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毛泽东主义者的革命战略方向

2017-1-1 06:20|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59| 评论: 1|原作者: 一元

摘要: 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贡献,不仅仅是开创了一条新的无产阶级革命道,当我们今天重新认识中国革命道路的时候,会发现中国无产阶级革命道路也是一条世界无产阶级革命道路的范式,中国无产阶级革命道路指明了世界无产阶级革命道路的方向。

一元:毛泽东主义者的革命战略方向

----兼论无产阶级革命的战争唯一性

    

引言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共产党宣言》

 

工人们必须有朝一日夺取最高政权和建立新的劳动组织;他们必须推翻维护旧制度的旧政策,否则,他们的命运便会跟初期基督徒一样,由于忽略这项任务,错过实现这种任务的机会,而不能在世上建立自己的王国。

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断言,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必须采取一式一样的手段。

我们知道,必须考虑到各国的制度、风俗和传统;我们也不否认,像美国、英国——如果我更了解你们的制度的话,也可能还要加上荷兰——这样的国家,工人们可以采取和平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

但是,即使如此,我们也应当承认,在大陆上大多数国家中,暴力应当是我们革命的杠杆;为了最后建立劳动的统治,在特定场合下非采取暴力不可

----马克思在18729月海牙代表大会闭幕后召开的海牙群众大会上的演

 

“从前我们骂孙中山做军事运动,我们则恰恰相反,不做军事运动专做民众运动。蒋唐都是拿枪杆子起家的,我们独不管。……秋收起义暴动非军事不可,此次会议应重视此问题。新政治局的常委要更加坚强起来注意此问题。……以后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

----毛泽东《八七会议》

 

“一国之内,在四围白色政权的包围中,有一小块或若干小块红色政权的区域长期地存在,这是世界各国从来没有的事。…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有两种,即地方的农业经济(不是统一的资本主义经济)和帝国主义划分势力范围的分裂剥削政策。”

----毛泽东:《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

 

“现在中国革命的主观力量虽然弱,但是立足于中国落后的脆弱的社会经济组织之上的反动统治阶级的一切组织(政权、武装、党派等)也是弱的。这样就可以解释现在西欧各国的革命的主观力量虽然比现在中国的革命的主观力量也许要强些,但因为它们的反动统治阶级的力量比中国的反动统治阶级的力量更要强大许多倍,所以仍然不能即时爆发革命。现时中国革命的主观力量虽然弱,但是因为反革命力量也是相对地弱的,所以中国革命的走向高潮,一定会比西欧快。”

----毛泽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战争——这个人类互相残杀的怪物,人类社会的发展终久要把它消灭的,而且就在不远的将来会要把它消灭的。但是消灭它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用战争反对战争,用革命战争反对反革命战争,用民族革命战争反对民族反革命战争,用阶级革命战争反对阶级反革命战争。……人类的战争生活时代将要由我们之手而结束,我们所进行的战争,毫无疑义地是属于最后战争的一部分。……人类社会进步到消灭了阶级,消灭了国家,到了那时,什么战争也没有了,反革命战争没有了,革命战争也没有了,非正义战争没有了,正义战争也没有了,这就是人类的永久和平的时代。我们研究革命战争的规律,出发于我们要求消灭一切战争的志愿,这是区别我们共产党人和一切剥削阶级的界线。

----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暴力杠杆是和平过渡的前提

共产主义运动诞生160年以来,只有通过武装革命诞生过一批社会主义国家,还尚未有通过和平过渡方式诞生过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马克思曾经设想过美英法等先进的资本主义民主国家能够和平过渡进入社会主义,但是一百多年过去了,丝毫没有这种可能性出现。那些通过资产阶级民主选举获得地区政权的所谓无产阶级政党却无一例外的继续施行资本主义的制度,并没有真正的实现工人阶级掌握政权。而另一些坚持武装夺取政权的无产阶级政党,在世界范围内成为了无产阶级反对资本主义剥削压迫制度的支撑性力量。

 

马克思的和平过渡设想没有实现,是因为马克思所说的另一个方面的革命先决条件没有实现----暴力杠杆。马克思提出的和平过渡设想并不是对自己之前的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唯一论的否定,只是指出了暴力革命达到一定程度的积累,就会形成革命杠杆作用,撬动部分先进的资本主义民主国家可以不用战争就可以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阶段,是对自己暴力革命论进一步的完善。因此完全不存在一个所谓的马克思恩格斯晚年放弃暴力革命论,主张和平过渡的谬误,这不过是那些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刻意修正和篡改马克思理论的一种企图罢了。但是马克思提出的暴力杠杆与和平过渡的辩证关系,直到今天却都没有人能够解密,不知道二者如何统一起来。资产阶级的‘马克思主义学者’正好用心险恶地就把马克思弄成了晚年否定暴力革命论,搞成了中年马克思与老年马克思打架,弄成糊涂账,表面上是论证马克思主义在发展,其本质是否定马克思主义。列宁在涉及二者关系的时候也只是用了一句话:战争引起革命,革命制止战争,也没有对二者的关系有明确的论述和发展。

