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放弃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面对复杂的阶级现实只能是眼前一团浆糊 ...

2017-2-7 13:3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660| 评论: 1|原作者: 秋火

摘要: 并不存在这样抽象意义的“国家”,或者说这个抽象的“国家”既高估工人造反、又低估阶级斗争。事实是,代表“国家”的资本统治阶级,其内部一直存在改良主义倾向与专制集权倾向的博弈或冲突。迎合工人的经济斗争,放弃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面对复杂的阶级现实只能是眼前一团浆糊。
几处点评

秋火

1/首先此文作者(应该是吴季吧)用抽象的“国家”概念代替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似乎是继续刻意回避政治色彩,但这会让有些重要分析变得矛盾、模糊、含混不清(具体见以下第2个点评)。

而我这几年一直使用的“资本统治阶级”概念更能清楚描述问题。因为有人疑问过这个词是啥意思,顺便回应下:我不认为中国的统治阶级仅仅只是官僚资产阶级(即国企、政府直属资产、高官权贵资产的掌管者),而且也吸纳、收编、笼络了越来越多的境内外私人大资本,它们日益结合为一个整体的“中国资本统治阶级”(姑且这么叫吧)——其中有不同的倾向(改良主义或专制维稳),不同的资本集团(官僚资本或亲体制的私人资本、西方资本的合作倾向),但相对于无产阶级、农民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等等被统治阶级和阶层来说这个“中国资本统治阶级”都是一个日益紧密的阶级整体。


2/这段话很成问题:「但事实证明,貌似掌控一切的国家高估了珠三角工人的“造反”程度,却又低估了阶级斗争本身。至今为止,珠三角工人仍然普遍缺乏有组织改良的认真想法,官方的工会选举噱头,也就发挥不了误导工人的本来目的。与此同时,再有限的劳资集体协商,一旦启动,就可能刺激工人改善待遇的期望,让局势“失控”。事实上,有的集体协商甚至引发了罢工和骚乱。当国家意识到这一切,广东工会的选举、协商试点就悄悄收敛了。」

照吴季说的,“国家”既高估工人造反,又低估阶级斗争,我知识水平很低真看不懂怎么这么矛盾这么高深玄奥?官方的工会选举需要工人有普遍组织起来争取权益,才能发挥误导作用?劳资协商是因为刺激了工人改善待遇的期望,才使得“国家”收敛了工会改选和协商的试验?这段话完全是自相矛盾让人看着莫名其妙匪夷所思、搞不清资本统治阶级的改良及其转变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一团浆糊。

要说清这段话要描述的话题(即资本统治阶级的改良及其转变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资本统治阶级长期存在着改良主义和专制集权两种统治倾向,从至少2006年(根据工会改革动作选取的时间点)到2013年这几年,随着阶级矛盾的持续升温和社会组织空间的逐渐扩大,改良主义倾向也乘着劳资冲突越发频繁而呈上升趋势,资本统治阶级对待改良态度的大转变发生在2012-14年(2013年全年官方工会改革基本已停滞或转入被动),并非因为协商启动刺激工人改善待遇、或者某些集体协商甚至引发罢工骚乱这些具体的局部的经济原因,而是出于国内实体经济恶化与社会矛盾对立加剧、大众民主权利意识普遍增长的战略判断(明显的例子就是2014年10月压制了HK民众争取民主的运动后短短两个月之内,对国内抗议者、各类维权运动的打压显著增多,对工人自发抗争和工人ngo的打压显著上升)。

并不存在这样抽象意义的“国家”——仿佛它之前“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所以才搞改良,当它“意识到”之后就收敛了,或者说这个抽象的“国家”既高估工人造反、又低估阶级斗争——这些都不符合事实。事实是,代表“国家”的资本统治阶级,其内部一直存在改良主义倾向与专制集权倾向的博弈或冲突,随着阶级矛盾和冲突的变化而此消彼长。为了迎合工人的经济斗争,放弃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面对复杂的阶级现实只能是眼前一团浆糊。

3/这段话:「经历了90年代的长期沉默后,2005年以来,珠三角工人要求改善待遇的劳资纠纷明显增多,特别是要求加工资。在工业区里,不时可以看到工厂的草坪拥挤着停工的人群,或者穿着工衣的队伍在街头“集体上访”。起来反抗的工人往往注重眼前利益,提的要求也不高。抗争结果是成功也好,受挫也罢,都不会一夜之间改变工人的精神世界,顶多有一点潜移默化的思想沉淀。即使在外部推动下,出现一点工人联合的萌芽,活跃其中的积极分子,最关心的也还是找个工资高点的“好厂”努力赚钱。」

其实这段话句句属实。但这段意味深长暗含幽怨的“吴季式语言”让我忍俊不禁。

因为其中几句话流露了知识分子型的工运思想家吴季最近好几年来对我们工人的不理解和失望情绪。

要我来说,起来反抗的工人注重眼前利益永远是合理正义、天经地义的事,工人能够慢慢理解和同样重视自己长远利益、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统一;一次经济抗争永远都不会如同革命思想家所盼望的一夜之间改变工人的精神世界,如果有一点潜移默化的思想沉淀那就很好了;无论是工人联合的萌芽,还是将来有大规模高水平的工人自主工会,活跃其中的积极分子,永远有权最关心自己养家糊口的利益,不但如此,而且将来真正高水平的工人自主工会,最应该重视保障活跃积极分子的个人后顾之忧

如果连积极工友的眼前利益、养家糊口的利益都不能保障,就别谈更高水平的工人运动了,更别侈谈改变工人的精神世界。

发表于 2017-1-24 02:59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2-7 13:39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标题是编者加的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1-23 23:01 , Processed in 0.02138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