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

2017-2-19 14:10|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505| 评论: 0|原作者: 万里雪飘

摘要: 只有否定〝不够全面〞、〝不够彻底〞的〝通俗辩证法〞,才能自觉正确的辩证法。马克思主义者应当通过批判〝全面〞而〝彻底〞的黑格尔辩证法自觉全面而彻底的马克思辩证法。

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

   

   《雇佣劳动与资本》是马克思根据一八四七年十二月在布鲁塞尔德国工人协会所作的讲演而写的。马克思在《雇佣劳动与资本》做了这样的说明:〝我们力求说得尽量简单和通俗,我们就当读者连最起码的政治经济学概念也没有。我们希望工人能明白我们的解说。〞[马恩全集六卷四七四页]

   马克思在《雇佣劳动与资本》指出:〝可是,劳动是工人本身的生命活动,是工人本身的生命的表现。工人正是把这种生命活动出卖给别人,以获得自己所必需的生活资料。可见,工人的生命活动对于他不过是使他能以生存的一种手段而已。他是为生活而工作的。他甚至不认为劳动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相反地,对于他来说,劳动就是牺牲自己的生活。劳动是已由他出卖给别人的一种商品。因此,他的活动的产物也就不是他的活动的目的。〞[马恩全集六卷四七七至四七八页]

   马克思在《雇佣劳动与资本》叙述的劳动在不同语境下应当做不同的理解。恩格斯在《雇佣劳动与资本》一八九一年版本中,在必要的地方将〝劳动〞改为〝劳动力〞,可是对于〝劳动是已由他出卖给别人的一种商品〞未做改动。恩格斯的改动符合马克思的《资本论》。在马克思的《资本论》,工人出卖的是工人生产相当于工资的价值的产品的劳动即必要劳动时间的劳动,工人超过必要劳动时间的劳动即剩余劳动时间的劳动归资本家支配,工人的剩余劳动时间的劳动被资本家占有。所以〝劳动是已由他出卖给别人的一种商品〞可以改为〝作为劳动的主观因素,劳动力是已由他出卖给别人的一种商品〞[根据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二三六页的有关内容作了改动]。如果将〝劳动〞直接改为〝劳动力〞,此处的前后句关系就会显得生硬,因此用〝作为劳动的主观因素〞作为过渡。如果工人把自己的劳动全部出卖给资本家,资本家得不到任何好处。一八四七年的马克思不是不知道工人的劳动和工人出卖给资本家的〝劳动〞的区别,否则马克思不会指出〝他的活动的产物也就不是他的活动的目的〞。目的与活动的内容同一,有什么样的活动就有什么样的目的。就一般劳动而言,劳动的目的就是占有劳动的成果,即便是私有制的小生产也是如此。但是雇佣劳动作为异化劳动,工人劳动的目的不是占有劳动成果,而是获得作为劳动力价值的工资,所以〝工人的活动的产物也就不是工人的活动的目的〞。

   我们看到马克思的这一段解说并不通俗,它不但涉及到必要的政治经济学知识,它还涉及到异化的哲学思想,它其实就是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叙述的异化劳动。〝工人的劳动是工人生存的手段〞是异化劳动的表现形式。〝人的劳动是人的生活的一部分〞是自由劳动的表现形式。这里的自由劳动不是具有人身自由的工人的〝自由劳动〞。相对于自由劳动的异化劳动是人的自我异化,人的自我异化使〝人的活动的产物不是人的活动的目的〞,人的活动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马克思在《雇佣劳动与资本》以异化劳动说明工人的生活与劳动的关系,这是由〝克服人的自我异化〞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宗旨决定的。事实上离开人的自我异化而抽象地谈论价值形式就是资产阶级的庸俗政治经济学。

   马克思主义者可以向工人宣传:〝不是资本家养活工人,而是工人养活资本家。资本家的机器离开工人的劳动是一堆废铁,机器本身不会生产财富,机器的价值只是通过工人的劳动转移到作为财富的产品那里去了,资本家的财富以及资本家占有的曾经作为产品的机器是由工人的劳动创造的。所以工人创造的财富应该属于工人自己,资本家占有的机器也应该属于工人自己,工人有权剥夺资本家的资产。〞

