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谈谈司马南

2017-3-28 03:01| 发布者: 子_云| 查看: 380| 评论: 1|原作者: 李北方|来自: 转发

摘要: 很多人之所以认为司马南是真正热爱毛主席的,是因为他谈起毛主席的时候慷慨激昂,还动辄热泪盈眶。我是能够理解这种情感上的共鸣的,但我想说的是,司马南的眼泪不要轻信。

转发按:近日激流等与李北方的吵架,或许真实原因在于此文。尽管激流等说辞“冠冕堂皇”,我们没有见他们批和司马南一起做节目的郭松民(保特色),却大批揭批司马南方舟子的李北方!

请红中网友仔细看看李北方的此文:

  这篇东西早就想写了。迟迟没写,其实两个原因,一是司马南身上需要谈论的并不多,他远没有方舟子那样层次丰富;二来就是总有和事佬来劝,大家都是热爱毛主席的,你看人家右派多团结,不能这样掐啊。于是就一拖再拖。

  终于,我还是决定写,因为这涉及到大是大非的问题,远不是一句“大家都热爱毛主席”就可以秃噜过去了,况且,司马南是不是真正热爱毛主席也是我想在这一篇东西中讨论的。

  还有个促使我决心动笔的契机,就是前些日子,我碰到了司马南了。我把我核心关切的问题,当面向他提出了,他的回答和反应让我觉得,必须得写了

  但我不会写成一个“檄文”,也就是言辞犀利甚至刻薄的那种风格,像《谈谈方舟子》那样。毕竟刚刚见过面,司马南的态度至少是友好的。抬手不打笑脸人,我也没必要非搞得很凶的样子。

  二

  在一张桌子上坐的时候,司马南好像是为了跟别人解释如何回应不同的批评主动提起了我。他说,你看李北方老要批判我,我都不回应,为什么?他是我朋友啊。

  这话听起来是好的,但不是真的,属于客套。我们无论从何种意义上,都算不上朋友。以前我们互加过微信,后来他把给拉黑了。这还能叫朋友吗?

  当然,他拉黑我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三年前我就在微博上公开表达过我对他的质疑,我对他的核心关切,那一句话也就表达清楚了。这是我从司马南的微博上翻出来的,用的是我最初的微博账号。

  

  其实,算上前几天这次碰面,我一共跟司马南只见过三次。第一次,很久远了,我相信司马南不会记得了,那时候江湖上还没有李北方。2003年,我在《中国新闻周刊》工作,还是个小记者,气功大师张宏堡在美国出事了,要做一个应景的稿子,我就联系司马南约采访,请他谈谈当年打过交道的“老朋友”。找到电话,打过去,是他的助理或是家人接的,我留下了联系方式。当晚,司马南主动打回来了,后来约在北京北三环安贞桥附件的一个小咖啡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见面谈了谈。留下联系方式然后采访对象主动打过来的情况,是极少见的,个中意味自然可以有不同的解读,说他是个热心肠可以,说他需要媒体曝光度,当然也可以。第二次应该是2012年,我忘记是谁张罗的饭局了,司马南到得晚,当时我还跟他自拍了一张合影,发了微博,说“所谓南帝北丐”。后来我的微博被销号,照片也找不着了。然后就是前几天碰到的这次了。

  可见,我跟司马南不熟,没什么交情。但是,我跟他之间也没有过任何私人层面的不愉快或者过节(跟方舟子还算得上有那么一点),这一点是要特别强调的。所以,我写这篇东西,仅仅是因为有些大是大非的问题需要说清楚,给各位左翼网友做个参考。

  三

  我当面问司马南的问题是:你跟方舟子到底什么关系?跟转基因利益集团到底什么关系?另外,我也说了我的判断:你司马南跟方舟子的关系绝对不是朋友那么简单。

  要闹明白我对司马南的看法,方舟子是个关键,各位需要先了解我对方舟子的看法,不妨点击读一下《24k的邪恶——谈谈方舟子》。

  

  我跟司马南的当面交流并没有很充分,司马南回应了几句,我就知道,这个沟通是无法深入的,也就放弃了追问的打算。对我的提问,他回应说,什么是转基因利益集团?转基因利益集团在哪里?质疑我跟转基因利益集团的关系,你需要拿出证据。(大意如此)对于他和方舟子的是什么关系,他没有回应。

