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堑壕像绞索一样勒在法国人的脖子上

2017-2-10 09:17|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07| 评论: 1|原作者: 中南半岛遗事(五十一)|来自: 唯有天使生双翼

摘要: 随着越军的堑壕越来越近,让法国人感觉这堑壕仿佛就是一条勒在自己脖子上的绞索,越勒越紧。新的堑壕已经延伸到距离克劳迪娅据点西面约600米的地方,现在哪怕是最小规模的巡逻行动也可能遭遇越军猛烈的步兵火力。

中南半岛遗事(五十一)


法军的补给问题随着整个东部据点群的失守变得越发严重。越军得以将他们的各种火炮移至距离奠边府更近的地方,并且将炮兵观察所直接搬到原加布里埃尔和安妮玛瑞据点的高地上。这样子炮击的精度又有了进一步的提高,而且高射炮也可以更加接近机场,直接射击正在起飞或者着陆中的飞机,飞机在这两种状态时是非常脆弱的,很难避开高射炮的火力。

 

但是现在对守军来说更麻烦的事情是如何在暗夜中收集空投物资,要在黑夜的几个小时里收集上百吨物资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318日凌晨125分,奠边府致电河内,要求直接在各个据点上空空投物资而不是在原定的空投场空投。

 

晨雾弥漫的黎明是法军最喜欢的时光,此时的亮度可以使法军着手处理很多事情,但是雾气让盘踞四周的越军却无法对法军实施准确的射击。借着这段宝贵的时间,经过休整后的第5越南伞兵营第1连在连长Rondeaux中尉的带领下开往于盖特7号高地替下了士气已经崩溃的第9泰族步兵连(连长Desire上尉),出乎意料的是,在集合点名的时候,该连居然只有3人出缺。法国人对此还是比较满意的,接下来该连奉命徒步行军10公里开赴最南端的伊莎贝拉据点,加强那里的防御。

 

在芒清核心区,第31摩洛哥工兵营也趁着晨雾抓紧抢修蜂窝钢板跑道,越军的炮火已经将跑道炸得只剩下600米可用了,经过了一番断断续续的捶打和焊接,同时感谢大雾遮蔽了越军炮兵的视线,摩洛哥人勉强将机场恢复到了1000米的可用长度。在摩洛哥人的疯狂努力下,各种填坑,平整等手段都用上了,到319日,机场将重新恢复1500米的可用长度。摩洛哥人的努力没有白费,当天1055分,由Biswang中尉驾驶的一架救护机在机场成功着陆,跑道边早就已经有23个躺在担架上的伤员等在那里了。 Darde少校一直跟前跑后地忙碌着,直到一排迫击炮弹在飞机后面爆炸,弹片把飞机尾部炸的弹痕累累,并且还击中了机上的一名医生,造成重伤。幸运的是这架飞机总算挣扎着起飞逃脱了。另外2架来自第1轻型直升机中队的遭遇也大同小异,第一架直接降落在野战医院附近,但是只来得及装上一名伤员就不得不仓促撤离,另外一架更惨,本来想降落在第9机动群的指挥部,也就是Gaucher中校5天前阵亡的地方,但是在降落前被越军炮火逼得不得不放弃了企图。

 

 法军使用美制威塞克斯直升机转移奠边府的伤员


当夜,Jacques少校绞尽脑汁地想出了一个夜间在芒清机场着陆的方法以便接运走积压的大批伤员。首先派出一架运输机作为“鱼饵”,以平常进行空投的高度在山谷上空飞行假装空投物资,这样必然将吸引越军高射炮的注意。这时另外1架运输机则趁机偷偷进入着陆航线,执行着陆任务的飞机将实行灯火管制,关闭机上一切照明设备,包括航行灯,螺旋桨以低速运转降低噪声,飞机几乎是“滑翔”进机场的,机场上的指示灯也只开几盏,以免暴露意图。无论是扮演“诱饵”在低空飞行以吸引越军的高射炮火力还是冒险在漆黑一片夜间的机场着陆都存在极大的风险,但不管怎样,法国人这么干了,而且奏效了。这个把戏一直成功地玩到了327日,当晚法军在于盖特6高地的一门迫击炮在发射照明弹时,时机不对,结果照明弹的光线把机场上正在装运伤员的运输机完全暴露在越军的眼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在这个把戏破产之前,法军已经成功地将223名伤员转移出去了,另外101名伤员则由直升机转移。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奠边府野战医院人满为患的情况。

