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朝鲜党和人民对中国解放战争的无私支援

2017-4-27 21:18| 发布者: 05txlr| 查看: 699| 评论: 10|原作者: 当年曾有涌泉之恩,今日岂能制裁相报!

摘要: 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在中国人民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年代里,无数朝鲜革命者英勇地参加了我们的斗争,同中国革命者一道,抛头颅、洒热血,表现了最崇高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

朝鲜党和人民对中国解放战争的无私支援
(1945年—1949年)

一  金日成关于支援中国解放战争的讲话和指示摘录

    1、1945年11月在敌人对中国安东市狂轰滥炸的情况下,金日成冒着生命危险跨过鸭绿江到安东与当时主持党政军工作的萧华研究对策,并说:“哪怕形势再危险,再困难,也要帮助中国同志。”
    2、1946年11月7日,在审议有关中国东北问题的协议草案时,金日成说:“无论身处如何逆境,我们都要坚决支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
    3、金日成在赠送10万件武器装备给东北民主联军时说:“现在我们把中国革命当成我们朝鲜革命面临的最重要任务,从缴获的物资中我们只留下极少量,然后尽量送给中国人。现在我们拿到的火药、导火索、雷管和布匹、盐、医药品等军需物资,全部送给中国东北地区。”
    4、1947年1月2日,金日成在会见中国特使王一知时说:“我国人民需要再次勒紧腰带,坚持到底,把从敌人手中缴获的物资,包括我们国内生产的一切战略物资,全部送到中国东北。”
    5、金日成回忆录《与世纪同行》中记述:“1947年夏天,我下达了紧急命令,命所有制鞋厂立即停止其他一切鞋类的生产,马上专门生产供给中国战友的军鞋。”
    6、金日成在与平壤学院院长、朝鲜保安局长谈话时指示:“虽然我们的条件也很紧张,但是我们要尽量克服,帮助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
    7、金日成在1949年2月接见东北民主联军中的朝鲜师164师师长王效明时说:“支援中国革命到底,这是我们始终如一的立场,我们帮助中国一定要帮到底。”
    8、金日成在1952年5月12日视察朝鲜人民军时说:“朝鲜青年几乎参加了解放中国的各大战役。在解放中国东北的战斗中,有很多朝鲜青年用肉体挡住了敌人的火力。”

二  中国领导人关于朝鲜人民支援中国革命的讲话摘录

    1、毛泽东在与金日成谈话时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上染着朝鲜烈士的鲜血。”
    2、周恩来1958年访问平壤的讲话中指出:“过去在中国人民历次革命战争期间和抗日战争期间,朝鲜人民的优秀儿女都曾经不惜牺牲生命支援中国人民。”
    3、1963年刘少奇访问朝鲜时说:“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在中国人民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年代里,无数朝鲜革命者英勇地参加了我们的斗争,同中国革命者一道,抛头颅、洒热血,表现了最崇高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
 
三  解放战争时期朝鲜对中共物资援助的粗略统计

    1、朝鲜对东北民主联军最大的一次武器支援,是东北局派陈云和萧劲光到朝鲜请求提供武器支援,得到朝鲜援助东北民主联军10万件武器装备。
    2、朝鲜援助武器装备的运输工作持续了一个月左右。除了南阳军火库里存放的武器弹药外,朝鲜还从全国各地搜集了大量的日本武器弹药,包括82炮、60炮、山炮、野炮、高射炮、高射机枪、反坦克枪、轻机枪、三八马枪、三八步枪、手枪、望远镜和地雷等。
    3、在东北解放战争期间,中共华东局派人到朝鲜采购了大量的作战物资。1946年,山东我军通过办事处在朝鲜买到300吨炸药,300万支雷管和120万米导火索;1947年春,又买到20吨炸药、200吨硝酸、100吨丙酮、15万双胶鞋。
    4、在三年解放战争中,朝鲜到底支援了我们多少武器弹药很难准确计算。从当年东北局驻平壤办事处首席代表朱理治给中央的报告中可略见一斑:“第一批是我委托金日成同志要的12个车皮,第二批是刘亚楼来要的24个车皮,第三批是朱瑞要的110个车皮,这些都是金日成同志亲自组织,无代价地帮助我们装运的。这次又是600—800个车皮。”
    5、朱理治在东北解放战争即将结束时,写给中共中央的《两年来对朝鲜外交工作总结及今后任务》中,综合统计为“融合总部及南满来的同志向北朝鲜索取和购买的作战物资,先后从北朝鲜获得了2000多车皮武器弹药。”
    6、东北民主联军非常缺少药品,金日成一下子解决了一车皮的药品,这在当时不是个小数目。
    7、朝鲜有关部门想办法接到了1000匹质量很好的军装布料(可做一万套军装),还有1000套成品军装和大批药品。金日成亲自在运往中国延吉的布匹、军装和药品清单上签字。
    8、当时东北民主联军展开“夏季攻势”,在泥泞的雨水中行军需要一批水袜子(朝鲜特产,与雨靴类似),民主联军派王效明到平壤向金日成求援,订做了两万五千双水袜子。
    9、抗战胜利初期,中共牡丹江地区朝鲜工作委员会的机关报《人民新报》严重缺少纸张及其它印刷材料。金日成得知后,立即赠送给报社20吨纸张,还有朝文铅字和部分铜锌板,保证了报纸的顺利出版。
    10、1947年10—11月,国民党军队炸毁了安东和通化两座城市的供电设施,朝鲜方面马上提供了电力支援,直接从朝鲜供电,前后大约半年多时间,直至两个发电厂于1948年5月恢复。
    11、整个东北解放战争期间,我方与朝方之间的贸易总额据统计为:我方对朝鲜贸易输出品总额(折合东北流通卷)24684万元,输入品总额36526万元。其中仅山东等地1947年春夏就在朝鲜先后购买了420吨水泥、120万米铜线、300万个铁钉、100吨铅锡、200吨硝酸、15万双胶鞋。