 

资本主义体系本身就是一个等级制明显的阶级社会,资本主义的文明成果只能够是极少数的处于资本主义体系金字塔顶端的资本集团享受:处于金字塔底端的国家和地区处于残酷的受压榨和剥削地位,为中层资本主义国家提供产品倾销市场、廉价的物质资源与劳动力人口;中层资本主义国家为上层资本主义国家提供知识产权市场、廉价的消费产品和人工服务;上层的资本主义国家为顶层的资本统治集团提供管理资源、技术资源与人力资源;顶层的资本统治集团享受着这个体系的一切供给,控制着这个体系的资本利润源源不断的从底层到顶层。马克思提出的和平过渡是针对少数的处于资本主义体系上层的如英美法等发达资本主义民主国家而言的,大陆大多数的国家依然只能是通过暴力革命方式,这个大多数的国家就必然是包含处于资本主义体系中下层的中等发达的、欠发达的与落后的国家和地区。

 

如果说马克思在晚年对自己的理论有发展的话,那就是调整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最先发生社会主义革命的观点’,完善为‘在大多数国家暴力革命的杠杆作用下,部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有可能和平夺取政权’。这就意味着无产阶级革命不一定首先发生在少数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也有可能首先发生在占大陆大多数的欠发达及落后国家和地区。在欠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诞生的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与在落后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国家产生的1927年的中国革命,很快的就证实了马克思这一个理论调整完全吻合客观历史的发展规律。

 

战争是阶级革命常态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战争是人类社会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它同社会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有着密切的联系,是伴随着私有制、阶级与国家而诞生的,消灭阶级是消灭战争的根本途径。列宁着重考察了帝国主义战争产生的根源,指出帝国主义就是战争,并强调只有通过革命才能摆脱帝国主义战争,从而把战争与革命联系了起来。

 

战争是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常态。资产阶级为了维护自己的阶级剥削统治,对内镇压阶级反抗者,对外征服和掠夺其他民族国家。这些都为世界各地的无产阶级革命创造了机会和条件,只有革命战争才能够制止掠夺战争。资本主义体系第一次世界大战引发了苏俄革命,诞生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体系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引发了第一次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高潮,诞生了一系列的社会主义国家,包括中国。

 

毛泽东说,无产阶级革命战争是人类最后的战争。只有用无产阶级的革命战争才能够消灭资产阶级的压迫战争,才能够消灭一切战争。因此哪里有资本主义压迫战争哪里就应该有无产阶级革命战争伴随,今天世界各地的毛主义共产党已经在用自己革命行动践行这一论断。

 

苏联解体后,欧美为首的资产阶级统治集团在全世界不断的启动对所谓非民主国家的民族国家政权的颠覆战争,由于资产阶级统治力量的强大以及无产阶级革命运动低落,导致了被颠覆地区的人民抵抗欧美资本主义战争形态出现了扭曲,逐渐的走向了极端恐怖主义战争以及极端宗教主义战争。这种战争形式的实质是形成了世界无产阶级群众的相互伤害,对资产阶级统治集团完全不构成任何实质性威胁和伤害,反而加强了欧美无产阶级群众对资本主义统治集团的依赖,客观上导致了欧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紧密联合。

                                                                                     

今天国际上极端宗教主义者对欧美资本主义的反抗成为了主要的战争状态,这是一种荒谬的现实,形式上的宗教战争背后本质依然是阶级压迫,民族压迫。这也说明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宗教盛行地区如果不主动承担解放世界无产阶级的革命使命,那么无产阶级将会被迫走上宗教极端主义战争道路。中东地区持续的动荡,宗教极端势力坐大,除了欧美资本主义国家故意放纵之外还与无产阶级革命缺位相关系。国际毛主义者都应该积极主动的介入这一地区的复杂斗争,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在这一地区立足壮大。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恐怖主义战争是另一种被压迫阶级对资本主义的反抗战争。恐怖主义战争是一种不对称战争,也是一种双输的战争,是一种让双方无产阶级都毁灭的战争,是人类社会中被压迫阶级绝望的反应。恐怖主义战争是无产阶级革命战争陷入低潮后,资本主义力量空前强大的压力下,被剥削被压迫阶级被迫选择的一种社会毁灭性战争形式。

