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逼迁工友之家是有关方面基于误判的明显失策之举

2016-12-29 23:07|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454| 评论: 5|原作者: 工评社

摘要: 毫无疑问,如果“有关方面”真的这样草草收场,将等于亲手炮制了一个难得的廉价的大笑柄。对于统治阶级这一次打压劳工机构的明显失策之举的任何可能后果,无论出于反抗的本能或报复的快意,还是出于帮助启发阶级觉悟,工人阶级的进步力量都不应放过这个难得的大好机会。
逼迁工友之家是有关方面基于误判的明显失策之举
2016-12-21 龚平 工评社  
原链接



从前天也就是本月19号晚上开始,不少劳工界朋友和工友的朋友圈被大量转发声援北京皮村工友之家的信息刷屏,而首发“北京皮村工友之家被逼迁”事件过程描述的那篇微信文章不到24小时就点击超过2万次了。从前天至今,不少泛左翼的知识分子团体的网站或微信公众号、工人自媒体“尖椒部落”“微工汇”乃至其他公益界的公众号、以及官方的北京青年报、中国网、中国新闻周刊等大型媒体都各自做了报道或者转载报道。在舆论声援的同时我们更关心的问题是:这次逼迁行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真正的实质和原因是什么?如何看待和对付这次挑战?

庞杂的留言评论里有人把这次逼迁解读为“政府关停无资质办学机构”,让人想起四年前政府关停工友之家的打工子弟学校引发的争议。但这是一种最浅薄的混淆,而发这种论调的人连基本事实都没搞清楚。因为这次不是关停打工子弟学校,而是要把工友之家整个都赶出皮村。四年前是官方剥夺外来工受教育权,而这次是官方要把服务外来工的整个机构都赶走

还有人在留言中揪着消防问题不放,也是根本不看基本事实的,他为什么不解释下乡里的检查组一再要求整改后、村长还是要求月底前搬走?

在大量的点击和留言里出现了上述这些来自不同账号的却奇奇怪怪不顾事实的评论、点赞,都暗示着一场并不简单的有组织攻击。

基本事实已足够说明:逼迁对于北京工友之家这样十几年来一直扎根社区专做工人文化教育工作的公益机构来说,等同于直接威胁了他们劳工公益机构的基本生存权,这与12.3受打压的南方劳工ngo面临挑战的程度不同但性质相同。

但是,这不等于说对北京工友之家的逼迁与打压南方劳工ngo是同一势力所为。因为整个天朝资本统治阶级从上到下,都有一股敌视民间工人组织、反对工人权利的极右翼倾向,年初的黑色闹剧式的四川阆中公判讨薪工人和不久前山西当局轻判杀害讨薪女工周秀云的恶警,都反映了这些倾向。干这些反工人坏事的人当然没法说是同一拨人,但无疑都属于同一个资本统治阶级。正是2014年末实体经济出现危机以来,早就敌视民间工人组织和工人权利的部分资本统治者,受到本阶级最高层严打劳工维权、捍卫资本家利益的大势的鼓舞,纷纷发出了反工人的新攻势。比如这两个时间点可能并非完全巧合:工友之家几处租用院落两轮被断电先后在10月18日、11月3日,正好发生在12.3劳工ngo两轮受审后(9.26审判和对孟晗的11.3审判)。因此,发出反工人攻势的“有关方面”,可能是统治阶级的某个地方层级,可能是自以为能够配合统治阶级高层打击工人活动的一部分人,或者可能是整个打压行动的一个带有迂回盘旋余地和冒险试探性的策略部分。

其实,逼迁工友之家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并不是最重要的,这次逼迁的特点以及最初的社会反响已经可以说明这是一次明显失策的打压行为。(不过,到底是哪一级统治者竟有如此“高”的策略水平笔者倒是挺感兴趣的)

之所以说是明显的失策,得从其中包含的多种可能的误判说起。基于统治者的各种局限性,这些误判都有可能出现:

可能的误判1:有关方面把北京工友之家与已遭重创的南方工运型ngo混淆,从而以为打压了后者之后就有利于打压前者了。虽然同样是服务工友的劳工公益ngo组织,但工友之家主要是做文艺、教育、宣传方面的工作,几乎不做或很少做南方劳工ngo所做的直接为工人维权的工作,与主要做集体维权的工运型ngo更是截然不同。这直接导致十多年来工友之家被体制接纳的程度一直都高很多,社会知名度也是劳工界最高的,例如工友之家的新工人艺术团和打工春晚都有着全国性的越来越多的影响。