  这样的回答是抬杠,是诡辩,言下之意是,得有个大楼,门前挂着一个“转基因利益集团”的牌子,才能说转基因利益集团是存在的。利益集团本来就是个既现实又抽象的概念,它是现实存在的,但边界又无法清晰地标识出来。司马南自己也是在这个意义上使用“利益集团”这个概念的,比如他在微博上多次批评“潘仁美”代表的“地产豪强利益集团”、批评过“操弄美元的集团”、批评过“美国军工利益集团”。为什么一说到“转基因利益集团”,司马南就蒙圈了呢?就不知所指了呢?

  

  

  

  小天天当时也在场,在旁边嘟囔说,他也跟司马南谈过这些问题,司马南总是诡辩。

  小天天问司马南,方舟子将来是不是不准备再回国来了。提这个问题的背景是,有不少人起诉方舟子伙同彭剑以所谓“安保资金”的名义诈骗钱财,第一起诉讼已经开庭了,后面还有其他诉讼等待开庭。一旦方舟子诈骗罪名成立,回来八成是要被抓进局子的。奇怪的是,司马南竟然做浑然不知状,问怎么了。这就太扯了,那么铁的朋友,出了那么大的丑闻,都被人告上法庭了,司马南会不知道吗?反正我是不信的,我觉得他是装不知道。

  看过《谈谈方舟子》就知道,我对方舟子看得还是很透的,不惮以最坏的恶意估计他的邪恶。但随着王志安对“安保资金”的调查逐步披露,我发现以前我还是太过高看方舟子了,没想到他会以那种方式骗钱,太他妈low了。

  但是,司马南说,这是王志安对方舟子的“抹黑”。大家注意,这话是在2016年6月7日说的。在过去的大半年里,方舟子在“安保资金”问题上被王志安打得屁滚尿流,从前期的狡辩到后来的屁都不敢放一个,只好每日晒点饭菜和多肉植物顺带扯点别的闲篇儿死撑着,而司马南还在说这是王志安的“抹黑”。这得什么样的心理素质?【不了解这段掌故的,到王志安微博上去翻。】

  有在座的人说,方舟子挺转有问题,但打假还是有功的。我说,方舟子就是最大的骗子,不要说什么科学与道义了,连直接骗钱这种事都干得出来。唐骏李开复虽然扯过谎,但被揭露出来,都能够承认和道歉,如果以方舟子这种死不要脸的货为基准,知错能认(能不能改不知道)的唐骏李开复简直可以算圣人了。

  对此,司马南说,方舟子是不是骗子,得法院来认定。

  的确,判定有罪与否是法院才有的权限;但公道自在人心,方舟子是不是骗子,谁都可以有自己的判断。通过王志安的调查采访,我觉得方舟子以“安保资金”的名义诈骗钱财的事实是成立的,他就是个低级的骗子。做出这样的判断是不必麻烦法院的,就像方舟子认定韩寒是骗子,也不需要麻烦法院做个判决一样。

  另外,方舟子是不是骗子还得要法院来认定这个说法,是非常搞笑的,因为方舟子根本不把法院放在眼里,他会去打官司(他还威胁要起诉王志安,但至今没敢有真动作),但法院只能判他赢,判他输的法官就是“枉法法官”,要上他的黑名单的。如果法院判他诈骗事实成立,他还不知道要怎么诅咒法官呢。方舟子比死磕律师都牛逼,比法院还大。所以呢,方舟子是不是骗子,还是别麻烦法院了,交给我们的判断力吧;法院管方舟子是否需要蹲监狱、蹲多长时间就好了。

  

  这就是司马南对方舟子的态度,无原则地维护,无底线地偏袒。不光在回答我的问题的时候如此,而且是一贯如此。

  四

  有人可能会说,他们俩是好朋友嘛,替朋友说话不奇怪。

  那我要问了,司马南跟崔永元难道不是朋友吗?大家都是朋友,怎么会为了方舟子这个朋友而跟崔永元那个朋友翻脸呢?不但翻脸,司马南还锲而不舍地以轻佻和刻毒的方式谈论小崔,动不动就拿小崔的抑郁症说事儿,企图通过给小崔打上“病人”的标签而取消他的说话资格。这是极没有底线的。