 

无产阶级革命战争制止资本主义压迫战争是21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常态,也是推动21世纪新的社会主义国家诞生的主要方式。伊拉克共产党率领武装力量抗击‘伊斯兰国’的极端宗教组织的斗争就是一个萌芽,只是今天的各国共产党由于受到上个世纪苏联解体的影响,斗争力量都很微弱,发展十分的艰难。但只有无产阶级革命战争才能给被压迫阶级和民族希望,才能将恐怖主义战争和极端宗教主义战争制止,才能够团结广泛的无产阶级各民族群众共同抵抗资产阶级统治集团的侵略和压迫,才能够真正赢取对欧美资本主义的战争。

 

无产阶级革命战争是人类最后的战争。这意味着在资本主义国家统治阶级甘心和平过渡之前,革命战争是不会停止的,毛泽东主义者将是这一革命理论的忠实的践行者,尽管这一个过程是漫长的,艰辛的,残酷的,但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在前进。今天印度的共产党(毛主义)人民解放游击军,菲律宾共产党的新人民军等国的无产阶级革命武装都在坚忍不拔的努力着。随着科技的进步,互联网的发展,共产主义理念的传播更加便捷,全世界无产阶级更容易沟通,也更容易联合。无产阶级革命形态也应该与时俱进,尤其是应该利用互联网科技形成国际联合,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应该走向全球招募,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局限于一地一党的斗争,要通过一地一党的革命战争发起全球招募形成全球共产主义者的响应与支援。如果能够把全球的共产主义者的资源集中于某一地区的革命战争,一定能够形成对资本主义体系的突破,必然大大推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进步和发展!

                                                                                                             

无产阶级革命战争的红色割据

毛泽东在分析中国革命道路的时候多次指出中国红色割据政权得以存在,主要原因是由于受帝国主义国家划分势力范围的影响中国统治阶级内部出现分裂矛盾导致军阀割据,次要原因是中国落后的农业经济导致整个统治阶级的力量比较弱小,这是毛泽东主义理论框架中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基石,构成毛泽东主义的基础理论之一。毛主义这一理论在今天的印度、菲律宾和尼泊尔等国都得到了验证,形成了红色割据政权,与资产阶级统治集团进行斗争。

 

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论述:“经过了一次大革命的政治经济不平衡的半殖民地的大国,强大的敌人,弱小的红军,土地革命——这是中国革命战争四个主要的特点。这些特点,规定了中国革命战争的指导路线及其许多战略战术的原则。第一个特点和第四个特点,规定了中国红军的可能发展和可能战胜其敌人。第二个特点和第三个特点,规定了中国红军的不可能很快发展和不可能很快战胜其敌人,即是规定了战争的持久,而且如果弄得不好的话,还可能失败。”

 

80年过去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迷,我们毛主义者需要对毛泽东的这一理论进行重新认识,发现正确的道路和方向。我们可以把中国革命战争与世界革命战争来进行比较,只要一经比较就可以看到二者的一些相似性,从中发现一些共同的基本规律。

 

世界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发展同样是不平衡,而且是极度的不平衡,这种不平衡也造成了资本主义体系内统治集团的矛盾和斗争。今天中东地区的叙利亚成为世界各个资本主义国家的角逐地,美俄欧中以及外围的其他资本主义仆从国纷纷在这里亮相,其本质就是各国资本主义统治集团矛盾的集中反应。这种资本主义统治集团的矛盾集中反应导致的战乱地区将会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区会不断出现,只要资本主义内部矛盾长期存在就不会停止战乱。因此今天的古巴、朝鲜社会主义国家能够依然坚守不垮,印共与非共能够坚持革命战争不倒,都与资本主义统治集团的内部分裂与矛盾有着必然的联系,这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武装斗争能够存在的主要原因。

 

今天所有的无产阶级革命战争都在落后的农业经济国家和地区,资本主义工业国家无产阶级都主要是以经济权益斗争为主,基本上无法触及政治权益的实质性争取。这两种地区无产阶级的诉求不同充分的证明了无产阶级革命要求最强烈的一定是贫穷落后的国家和地区,正是因为工业国家资产阶级转嫁了部分阶级剥削到广大的贫穷落后国家和地区,导致了他们承受着资本主义体系中最深重最残酷的剥削和压迫,也导致了资本主义工业国家无产阶级斗争只能局限于经济利益斗争,无法上升到政治斗争的局面,更不可能发展到武装斗争形式。落后农业经济国家和地区的资本主义经济实力不济,政治统治虚弱是红色武装割据能够存在的次要原因。

                             

