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谈质的突变与资本主义复僻

2017-3-14 07:52| 发布者: Liuyuxi1948| 查看: 406| 评论: 0|原作者: Liuyuxi1948|来自: 原创

摘要: 无论是资产阶级政权更迭,还是执政政党改旗易帜,结果只能有一种:国家陷入严重的危机和混乱,无产阶级需要重新组织暴力革命,夺取政权。
                                                            谈质的突变与资本主义复僻

       对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的判断,是制定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和策略的基础。因此,必须予以十分的重视。本文结合【马门列夫】的《与秋石客商榷——左派要争取统一理论和实践》一文的部分观点,从哲学的视角分析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的理论和实践问题,谈一点我的认识,供讨论参考。
     【马门列夫】的文章说:【新中国只要还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执政党还叫共产党,宪法还没有被废除,就不能说完成了质变,而只能说发生着质变。】
我认为这种观点是错误的。从哲学的视角分析,是没有搞清本质和现象之间的关系。要知道名称只是一种现象。
      张春桥在《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中说“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就是这样干的。他们一不改变苏维埃的名字,二不改变列宁党的名字,三不改变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名字,而是用承认这些名字作掩护,把无产阶级专政的实际内容改掉,使它变成反苏维埃的、反列宁党的、反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垄断资产阶级专政。”这是本质的东西。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产阶级上台,就是资产阶级专政。这是质的突变或飞跃。
      希特勒的法西斯专政也被冠以社会主义,但这不能掩盖法西斯的本质。
      马文说【事实上一九七六年从经济基础上看并没发生任何变化,因为(此)断言说中国在一九七六年以(已)经资本主义复辟是不正确的】。
      这种认识是错误的。
      资本主义复僻,应该包括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两个方面的复辟。
      张春桥在《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中说:“同志们可以回想一下,一个官僚资本或者民族资本的企业,怎样变成社会主义企业的呢?还不是我们派了一个军管代表或者公方代表到那里,按照党的路线和政策加以改造?历史上任何一种所有制的大变更,不论是封建制代替奴隶制,还是资本主义代替封建主义,都是先夺取政权,再运用政权的力量大规模地改变所有制,巩固和发展新的所有制。社会主义公有制不可能在资产阶级专政下产生,更是只能如此。占旧中国工业百分之八十的官僚资本只有在人民解放军打败了蒋介石以后,才可能加以改造,归全民所有。同样,资本主义的复辟,也必然是先夺取领导权,改变党的路线和政策。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不就是这样改变了苏联的所有制吗?刘少奇、林彪不就是这样程度不同地改变了我们一批工厂企业的性质吗?
      我们可以肯定的说,1976106日的反革命政变是上层建筑中的中央政权质的突变。
      当然,这种质的突变在之前已有量的变化。粉碎刘少奇、林彪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的斗争,邓小平的右倾翻案风,四五天安门反革命暴乱,毛主席逝世前后华、叶、汪的反革命政变密谋等,就是无产阶级政权质变前的量的变化。
      政变以后又有一个新质的量的扩张,这就是3年的清查和邓小平的复出。3中全会和《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标志政权即上层建筑全面的根本质变完成。
      这与194910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在政权性质上的质与量的辩证关系是一样的,只是方向相反。中央政权建立以后,重庆即大西南还没有解放,已经解放的地区,无产阶级政权还没有完全建立或巩固。这里也有一个新质的量的扩张过程,根本质变不是马上实现的。但不能由此得出结论,中国无产阶级专政的建立不是1949101日。
      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在政权性质上的质与量的辩证关系也是这样的,国民党政权由革命变为反动,这个反动政权经过东北易帜、围剿红色革命根据地、中原蒋冯闫大战等量的扩张和整合,到解放战争期间,形成了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为垄断的占有中国工商业资本80%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这也是一个新的质变(突变)以后量的扩张的过程。