  

  有人可能会说,那是因为崔永元“谣言反转”,司马南是有科学精神的,爱朋友但更爱真理,所以才跟小崔决裂。

  那么我要问了,方舟子“谣言挺转”,司马南怎么不反对?不但不反对,还跟着方舟子散布挺转的谣言。他们到底使用了哪些谣言,我不想去梳理和罗列了,他们的谣言里最低级可笑的是动不动就说“主流科学界”如何如何。把科学界分为主流和非主流,拿主流和非主流作为标准评断科学问题,是大笑话,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他们一点儿都不具备科学精神。

  正如我三年前在微博里说的,一个人可以“为朋友隐”,哪怕是包庇犯了罪的朋友,这虽然犯法,但伦理上是说得过去的。可是我无法想象一个有正常心智的独立的人,会无原则、无条件地挺他的某个朋友的一切。我能够理解的是,方舟子有错,你司马南不公开指出,不让朋友当众折面子,选择私下沟通。但你司马南怎么可以公然“以私废公,助纣为虐”呢?

  可见,问题不在“朋友”,不在“谣言”,不在“科学”,而在于“转基因”,在于对转基因是反还是挺的态度差别。司马南和方舟子的关系,用“朋友”是无法解释的。唯一能解释得通的,是他们是一个team,也就是个团队,在协同地开展一项工作,完成一项任务。

  五

  什么工作?其实近年来司马南和方舟子的交集也不是很多,他们早不打气功大师了,也不步调一致地跟环保组织死磕了,他们一块儿干的,只有鼓吹和推广转基因。

  司马南无条件地支持和袒护方舟子,只体现在转基因问题上,方舟子疯狂地反中医,司马南就不怎么掺和。我觉得,这是个巧妙的安排。

  关于转基因,司马南一直说,他不是科学家,不懂转基因,但他知道谁懂,知道这个事情该听科学家的而不是听主持人的。但是,他谈起转基因来却一点儿没有因不懂而慎重的样子,他写过文章也做过视频节目,总是一副言之凿凿的架势。这里就不具体进入对他的观点的辨析了,只提供一篇驳斥他的文章的网址,给大家做个参考:http://m.blog.sina.com.cn/s/blog_e285f19c0101ggkt.html?ref=weibocard#page=1。

  

  要彻底驳斥方舟子司马南对转基因的鼓吹,得跳出他们的逻辑,这样才能看出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我写过一篇题为《科学、技术和产品》的小文章,一千多字就把问题说清楚了,转基因是一项技术,通过转基因技术生产出来的转基因食品,无论玉米、水稻还是鲤鱼,都是产品。方舟子司马南鼓吹推广的,是产品,他们的实际身份是salesman,即推销员。各位在外面逛街,恐怕都遇到过商家拿着样品请人品尝的情况,我的印象中,卖点心的和卖茶叶的最喜欢这么干,你尝尝,要是觉得好,就买点,不买也无所谓。请问,方舟子带着一群人品尝猪饲料(转基因玉米)的行为,难道不是跟这种促销行为一模一样的吗?区别也是有的,正常的推销员态度好极了,但方舟子司马南这种推销员就太操蛋了,你不喜欢他们的产品,你就罪大恶极。雇他们当代言人和推销员的,真是瞎了眼了,消费者拒绝一个产品的理由可以有千千万,推销员长得难看讨人嫌就构成一个充分的理由。

  记住,他们在转基因问题上的所作所为,跟科普没有一毛钱关系,跟科学没有一毛钱关系,跟科学精神没有一毛钱关系。

  