苏联解体之后,欧美资产阶级国家对二战后独立的不服从欧美资产阶级利益的民族国家发动了一系列的颜色革命(又称街头革命),颠覆了一系列所谓的独裁国家。颜色革命导致了这些国家的社会动荡,骚乱不断,阶级矛盾剧烈,部分地区如利比亚和伊拉克更是爆发了拉锯式的战乱,这些国家和地区迅速的从富裕国家变成贫穷落后的国家,也为将来的无产阶级革命创造了条件。无产阶级革命对于颜色革命并不陌生,颜色革命导致的政治权力真空使得社会无序,和社会混乱在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中曾经已经呈现过。无产阶级独立领导政治运动的能力在一般的工业国家中是不具备的,至少在中国这样经过了革命洗礼的国家,工人阶级依然不具备独立的政治领导能力说明了无产阶级的颜色革命一定是需要更高阶段的社会发展条件。而在今天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中,却没有出现过工人阶级主导的颜色革命,即便是2011年美国爆发的占领华尔街运动,群众也只是打出了温和的口号“另一个世界是可行的”,参与的总体人数也很少,其中主要是学生为主,工人阶级基本没怎么参与。因此无产阶级的颜色革命最大可能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和平过渡相关,只有无产阶级革命武装斗争在大多数国家的成功,才有可能迫使部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颜色革命爆发,推动和平过渡的形势发展。

 

无产阶级武装革命斗争,形成红色割据,在今天资产阶级统治集团于世界各地到处点燃战火的形势下,是完全具备生存条件的。尤其是阶级压迫残酷,战乱频繁的地区更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成熟的地区,这些地区的毛泽东主义者应该勇敢的率领无产阶级革命群众承担起本民族本阶级的独立和解放,义无反顾的启动推翻本地区腐朽的资产阶级统治的革命战争。

 

“农村包围城市”就是世界革命方向

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贡献,不仅仅是开创了一条新的无产阶级革命道,当我们今天重新认识中国革命道路的时候,会发现中国无产阶级革命道路也是一条世界无产阶级革命道路的范式,中国无产阶级革命道路指明了世界无产阶级革命道路的方向。

 

20世纪20年代的中国就是今天21世纪全世界政治经济的一个缩影。今天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就是旧中国的大城市上海、长沙,广大的落后的国家和地区就是旧中国的贫穷落后的农村。今天世界总人口70亿,发达国家人口只有10亿人口,毛主义者应当努力争取落后国家和地区的无产阶级支持,首先解决60亿人口中最贫穷落后国家和地区的无产阶级革命问题。

 

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底端国家和地区,是资本主义体系中的被奴役的国家和地区,也是欧美资产阶级统治集团不可能重视的地区,这些地区被压迫阶级与资本主义体系的矛盾是无法缓解的,这些地区是资本主义体系中经济最薄弱的环节,也是政治统治力量最弱小的环节。无产阶级革命应当是从资本主义体系最薄弱的环节展开,这是俄国十月革命和中国革命带给我们的基本理论。今天落后国家地区主要就是毛泽东同志所说的第三世界范围,包含亚非拉三个地区。毛泽东主义中的三个世界理论,原本就是针对资本主义体系而做的一个革命阵营体系划分,就是准备首先逐步解决第三世界的无产阶级革命问题。但是第三世界各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出现了诸多的极左政策问题,破坏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发展。随着中国的资产阶级统治集团上台,放弃了第三世界革命领袖的责任,,第三世界的无产阶级革命就此夭折。

 

毛泽东主义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大发展是多方面的,中国革命道路指明世界革命道路就是其中一个重大发现。过去一直没有在世界革命范围进行理论总结,毛泽东同志本人也十分谦虚,总是提醒大家注意革命理论的具体实践有差别,不可以简单借鉴和使用。结果各国共产党要么基本照搬中国革命经验,要么完全不用中国经验,这些都是20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惨痛的经验教训。21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只有继续坚持毛泽东主义的三个世界革命理论,继承毛泽东同志的革命遗产,重新推动第三世界国家和地区的无产阶级革命解放运动,才能够联合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力量,壮大毛泽东主义者的队伍。只有第三世界国家形成社会主义国家阵营对第一世界第二世界的资本主义国家形成包围,斩断世界资产阶级统治集团从落后国家获取超额利润的政治经济通道,才能够真正的撼动整个资本主义的体系,只有首先解决了贫穷国家的60亿人口的社会主义道路问题,剩下的发达国家的10亿人口才能够真正走上马克思所预言的人类社会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的道路,人类才真正能够进入共产主义时代!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1-1 06:20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0-20 13:05 , Processed in 0.02611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