      因此(断言)说“中国在一九七六年已经资本主义复辟是不正确的”的观点是错误的。
      而认为“事实上一九七六年从经济基础上看并没发生任何变化”,这个说法我认为是符合事实的。但不能以此得出结论说中国资本主义这时还没有复辟。
      正如张春桥说的“历史上任何一种所有制的大变更,不论是封建制代替奴隶制,还是资本主义代替封建主义,都是先夺取政权,再运用政权的力量大规模地改变所有制,巩固和发展新的所有制。”
       这就是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
      “占旧中国工业百分之八十的官僚资本只有在人民解放军打败了蒋介石以后,才可能加以改造,归全民所有”,而民族资本的改造和农村的土地革命,农民从互助组到合作化的所有制改造到56年才基本完成。
      中国资本主义复僻,在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以后,要把社会主义的公有制变更为资本主义的私有制,完成经济基础的资本主义复僻,绝不可能是一天早晨的事,也是一个很复杂的质与量的变化过程。是上层建筑质变的进一步量的扩张,不断地反作用于经济基础质变和进一步量的扩张的过程。上层建筑质变与经济基础质变并不是同时进行的,同时经济基础的质变伴随着上层建筑的部分质变。
      1978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是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开始。经济体制改革改革首先从农村开始,实行分田单干,强行解体集体经济。同时在上层建筑上废除了人民公社。最基层的农村政社合一的政治体制解体,农民的权力机构贫下中农协会解散。  
而在全国范围,各级革命委员会撤销,工农代表被赶出了各级政权机构。  
     198410月,随着改革在农村的突破,十二届三中全会做出了《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标志经济体制改革转入城市。企业由党委领导下的厂长(经理)负责制改为厂长(经理)负责制。与此同时实施的企业承包制。这是全面搞垮国营企业的两个根本手段——政治体制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  
      199311月,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开始了全面的资本主义市场化、私有化。  
       200310月,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标志着自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改革开放、十四大确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以及十四届三中全会做出相关决定以来,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在理论和实践上取得了重大进展,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初步建立,与此同时进行了政治体制改革,重要标志是:  
    (1)国有企业私有化,工人阶级由企业主人变为资本家的雇工。  
    (2)国有企业股份制,企业最高管理机构由职工代表大会变为董事会。工人阶级被剥夺了参入企业的管理权。 
      200211月,十六大提出,要“完善保护私人财产的法律制度”。一个月之后,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对物权法草案进行了初次审议。 
      2007316日 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 101日开始生效。物权法是规范财产关系的基本法律。其实就是保护私有制的法律。
这是一个量变的过程,在量変中有部分质变,部分质变不断积累,完成了根本质变。即在21世纪初,中国的走资派、修正主义集团蜕变为官僚资产阶级。这是中国资本主义在经济基础领域里复辟的历史过程。
      马文说【指出‘一九七六年发生了主要矛盾方面的转化点’,是修正主义蜕变的开始,而不是蜕变的完成】、【中国在一九七六年已经开始资本主义复辟,但尚未完成】是一种极其错误和危险的观点。这种观点从根本上否定了质变的突变(飞跃)的可能性和现实性。
      我们应该知道,马列毛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理论告诉我们,自然界质与量变化的规律与人类社会质与量的变化规律是有区别的。同时,自然界的质变飞跃和人类社会中的飞跃也是是有区别的。自然界的质变飞跃是客观规律自发地起作用的结果,而人类社会中的质变飞跃,是通过有意识的人的活动实现的。阶级社会由一种社会形态到另一种社会形态的飞跃,所要解决的矛盾是互相敌对的阶级和集团之间的矛盾。这里的飞跃,表现为剧烈的阶级冲突,表现为推翻一个政权、建立另一个政权的突变(即革命或反革命的意义)的重要。
这是我们一些网友没有从根本上理解质与量辩证关系的关键之处。
      【‘一九七六年发生了主要矛盾方面的转化点’,是修正主义蜕变的开始,而不是蜕变的完成,】、【‘中国在一九七六年已经开始资本主义复辟,但尚未完成’】的观点就是否定了人类社会政权更迭的质的突变的巨大的历史作用或反作用。
      马文说:【‘完成资本主义复辟’后,‘改革开放’也就结束了。‘如果中国完成了资本主义复辟,那么,右派叫嚷改革开放要毫不动摇,要继续深化改革,要攻什么坚等就不符合逻辑了,即然资本主义以经完成,还攻什么坚?改什么?’