  如果承认他们是干推销的,那么,说他们的所作所为跟转基因利益集团无关,是说不过去的。要我拿证据,抱歉我拿不出来,我做的只是逻辑上的分析。在《谈谈方舟子》中我说了,方舟子的问题恐怕得需要国家安全部门才有能力搞清楚。王志安能调查到的,我以为也只是比较小的那部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在挺转的方粉中,是有大量的丧家的走狗的,即拿不到好处却拼命帮忙鼓吹的,方舟子和司马南也是转基因利益集团的丧家的走狗,通过对热点议题的深入介入,炒作自己,然后再通过别的途径挣钱,比如方舟子利益“安保资金”骗的就主要是那些“有科学精神”的蠢货。但这样一来,司马南辅佐方舟子就成了帮助方舟子骗钱了,而王志安的调查表明,司马南没有分享方舟子骗的钱。司马南是个聪明人,他应该不会干这种事。所以,这个可能性成立的可能性不大,可以忽略不计。

  六

  接下来谈谈司马南的政治立场、他对毛主席的热爱等问题。

  司马南真的是左派吗?在他的政治观点里面,有大量不难辨识的矛盾之处,这让他的政治观点不那么有说服力,加上他忽然之间变成一个左派而且迅速成为中国左派的代言人的这一事实,都不得不让人怀疑,他的政治立场是不是为其他目的服务的。

  司马南的确是忽然间变成左派的。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南方周末》发表评论说,中国政府积极救灾,是兑现了对普世价值的承诺云云。对此,司马南写了一篇文章予以驳斥。因为司马南头些年在跟气功大师的斗争上积累的名气、汶川大地震这一重大事件、普世价值议题在当时的争议性等因素混杂在一起,司马南对普世价值议题的介入一下子火了,他成了左派干将了。

  如前文所说,我至迟在2003年就关注到司马南了,在随后的5年里,我没有注意到司马南以任何方式表达过左翼观点。我也问过其他人,也表示在那之前没听过司马南有过左翼倾向的言论。我也做了一点功课,查到司马南在较早的时候参与过中日问题的争论,还有计划去日本找极右翼辩论(未成行),也在网上看到了司马南2005年在云南大学的演讲,里面谈到了国家利益等等。这些观点跟当下的中国左翼的立场有交集,但也有很大区别,因为有不少反日的、爱国的人士并不支持毛泽东思想,反而是右派。从这样的立场到旗帜鲜明的左派,仍然是一个巨大的跨越。

  关于这个转变的原因,司马南自己的解释是,他在那段时间学会打字了,以前不会打字,所以很少写东西,学会打字了,就开始写文章发博客了。这个解释,信不信由你。

  

  我对司马南的政治观点的兴趣,并不是从他对普世价值的批判开始的,而是从他对南方系对杨佳案的报道的反击开始的,(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2357747)那是汶川大地震之后几个月的事。乌有之乡网站转载了他写的评论,看过之后,我给乌有之乡的负责人发过一条短信,大意是说,你们最好离司马南远点,否则乌有之乡会死在他手里,你们跟他的这种立场掺和在一起,会被左派抛弃的。那时候乌有之乡还办得红红火火,影响力不小,后来的确死了,遭遇的是另一种死法。

  南方系对杨佳案的报道的确是有问题的,正如司马南在其批判中所述,通过把杨佳塑造成一个本质上老实本分、循规蹈矩的人,来控诉“体制”,以此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这一手法至今仍在继续被使用,前些日子浦东机场发生了一起有人引爆爆竹并自残的事件,有的媒体使用的标题是,“‘老实本分’的农村娃,何以提着炸弹走进浦东机场?”这是典型的公知范儿。

  而司马南对南方系的杨佳案报道所做的回应,跟公知范儿的对立倒是彻底,但没有展现出哪怕一丁点儿的左派思想的色彩。南方系企图把悲剧的原因都归结到社会性因素上去,但司马南拒绝了任何对社会性因素的考量和反思。在司马南的文章里表现出来的,只是彻底的维稳思维。这就是五毛腔儿。司马南在杨佳案评述中开创的这种五毛范式至今也在网上被大量地运用,遇有恶性案件的发生,一堆大小五毛便一拥而上,把施暴者等同于恐怖分子,欲杀之而后快,完全不问这样的恶性事件为什么会发生,以及如何改造和铲除滋生此类事件的土壤。

  司马南不是热爱毛主席吗?一个谈起毛主席会激动落泪、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左翼战士会这么看问题吗?