四、朝鲜成为中国解放战争的重要战略后方

    (一)在解放战争的艰难岁月里,朝鲜党和人民将自己的国土无条件地提供给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使用。危机时刻,中共的党政机关、医院、印刷厂、广播电台、兵工厂、军事学校、物资装备,粮食等都转移到朝鲜境内或经过朝鲜转移到其它安全地方。
    1、1946年,通化市县政府人员和物资转移到朝鲜楚山。同时撤到楚山的还有通化医院。通化广播电台撤到朝鲜中江。
    2、东北民主联军后方司令部直属供给处,即沈阳造币厂,近300人及造币所需要的所有设备,于1946年8月9日过鸭绿江到朝鲜满浦。8月下旬经朝鲜边境城市南阳进入中国图们。
    3、1947年,数千名八路军部队借道朝鲜去南满。
    4、“一保临江”战役开始后,由于敌人重兵压境,临江县党政机关向朝鲜疏散。
    5、1946年11月,国民党部队占领通化,鸭绿江畔的辑安县党政机关撤退到朝鲜满浦。
    6、1946年新中国空军的摇篮—通化航校借道朝鲜转运飞机28架。
    7、中共中央东北局确定将朝鲜作为东北解放战争的隐蔽后方时,设计了在朝鲜境内转运物资和人员的四条交通线。其中陆路两条:中国安东—朝鲜新义州—朝鲜平壤—朝鲜南阳—中国图们;中国通化—中国辑安—朝鲜满浦—朝鲜平壤—朝鲜南阳—中国图们。水路两条:中国大连港—朝鲜西海岸南浦港;中国大连港—朝鲜东海岸罗津港。在整个东北解放战争期间,除安东和通化有大批物资借道朝鲜转移之外,我军还有大批的军用物资和贸易物资,从各地借这四条水陆通道在南满北满之间、关内关外之间、国际国内之间运进运出。紧急情况下,朝鲜政府不惜停止自己的客运,为我方紧急装运,有力地保障了东北解放战争的顺利进行。
    8、1946年4月7日,东北军工部180多节车皮的设备及人员、物资组成专列,从通化出发经辑安进入朝鲜满浦后借朝鲜国内铁路运送到朝鲜边境城市南阳,再从南阳运往图们。
    9、1947年,东北局军工部将子弹厂、炼钢厂和化工厂迁往朝鲜阿吾地(属朝鲜咸镜北道)。
    10、1948年3月25日,瓦房店纺织厂的全套设备由大连港经朝鲜南部的釜山,穿过日本海峡到达朝鲜东海岸的罗津港,然后装火车经南阳从中国图们入境。
    11、1946年9月底,民主联军第七师将20000多支步枪,110多挺轻机枪及一批弹药,装了满满两车皮从图们出境,经朝鲜南阳、先锋、罗津、清津抵达平壤,然后从平壤经新义州过鸭绿江大桥到中国安东装船后运到山东龙口。
    12、1947年春,400吨粮食从图们出境,经朝鲜铁路运到长白县。大连也经历了借道朝鲜运输粮食的情况,具体路线是从哈尔滨出发经图们进入朝鲜,经南阳运到了清津港,再用轮船过朝鲜半岛运到大连。当时大连严重缺粮,所以说这是大连地区人民的一条生命线。
    13、1947年11月,满载1000吨东北大豆、黄鼠狼皮和中药材以及一批黄金的轮船从我国北满进入朝鲜,经罗津港驶抵香港,在香港售出后购买东北所需的西药、真空管等无线电器材、卷筒新闻纸、汽车零件、纺织机械等物资,经朝鲜罗津港装车陆路运抵北满解放区。这样的贸易过程在1948年5月、1948年10月、11月还进行过三次。
    14、1946年四平战役期间,罗荣桓从苏联获得了8列火车的武器弹药和医药品,从苏联经海路运到朝鲜,再从朝鲜满浦过境中国辑安运到了梅河口。
