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关于恽仁详同志致国防大学的信

2017-4-21 10:3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900| 评论: 20|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刚刚收到红旗网同志转来的材料,反映恽仁详同志给国防大学“领导”写信,“揭发”林伯野同志成立反党组织、策划颜色革命的问题。因事发突然,来不及请示编辑部,现在简单说一下我个人的看法。

刚刚收到红旗网同志转来的材料,反映恽仁详同志给国防大学“党委”写信,“揭发”林伯野同志成立反党组织、策划颜色革命的问题。(见刚刚编辑发表的恽仁详致国防大学的信)


因事发突然,来不及请示编辑部,现在简单说一下我个人的看法。我认为,恽仁详同志的这一做法是不妥当的,也可以说是错误的。我对恽仁详同志与林伯野同志的整个分歧过程,没有详细地了解。我粗略知道的是,两位同志对于当前中国的社会性质、主要矛盾以及解决矛盾的方法都有着严重的分歧。无论这些分歧怎样,都是马列毛派内部分歧,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即使其中有资产阶级或者小资产阶级右派的影响,也只能用说理斗争的方式来解决。我也曾经给恽老写信,希望用人民内部矛盾的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


令人遗憾的是,恽老还是给国防大学写了这样一封信,并且已经公开,这样做的结果,不会有利于马列毛事业,而只能有利于走资派(实际上即资产阶级)。作为马列毛派,无论内部有什么分歧,决不能去找走资派来做仲裁,更不能幻想走资派的某些派别会出来“主持正义”、真正去与“颜色革命”做斗争。事实上,走资派正是党变色、国变质的罪魁祸首。


恽老的这封信,国防大学有可能不予理睬,如果是这样,对于恽老的个人信誉未免是一种损失。恽老的信,也可能被走资派利用,进而用来打击迫害林伯野同志。即使恽老认为林伯野同志的观点极其错误、危害极大,这也要由马列毛派群众自己来认识、鉴别并与之展开斗争,轮不到走资派的某个机关来插手。走资派一旦插手,不仅会危害到林伯野等同志,还可能殃及与此事无直接关系的一些左派群众。如果出现了这样的局面,恽老又如何向左派群众解释呢?


另一方面,我也希望林伯野等同志,尽最大努力,保持克制,不要用错误的方法来对付恽仁详同志的错误,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争取达到更巩固的团结。





5

鲜花
1

握手
1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向阳花 2017-4-26 01:17
观点不同可以辩论挥老保用无中生有,偏造谎言,捏造事实.恶意甲伤这样极其卑鄙下流灼下三烂手段,向其特色主子告蜜要功.欲置林老和毛共同志于死地,何其毒也!对此种特左.必须发扬鲁迅先生那种痛打落水狗的精神,将其打落水中!
引用 林林 2017-4-23 00:02
(接上)
        恽仁祥的《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的出笼,非常有力的证明以下几点:
        1、真正的毛派的根本划线,不是像恽仁祥这样的抽象表示拥护社会主义、毛主席、文革、文革四杰等方面,而是具体的对资本主义复辟以后的统治阶级是持保皇还是革命的态度。这个区别,是资产阶级立场和无产阶级立场的区别。这一点是区别真假毛派的试金石。
       2、恽仁祥现象完全证明了无产阶级革命派对资产阶级保皇派的反击和批判,并不是什么打横炮、打内战,而是类似于孙中山与康有为长达7年之久的革命与保皇的大是大非的原则性大论战。完全证明了批判特色和特色左派的一致性和必要性。
       3、恽仁祥现象无情的摧毁了那个否定文革造反派的大侠对无产阶级革命派是“红旗特务郑克昌”的攻击和污蔑,真正的“红旗特务郑克昌”恰恰是资产阶级保皇派恽仁祥这样的人。