  我们只需简单地问一个问题,如果毛主席在世,会对杨佳案做何反应?这不是关公战秦琼式的无聊假设,因为有毛主席处理类似问题的历史可以作为参照。1941年6月,陕甘宁边区召集各县县长开会,突降暴雨,一位县长被雷击而死,一位农民的驴也遭在雷击中死了。这位农民逢人便骂,老天爷不开眼,响雷把县长劈死了,为什么不劈死毛泽东?保卫部门知道了,用“维稳思维”把人抓了,打算以反革命的罪名予以处置。毛主席知道后,阻止了保卫部门的行动,说群众发牢骚,说明我们的工作有毛病。后来又发生了陕北农民骂毛主席的事情,毛主席以同样的方法处理,并做了认真的了解,原来农民有怨言,是因为生活困难,公粮负担太重。毛主席于是拿出了他的解决办法,精兵简政加大生产运动。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陕北百姓不再咒骂毛主席了,他们发自内心地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这件往事与杨佳案不同之处在于,骂人的人没有真正伤害到谁,是可以不追究的,但杨佳酿成了血案,是必须承担刑事责任的,其他地方都是类似的。毛主席会怎么处理杨佳案?杨佳肯定要被处以死刑的,但这就完了吗?不会的,他会主张调查研究,深刻反思这样的事为什么会发生,然后采取针对性的措施,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出现。

  

  仅仅把杨佳当成一个残暴的没有人性的杀人犯看待,处死他,再对着他的尸体吐一万口唾沫,以为就万事大吉了,这是愚蠢的。不改变产生杨佳的土壤,就会生长出更多的杨佳。事实正是如此,在杨佳案之后,又出了郑民生、陈水总、马永平、胡庆刚等等。不用怀疑,将来还会有更多类似的事情出现的。仅仅严惩杀人犯有什么用呢?就能让那些无辜受害的妇女老人儿童活过来吗?

  一提反思,五毛们就炸窝了。公知所言的反思是别有用心的,反对公知式的“反思”,不代表不要反思。辩证地看问题,认真地反思,综合地治理,是把真正的左派和五毛、公知区分开来的标志。

  跟杨佳案最近似的是去年发生在湖北十堰的胡庆刚刺伤法官案件,我在《法律党为何念念不忘要把共产党搞垮:一个法盲眼中的法治》中提到了这个案件,大家可以去看看我怎么说,看看什么是毛派的分析方法。

  从司马南刚冒头的时候,我就发现他不是什么左派,更不是毛派。所以,我当时就跟乌有之乡说过,别跟他搅合在一起。但没人听我的。

  七

  能说明司马南不是毛派的,还有他对科学的态度。这就又要回到转基因问题上来了。

  科学,是普世价值。我在《普世主义:强权的说辞》一文中引用了沃勒斯坦对普世主义演进阶段的划分,普世主义的最新形态,也就是当前占统治地位的普世主义形态,便是Scientific Universalism,即科学普世主义。科学是今天最大的普世价值,是其他一切普世价值的基石,如果不是借科学的威名,西方的话语体系是不会产生威力的。

  毛主席是怎么看待科学的?毛主席尊重客观规律,重视科学的发展,对一切最新的科学成果都保持饱满的兴趣。据戚本禹的回忆,毛主席的科学知识虽然不能跟科学家比,但远远超出一般人。据毛远新说,一个部门搞了个技术展,托他给毛主席传话,想请毛主席过去看,主席问到底是关于科学进展的展会还是新技术的展会。毛远新当时搞不懂这有啥区别,主席就给他讲什么是科学,什么是技术,说如果是科学有了新发现,他一定去看,如果只是一些新的技术应用,他就不去了。

  

  但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更重视的是科学的政治属性,科学不能变成压迫人的工具,他提醒我们,不能允许一部分人利用科学来欺压人民大众。毛主席的主张是,人民群众要成为科学的主人,科学的进步要为人民大众的福祉服务

  而司马南呢?他和方舟子歇斯底里地鼓吹转基因,就是在借科学的名义(仅仅是“科学的名义”,前面说了,他们对转基因的鼓吹,是推销行为,跟科学没有关系)压人,他把科学变成了霸权,大众对转基因的反感在他那里变成了反科学的愚昧。他主张让“主流科学家”代替大众做主,决定大众该吃什么。他感到遗憾的是,农业部独断专行得还不够,没有早点把转基因作物合法化,错过了最佳时机。

  在对科学的态度上,司马南的态度有一点点毛泽东思想的气味吗?他有一点点对民主的认同和尊重吗?