    15、1947年6月20日,东北民主联军接运苏联经朝鲜援助中国的大批武器、弹药和军工机械。7月1日开始每天两个列车从中国图们出发,经朝鲜南阳运往前线和我国后方部队、仓库、工厂。至九月末共接运2800多车皮。通过这条路线,1948年共运输过境物资多达30.9万吨。
    16、由于金日成的高度重视和朝鲜各有关部门的大力协助,1946年—1948年东北解放战争期间,来自北满、南满、大连、山东以及香港的我方机关、部队、学校的干部、家属以及民主人士,纷纷借道朝鲜,形成了一股涌动的人流。其中主要有:
    ①1946年6月2日,国民党184师师长潘朔端率部下2700余人起义,被我军队编为民主同盟军第一军。蒋介石下令,“要不惜一切代价彻底消灭这支队伍。”在这种紧急情况下,经朝鲜最高领导人同意,这支穿着国民党军服、全副武装的队伍从辑安上火车过江,在朝鲜境内行驶一天一夜,经南阳过境进入中国图们,改编后成为中共领导的革命队伍。
    ②1946年10月,民主联军第七师留守家属从山东经朝鲜国土去北满根据地。一行五六十人从大连乘苏联轮船直达朝鲜西海岸港口南浦,然后换乘火车经平壤、罗津和南阳进入中国图们。
    ③1947年1月10日,以八路军总部航空队为主体的200多人,乘苏军运输船到达朝鲜西海岸港口南浦,然后乘军用列车经平壤、元山、咸兴、清津一路北上,由南阳过境到达中国图们。然后继续北上,到达哈尔滨。
    ④1947年3月,在旅顺和大连地区参军的新兵1200余名,从大连乘船东渡黄海,经朝鲜南浦北上,越过朝鲜北部山区渡过鸭绿江到达临江。编入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参加了“四保临江”战役。
    ⑤1947年5月,我军最早的坦克学校(对外称旅大警察学校第四大队)1500多人,从大连乘苏联货船东渡黄海,到朝鲜南浦转乘由20多节车厢组成的专列经平壤、咸兴、罗南、清津到达南阳。由此过境进入中国图们,又北上抵达中国民主联军司令部所在哈尔滨。
    ⑥1948年9月,当时遭受国民党迫害而转移香港的民主党派负责人李济深、何香凝、沈均儒、章伯钧等十三人,以及无党派民主人士郭沫若,一起乘船到大连再经朝鲜罗津港、南阳等城市进入中国北满,参加政治协商。
    ⑦在东北解放战争期间,我党我军通过朝鲜国土往来于南满与北满之间的领导人、单位和人员很多,如陈云、韩先楚、李立三、滕代远、欧阳钦、韩光、何长工、吕东等。
    ⑧中国共产党到底有多少部队和各界人士取道朝鲜转移的,据东北局驻平壤办事处在给中央的报告中统计:“1947年几个月里有1万多人,1947年春由安东去新义州然后经满浦到辑安的2000人。由大连去临江的新兵3000人,春初由大连去北满的干部2000余人,都是经朝鲜北部过境转运分赴各地的。到1947年6月27日统计,仅9个月来经朝鲜北部过境的人员不下2万人。”另据延边党史资料记载:“仅1946年下半年,就有18批部队取道朝鲜进入延边。1948年有8685人经朝鲜南阳过图们进入延边地区。”
    ⑨四保临江战役的胜利,与朝鲜的大力支持有直接关系。东北民主联军的很多后方医院、后勤仓库和兵站基地设在朝鲜境内。我军运输机关分为两个梯队,前梯队设在临江,主要靠铁路运输,后梯队设在朝鲜,主要靠汽车运输,运输队设在朝鲜满浦。