 

在地面上,越军改变了进攻的方法。在啃下了奠边府东北边的一系列据点,并且进一步巩固了奠边府周边地区后,越军开始以更大规模的土工作业向奠边府核心据点推进。在第一阶段作战开始前,越军对中国顾问团提出的堑壕战法还抱有疑虑,认为耗费巨大,得不偿失。面对越方的消极态度,从朝鲜归来的茹夫一和徐成功最感到惋惜,因而他们2人劝说最多。对此,见惯了越方各种态度的董仁倒是另有一番见地,他劝茹夫一和徐成功不要太着急,堑壕在攻坚战中的作用一战就可见分晓。他说:“等一仗打完,越方自己就会把堑壕的问题解决好。”

 

果然奠边府东北部2个高地的攻坚战胜利的事实铁一般地证明了中国顾问团的高明。这下子不用中国顾问团继续催促,越军各师就已经自己动手,开始大挖特挖起来了。318日下午1525分,德卡斯特里给河内发电,说越军在艾琳据点南面1公里处挖掘的堑壕已经掘进到楠云河了,这样子越军就已经切断了奠边府核心区与伊莎贝拉据点之间最方便通行的道路了。当天夜间,在双方的炮兵不再炮击后,拒守在奠边府各个外围据点的守军却是睡意全无,他们心惊肉跳地听着从四面八方传来的铁锹,铁镐和铁钎的挖掘声和越军低声的交谈声。这些声音来自多米尼克12号高地四周,来自艾琳据点的西北面和南面,而且在克劳迪娅和于盖特据点西面的挖掘声也越来越近了,另外还有伊莎贝拉据点的北面。作为奠边府据点群中最大的一个据点,伊莎贝拉据点需要每天派人冒着被越军伏击的风险去打通和核心据点的联系,送去伤员,带回给养。可眼下这堑壕已经快把伊莎贝拉据点和核心据点的联系给完全切断了。。


披着“民用航空公司”马甲的中情局飞机为奠边府的法军空投物资

 

319日凌晨,虽然有越军的炮火封锁,但是法军的C47运输机和直升机还是冒险接走了36名伤员。隶属于美国“民用航空公司”(英文缩写CAT,是批着民用航空马甲的中情局下属机构之一)的美制C119“飞行车厢”式运输机也在空中出现,C119的的空投方式投放和C47完全不同,由于C119有用于空投的宽大尾舱门,因此空投物资都装在托盘上,然后用绳索捆紧,再系上降落伞绳,每个托盘都重达1吨乃至更重,这种使用托盘的空投可以极大利用飞机内的空间,而且留空时间极短,每架运输机只要投下几个托盘就可以迅速脱离奠边府危险的天空,但是这种沉重的托盘给地面部队带来了极大的麻烦,他们无法在越军火力威胁下用人手迅速将托盘转移到安全地点。事实上麻烦还不止这么点,空投物资里有大量的军火,这托盘四处飘飞,一旦落入雷区,触发地雷就可能发生大爆炸,要是捆好的物资在空中散架,那些爆炸物和弹药将极有可能落到法军自己的头上,那可就是一场不折不扣的轰炸了。当天2038分奠边府发报给河内,要求今后空投的包裹重量一律限制在100公斤或者以下,以便搬运。

 