可能的误判2:对工友之家本身的误判,以为行事温和的工友之家会一味温和、圆滑妥协,最终接受被赶走的命运。强势者对看似温和者的欺压不断升级,往往包含了典型的误判。其实,在社会抗争中,所谓的激进也是会被一再压迫逼出来的。有可能在10月18日联合检查行动的“找茬”时就带有试探性质,随着工友之家一次次被迫按要求整改,这种试探也升级为一种想当然的判断了。有关方面未必想到工友之家会诉诸于劳工界和社会各界公开求援,更未必想到社会反响那么快、那么大。

可能的误判3:对9.26审判后的工人活动形势误判,想当然以为劳工界大伤元气,适合进一步打击ngo。但是从9.26审判到11.3审判期间,一个明显的基本事实是,官方对劳工人士的胁迫行为遭大量曝光,认罪也受到大量质疑,抹黑更是广受批评而不了了之,官方连篇谎言的实际影响不如预想那么大。更有趣的是11.3审判后,官方竟匆匆报道了事,再没有像样的抹黑摆上台面了。这种情况下还对另一个更加广为人知、广受同情的劳工机构发起进攻,实在是倒行逆施。当然,决策这次逼迁行动的有关方面也许根本没有细想这一点,也明显不具备从宏观高度上研判、把握工运形势的能力。

可能的误判4:有关方面可能自以为高明地采取了严格按法规(有关消防安全的规定)办事、巧立名目的打压方式,却可能以为它们的工作对象会被刁难而激怒做出过激的反对姿态,或者可能低估了围观的人民的识别能力。这些并非都是笔者的臆想,而是一些故意混淆视听的留言里反映出来的:例如一些网友连基本事实都不清楚就揪住消防问题不放、或转移焦点说是政府在关停无资质办学机构,似乎其他围观网友毫无识别能力,就看他们的舆论引导和点赞多少了。操控这些无脑五毛的有关方面,确实是太高估了自己的这些小伎俩。其实,统治阶级这几年打压劳工机构用过的理由何其之多(机构账目不清、资金使用有问题、注册审查有问题、通过房东施加种种借口、私人作风问题等等),但都是为了剥夺劳工机构的生存权、让服务工人的公益组织无立锥之地。这一点很容易明白。

上述几种误判,使得这次逼迁工友之家,从打压对象、打压时机、到打压方式的考量,都是明显的失策。其结果是在给整个统治阶级添乱,却反倒给了劳工界一个新的抗争焦点。
但是事件的公开化才刚刚开始,有关方面给它们所属的整个统治阶级的搅局会到什么程度,劳工界能在多大程度上化解危机或由此增强团结凝聚力,这些还不说定,有待各自努力。但是,有几种大的后果和走向已经可以预见。

其一,对工友之家较坏的后果也就是被逼出皮村,在使得工友之家相关社群受到很大削弱的同时,却也很可能引发更大层面的社会撕裂——处于空前受难地位、也就是空前低姿态的工友之家必将得到空前广泛的社会同情,相应的是打压者会被孤立凸显为一个高高在上的作恶者形象,尤其统治者内部也可能面临互相指责的尴尬局面
(例如有些官方媒体已经同情报道工友之家了)。有关方面可能还要考虑反攻倒算人民日报、中共中央组织部、共青团中央,因为就在三年前的十八大之后不久,工友之家创办人孙恒还在人民日报发表过文章,团中央与工友之家也有过合作,中组部的干部培训教材也公开推崇过工友之家。因此,这一后果将比打压工运型ngo更加损害当局公信力,而工友之家获得的道义制高点可能将比受难抗争的工运ngo还要高。

但工友之家即使被逼走,还是很可能会找到新的地方继续生存下来,并开展活动。至少昨天北京青年报的报导中,工友之家举办打工春晚的几位主创人员仍抱希望继续排练,张罗着搬家找地方。如果工友之家及其活动再难都万幸坚持下来了(当然会特别艰苦),那么有关方面将会受到更大的道义舆论压力。

其二,无论十天后工友之家何去何从,无论这个事件将以怎样的方案发生转变,都可以肯定的是:在剩下已经不多的时间里寒冷和焦虑不安都会增长,随着时间推移,目前仍在升温的舆论关注还将持续发酵。这给了劳工界一个重新团结、重振精神的机会,而实际上劳工界已经利用起来了——在很短的最初24小时里,从广东到北京的多个劳工机构、相关工友和劳工自媒体、以及一些进步知识分子的网络站点形成了遥相呼应声援的阵势,甚至前段时间被罪恶审判的劳工人士也参与了转发和声援,其中还有人留言念起工友之家曾经给广州新生鞋厂维权工人的捐助和给大学城维权环卫工送来的大桃。

