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哲学可以是“通俗易懂”的吗?

2017-2-6 04:44|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403| 评论: 2|原作者: 御姐脚上袜、万里雪飘

摘要: 或者,万里雪飘网友可以想出一个更加通俗易懂的表述来,让哲学门外汉们也能看得懂 —— 连量子力学那么深奥的东西,都可以变得通俗易懂;难道万里雪飘网友的“历史人本主义”,比量子力学还深奥吗?
   御姐脚上袜:
  我对量子力学基本上是门外汉,所以对原文的具体内容不发表评论,只是谈谈我的一些感想。

  我觉得量子力学和相对论一样,都是以深奥、“反直觉”著称的理论;而量子力学又比相对论更胜一筹。外行人对量子力学提出的一些疑问,往往反倒证明了他们并没有真正理解量子力学,而是从“直觉”——例如牛顿力学的“绝对时空观”——的角度进行思考的;其实就算是内行人也未必真正理解量子力学,曾经对开创量子力学作出贡献的普朗克、爱因斯坦,都因为不赞成它后来的某些“反直觉”的发现,而相继“落伍”了。

  要把这么深奥、这么“反直觉”的一个理论,讲得生动活泼、通俗易懂,是不容易的;但是我觉得原作者做到了,连我这个量子力学的门外汉都看懂了。那些精心包装起来的胡说八道,统统被原作者剥去了“科学理论”的画皮,现出了“唯心主义”的原形。也许原作者有庸俗唯物主义或机械唯物主义倾向吧;但是我认为无论如何,这篇文章反对唯心主义的功劳是第一位的,它论述上的某些局限、某些绝对化倾向,则是第二位的。

  如果按照万里雪飘网友的意见修改原文,那么这个“通俗易懂”的优点可能就没有了,反而可能在部分读者脑中引起新的混乱,不知道文章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所以,从“反对唯心主义”的效果来说,我以为还是不修改的好。

  或者,万里雪飘网友可以想出一个更加通俗易懂的表述来,让哲学门外汉们也能看得懂——连量子力学那么深奥的东西,都可以变得通俗易懂;难道万里雪飘网友的“历史人本主义”,比量子力学还深奥吗?



曲径通幽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经过数千年的私有制的浸染,这已经成为〝通俗易懂〞的世界观。为了追求财富,人们接受物的统治。在物的奴役中,人们祈求神的帮助,并接受神的统治。马克思颠覆〝通俗易懂〞的世界观,告诉人们,人作为人,既不能被物统治,也不能被神统治,人应当过人的生活。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就像射进黑暗牢笼里的光芒,把一切牛鬼蛇神尽显在人们面前。但是,光明对习惯于黑暗的人们来说是〝反直觉〞的异物,从黑暗过渡到光明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要想把〝通俗易懂〞的东西说清楚,反倒是不容易的事情,拜神教与拜物教是数千年以来的天经地义。所以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指出:对宗教的批判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马恩全集第一卷四五二页]不解决宗教对人的统治,人就无法自觉一切牛鬼蛇神对人的压迫。

   由于社会分工,数千年以来,哲学成为少数人的特权,解释和说明〝既有事实〞的少数人的哲学成为〝通俗易懂〞的宗教。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对多数人而言,识文断字已经不是新鲜事,哲学从少数人的特权转变为多数人的精神已经成为历史可能。

   马克思主义秀才们编撰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教材〝简单〞而〝通俗易懂〞,然而这个〝简单〞而〝通俗易懂〞的东西并不见得简单而通俗易懂。秀才们试图直接给出〝简单〞而〝通俗易懂〞的东西,但是秀才们的东西恰恰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宗教。

   如果说马克思的思想显得深奥,这不是马克思的过错,是人们自己的过错。所以要想理解马克思,就要经历迂回曲折的历程,需要了解少数人的思想即拜神教的唯心主义以及拜物教的庸俗唯物主义是怎样翻弄人们的生活的,需要了解马克思又是怎样揭穿拜神教与拜物教的虚幻本质的。有了这样的思想历程,所谓深奥的东西就会变成直接的东西,人世间的事情就会显得简单明了。于是,内心就会变得无比强大,所谓天不变道亦不变的〝既有事实〞就会变得无比可笑。

   这里有必要引用红色中国网的座右铭: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


萬里雪飄   二〇一七年二月五日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御姐脚上袜 2017-2-6 16:17
  可是马克思也不仅仅是写过《资本论》;他还写过《雇佣劳动与资本》呢,我觉得后者就比较通俗易懂啊。连教育水平很低、被资本家剥削却不知其所以然的工人们都听得懂——谁说马克思没有做出“使自己的理论通俗易懂”的努力呢?

  我觉得理论要“掌握群众”,就必须以大多数人都能够理解的水平表述出来;即使暂时不能,也必须架设一道桥梁,从大多数人都能够理解(然而不够全面、不够彻底)的理论,逐步过渡到比较全面、比较彻底(然而暂时超过了大多数人的理解能力)的理论,使有心人可以从“此岸”走向“彼岸”(注意:和此岸、彼岸的常用意义不同),从“方便”走向“究竟”(借用一下佛教术语)。

  我觉得现在“架设桥梁”的难度,比马克思的时代是大大降低了。这首先是因为基础教育的普及,大大提高了普通人对抽象理论的理解能力。正如万里雪飘网友所说:“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对多数人而言,识文断字已经不是新鲜事,哲学从少数人的特权转变为多数人的精神已经成为历史可能。”

  可是我觉得还有一个值得用力的方向,那就是普及辩证法,使辩证法不再只是教科书上死板板的几个教条,而是我们生活于其中的、活生生的、无限丰富的现实。这就要求我们在分析每一个具体事物、具体问题的时候,都力求以普通读者能够理解的方式展开其中的辩证法,使人们看到:其中的范畴是怎样互相联系、不断发展的,其中的规律是怎样由简单到丰富、由抽象到具体的。使读者不仅得到某些关于具体事物、具体问题的知识,而且得到某些辩证法的感悟,并将其应用于对其他事物、其他问题的分析——我认为这才是使读者“经历迂回曲折的历程”的方法。相当于锻炼他们的身体使之适合长途旅行,并且在“迂回曲折”之处放上指路牌(也许有一天他们会走得比我们还远,那时就轮到他们给我们放指路牌了);而不是仅仅宣布:“你们要学会经历迂回曲折的历程”,就完事了。

  上学的时候,有两篇课文给我的印象很深:一篇是华罗庚讲“统筹法”的,一篇是茅以升的《桥》。这两篇文章都是出自大师之手的科普读物,曾经引起了许多同学对相关领域的兴趣。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通俗易懂”。虽不能矣,心向往之。虽然我暂时还做不到,但是“像华罗庚、茅以升那样写文章”,一直是我追求的目标。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2-6 04:44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7-3-31 02:31 , Processed in 0.01702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