地面上,随着越军的堑壕越来越近,让法国人感觉这堑壕仿佛就是一条勒在自己脖子上的绞索,越勒越紧。新的堑壕已经延伸到距离克劳迪娅据点西面约600米的地方,现在哪怕是最小规模的巡逻行动也可能遭遇越军猛烈的步兵火力。面对步步紧逼的越军德卡斯特里已经陷入极端的恐慌之中,他的恐慌从当天15时发给科尼将军的一份密电中可见一斑,在这份密电中,他设想在伊莎贝拉据点在无可避免地落入越军之手后,奠边府也将被迅速攻陷,在电文中他要求科尼命令伊莎贝拉据点的Laland中校和他的部队炸毁大炮和辎重(且不说这1个营的部队要怎么从越军几个师的包围圈里冲出去然后一路杀到老挝,要知道奠边府法军的2个榴弹炮营有1个就部署在伊莎贝拉据点,炸掉一半的大炮,越军就立即在重炮火力上占21的优势,亏德卡斯特里想得出来这种馊点子),向老挝的孟夸和孟塞方向突围。

 

科尼的回电含混不清,复电安慰了一番紧张过头的德卡斯特里,答应派出中高级军官以便替换那些在开战前几天就伤亡的职位空缺。319日夜,一小队共5架运输机在Descaves中校的带领下顺利地接走了95名伤员,是法军一次性接走伤员人数最多的一次。在第二天凌晨时分,标着红十字的直升机把几名原属1/22“圣东日”战斗机中队的飞行员给接运出了奠边府,他们的飞机全部毁于越军炮火,在包围圈里无所事事,但出去就可以重新驾驶新的美援飞机投入战场了。这种利用红十字运输工具撤离战斗人员的行为无疑粗暴地违反了国际协议,而且也没能逃过越军前进观察员的眼睛。法军直升机部队的指挥官在事后的报告中承认:“越军一开始没有向这架标着红十字的直升机开火,直到他们看见登上直升机的不是伤员而是毫发未伤的飞行员才开火。”尾随而来的第二波次的直升机就倒了霉了-----在那份报告中,“(由于法国方面)严重违反了国际法,使我们损失了第二波的2架直升机和机组成员。而且自此之后,(敌军)就以此为借口,肆意攻击其他标着红十字的飞机。”当然法国人继续违反国际协议,那些新到任的高级军官,如Ducruix中校(德卡斯特里的新参谋长),Lemeunier中校(第9机动群的新指挥官),Vaillant上校(接替皮罗的炮兵指挥官)都是乘坐标着醒目的红十字标志的飞机或者直升机抵达奠边府的。当然越军指责法军的救护机啥都运就是不运伤员和医疗用品也是扯淡,总之法军破坏国际协议的行为给了越军合理的借口同样无视国际协议。

 

这里后面还有个小小的插曲,323日,纳瓦尔将军发了一份明码电报给文哥,在电报中,拉下脸求人的纳瓦尔第一次低声下气地正式称呼文哥为“武元甲将军”,他要求越军停止攻击那些标着红十字的飞机,如果需要的话,国际红十字会的高级官员可以检查那些飞机以保证它们只用于救护的目的。但是这种单方面的要求遭到了文哥的冷遇。相反,越盟的“越南之声”广播电台进一步指责法军利用救护机装运军火和增援部队。这是后话不提。

 

当天深夜,德卡斯特里辗转反侧下,又做出了一个决定,疏散包围圈中的泰族居民。这么做一来可以让他们在未来免遭战火涂炭,二来可以减少越军利用这里复杂的人际关系网向据点内实施渗透的机会,当然还能减少吃饭的嘴巴。但是由于越军对奠边府的封锁越发收紧,这疏散行动最终没能全部完成。这里顺带说下,“善解人意”的法军指挥部在奠边府还组建了2个机动野战妓院(Mobile Field Brothels)。一个是由来自北非阿尔及利亚Oulad Nail部落的妓女(最初有11人),另外一个是来自当地的越南妓女(最初有5人,后来规模逐步扩大)。必须说的是,这些留在山谷中的平民最终的结局都不太好,甚至比法军俘虏还要惨。

