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恽仁祥的政治谎言 —— 评析恽仁祥《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

2017-4-24 22:4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482| 评论: 0|原作者: 田忠国|来自: 砥柱中流

摘要: 其实,我们在恽仁祥先生《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中听到的,同在王占阳文章中听到的一样,资产阶级灭亡前的哀嚎。除此之外,我们再也听不到别的什么了。
恽仁祥的政治谎言---评析恽仁祥《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
2017.4.24 田忠国  来源:砥柱中流


恽仁祥先生在《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中说:“在十八大前,党校教授反党、马列主义教授反马列……,是平常事。这些人就是靠反党、反马列主义和反毛泽东思想而获得“教授”的衔头。直到近两年,中央才对一些这类“教授”给予一定惩处。但像林伯野这类披着“红色”外衣、以极左的面貌,明目张胆搞“颜色革命”、推翻共产党和共和国,还实属少见。”恽仁祥先生所说是不是事实呢?

我们说,这完全是无耻的政治谎言。因为,从华国锋发动反革命政变,到邓小平重新上台,篡夺了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颠覆了无产阶级政权和社会主义根本制度,用资产阶级理论替换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修正主义集团及其理论家,一刻也没有停止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不同的历史时期,修正主义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形式不同而已。

或许恽仁祥先生说,修正主义不反中共,不反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不反社会主义。但是我们说,如果修正主义不反中共,不反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不反社会主义它就不是修正主义了,请问恽仁祥先生,这是不是事实?这是一。其二,共产党存在的唯一目的是推翻资产阶级及一切剥削压迫,由无产阶级掌握政权,消灭私有制。但修正主义集团颠覆了无产阶级政权,颠覆了社会主义,恢复了私有制,请问恽仁祥先生,这是不是事实?


如果恽仁祥先生承认以上铁的事实是事实的话,那么,很显然,反对修正主义并不是反共产党,而是反假共产党真国民党,是反蒋介石反动派的继续。我们敢说,面对铁的事实,恽仁祥先生是绝对不敢承认的。因为,他一承认这一铁的事实,就证明了他保的党假共产党真国民党,是蒋介石反动派。他要推翻的恰恰是林佰野老要捍卫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党。

恽仁祥先生在《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中还说:“2015年2月‘全国毛派联合’在河南洛阳宣告成立(注:称‘洛阳会议)。不久,该组织发生内讧,揭露了不少内幕。据说召集并主持洛阳会议的项观奇(己入德国藉)宣布退出“全国毛派联合”。从“全国毛派联合”成立会议的公报,我们己判明这是个旨在推翻共产党的反动组织。”这又是政治谎言了。因为:

1)、我是洛阳会议的参加者。但是被骗过去的。因为我当时在洛阳,有郑州的朋友说到宾馆一见。直到我欲离开宾馆时,郑州的朋友才说在那里开洛阳会议。项观奇是主持和组织者。当时我就明确表示,项观奇是打着毛派旗号的资产阶级政客,他组织的会议我不参加。但迫于朋友强留,我明确表示,只当听众,不参与会议。但是,如果项观奇贩卖《半社会主义》,我会毫不客气的反驳。但不论会前也好,会后也罢,不要说见到林佰野老,连姓名也没有人提起过。在会议期间,芒山晓月等人就项观奇的资产阶级观点同项观奇发生了争论。


2)、所谓“全国毛派联合”会议公报,事实上是项观奇对太行玉笛一篇文章的修改。文章内容,据我所知,只有太行玉笛和项观奇知道。因为,项观奇在会议结束前说,他认为太行玉笛的观点很好,修改一下可以作为会议公报发出。


3)、会议结束前,有人强要我发言。我说,开会者观点的分岐,实质上是阶级斗争在这几个中体现。因为,每一个人的观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代表了本阶级的观点。因此,革命与反革命之间的斗争,会发生在各种场合。


4)、到郑州,我同项观奇住同一个房间,就中国将来是搞社会主义还是搞资本主义发生了剧烈争论,并就其否定无产阶级专政问题展开剧烈争论。项声称,中国搞什么社会主义。德国的民主社会主义有多好。我反驳说,毛主席早就说了,在中国搞资本主义搞不成。蒋介石没搞成,邓小平没搞成,你项观奇同样也搞不成。因为,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是不会允许后发国家发展起来的。正因为如此,毛主席才说,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现在还得修改一下,只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试问恽仁祥先生,只代表项观奇和太行玉笛(或许还有其他人知道,但不知道知道者是否赞同项观奇的观点)观点的文章能叫会议公报吗?那么,试问恽仁祥先生,两个人观点一致的组织又从何而来?