   这里宣传的内容其实就是克服异化劳动的自由劳动。这种通俗易懂的宣传容易被工人理解,工人理解到剥夺资本家的资产的合理性。但是这种程度的理解只是感性知识,工人只是在〝资产由谁占有〞那里兜圈子,工人并没有通过剥夺资本家的资产自觉〝克服人的自我异化〞的自由。感性知识在工人阶级夺取政权的革命中可以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然而工人阶级一旦夺取政权,只凭感性知识已经无法维持无产阶级政权,更不要说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由于广大劳动群众以及绝大多数马克思主义者没有自觉马克思的〝克服人的自我异化〞的历史人本主义精神,新兴官僚资产阶级的庸俗唯物主义唯生产力论就可以使工人阶级重新沦落为被剥削阶级。新兴官僚资产阶级夺取政权后大肆宣扬庸俗唯物主义唯生产力论,他们宣传马克思主义的物质前提是生产力,将马克思主义庸俗化,他们抽象地谈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以及建立在一定生产力之上的生产关系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总而言之,新兴官僚资产阶级宣传发展生产力就是社会主义,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当初工人和农民作为被剥削阶级参加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是为了夺取地主的土地和资本家的资产。改革开放之初,由于公有制的平等,工人和农民忘记革命的初衷,幻想自己是抓老鼠的白猫黑猫,由此形成复辟资本主义的社会基础。

   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是〝克服人的自我异化〞的历史人本主义精神,〝如果否认克服人的自我异化的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宗旨,就无法认识特色社会主义的反动本质。特色党自称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特色党信仰庸俗唯物主义唯生产力论,特色党的生产力是外在于人的物质财富。特色党认为自己创造了巨大的经济体,所以它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但是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认为,没有抽象的生产力及其生产关系,私有制的生产力及其生产关系是人的自我异化形式,私有制的生产力越是发达,在私有制生产关系中人的自我异化越是深重,人越是陷入非人的动物状态。因此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就是改造私有制的生产力及其生产关系,并通过扬弃建立在私有制的生产力及其生产关系即私有制经济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来改造人自己,人从而作为类存在物成为ˋ全面发展的个人ˊ的自由人联合体。〞[摘自萬里雪飄的《评郑超麟的〈青年马克思与异化论〉》]

   毛主席的人民战争、为什么人的问题、人是要有点精神的、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能创造出来等等思想无不是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毛主席发动文革就是为了〝通过扬弃建立在私有制的生产力及其生产关系即私有制经济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来改造人自己〞。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并不深奥,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极明白而合理,人们不理解它,是因为在数千年的私有制社会受毒太深。如果认真研读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就会理解私有制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及其意识形态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幻想的现实性,就会理解人作为人的人而活着的目的,就会理解极明白而合理的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

   马克思在《资本论》的〝商品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中指出:〝只有当实际日常生活的关系,在人们面前表现为人与人之间和人与自然之间极明白而合理的关系的时候,现实世界的宗教反映才会消失。〞[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九十六至九十七页]。

   宗教是私有制社会的意识形态,是私有制的社会生活过程即物质生产过程的神秘的纱幕,神秘的纱幕就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幻想的现实性。[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九十七页]所以宗教的消失就是私有制的灭亡,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转化为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人本主义,历史人本主义揭穿私有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幻想的现实性,从而消灭私有制并建立公有制。公有制即〝自觉地把他们许多个人劳动力当作一个社会劳动力来使用〞[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九十五页]的实际日常生活是极明白而合理的人与人和人与自然的关系,在这种极明白而合理的人与人和人与自然的关系中,人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社会生活过程即物质生产过程的形态作为自由结合的人的产物处于人的有意识有计划的控制之下[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九十七页]。但是这种极明白而合理的人与人和人与自然的关系是对以往私有制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及其宗教意识形态即人的自我异化的扬弃,所以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即极明白而合理的人与人和人与自然的关系必须经过迂回曲折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才能理解。

   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即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同马克思主义秀才们编撰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以及政治经济学教材完全是两回事,这些秀才没有一个理解马克思,没有一个理解马克思对黑格尔哲学的批判,没有一个理解马克思对资产阶级庸俗政治经济学的批判。马克思主义秀才们加工和批发了无数庸俗唯物主义者,尽管他们在革命时期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致使共产主义运动失败的也是他们。

   马克思的思想前提是黑格尔辩证法,马克思首先通过批判黑格尔辩证法建立了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如果没有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就不会有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是马克思的哲学批判的客观化和现实化。黑格尔辩证法就是正反合的扬弃,下面可以看到黑格尔以及马克思的正反合与人们通常所理解的正反合完全不同,这是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被马列毛派误解为庸俗唯物主义以及毛泽东思想被所谓〝毛派〞歪曲为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的重要原因。

   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这样叙述黑格尔的一分为二的合二为一辩证法:

    〝纯理性的运动又是怎么回事呢?就是它安置自己,把自己跟自己对置,自相结合,就是它把自己规定为正题、反题、合题,或者就是它自我肯定、自我否定和否定自我否定。

   理性怎样进行自我肯定,或者它怎样把自己形成这种或那种特定的范畴呢?这已经是理性自己及其辩护人的事情了。

   但是理性一旦把自己作为正题安置下来,这个正题、这个思想就会自相对置,分为两个互相矛盾的思想,即肯定和否定,ˋ是ˊ和ˋ否ˊ。这两个包含在反题中的对抗因素的斗争,形成辩证运动。ˋ是ˊ转化为ˋ否ˊ,ˋ否ˊ转化为ˋ是ˊ。ˋ是ˊ同时成为ˋ是ˊ和ˋ否ˊ,ˋ否ˊ同时成为ˋ否ˊ和ˋ是ˊ。对立面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互相均衡,互相中和,互相抵消。这两个彼此矛盾的思想的融合,就形成一个新的思想,即它们的合题。这个新的思想又分为两个彼此矛盾的思想,而这两个思想又融合成新的合题。这种增殖过程就构成思想群。同简单的范畴一样,思想群也遵循这个辩证运动,它也有另一个与自己矛盾的群为自己的反题。从这两个思想群中产生出新的思想群,即它们的合题。

   正如从简单范畴的辩证运动中产生群一样,从群的辩证运动中产生系列,从系列的辩证运动中又产生整个体系。〞[马恩全集四卷一四二至一四三页]

   马克思将黑格尔的一分为二的合二为一辩证法概括为〝两个矛盾方面的共存、斗争以及融合成一个新范畴,就是辩证运动的实质。〞[马恩全集第四卷一四六页]

   没有读过黑格尔逻辑的庸俗唯物主义者看到马克思的〝辩证运动的实质〞心里很是纠结,他们甚至认为马克思的《哲学的贫困》不成熟,马克思的〝辩证运动的实质〞是否定矛盾和斗争的庸俗哲学。如果理解马克思对黑格尔辩证法的叙述,就应当懂得所谓〝是〞与〝否〞的〝融合〞并不是指在〝是〞与〝否〞的〝融合〞中〝是〞与〝否〞的消失,而是指对立中的统一和统一中的对立。换句话说,〝是〞统一〝否〞,〝是〞中有〝否〞,〝否〞统一 〝是〞,〝否〞中有〝是〞,经过〝是〞与〝否〞的辩证运动,〝否〞中有〝是〞的〝〞和〝是〞中有〝否〞的〝〞依然对立,同时〝〞与〝〞的内容得到深化、扩大和发展。这里应当说明,〝〞中的〝否〞是被否定的〝否〞,因而是被颠倒的〝否〞,是被扬弃的〝否〞,因而是被消化的〝否〞,总而言之,是被改造的〝否〞。同样的逻辑,〝〞中的〝是〞是被否定的〝是〞,因而是被颠倒的〝是〞,是被扬弃的〝是〞,因而是被消化的〝是〞,总而言之,是被改造的〝是〞。

   在马克思的〝辩证运动的实质〞那里,两个矛盾方面即矛盾的特殊性就是这样经过共存和斗争形成作为矛盾的普遍性的新范畴,普遍性的新范畴由于自相对置自我分裂为新的特殊性范畴。

   毛主席在《矛盾论》指出:〝由于特殊的事物是和普遍的事物联结的,由于每一个事物内部不但包含了矛盾的特殊性,而且包含了矛盾的普遍性,普遍性即存在于特殊性之中,……〞。

   如果不理解黑格尔辩证法以及马克思的〝辩证运动的实质〞,毛主席的《矛盾论》很难理解。〝每一个事物内部不但包含了矛盾的特殊性,而且包含了矛盾的普遍性〞,这样的辩证法对于庸俗唯物主义者而言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庸俗唯物主义者认为〝是〞就是〝是〞,〝否〞就是〝否〞,除此之外都是废话。〝普遍性存在于特殊性之中〞,庸俗唯物主义者只是说说而已,至于普遍性是怎样存在于特殊性之中的,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只是认为把〝普遍的东西〞像切西瓜一样一分为二就得到〝特殊的东西〞,庸俗唯物主义者当然也不会知道特殊性是怎样过渡到普遍性的。

   〝由于特殊的事物是和普遍的事物联结的〞,没有抽象的普遍的共性,普遍的共性就是特殊的个性,没有抽象的特殊的个性,特殊的个性就是普遍的共性。由于〝是〞与〝否〞的辩证运动,〝是〞的特殊的个性是〝是〞中有〝否〞的〝〞,〝否〞的特殊的个性是〝否〞中有〝是〞的〝〞。而〝是〞中有〝否〞的〝〞是扬弃〝否〞的融合,所以它本身就是〝是〞与〝否〞的普遍的共性,同时它的〝是〞与〝否〞的普遍的共性具有〝是〞中有〝否〞的〝〞的性质。同样的逻辑,〝否〞中有〝是〞的〝〞是扬弃〝是〞的融合,所以它本身也是〝是〞与〝否〞的普遍的共性,同时它的〝是〞与〝否〞的普遍的共性具有〝否〞中有〝是〞的〝〞的性质。如果撇开黑格尔辩证法自上而下的体系,在黑格尔辩证法的运动形式以及马克思的〝辩证运动的实质〞那里,没有抽象的普遍的共性即否定矛盾和斗争的〝是〞与〝否〞的融合。