  我在近期的《近三十年来目睹中国思想文化之“怪”现状》的演讲中,将一系列思潮归纳为“普世教”,但在演讲时竟然忘了提科学邪教。后来我简单地补充道:“科学是科学,科学主义和极端的科学主义即科学邪教是另一回事,跟科学无关,而是假科学的名义搞别的邪门歪道,比如推销转基因食品。方舟子司马南都是科学邪教的传教士。

  作为普世价值的科学,是司马南赖以起家的本钱。司马南最早出名,靠是反“伪科学”;今天他还在挥舞科学的大棒,卖力地为转基因吆喝。然而,他一炮而红成为左派乃至左派的领军人物,靠的竟然是对普世价值的炮轰!这是何等奇妙的喜剧!

  八

  我对司马南的认识,经历了一个过程。虽然我一开始就发觉他的理念不是真正左派的,但我也反对那些主要来自右派的对他的污名化,即司马南是个投机分子,投的是重庆的机。顺着这个思路,右派说重庆给他安排了什么样的职位。这显然是扯淡的。如果是单纯的政治投机,那么投机当右派,跟薛蛮子们去混,显然比投机当左派得利更大。重庆事变后,司马南也没有改变态度,没有像杨帆那样让人不齿。这些足以使政治投机说破产。

  司马南不是毛派,除了上述两点,还有很多表现,即时时处处紧跟上面的说法。这不是毛派的立场。有一度,我善意地想,司马南是不是一个“党章意义上的左派”。所谓“党章意义上的左派”,就是党章上写着的(马列毛邓三科)都拥护,至少不表示公开的反对。意识形态系统的人,很多就是这样的。但这个理解有一个明显的漏洞,那些“党章意义上的左派”是在干个工作吃碗饭,很少采取积极主动的姿态,而司马南是很主动的,看起来是受理念驱动的,党章显然起不到这样的驱动作用。

  直到我把转基因问题纳入到考虑的范围内,我才觉得可以完整清楚地解释司马南了。这是三年前的事儿了,也就是说,我对司马南的认识的形成,花了四五年的时间。

  我品人论事,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当我敢于做出判断的时候,一般八九不离十。

  九

  我讲了以上这些话,那些因为司马南热爱毛主席而觉得他是同道的人,也就是那些一直劝我不要写这篇东西的和事佬们,会怎么想?会接受不了吗?

  很多人之所以认为司马南是真正热爱毛主席的,是因为他谈起毛主席的时候慷慨激昂,还动辄热泪盈眶。我是能够理解这种情感上的共鸣的,但我想说的是,司马南的眼泪不要轻信。

  见过司马南的人都会感觉到,这个人跟一般人不一样,他平时跟人聊天也像是在演说,以“司马南”来指代自己,而不是说“我”,这让他显得跟其他人不在一个频率上。这样的人,在生活中我还见过一个。我相信世界上有这么一类人,天生是为表演而生的,无时无刻不在表演之中,他们说话的语调和表情,放在镜头上看,是自然的(我们正常人在上了镜头,看起来是木讷的),在生活中看来,则有点跳脱。我觉得,这是一种可以称之为“表演型人格”的人格。

  

  普通人落泪,是动了感情的表征;而戏子的眼泪是不值钱的,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道具。这是区别,这是必须要明白的生活常识。

  谈起毛主席,尤其是在主持节目的场合,司马南会落泪,大家注意,这并不能说明司马南就真正热爱毛主席,因为他天然跟大部分人不一样。评价他是不是热爱毛主席,要看他的思想中有没有毛泽东思想的气味。

  上文我已经分析了,没有。

  十

  