我们当然还记得,正是两年前全国范围对新生鞋厂工人的捐助热潮,让工评社做出了“初步显示出带有工运意义的联合”的评判。这一工运的新芽曾经鼓舞人心。在南方初生工运遭到首次重挫后的今天,对北京工友之家的声援却又唤起了我们对工人联合团结的回忆,——而这成为这次逼迁事件的前景也并非不可能。去年12月打压南方工运时引发的声援反弹也出现了更广泛并且更激进的团结一致抗议(相关舆情持续发酵持续了整个月,持续到今年1月初六人中有两人被取保候审,应该说声援舆论起到了较大作用),相较之下,这次逼迁工友之家仅两天引发的声援反弹的速度和主动影响面已经很大了,舆论仍然在升温。



其三,理智冷静评估了矛盾激化的风险和不利后果后,有关方面还较有可能让一些小角色出面做一些小的退让
,五天、十天这样地延后要求退租的最后期限,也可能结合诸如断电、罚款、限制活动、各种找麻烦的动作。今年2-6月孟晗家属被逼出广东中山南头的过程就有些类似,区别是对抗更加激烈,孟晗家属因而遭遇了严重的暴力威胁,而受舆论关注度高得多的工友之家不大可能受暴力待遇。对于有关方面来说,这种软磨硬泡法恢复一副可协商的面目,让劳工机构保持被动的低姿态,或可削弱降低声援的调门,消磨关注者的耐心。

但是这种软磨硬泡最大的不利之处是只要做出退让,都可能更加鼓舞难免越来越多的关注同情者和声援者;更不要说一次又一次退让了,那会让事件更加复杂化,拖得更久,对有关方面来说简直是自我作死。

因此从表面上,短期来看,这次逼迁是工友之家面临的空前危机,甚至让一些工友和劳工界朋友都感到茫然;但是整个事件认真分析起来,有关方面却面临更加棘手的问题,并且必然会给整个统治阶级都带来一定麻烦,而已经主动骑上老虎的它们将怎么下场呢?逼迁之举如此失策,简直匪夷所思。

最后只有一种虎头蛇尾的可能勉强有利于当局:到月底既不强制逼迁,也不说什么,让这事不了了之,工友之家继续存在,活动照常开展,有关方面当作啥事也没发生过。这当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笔者前文提及还在前不久的趣事:遭受罪恶打压最重的劳工领袖孟晗在11.3审判之后,官方竟然匆匆发了篇报道了事,似乎打压工人阶级的底气已经奄奄一息,以至连抹黑文章都懒得做了。连中央公开牵头的12.3劳工案都可以虎头蛇尾到这样滑稽的地步,那么至今不敢露脸的神秘的“有关方面”也可能到头来装作若无其事。

但是毫无疑问,如果“有关方面”真的这样草草收场,将等于亲手炮制了一个难得的廉价的大笑柄。因为现在连官方媒体都纷纷公开报道,人人都可以议论这件事,维稳机关难以再像不久前偷偷摸摸罪恶审判孟晗那样,开庭前几天还不辞劳苦不远千里跨省约谈劳工声援者,威胁恐吓要求我们闭嘴。而对于统治阶级这一次打压劳工机构的明显失策之举的任何可能后果,无论出于反抗的本能或报复的快意,还是出于帮助启发阶级觉悟、增强工人抱团抗争力量,工人阶级的进步力量都不应放过这个难得的大好机会。

2016年12月21日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秋火 2016-12-30 09:21
远航一号: 谢谢秋火的说明。既然修改的标题不符合作者原意,仍改回原标题
谢谢~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12-30 06:11
秋火: 申明:这个标题改变了原作者的意思。原作者只是在推测有几种可能,并没有确定地说统治者一定会选择最有利的方式处理这件事。统治者也完全有可能采取愚蠢粗暴的方 ...
谢谢秋火的说明。既然修改的标题不符合作者原意,仍改回原标题
引用 秋火 2016-12-30 00:13
申明:这个标题改变了原作者的意思。原作者只是在推测有几种可能,并没有确定地说统治者一定会选择最有利的方式处理这件事。统治者也完全有可能采取愚蠢粗暴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目前(北京时间2016年12月30日零点12分)仍然存在很多变数。关注下未来几天吧,可能会发生急剧转变的事态。
引用 龙翔五洲 2016-12-29 23:08
向战斗在工运领域的左翼朋友致敬!
引用 远航一号 2016-12-29 14:08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5)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7-1-20 19:54 , Processed in 0.01681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