   通俗地讲,没有具有抽象的普遍的共性的中国人,中国人的普遍的共性存在于张三和李四的特殊的个性之中,而且没有具有抽象的特殊的个性的张三和李四,张三和李四的特殊的个性就是中国人的普遍的共性。李四是张三认识自己的特殊的个性的一面镜子,通过对照,张三意识到李四不同于自己的特殊的个性,张三同时意识到自己不同于李四的特殊的个性,也就是说,张三的意识融合了张三和李四的特殊的个性,张三里面有李四。但是这种融合不是机械的凑合,而是否定之否定的扬弃,张三意识到自己不是李四,张三通过否定李四的特殊的个性而自觉肯定自己的特殊的个性的自我意识。所以具有自我意识的张三的特殊的个性就是中国人的普遍的共性。虽然张三是具有特殊的个性的人,但是他毫不犹豫地意识到自己是中国人。

   毛主席在《矛盾论》接着指出:〝矛盾的普遍性和矛盾的特殊性的关系,就是矛盾的共性和个性的关系。……这一共性个性、绝对相对的道理,是关于事物矛盾的问题的精髓,不懂得它,就等于抛弃了辩证法。〞

   庸俗唯物主义者由于没有理解黑格尔辩证法以及马克思的〝辩证运动的实质〞,他们思想单纯,他们总是处于抽象的对立与排斥之中,他们事实上抛弃了辩证法。少数右派学者和庸俗唯物主义者不同,虽然他们站在资产阶级立场将自身置于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云雾之中,但是他们理解黑格尔辩证法以及马克思的〝辩证运动的实质〞。翻译过康德的三大批判的某西化派学者认为马克思最理解黑格尔。马克思不愧是稀有的哲学天才,马克思用简短几行字就把黑格尔逻辑叙述出来了。如果读过黑格尔逻辑,就会知道马克思叙述的正题相当于黑格尔逻辑的存在论,反题相当于黑格尔逻辑的本质论,合题相当于黑格尔逻辑的概念论。

   黑格尔的辩证法是神秘的〝纯理性的运动〞,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在黑格尔那里发展到了顶峰,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二版跋中评价黑格尔〝第一个全面地有意识地叙述了辩证法的一般运动形式〞[马恩全集第二十三卷二十四页]。马克思批判了黑格尔的顶峰,马克思通过扬弃神的顶峰建立了人的顶峰,马克思科学地阐述了共产主义思想。所以后人可以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但是无法超越马克思主义。

   毛主席在《矛盾论》指出:〝斯大林分析了帝国主义的矛盾的普遍性,说明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这种提法本身不科学,毛主席说的很清楚,列宁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只有一个主义,那就是马克思主义。随着世界的变化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必将得到不断丰富和发展。于是,在苏俄产生了列宁思想,在中国产生了毛泽东思想。中国的马列毛派将毛泽东思想改称为毛泽东主义,这种提法本身也不科学。无论是毛泽东,还是列宁,归根结底,他们本身就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和马克思是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关系。

   马克思叙述的黑格尔的一分为二的合二为一辩证法就是矛盾的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关系,下面具体解释和说明黑格尔的辩证法以及马克思的〝辩证运动的实质〞。

   马克思指出:黑格尔的〝理性怎样进行自我肯定,或者它怎样把自己形成这种或那种特定的范畴呢?这已经是理性自己及其辩护人的事情了。〞

   黑格尔的理性经过否定之否定的自我肯定而形成的这种或者那种特定的范畴就是理性的群范畴、系列范畴以及体系范畴,黑格尔的理性的群范畴、系列范畴以及体系范畴不是现实的群范畴、系列范畴、体系范畴,而是纯粹而抽象的因而是神秘的群范畴、系列范畴、体系范畴。至于这些神秘的特定范畴是怎样形成的,那是神秘的范畴以及作为这些神秘的范畴的辩护人黑格尔自己的事情。黑格尔的〝纯理性的运动〞其实就是上帝的创世说,马克思认为只要将黑格尔的〝纯理性的运动〞当作〝用普通方式说话和思考的普通个体〞即〝现实中的个人〞的语言,那么黑格尔的逻辑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马恩全集第四卷一四〇至一四一页],黑格尔〝只是根据自己的绝对方法把所有人们头脑中的思想加以系统的改组和排列而已。〞[马恩全集第四卷一四三页]

