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丧家资本家的癞皮狗 —— 评天则所某位“经济学家”的高论

2017-2-27 12:2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464| 评论: 1|原作者: 林岛

摘要: 胡先生告诉我们说,如果你想加班而老板不想让你加班时,你应该滚蛋走人;当你不想加班而老板想要加班时,你也应该滚蛋走人。当两种“人权”发生冲突时,胡先生果断站在了老板那一边。
在这次的富士康叫板全总的风波中,笔者认识了一个叫做“胡释之”的“著名宏观经济学者”。如今专家学者的帽子满天飞,在家养条小狗也能自称“动物养殖专家”。“宏观经济学者”听起来自然比“动物养殖专家”要高大上很多,但是成色如何,我们得好好分析一下。

据这个胡先生说,自愿加班是一种“人权”。“人权”本来是个好词,可惜生生被一些人给恶心坏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要享受作为“人”的权利,而这个权利,首先是活着的权利,是要能有尊严生活的权利,要有饭吃、有衣穿、有病看,有房子住、有学上,要有休息时间能享受生活。不用担心打一年工讨不到工资,不用担心失业找不到工作,不用像机器一样天天加班,不用被老板豢养的野狗咬到,这些都是咱小老百姓所期盼能够享受的人权。

可是专家的境界就是和咱们小老百姓不一样。这个胡先生眼里的人权,基本上等同于自由交易权。在他眼里,人活着唯一的目的,就是在菜市场上把自己卖给资本家(工人卖的是身体,胡先生卖的是良心),一个“好社会”的唯一标准,就是看这个社会能否为菜市场上的人肉交易创造最良好的条件。损害了工人和老板之间的“自由”交易,就是损害了人权。

在胡先生的理想社会里,工人和资本家之间的交易应该是一种绝对自由的交易,不能有任何的政府和法律来进行干预,不能有工会,不能有最低工资制度,不能有强制社保制度,不能有强制休假制度,“在没有外界干预条件下,劳资双方达成的协议就是最优协议。政府需要监督双方的协议履行情况,而不是制定协议的条款。”所以全总批评富士康是一件完全错误的事情,因为它干涉了企业员工之间“自由”达成的契约。因而,在这个胡先生看来,“加班只要不是暴力强迫的,政府无权干预也不应该干预。”加班是工人的人权,也是资本家的人权,干涉了自由交易,也就是干涉了人权。

但是且慢,好像有这么一个问题,工人的“人权”和老板的“人权”如果能够和谐共处,那当然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工人的“人权”和老板的“人权”发生了冲突怎么办?这是经常会发生的问题。比如工人想加班,而老板没有订单不想让工人加班怎么办?再比如老板想要工人加班,而工人想靠基本工资就能满足基本生活,不想加班怎么办?胡先生告诉我们说,如果你想加班而老板不想让你加班时,你应该滚蛋走人;当你不想加班而老板想要加班时,你也应该滚蛋走人。当两种“人权”发生冲突时,胡先生果断站在了老板那一边。还会有人问,当两种“人权”发生冲突时,警察经常会介入进来并替老板压制工人,那么怎么能说工人和老板之间是一种绝对“自由”的交易呢?胡先生回答我们说,不是因为资本天生有特权,而是因为政府要出卖权力,“老板可以贿赂官员,雇佣公安当打手,工人也可以,只要工人愿意出钱”,因而“老板和工人在权利上是平等的”。说来说去,我们好像只看到了老板的“人权”,而从没有看到工人的“人权”。

鲁迅先生曾经天才地发现了世界上有一种动物,学名叫“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这种动物跟家里养的哈巴狗儿很不一样。一般的狗儿只是见了主人才驯良,见了陌生人就狂吠。而这种品种的狗儿却是见了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所以它不属于某一个老板,而是属于所有的老板。哪怕无家可归流落成野狗,饿的精瘦,也还是见了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看胡先生肥头大耳,满面红光,自然比饿得精瘦的野狗混得好很多。