  关于司马南,我还有一个不解的地方。那就是,在他忽然成为左派之后,他还忽然就成为中国左派的代表人物了,一有什么事,外媒纷纷去采访他。这里面当然有司马南在当“左派”之前积累的名气的因素,有他乐于跟媒体打交道保持自己的知名度的因素,但这是全部吗?是否有一个刻意把司马南打造成中国左派的代表人物的计划?我是有此怀疑的。

  把司马南打造成“左派”的代表人物,有什么好处吗?我觉得,是有的,门道还在转基因问题上。

  国内的左翼,作为一个松散的群体,内部是形形色色的,在理论上有不同的主张,对待具体问题上的态度就更是差异巨大了。能够把左翼这个群体统合起来的,或者说在国内左翼中真正有共识的问题,是为数不多的,这其中,对毛主席的认同是一个,反转是一个。反转原本与左右之争的关系并不紧密,但这个态度是现实形成的,其形成的具体原因这里不做具体分析,但无论如何我们承认这个事实。

  把决绝的挺转派司马南打造成“左派”,意义就在于在左派中打入一个楔子,让很多左派,尤其是对左派大佬、对司马南老师心存敬意的民间左派投鼠忌器,看在司马南的面子上,在反转问题上不能那么坚决了。

  “司马南只在挺转的问题有点让人不理解,但他反对伪气功,宣传毛泽东思想都是有正面作用的。”这样的话大家听着耳熟不,是不是有很多人说过?

  外媒喜欢司马南,我想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把中国左翼的形象跟他个人挂起钩来,让左翼看起来像一个马戏班子,而不是一个因理念而聚合起来的人群。

  十一

  归纳起来,我说要表达的核心想法有这么几点:

  第一、司马南只有左派的姿态,没有左派的实质,更加不是什么毛派,这要从他的思维方式和分析方法中判断,而不能根据他的慷慨激昂和动辄落泪的姿态来做判断;

  第二、司马南当左派姿态的实际效果是在反转的左派群体中打入一个楔子,他对毛主席的“热爱”服务于其挺转的目的;

  第三、司马南跟方舟子的关系绝不是朋友那么简单,他们是一个团队,相互配合地为转基因利益集团服务;

  第四、司马南的“加入”,事实上没有提高而是损害了中国左翼的形象,使得左派看起来马戏团化、五毛化了。

  十二

  对以上分析与结论,司马南大概又要说,请拿出证据来。抱歉,我进行的是逻辑上的分析,没有小天天研究的那个意义上的证据。有很多问题是只能靠抽象分析才能解决的,马克思最大的贡献之一是发现了剩余价值的秘密,请问,你能找到一个摸得着看得见的叫剩余价值的东西吗?你能分得清资本家的哪几张钱是剩余价值哪些不是吗?这时候,说“拿出证据来”就是无聊的诡辩。

  我写这个东西,是纯粹的义务劳动,是人民的知识分子的写作,是得罪人的。我不是要说服谁,也不是要得出什么希望大家一定要接受的结论。我只是要给广大对此感兴趣的左翼网友们提供一个参考,请大家尽可能地转发,给更多的人提供一个参考。参考之后,大家各自得出什么样的结论,是大家自己的事。觉得我说的没道理,无妨;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但仍然认为司马南宣传毛泽东思想是有贡献的,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作为同道的,也无妨。

  重要的是,脑袋瓜要清楚,不要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就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去伪存真 2017-3-28 09:52
以前有些奇怪,美国之音找中国毛派代表与海外民运“对话”时,为何偏找并没有多少毛派战斗经历和代表性、在对话中又常常显得似乎“理不直、气不壮”的司马南?看了这篇虽然无法总体评判是非对错的文章,至少开启了一条思路,某些来历不明突然走红的左派名人,是否确有幕后势力在刻意推动起来的?对此类怀疑要得出准确结论其实并不难,就看被邀“毛派代表”在对话中,是否构成邀请者的反动意图及实际结果造成有效杀伤力。如果没有,这就说明这类人选是精心安排的。无伤大雅不痛不痒地跟右派吵上几句,而“毛派代表”的身份与名声却进一步加固了;而且今后随时可按特定政治需要,通过此人的特定言行表现,来有效地杀伤乃至破坏整个毛派阵营的名声。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0-20 13:08 , Processed in 0.01748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