 

319日夜至20日凌晨,大量法文和阿拉伯文的传单落在了多米尼克据点的阵地上,传单鼓动阿尔及利亚第3步兵团第3营的部队放弃阵地,不要再为“法帝国主义者”卖命。这些传单极大地动摇了阿尔及利亚部队本来就已经低沉的士气。320日当天相对平静,除了越军断断续续的的炮火袭扰外,双方没有发生大的战斗。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法军在企图打通连接伊莎贝拉据点和核心据点的道路时遇到了越军的抵抗,越军依托设路障给法军造成了5死,2失踪和5人受伤,伤者之一是二级中尉Alain Gambiez,他是纳瓦尔的参谋长Gambiez将军的儿子。思子心切的Gambiez将军当晚乘坐一架运输机飞临奠边府上空巡视,并且协调空投物资和接运伤员的空运行动。最终将军没有把他的儿子接出包围圈,他坚持要让那个小伙子按照顺序排队,轮到他本人才可以接运他上飞机。

 

眼看着相对安静的一天即将过去,2243分,奠边府指挥部再次发电提醒河内,要求尽快空运更多的炮兵到奠边府,尤其是一个完整的155榴弹炮炮组---在前几天的激战中,越军炮兵把法军4155榴弹炮中的一门连人带炮给端了。

 

321日凌晨3时许,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将奠边府的守军从睡梦中惊醒,这是越军一支特工部队巧妙地避开了法军巡逻队和于盖特据点的哨兵,将于盖特1号高地附近的机场跑道炸了个大坑,法军的巡逻队一直对机场看得很紧,但是压根就没想到越军敢于如此深入核心据点实施爆破。

 

多米尼克据点法军守备队继续被越军的政治攻势搞的手足无措。传单被指名道姓的“公开信”所取代,这些信件是被俘的阿尔及利亚官兵写给他们同胞的,要求他们放下武器,越军将保证他们的安全。随后德国裔的俘虏也加入了宣传的行列,他们利用喇叭筒大声地向他们的同胞嚷嚷。毫无疑问,越军在试图动摇奠边府守军中的非法国籍军人的士气。

 

当天法军设在于盖特,多米尼克和艾琳据点外围的那些“门铃”(挂在铁丝网上的空罐头盒等制成的简易发声工具,一旦有人破坏铁丝网或者企图穿越都可能造成声音)都先后被触发,这意味着越军的小部队活动已经进逼到这些据点法军的眼皮下面,下一步的攻击很可能就是指向这些据点的。

 

在南方的伊莎贝拉据点,外籍军团一如既往地向企图切断他们与奠边府核心据点联系的越军发起攻击以打通道路,可越军的防御日益强化,当天法军的攻击不得不出动了2个坦克排实施配合,一再猛攻才取得成效。当天的清路行动直到1655分临近黄昏才告结束,而平时一般也就中午时分就能打通道路。法军不能坐视越军加固其防御。

 

尽管遇到越军的顽强阻击,但是考虑到科尼的忧虑,此外德卡斯特里也希望能够尽量保持攻势以提振部队的士气,而不是困守在工事里挨打。他打算在次日发起一次大规模攻势。为此他调兵遣将集结了一支以第1殖民地伞兵营为核心的实力颇为可观的部队,由Vieulles上尉指挥,因为奠边府机场现在已经瘫痪,那些无所事事的空军地勤人员也被抓差,和他们的头Charnod上尉一起被充做步兵投入战斗(实战中这些空军人员的表现不错,算是法国人一个意外的惊喜了)。法国空军除了提供这些“步兵”外,还将准备为这次出击提供88架次的空中掩护。

 