恽仁祥先生在文章中恬不知耻的说:“当前革命派必须顾全大局。……当前存在两股势力都想推翻共产党,一股是对共产党怀刻骨仇恨的极右派,他们公开叫嚣要‘挖共产党祖坟’,推翻共产党,一股是以极‘左’面貌推翻共产党。这两股势力从不同方向推翻共产党;……极有可能造成人们意想不到的社会动荡,给人民造成严重后果。因此,革命派必须高度重视团结的重大意义,以应对任何突发事件”。


事实上,修正主义早就把无产阶级的党,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党推翻了,而且,修正主义同极右派完全一样,对共产党怀有刻骨仇恨。二者不同之处在于,修正主义的稳健派和急进派之别,没有不同之处。因为,邓小平早就对戈尔巴乔夫说了,“现在我们和您正行驶在一条乡间土路,也就是计划经济。它是坑坑洼洼的,但已经被车轧平了。而右边有一条高速公路,也就是市场经济。我们需要从现在这条路转向那条路。为了能够转过去,必须牢牢掌握方向盘,而您建议去掉方向控制!那么,您怎么将汽车从这条路转向另一条路呢?”

无产阶级革命左派又是坚持了什么呢?


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以1973年党章、1975年宪法基本纲领、基本原理为标准,打倒走资派,夺回原本属于无产阶级,但被资产阶级篡夺了的领导权,夺回原本属于全国人民,但被走资派持权抢劫的共同财,重建资本和自然资源属于全国人民所有的社会主义公有制。


舍此之外,再无其它。


试问恽仁祥先生,如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以1973年党章、1975年宪法基本纲领、基本原理为标准,打倒走资派,夺回原本属于无产阶级,但被资产阶级篡夺了的领导权,夺回原本属于全国人民,但被走资派持权抢劫的共同财,重建资本和自然资源属于全国人民所有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为极左的话,那么,难道只有和修正主义一样,完全站在蒋介石反动派立场上反对无产阶级,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反对社会主义,反对中华民族才是你说的“革命派”?如果是这样的话,你父亲不早就是推翻共产党的极左分子了吗?

当然,客观的说,你父亲推翻的是蒋介石的“共产党”。


但问题是,恽仁祥先生这个“革命派”,怎么就打着马列毛旗号拜倒在蒋介石的“共产党”的脚 下了呢?

或许恽仁祥先生狡辩说,蒋介石早就死了,现在只有共产党了。但是我们说,这又是恽仁祥先生的无耻谎言了。请看毛主席如何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实质上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政治大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广大革命人民群众和国民党反动派长期斗争的继续,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阶级斗争的继续。”


毛主席还说:“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本主义上台! 而且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是法西斯主义;如果这样的共产党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挂羊头卖狗肉,那么人民就要自发组织起来,以武装的革命坚决的打倒这个假共产党! 推翻其在中国的罪恶统治! 并全部、干净、彻底地消灭一切附着在这个奸伪集团上的官僚买办汉奸势力! ”毛主席还说:“我们是革命战争万能论者。这不是坏的,是好的。是马克思主义的。俄国共产党的枪杆子造了一个社会主义。我们要造一个民主共和国。帝国主义时代的阶级斗争的经验告诉我们: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只有用枪杆子的力量才能战胜武装的资产阶级和地主。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整个世界只有用枪杆子才可能改造。”

让那些资产阶级的爪牙们,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面前发抖去吧。

无产阶级必然战胜资产阶级,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必然战胜修正主义,社会主义必然战胜资本主义,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面对这一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恽仁祥先生和他的同伙们,是不是感末日就要降临了?

其实,我们在恽仁祥先生《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中听到的,同在王占阳文章中听到的一样,资产阶级灭亡前的哀嚎。除此之外,我们再也听不到别的什么了。

2017-4-2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8-17 19:36 , Processed in 0.03898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