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特朗普与新闻界 —— 后患无穷的对决

2017-2-13 21:03|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563| 评论: 1|原作者: 理查德·海茵堡|来自: 《红旗太平洋》公众号

摘要: 无论如何,我们都已经站在了这场逃无可逃的史诗大戏的剧场上。美国主导的工业-政治-金融秩序的崩溃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特朗普正是诸多症候之一),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特朗普与新闻界:后患无穷的对决

 




作者:理查德·海茵堡  来源:Resilience 译者:装甲巡洋舰曙光号

 

特朗普就任的第一周就见证了这位总统和其发言人与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今日美国、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主流媒体之间史无前例的激烈冲突。

 

一月二十一日星期六,特朗普的新闻秘书Sean Spicer发布了一条关于二十日就职典礼的报告,声称“无论就特朗普个人还是全球比较而言,此番就职典礼都是规模最大,观众最多的。”纽约时报指出,这是一出“虚假新闻”,其后,各大新闻媒体纷纷贴出照片,证明2009年奥巴马总统的就职典礼要比特朗普的更为盛大。对此,白宫参事Kellyanne Conway回应说特朗普政府仅对“选择性的事实”感兴趣。仅仅几天之后,这位总统就声称其竞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之所以在选民票上更胜一筹是因为其在投票过程中造假。Spicer再度支持了特朗普的观点,而媒体则再度将特朗普这个声明(并未有证据支持该声明)指为“谎言”与“造假”。值得注意的是,过去媒体极少用这样的词汇形容政府发布的信息。

 

这场角力会如何收场呢?不可能指望特朗普会让步,这不符合他的个性。毕竟,他至今没有为自己造谣奥巴马总统伪造其在夏威夷州的出生证明——这将在法律上剥夺奥巴马当总统的资格——道歉过,当事实证明奥巴马并未伪造出生证明时,特朗普只是默认了这个事实罢了。比起道歉,特朗普更感兴趣的是一再强调自己的各种声明、反驳、否认和质控——例如他一直坚持所有指控他性侵的女性都在撒谎。而且,他也能为自己的反媒体情绪找到些许作证:在反对媒体无条件报道俄国干预选举的问题上,特朗普并不乏同情者。

 

与此同时,媒体也日渐坚定了其(反特朗普)的立场。通过揭露政府拼命想要掩盖的话题,它们指出了政策的变化可能对国家的发展方向造成重要的影响。(不过Thom Hartman认为“与其说关注那些影响美国人日常生活的话题,媒体更在乎制造轰动效应”)

 

所以,此番争斗如何结束?我们很容易就能设想两种可能的结果。

 

第一种,特朗普政府会被收拾地服服帖帖(这基本不可能)或彻底失信于民。作为媒体反复公布政府欺骗群众的结果,所有“严肃的民众”将不再把特朗普政府当回事。这位总统将成为越来越多的人嘲讽揶揄的对象。当特朗普政府彻底砸了共和党这块牌子的时候,愿意为特朗普奋斗的忠实支持者将会大大缩水。在这个时候,政府中的有识之士将找到一个简单易行的方法让特朗普下台。这一进程看来已经开始,根据水门事件记者Carl Bernstein透露:“我从共和党人和其他的新闻工作者那里听说,在共和党党内已经就特朗普的情绪是否成熟稳定展开了公开的讨论。”

 

第二种可能性是,特朗普会找到合适的借口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然后彻底让媒体们闭嘴(这个能意味着解散媒体或迫使它们变得听话)。舆论审查系统在集权主义国家中相当普遍,许多现实中(某国、朝鲜、越南、俄国)和历史上的(德国、意大利、菲律宾和日本)国家的审查制度将成为绝佳范例。一个关于此种状态的有名预想就是乔治·奥威尔的反乌托邦小说《1984》,在那里,“真理部”负责公布每日的虚假信息——就像亚马逊购物网每日公布最受欢迎的产品那样。在这种情况下,媒体将被特朗普玩弄于鼓掌之中,它们将会相互检举那些报社和记者是友好的和识时务的,那些冥顽不灵者将在时机到来时被第一个禁言。另一方面,一场合适的危机将会让媒体学会自我审查,正如911事件之后在美国广泛发生的那样。纽约时报和美国广播电视新闻网的管理者们无疑已经清醒的认识到这种可能,不过他们的战略选择相当有限。(这部分地因为它们狭隘的世界观,一切为了利润的现实动机以及它们与美国情报部门深入的但是相当隐秘的关系)。

 

所以,我们可以把特朗普政府设想为一个寻求紧急状态的政府。当一场合适的危机到来之前,我们难以做出清晰的预测。但是,当金融危机、自然灾害、战争或恐怖袭击发生时,特朗普的机会就来了。

 

无论如何,我们都已经站在了这场逃无可逃的史诗大戏的剧场上。然而不幸的是,每周每月发生的的各种琐碎事件正在把我们的精力吸引到别的方面。例如人们很少关注二十世纪美国经济增长的成功经验会给我们提供什么指导,反而更多的关注二十一世纪美国衰落的现实(在我看来,二十一世纪美国的衰落是特朗普胜利的主要原因)。时至今日,许多传媒界、政坛乃至金融界精英仍然幻想着时局可以如奥巴马甚至是小布什时代(先别管2008年的金融危机)一样能够稳定。不过,这种要求无异于完全否认特朗普宣称的投票造假的可能性。美国主导的工业-政治-金融秩序的崩溃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特朗普正是诸多症候之一),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在这种情况下,对前景的设想会令人不寒而栗。更不幸的是,事态的发展可能远非一般民众所能控制:这场角力的参与者是以政党、情报机构、政府机关、媒体和金融界为代表的大集团。绝大多数人只是旁观者,在一动不动之余只能目瞪口呆一番。许多人将会坚持抗议。不过,也可能有一些人会对重建美国工业,找到减少能源、自然资源的发展方式以及创造更加包容的文化这些问题有更宏大的理解(例如经济增长的终结)。从长远角度讲,这是我们能收拾目前烂摊子走向未来的唯一方式。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2-13 11:03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9-21 13:00 , Processed in 0.01780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