   黑格尔的历史是神的历史,而马克思的历史是〝现实中的个人〞的历史。〝现实中的个人〞要想把自己作为正题安置下来,就需要生产劳动。〝现实中的个人〞的生产劳动作为〝现实中的个人〞的正题由于自身的内在矛盾自相对置,〝现实中的个人〞自我分裂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就是〝现实中的个人〞的反题,〝现实中的个人〞在自身反题的对立中形成辩证运动。生产力转化为生产关系,生产关系中有生产力。生产关系转化为生产力,生产力中有生产关系。没有抽象的生产力,生产力在生产关系中进行生产活动。没有抽象的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在生产力的生产活动中形成。生产力中有生产关系,生产关系中有生产力,经过这样的辩证运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相互融合,〝现实中的个人〞由生产劳动的正题发展为生产力中的生产关系以及生产关系中的生产力的合题,这个合题就是〝现实中的个人〞作为新的正题的经济基础。〝生产关系中的生产力〞以生产力说明经济基础的自然属性,〝生产力中的生产关系〞以生产关系说明经济基础的社会属性。〝现实中的个人〞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就是这样〝共存、斗争以及融合成一个新范畴〞即经济基础。新的正题经过自身新的反题的辩证运动产生新的合题,即比原来的新的正题更新的正题。〝现实中的个人〞的经济基础由于自身的内在矛盾自相对置,〝现实中的个人〞自我分裂为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就是〝现实中的个人〞的新的反题,〝现实中的个人〞在自身新的反题的对立中形成新的辩证运动。经济基础转化为上层建筑,上层建筑中有经济基础,上层建筑非抽象而神秘的形而上学。上层建筑转化为经济基础,经济基础中有上层建筑,经济基础中有上层建筑的意志。〝现实中的个人〞经过在自身新的反题的对立中形成的新的辩证运动发展为新的合题,经济基础中的上层建筑以及上层建筑中的经济基础作为新的合题就是〝现实中的个人〞作为新的正题的国家。〝上层建筑中的经济基础〞以经济基础说明国家的现实性,〝经济基础中的上层建筑〞以上层建筑说明国家的理性。〝现实中的个人〞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就是这样〝共存、斗争以及融合成一个新范畴〞即国家。

   现实中的个人〞要想把自己作为正题安置下来,就需要生产劳动。但是〝现实中的个人〞的异化劳动产生私有财产及其私有制,〝现实中的个人〞异化为私有制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在私有制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辩证运动中,不是〝现实中的个人〞支配私有制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而是私有制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支配〝现实中的个人〞,换句话说,不是〝现实中的个人〞支配私有制的经济基础,而是私有制的经济基础支配〝现实中的个人〞。私有制的经济基础转化为私有制的上层建筑,私有制的经济基础支配〝现实中的个人〞的拜物教转化为私有制的上层建筑支配〝现实中的个人〞的拜神教。拜神教和拜物教是同一个东西的宗教,拜物教是拜神教的现实基础,拜神教是拜物教的理论形式。恩格斯在《反杜林论》指出:在私有制社会,谋事在人,成事在神。[马恩全集二十卷三四二页]在私有制社会,〝现实中的个人〞异化为宗教徒,国家作为经济基础中的上层建筑以及上层建筑中的经济基础的合题披上了神秘的宗教外衣。

   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指出:〝对宗教的批判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马恩全集第一卷四五二页]私有财产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就是以神的意志为转移,马克思通过哲学批判揭穿私有财产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幻想的现实性,并指出〝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二〇页]。私有财产的扬弃就是通过消灭私有制将私有制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转化为公有制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在克服异化劳动的公有制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辩证运动中,社会生活过程即物质生产过程的形态作为自由结合的人的产物处于人的有意识有计划的控制之下[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九十七页],也就是说,不是公有制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支配〝现实中的个人〞,而是〝现实中的个人〞支配公有制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换句话说,不是公有制的经济基础支配〝现实中的个人〞,而是〝现实中的个人〞支配公有制的经济基础。公有制的经济基础转化为公有制的上层建筑,〝现实中的个人〞支配公有制经济基础的历史人本主义现实性转化为〝现实中的个人〞支配公有制上层建筑的历史人本主义理性。恩格斯在《反杜林论》指出:在公有制社会,谋事在人,成事也在人。[马恩全集二十卷三四三页]在公有制社会,宗教徒被扬弃为〝现实中的个人〞,经济基础中的上层建筑以及上层建筑中的经济基础的合题作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过渡到社会的〝自由人联合体〞。

   毛主席在批评苏联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指出:劳动者管理国家、管理军队、管理各种企业、管理文化教育的权利,实际上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最大的权利,最根本的权利。没有这种权利,劳动者的工作权、休息权、受教育权等等权利,就没有保证。

   苏联的马克思主义秀才们既没有理解黑格尔的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辩证法,也没有理解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他们所推崇的精英主义专家路线就是自上而下的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中国的左派学者并不比苏联的秀才们高明,中国的左派学者同样由于哲学的贫困,将马克思和毛主席对立起来,他们认为〝毛泽东改造了马列主义的世界观〞。列宁的世界观暂且不论,中国的左派学者将马克思主义当作唯生产力论的庸俗唯物主义。他们这样理解马克思的世界观:〝经典马克思主义作家讲,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产力推动历史的发展。〞他们同时这样评价毛主席和马克思的区别:〝毛泽东的历史观是奴隶史观,是奴隶创造历史,这种历史观转换到现实政策当中就是群众路线,转换到政治实践当中就是人民战争和文化大革命,就是群众自己解放自己。〞[注]