夜色降临,奠边府又重新笼罩在黑暗之中。在夜幕的掩护下,双方的小部队开始活跃起来,22时许,一支法军外籍军团工兵巡逻队在机场附近与越军小分队发生遭遇,在一顿枪战后,越军见行踪已然暴露,不便恋战,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遭遇战中法军没有取得什么值得一提的战果。午夜时分,一架2/64Bearn”运输机群的C47运输机在再次故伎重演,在夜暗中悄无声息地降落在机场上,在装满了伤员正准备起飞的时候,好死不死被越军渗透进机场的人员发现,他们向飞机射击,击中了飞行员阿伯利中尉的腿,这下可好,这位倒霉的飞行员不得不和已经上飞机的伤员一同返回了野战医院。23时,法军一支由1名下士和2名外籍军团士兵组成的巡逻队在于盖特7高地附近的无人地带失踪,再也没人知道他们的下落。当然在大难临头的当口,也没人关心这些人的死活了。

 

1954322日是星期一,新的一周开始了。一大早比雅阁的第6殖民地伞兵营出击的部队就遭遇到了越军猛烈的火力,他们在多米尼克据点附近陷入了越军堑壕组成的火网,被打的动弹不得。如果晨雾散去越军发现他们的具体位置的话,那必将遭到严重的伤亡。营属迫击炮很快就投入了战斗开火压制越军,第4殖民地炮兵团第2连的155榴弹炮也开火了,靠着炮火的掩护,比雅阁小心翼翼地将部队从越军的火力网中撤了出来。

 

在西面,第5越南伞兵营第1连报告说越军部队占据了已经空无一人的安妮·玛瑞据点1号和2号高地,于盖特7高地现在已经完全暴露在越军面前了,越军在奠边府据点北面的包围圈已经开始逐步合拢了。越军在南面的包围圈的进展则要在当天晚些时候才能做出判断。

 

在晨雾散去之前,昨晚腿上挨了一枪的飞行员阿伯利中尉在做了紧急包扎后一瘸一拐地登上了他的C47,冒着越军的零星火力强行驾机起飞,飞机满载着伤员顺利返回了河内。南边的伊莎贝拉据点则接收了15名来自第35空降炮兵团的炮兵,Yziquel中尉带领这些炮手伞降在据点里,他们是来增援第10殖民地炮兵团第3炮群的。



 奠边府法军的美制M24坦克,这10辆坦克发挥了很大作用,整个战役中一共发射了15000多发炮弹

 

上面提到的德卡斯特里准备的大规模出击行动始于当天早上7点半。第1殖民地伞兵营最初推进相当顺利,一路畅行无阻,连越军的影子也没看见,但是当先头部队抵达班溪莱(Ban Kho Lai)越军控制区时,立即遭到了越军的顽强抵抗,越军在这里构筑了迷宫般的堑壕网,密集的交叉火力形成的火网使得第1殖民地伞兵营即使在内伊军士率领的坦克排支援下也无法突破,在战局陷入僵局之际,从伊莎贝拉据点出动的阿尔及利亚部队和泰族部队也在坦克的掩护下发起了进攻,法军企图对据守在此的2个连的越军实施强有力的前后夹击,将其一举粉碎。但越军寸土不让,法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直到奠边府把作为预备队的4辆坦克也派了出去,在10辆坦克和2个营部队的猛攻下越军的抵抗才最终被击破。中午12时,两路法军在班溪莱会和。越军损失很大,其中一个连仅剩下9人,但法军的损失同样沉重,151人阵亡,其中包括外籍军团的3名伞兵中尉,另有72人受伤,1人失踪。这算是奠边府战役爆发以来法军赢得的第一次胜利---虽然对整个战局来说无足轻重,而且代价高昂,不过对普遍低落的守军士气来说却不啻是打了一针强心剂。奠边府的战局由此进入了拉锯战阶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2-10 14:08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7-3-31 02:33 , Processed in 0.02142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