胡先生很为资本家感到委屈。这个胡先生说“企业何时欠你什么了,以至有义务要无条件养着你?”“个人主义思维下,人们对自我负责,你要饿死了,别人给你个包子救你命,你会感激他救命之恩,知道别人并不欠你什么,一切都是人家的好意。而集体主义思维下,你反倒会骂那个救你命的人。”胡先生搞错了,工人和他这样的物种是不一样的。丧家犬整天在街上游荡,除了咬人之外,基本上不能创造价值,所以老板扔几个包子就感激涕零,要感谢资本家的救命之恩和养育之恩。可是工人是要没日没夜加班加点给资本家干活的,而且所创造的价值远远超过资本家所给的工资。工人干的活越多,资本家才挣得越多,才能有更多的钱去投资开厂冒充工人的救命恩人。工人给资本家挣的钱只有极小的一部分给工人发了工资,剩下的部分除了老板自己吃喝玩乐买豪车买飞机贿赂高官包二奶之外,还要拿出一部分来买狗粮。工人要是不干活只靠资本家养着,或者工人和资本家之间的交易是一种“公平”交易,那么资本家扔进胡先生碗里的狗食从哪里来?

胡先生对于工人缺乏感恩之心很是愤懑,“要说谁是无产者的救世主,那就是资本家。但偏偏他们被洗脑得最恨资本家。世间之忘恩负义颠倒黑白莫过于此”。其实,胡先生感激资本家的救命之恩是应该的,因为没有资本家发的狗粮(这些钱是工人挣出来的),这些寄生虫早就饿死了。但是工人要是感激资本家,那就真是颠倒黑白,被人卖了还替人家数钱了。

因为不能创造价值,老板自然不会让胡先生这样的寄生虫去加班,因而很遗憾地享受不到被迫加班的“人权”。怀抱感恩之心的胡先生是非常自愿地替老板看家护院,遇见穷人就跳过去狂吠,遇见郭台铭这样的阔人们就驯良,尽管郭老板没直接给胡先生扔过狗粮(或者扔了我们不知道?)。穷人们的“自愿”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每天没日没夜地“自愿”加班是什么样的感觉,胡先生这样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这位胡先生原名胡晓翔,自称毕业于社会科学院,是“著名宏观经济学者”,“凤凰网《财知道》特约经济学者”,还在茅于轼先生任理事长的人文与经济学会担任理事。“学者”这个词,顿时让笔者心生敬仰之心。可是如今注水的猪肉太多,连唐骏这样的打工皇帝都要搞个假学历来充充门面。笔者翻遍了各种期刊库,楞是没找到一篇这位“著名宏观经济学者”发表的论文,网上也只能找到一堆智商、逻辑、知识都令人捉急的访谈。作为一个尽职的走狗,胡先生对各种穷人不满的问题都要发表高论。比如胡先生认为,550万的天价医疗费实际上是市场最低价,“因为价格其实是由需求者之间的竞争以及供给者之间的竞争决定的”;房价高是民主的胜利,是“千百万人用钞票投票”的结果;毒品应该合法化,因为“禁毒把一个生活习惯和健康问题逼成了暴力犯罪问题”。市场是万能的灵药,一切不合理的问题都被市场合法化了,或者一切不合理的现象之所以存在,只是因为市场的逻辑不能充分贯彻的结果。

这位“著名宏观经济学者”全部招数,也就是卖弄几个供求规律的名词,到菜市场随便找几个大妈都比他更懂这些道理。用菜市场的逻辑来分析复杂的社会经济问题,如果这都能算“宏观经济学者”的话,那笔者简直是世界经济学界的泰山北斗了。明明是癞皮狗儿,却非要冒充纯种拉萨藏獒。

同样是走狗,还会分不同的品种。品种不一样,狗性和作用也不一样。最高级的品种在庙堂,血管里流淌着道德的血液。中等一点的品种,在替老板看家护院的同时,还要顾及一点脸面,翻译成大家耳熟能详的话就是“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为富人说话是真,但是为富人说话的同时还能不能替穷人办事,那就是皇帝的新衣了。最低级的一种,就是胡先生这样的癞皮狗儿。出现这样令人捉急的“宏观经济学者”并不奇怪,科技的进步、医学的发展一直没有解决智商低下的世界性难题。可奇怪的是这样的人竟堂而皇之的频频亮相主流媒体,引导大众舆论,受到了某些主流媒体明星般的包装,这就有点意思了。

其实道理也很简单,这样的癞皮狗儿虽然吃相难看,不雅观,但说出了很多老板和高级走狗们不便说出的心里话(当然脸上也挂满了穷人的唾沫)。替老板咬人,也替老板挨打,确实是忠诚的、丧家的资本家的癞皮狗。

(作者:林岛。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2-27 12:23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8-22 11:22 , Processed in 0.02034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