   如果理解马克思的《神圣家族》,就会知道马克思的世界观就是群众即奴隶的世界观。奴隶的世界观是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而奴隶主的世界观是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世界观,马克思将批判统治阶级世界观的哲学著作取名为《神圣家族》的历史逻辑就在于此。毛主席强调的劳动者的管理权就是马克思阐述的劳动者对公有制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以及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支配权,毛主席的社会主义革命理论就是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是克服人的自我异化,而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是人的自我异化。在人的自我异化的资本主义社会,虽然劳动者的工作、休息、教育等权利没有保障,但是劳动者的工作、休息、教育等权利是劳动力再生产的社会前提,是资产阶级生产剩余价值的社会前提。所以只是保障劳动者的工作、休息、教育等权利的社会主义并不比劳动者的工作、休息、教育等权利没有保障的资本主义好多少。劳动者的工作、休息、教育等权利并不是社会主义革命的目的,社会主义革命的目的是克服人的自我异化,社会主义革命的目的是克服劳动者的工作、休息、教育等权利的劳动力再生产的性质,社会主义革命的目的是劳动者通过自己管理自己把自己从劳动力再生产的物化中解放出来。所以共产主义并不是工作、休息、教育的权利,共产主义是自在自为的〝现实中的个人〞。

   现实中的个人〞要想把自己作为正题安置下来,就需要生产劳动,〝现实中的个人〞把自己当作生产活动的简单范畴。〝现实中的个人〞经过在自身反题的对立中形成的辩证运动,产生生产力中有生产关系以及生产关系中有生产力的群范畴,这个对立而统一的群范畴就是经济基础。〝现实中的个人〞作为经济基础的群范畴,经过在自身反题的对立中形成的辩证运动,产生经济基础中有上层建筑以及上层建筑中有经济基础的系列范畴,这个对立而统一的系列范畴就是国家。〝现实中的个人〞作为国家的系列范畴,已经把自己当作国家的存在,即把自己当作将自然和社会统一起来的物质。物质经过在自身反题的对立中形成的辩证运动,产生物质中有精神以及精神中有物质的体系范畴,这个对立而统一的体系范畴就是自在自为的〝现实中的个人〞的自我意识。

   自在自为的〝现实中的个人〞把自己当作存在即物质的正题安置下来,自在自为的〝现实中的个人〞自相对置,将自己分裂为物质与精神对立的反题,自在自为的〝现实中的个人〞在自身的反题中形成物质与精神的辩证运动。物质过渡到精神,精神中有物质,精神是物质的精神,精神不是抽象而神秘的形而上学,自在自为的〝现实中的个人〞不是拜神教的唯心主义者。精神过渡到物质,物质中有精神,物质是精神的物质,物质不是抽象而神秘的自在之物,自在自为的〝现实中的个人〞不是拜物教的庸俗唯物主义者。自在自为的〝现实中的个人〞就是这样经过在自身的反题中形成的物质与精神的辩证运动自觉自在自为的自我意识。毛主席说过: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

   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作为〝现实中的个人〞,无产阶级的自我意识是具有现实性的人的精神,而作为神的子民或者作为神秘的国家的公民,剥削阶级的自我意识是具有幻想的现实性的神的精神。所以,如果不谈论具有现实性的人性命题,换句话说,如果不谈论人与神的关系,也就是说,如果不谈论人的精神与神的精神的关系,就不会有人的思想,就不会有人的哲学,就不会有克服人的自我异化的马克思主义,私有财产及其价值形式以及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现实也就无法解释和说明。资产阶级承认私有财产及其价值形式,资产阶级承认阶级和阶级斗争,但是资产阶级将私有财产及其价值形式以及阶级和阶级斗争当作〝既有事实〞的幻想的现实,当作既有的因而是自上而下的神的规定性,资产阶级将私有财产及其价值形式以及阶级和阶级斗争当作神秘的自然必然性而予以承认。马克思批判自上而下的幻想的现实性,从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推导出私有财产及其价值形式以及阶级和阶级斗争,从而科学地指明通过消灭私有财产及其价值形式以及阶级和阶级斗争来克服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历史人本主义科学之路。[摘自萬里雪飄的《劳动的主观因素即劳动力与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

