财富的同时却没能兑现自己的诺言,甚至让人越来越看不到社会良善秩序的未来图景。

  当然不能完全否定资本逻辑下的社会进步,它冲破了封建的等级森严的传统秩序,打破了野蛮的人身依附隶属关系,实现了商品流通领域中的交换平等和政治领域中形式上的平等,并且使社会的公平正义理念获得了广泛认同,这些是资本取得的不容否定的成就。但资本逻辑下形式上的社会公平不可能带来实质上的公平,政治领域的平等不可能带来社会经济领域中的平等,也决定了资本的社会秩序必须以维持社会各阶级之间的不平等作为常态。资本的悖论就在于,它不仅不会推进实质公平,反而会让公平进入到死胡同,并以一种欺骗性的公平外表掩盖其实质的不公平。

  资本逻辑不会自动产生社会的公平正义,也不会自动产生和谐社会、幸福社会,反倒会对社会的良善秩序带来冲击。究其根源在于:其一,资本以利润为目标的盲目追逐必然导致无视社会公共利益,冲击正常的社会交往状态。资本为利润而追逐,它可以榨取劳动者的体力极限,可以制假售价,可以制毒贩色,可以摧毁社会的伦理规范,可以舍弃诚信于不顾,也可以不讲任何社会责任,甚至它会使人们之间“易粪相食”,导致“人人受害、人人害人”的互害社会。其二,资本无法摆脱它的垄断追求。资本推崇市场自由平等交换,但又致力于通过垄断获得不平等交换的高利润,强有力的资本与垄断有天然结盟的倾向,垄断的统治方式在经济领域中否定自由和平等,在社会领域则是造就了不公平。国有垄断资本极有可能凭借垄断地位,设置壁垒保证本组织成员从中获益,人为制造出社会成员之间的地位差别。其三,资本逻辑改变不了它的对抗性,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是充满对抗性的,资本每到一地,就把对抗、矛盾同时带进去,资本化最快的地方也是社会矛盾最突出的地方,资本逻辑所集聚的矛盾已然多之又多。在资本的逻辑之下“必须保卫社会”已是形势所逼。


  六、政治的垂帘听政


  资本逻辑的扩张可能会遭到政治权力的制约,要想稳定地获得更高的利润,它就必须依靠公权力来为其护航。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在经济发展的名义下,资本的正常运行很有可能成为公权力最自然而然的的责任和义务,政治要服务于资本,想尽一切办法增加资本。资本敲开了政治的大门,成为政治成功与否的标准,政治要为资本的运行保持绿灯通行,而当资本遇到发展障碍的时候,政治权力要为其扫清障碍。


  当然,政治权力服务资本,是为了利用资本、掌控资本增加社会物质财富,提高民众生活水平,这无可谴责,因为这是政治权力对资本的正当使用。但现实往往不是如此,政治权力并不能绝对掌控资本的运营,它在资本面前经常显示出无力的状态,当代经济形势的发展变化往往会超越任何国家权力乃至世界所有政治力量的把控,因为资本逻辑有其自己的一套规则,这套规则并没有任何公权力完全被掌握,它超越政治权力之上。这是资本的可怕之处,它让政治服务于它,又不让政治力量来完全掌控它。当政治总是忙碌于拯救资本所带来的社会动荡危机的风险之时,我们就会感受到资本负面作用的能量有多大。


  资本更大的可怕性就在于,它所拥有的穿透力往往使政治公权力无法招架,它会俘获国家权力使其成为自身增值的机器。谁也不能否认国家机器成为资本工具的危险性依然存在,只要引进资本逻辑、以资本作为市场经济的主体,资本就有足够的力量和机会条件插入到政治权力之中,成为公权力背后的“垂帘听政者”。因为资本时刻试图通过金钱的力量影响甚至重构国家的组织形式,在政府的机构中占据绝对话语权,它会成功绑架政治权力,实现资本与权力的勾结。资本会把公权力当成一种商品,当成一种能够获取更多利润的商品,也就是当成资本本身,导致公权力拜倒在资本权力运行的石榴裙下,失去了其公共性,从而成为社会所有问题滋生的根源。这并非危言耸听,权力的资本化与资本的权力化已经成为当代中国进一步改革的顽疾,资本与权力的勾结所形成的特殊利益集团的存在,更是难以触动的坚石。


  我们需要着力于摆脱资本逻辑的操控,规制资本,将其限定在经济领域之中而不允许其越雷池一步,发挥其在经济领域的激励作用,限制其在其他领域的腐蚀作用。唯有如此,社会发展才不会继续付出惨重的代价,才会重新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领域铺设良善的行进道路。愿景虽好,现实骨感,道路艰辛,努力努力!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7-3-23 10:17 , Processed in 0.01864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