附:恽仁祥《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 ...
引用 林林 2017-4-23 00:01
(接上)
恽仁祥的《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完全暴露了他甘当走狗,谄媚特色,欲将林伯野同志置之死地而后快,可谓阴险狠毒至极。《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非常清楚明确地表达了恽仁祥资产阶级保皇派的立场。请看:“北京海淀区公安局两位同志到我家找我,问我们开什么会?我说了一句笑话:你们的消息真灵,北京每天会有不少各种会议,你们都要管,还管得过来吗?他们说:想了解一下开什么会?我说:我们是多管闲事,你们应比我清楚,现在一些极右派,以及一些极左派,都企图搞“颜色革命”推翻共产党,我们不能袖手旁观,让这股反动势力得逞,因此,这个会必须开,决不能让他们把北京搞乱。他们听后说:老同志啊!我们都想到一块去了。双方热烈握手而别。总计没超过5分钟,他们连门都沒有进,双方站在我大门口,而达成共识。” ...
引用 林林 2017-4-22 23:59
今早看到清源的文章
恽仁祥《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的出笼证明了什么?
        清源 2017.4.22.
        据我所知道的情况,恽仁祥与林佰野的矛盾,开始起始于林佰野对那些对特色党抱有幻想而一直不断的上书的人写了一首批评诗(这些人当然也包括恽仁祥,但林佰野并没有点名恽)。恽仁祥看到林佰野的这首诗以后,认为是林针对他的。于是就出现他向林的所在单位国防大学对林的第一次举报,举报的内容与这次的举报内容大致是相似的。恽的第一次举报并没有出现恽所希望看到的结果,于是他就向林的住处所在地的公安派出所再一次对林进行举报,其结果同样没有看到恽所希望看到的结果。这次他的《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算是对林的第三次举报了。
引用 yiou 2017-4-22 19:04
既然  注:请勿公开发表。 未经本人同意是谁为什么非得公开,说明什么问题???
引用 元疆 2017-4-22 17:13
完全赞同远航一号在此事上的态度
引用 redchina 2017-4-22 12:10
yiou: 我想查看搜狗百度狗狗有没有“致国防大学的信 ”,没有查到。因此敬请远航一号及其他同志先别急着下定义,以免伤害自己同志。 ...
我们也还在求证。不过,从行文看,确实像是恽老所写;但是文后也确实有请勿公开发表的字样,所以不知道是否是在征求意见期间流传出来
引用 yiou 2017-4-22 11:18
我想查看搜狗百度狗狗有没有“致国防大学的信 ”,没有查到。因此敬请远航一号及其他同志先别急着下定义,以免伤害自己同志。
引用 kallangur 2017-4-22 08:28
应该承认恽老在揭露邓小平和其他一些战略问题上旗帜鲜明,无私无畏。但是在对左派内部一些激烈的言论,恽老站在特色一边是错误的,但也不能看成是最危险的敌人。我们左派的主要工作还是揭露特色的反毛反马列、走资本主义和亲美路线,壮大左派力量,唤醒人民的觉醒。对于死不改悔、死心塌地的走资派,不能报有幻想,他们不代表共产党,他们是共产党的叛徒和真正敌人。当局执行的路线仍然是邓小平路线,而且走得更远。劝恽老认真三思。
引用 红色小兵 2017-4-22 07:01
恽仁祥是无产阶级最危险的敌人。
引用 远望东方 2017-4-22 01:00
关键是事实!如果恽的信中所列举的事不属实,那是恽造谣污蔑,如果属实或基本属实,那么,恽仁祥错在哪里?你们认可林伯野的言论吗?仅仅是因为不应该向国防大学党委揭发吗?那么,拥护毛主席的群众是不是也不应该向山东大学党委掲发邓超相的反毛辱毛言论?两个党委都是中共的一级组织!要骂恽仁祥,请先为林伯野澄清事实!
引用 红色小兵 2017-4-22 00:12
貌似中庸,实则保皇。
引用 红色小兵 2017-4-22 00:10
什么狗屁恽老,就是资产阶级保皇派。
引用 茅矛 2017-4-21 23:28
基本上同意远航一号同志的意见。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4-21 23:11
大浪淘沙: 远航一号,这是和稀泥
和为贵
引用 大浪淘沙 2017-4-21 22:36
远航一号,这是和稀泥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7-4-21 22:14
“同志”,同的什么“志”?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7-4-21 21:13
恽认祥怎么这么糊涂!
引用 redchina 2017-4-21 14:06
刚刚注意到:在红旗网转来的恽仁详同志来信中,结尾处有“请勿公开发表”的字样,但红旗网又称该信为“公开信”。请了解实际情况的同志帮助澄清一下。如恽仁详同志此信并未实际送达国防大学,且按照其本意,并不想公开,或许仅是在征求意见过程中流传出来。如果是后面这样一种情况,那么错误性质则较轻,批评可以从宽,当务之急是挽回不好的影响。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4-21 11:06
远航一号同志:

   红色中国网为了构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左派舆论阵地包容不同观点是非常可贵的,那些打着毛旗的左派网站做不到的事情红色中国网做到了。但是对于像恽仁祥这样背后搞秘密报告向主子邀功的无耻之徒不能以同志相称,这样做会误导群众。我早已说过,恽仁祥是无产阶级最危险的敌人。




萬里雪飄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

查看全部评论(20)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6-25 01:19 , Processed in 0.02663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