   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经过迂回曲折的正反合,形成〝现实中的个人〞的自我意识。〝现实中的个人〞已经把自己作为自我意识安置下来。自觉自我意识的〝现实中的个人〞意识到自身中有对立面的存在,所以自觉自我意识的〝现实中的个人〞就是自己意识到的统一的世界。不同个人意识到的不同世界相互对立,并融合成不同阶级的不同世界的对立。不同阶级的不同世界相互对立,并融合成不同阶级的不同国家的对立。经过对立统一的辩证运动,从个人意识到阶级意识,从阶级意识到国家意志,充满着对立中的统一和统一中的对立的斗争。在斗争中〝现实中的个人〞的意识不断升级和扩大,最终形成作为工人阶级自我意识的马克思主义,并同作为资产阶级自我意识的神本主义作斗争。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是同一个世界的对立,不同阶级的不同世界是不同阶级对同一个世界的不同理解,不同阶级对同一个世界的不同理解会使不同阶级把同一个世界改造为不同国家,而国家的目的是消灭国家自身。在共产主义社会,随着阶级的消失,作为统治阶级意志的国家也随之灭亡,但是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依然存在,人与人以及人与自然的矛盾依然存在,对立中的统一和统一中的对立的〝现实中的个人〞的辩证运动依然存在,〝现实中的个人〞的自我意识依然在发展。

   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指出:〝直接地是自然存在物〞[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六七页],〝但是,人不仅仅是自然存在物,而且是人的自然存在物〞[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六九页]。人不是别的,人就是自然界,而且人是自然界的主体,自然界是人的无机身体,自然界只有在人那里才能活起来。所以世界是存在的〝现实中的个人〞或者〝现实中的个人〞的存在,马克思主义前提是〝现实中的个人〞,马克思主义目的是自觉〝现实中的个人〞的自我意识,马克思主义就是自在自为的历史人本主义。

   然而庸俗唯物主义者离开〝现实中的个人〞思维抽象的物质,庸俗唯物主义其实就是神外化物质的创世说,庸俗唯物主义者是彻头彻尾的信教徒。事实上庸俗唯物主义者用自己的语言、文字及其范畴思维物质,庸俗唯物主义者所谓的物质就是庸俗唯物主义者的语言、文字及其范畴。庸俗唯物主义者的语言、文字及其范畴不是别的,庸俗唯物主义者的语言、文字及其范畴就是庸俗唯物主义者的意识。但是庸俗唯物主义者将自己的意识当作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前提而予以批判,好像庸俗唯物主义者不是在用自己的意识思维物质似的。既然庸俗唯物主义者将自己的意识和神的意识混同起来,把自己的意识当作神的意识,事实上他们已经把自己当作神,他们所谓的物质不过是神的意识思维出来的神秘的东西。

   我们不是信教徒,我们已经从〝现实中的个人〞出发并以〝现实中的个人〞的意识推导出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以及国家的历史辩证法,推导出私有制与公有制和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以及共产主义的历史辩证法,推导出物质与精神以及自我意识的历史辩证法。而作为信教徒的庸俗唯物主义者,他们从自己的神秘的物质什么也推导不出来。庸俗唯物主义者根本不理解马克思从人的异化劳动推导出私有财产,从私有财产推导出商品,从商品推导出货币,从货币推导出资本,从资本推导出剩余价值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他们根本不理解《资本论》的所有范畴作为人的异化形式从人的异化劳动推导出来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

   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指出:〝应当从现实的主体出发,并把它的客体化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马恩全集一卷二七三页]。

   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不是别的,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就是人的主观能动性,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就是把人的对象物予以人化,并通过人的意识思维人的对象物的客观性,从而认识人自己并自觉人的自我意识。

   我们已经说明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与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以及庸俗唯物主义辩证法的区别,而且说明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辩证法比庸俗唯物主义辩证法高明。庸俗唯物主义者理解的正反合是机械的合一,因而是没有是非的凑合,庸俗唯物主义者理解的对立统一是摆弄指头的算术加减。马克思的正反合是对立中的统一和统一中的对立,因而是自我异化和否定自我异化的生命活动,马克思的对立统一离开主体的生命活动无法想象。肯定方面和否定方面对立统一,统一或者是在肯定方面中的统一,或者是在否定方面中的统一,换句话说,或者否定方面作为主体在自身中统一作为自身的客体的肯定方面,或者肯定方面作为主体在自身中统一作为自身的客体的否定方面,统一后具有主体自我意识的肯定方面和否定方面依然对立。具有统治地位的肯定方面或者否定方面不但在思想上而且在现实中统一具有被统治地位的否定方面或者肯定方面。具有被统治地位的肯定方面或者否定方面虽然在现实中处于被统一的地位,但是在思想上有可能自觉统一自身的对立面的自我意识。今天的无产阶级作为被统治阶级,首先要自觉以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统一资产阶级的神本主义的自我意识,这是无产阶级在现实中从被统治阶级转化为统治阶级的思想前提。