秋石客‘质变开始’的判断是正确的,但否定‘已经资本主义复辟’的表述是可以商榷的!用未‘完成资本主义复辟’的表述就比较准确了。事实上,苏联‘完成资本主义复辟’后,就再也不提改革开放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结束,或者像前苏联那样,或者是挫败修正主义的阴谋而回归毛主义路线!中国和前苏联不同,修正主义在中国‘完成资本主义复辟’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
       我认为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的。这涉及对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亡党亡国(苏东剧变)的认识问题。
       我曾经一再讲,苏联亡党亡国的原因是1956年赫鲁晓夫二十大,全盘否定斯大林,并开始修正列宁主义路线,走上社会帝国主义道路的结果。并不是列宁主义,不是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基本理论和基本原理有什么根本性错误造成的。苏联亡党亡国是资产阶级政权的更迭。是苏修大资产阶级不同利益集团之间斗争的需要和结果。资产阶级政权在世界上有多种形式和统治手段。无论采取什么形式和统治手段,是希特勒的法西斯专制、还是英国的君主立宪制、美国共和制;是苏修的法西斯专制,还是俄罗斯的宪政民主制;是韩国的朴正熙军人独裁统治,还是金大中的民主宪政统治;是蒋介石的一党独裁统治,还是马英九的两党制。无论什么形式,本质上都是资产阶级专政。就像自然界中水一样,在不同的温度下,水以固体、液体、水蒸气不同的形式存在,但本质没有变,都是【H2O】。
      认为苏修社会帝国主义解体前,没有完成资本主义复辟的观点是没有依据的,是对毛主席领导的反对苏修社会帝国主义霸权斗争的否定。
     【如果中国完成了资本主义复辟,那么,右派叫嚷改革开放要毫不动摇,要继续深化改革,要攻什么坚等就不符合逻辑了,即然资本主义以经完成,还攻什么坚?改什么?’】。我认为这是由资产阶级(尤其是大资产阶级)各不同集团之间利益要求不同决定的。叫嚷政治体制改革的,叫嚷宪政民主的,叫嚷不走回头路又不走邪路的,主张改旗易帜的,主张民主社会主义的。这些都不能证明中国不是资本主义国家。当年韩国总统朴正熙被枪杀,美国总统肯尼迪被枪杀,都是大资产阶级利益集团之间的斗争和较量,与社会性质没有关系。否则,都是资本主义,还你争我斗的,你打我杀的干什么?这样想是否太幼稚了吧!
      马文说【中国‘改革开放’的结束,或者像前苏联那样,或者是挫败修正主义的阴谋而回归毛主义路线!中国和前苏联不同,修正主义在中国‘完成资本主义复辟’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
      我认为,这个判断是没有根据的。前面我已经说明了中国已经是资本主义复辟了的中国。当然,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一成不变。中国今后的路,仍然面临两种选择:(1)维持现状,维护法西斯专制统治。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这不会长久。其结果只能是引起暴力革命。这种暴力革命有两种前途:第一种前途是,无产阶级重新夺得政权,条件是,暴力革命前,阶级的力量准备充分;第二种前途是,大资产阶级的不同集团窃取了政权,资产阶级政权更迭,全盘西化。(2)深化体制改革,实行多党制。执掌政权的党,改旗易帜成为人民党或社会党,参加多党竞争。这就是辛子陵之流所说的宪政民主的道路。
      无论是资产阶级政权更迭,还是执政政党改旗易帜,结果只能有一种:国家陷入严重的危机和混乱,无产阶级需要重新组织暴力革命,夺取政权。
      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直至胜利――这就是人民的逻辑,他们也是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又一条定律。未来的中国革命也不会违背这条定律。
      但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2013-9-17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6-26 04:52 , Processed in 0.01888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