   现在可以叙述简单而通俗的正反合辩证法。正反合就是扬弃的辩证法。扬弃可以理解为狮子吃掉非洲野牛,非洲野牛转化到狮子那里去了,狮子通过吃掉非洲野牛来证实自己作为狮子的存在。上层建筑吃掉经济基础,经济基础转化到上层建筑那里去了,上层建筑通过吃掉经济基础来证实自己作为国家的现实性,否则国家是没有内容的幽灵。经济基础吃掉上层建筑,上层建筑转化到经济基础那里去了,经济基础通过吃掉上层建筑来自觉自己作为国家的理性,否则国家是没有主体的僵尸。

   黑格尔的狮子不是现实中的狮子,是黑格尔想象出来的狮子,而且黑格尔想象出来的狮子想象出非洲野牛,再吃掉自己想象出来的非洲野牛,所以黑格尔的正反合即扬弃的辩证法是神秘的否定之否定。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指出:黑格尔辩证法〝汇集了思辨的一切幻想〞[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七一页],〝在黑格尔那里,否定的否定不是通过否定假象本质来确证真正的本质,而是通过否定假象本质来确证假象本质,〞[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七二页]。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通过否定假象本质来确证真正的本质〞,马克思颠倒黑格尔辩证法,马克思在现实中的狮子扬弃现实中的非洲野牛的否定之否定中思维正反合即扬弃的辩证法。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指出:〝对现实的描述会使独立的哲学失去生存环境,能够取而代之的充其量不过是从对人类历史发展的观察中抽象出来的最一般的结果的综合。这些抽象本身离开了现实的历史就没有任何价值。它们只能对整理历史资料提供某些方便,指出历史资料的各个层次间的连贯性。〞[马恩全集三卷三十一页]

   〝独立的哲学〞是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从对人类历史发展的观察中抽象出来的最一般的结果的综合〞或者〝这些抽象〞是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离开了现实的历史就没有任何价值〞,所以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和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的〝独立的哲学〞不同,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是历史的哲学,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只能为我们〝整理历史资料提供某些方便〞[同上]。所以我们不能拿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当作〝适用于各个历史时代的药方或公式〞[同上]并在现实中生搬硬套,必须从实际出发分析和综合事物自身的否定之否定即扬弃的辩证运动,并根据事物已有的运动状态合理地设想未来发展的必然性。但是说到事物不能陷入庸俗唯物主义泥坑,人本身就是事物,而且人是事物的主体,事物作为人的对象物就是人的意识,事物自身否定之否定的扬弃就是人的主观能动性。

   动物的食物链是单向扬弃,高级动物扬弃低级动物。如果将否定之否定的扬弃当作形而上学的〝药方或公式〞并运用于动物界,幻想非洲野牛吃掉狮子,就要闹出笑话,本本主义的教条主义者就经常闹出这样的笑话。人类与动物不同,人与人的关系是双向扬弃,扬弃的方向取决于人的自我意识,具有资产阶级自我意识的资产者扬弃无产者是资产阶级专政,具有无产阶级自我意识的无产者扬弃资产者是无产阶级专政。在具有无产阶级自我意识的无产者和具有资产阶级自我意识的资产者的对立中无产者必胜,因为具有资产阶级自我意识的资产者只是百分之三的一小撮。而百分之三的资产者奴役百分之九十七的无产者的原因在于百分之九十七的无产者作为丧失自我意识的宗教徒是咩咩叫的绵羊。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虽然作为资本家的资产阶级没有了,但是无产阶级意识和资产阶级意识的对立依然存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依然存在,具有资产阶级意识的无产者就是资产阶级。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具有无产阶级意识的无产者为了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不但要在上层建筑领域同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作斗争,还要同自身的资产阶级法权作斗争,通过斗私批修不断提高自身的无产阶级自我意识。

   辩证法或者是正确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或者是错误的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以及庸俗唯物主义辩证法。庸俗唯物主义的〝不够全面〞、〝不够彻底〞的〝通俗辩证法〞是错误的辩证法,以〝不够全面〞、〝不够彻底〞的〝通俗辩证法〞反唯心主义就是〝通过否定假象本质来确证假象本质〞的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庸俗唯物主义就是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而且是粗鄙的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以庸俗唯物主义反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就会像费尔巴哈一样从庸俗唯物主义返回到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所以只有否定〝不够全面〞、〝不够彻底〞的〝通俗辩证法〞,才能自觉正确的辩证法。马克思主义者应当通过批判〝全面〞而〝彻底〞的黑格尔辩证法自觉全面而彻底的马克思辩证法。否则,正如〝不够全面〞、〝不够彻底〞的〝通俗辩证法〞曾经给二十世纪的无产阶级革命带来挫折,〝不够全面〞、〝不够彻底〞的〝通俗辩证法〞将会给二十一世纪的无产阶级革命同样带来不可估量的危害。

 

[注] 祝东力:《毛泽东 —— 历史、现实与未来》

 

萬里雪飄   二〇一七年二月十九日

 

主题词:黑格尔的神本主义辩证法、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9-20 02:58 , Processed in 0.01664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