五  朝鲜为中国解放战争提供了大量人力援助

    1947年,吉林省军区司令员周保中做过统计:“参加中国东北民主联军正规部队的朝鲜人有12万人,加上参加地方部队的朝鲜人,先后共有25万人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
    另据统计,在3年东北解放战争中,仅延吉地区6县市在前线牺牲的革命烈士2912人,其中朝鲜官兵占90%。
    在中国东北解放战争中参战的朝鲜人主要由三部分组成:一是朝鲜义勇军和由其改编的东北民主联军和东北人民解放军。二是从苏联回到中国东北的第88国际教导旅中的朝鲜官兵。三是其他朝鲜人组成的地方部队。
    当时的朝鲜义勇军分三路挺进东北:
    1、1945年9月,275名在延安朝鲜军政大学学习的朝鲜学员和40余名在延安的朝鲜干部,在武亭同志的率领下从延安出发,随大军挺进东北。
    2、从太行山、河北、山东来的朝鲜义勇队的干部战士,大约500余人。
    3、1945年9月,冀、热、辽的朝鲜义勇军工作队韩清来到沈阳,组织了由1000多名朝鲜青年参加的部队。
    1945年11月10日,这三路义勇军在沈阳汇合,召开了“东北朝鲜义勇军部队”成立大会。武亭任司令员,下辖1、3、5、7共四个支队。到1946年,第1支队扩大到5000余人,第3支队扩大到3000余人,第5支队扩大到6000余人。这些队伍后来编入东北民主联军。
    这些朝鲜同志在中国东北解放战争中前赴后继、英勇杀敌,很多人在战斗中壮烈牺牲。

摘自《朝鲜支援中国东北解放战争纪实》
吉林白山出版社2013年版

4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laobing 2017-4-29 03:39
05txlr: 计算一下:

4亿5千万/240万+60万=150万(倍)
25万×150万(倍)=3千7百50万(人)

1947年,(北)朝鲜人口至少应有3千7百50万
据统计,1950年时,朝鲜半岛北部人口约980万,南部人口约2000万多一些,总计约3000万。
看来,加减乘除,四则运算还是有用的
“4亿5千万/240万+60万=150万(倍)” 四则运算不这么写,虽然知道原意不能是150亿倍,应该是
4亿5千万/(240万+60万)=450,000,000/3,000,000 =150
“25万×150万(倍)=3千7百50万(人)” 同上,知道意思不是3750亿,是
25万×150=3750万

其实直接比更好,3000万/25万=120, 直接说
因为(1/120)/(1/150)= 150/120 = 5/4 = 1.25
所以按人口比例算,朝鲜支援中国是中国支援朝鲜的1.25倍
不管抗美援朝的战争进程(开战时美军逼近中朝边界,志愿军对美军的装备火力对比,停战打回38线),不管因此不能进行解放台湾战役,不管49和50年交还朝鲜的四野的三个朝鲜师。

同一组数据还能这样用,300万/3000万,中国支援人员是朝鲜人口的1/10,25万/4.5亿,朝鲜支援人员是中国人口的5/90000,(1/10)/(5/90000)=1800,所以中国支援朝鲜的效应是朝鲜支援中国的1800倍。

看着很吓人,我没有也不愿这样比,因为这类简单算数写得再好也不全面不大度,不管怎样调整数据。本人在宽甸和丹东的鸭绿江边多年,有朝鲜族朋友和鲜族战友,曾经多次去朝鲜,了解我在过的几段中朝边界在文革期间的情况。本人不是美粉,非假洋鬼子,对朝鲜人民有好的感情。只是不习惯话说绝,想平衡一下。
引用 05txlr 2017-4-28 22:05
laobing: 抗美援朝战争1950/10-1953/7 参战中国人民志愿军240万人+地方60万人,其中有我的老部队和老前辈 重大牺牲和巨大战绩省略,交战结果是把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从中朝 ...
1947年,吉林省军区司令员周保中做过统计:“参加中国东北民主联军正规部队的朝鲜人有12万人,加上参加地方部队的朝鲜人,先后共有25万人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

计算一下:

4亿5千万/240万+60万=150万(倍)
25万×150万(倍)=3千7百50万(人)

1947年,(北)朝鲜人口至少应有3千7百50万
据统计,1950年时,朝鲜半岛北部人口约980万,南部人口约2000万多一些,总计约3000万。

看来,加减乘除,四则运算还是有用的。
引用 kallangur 2017-4-28 19:51
特色修正主义集团才是真正白眼狼,嫌贫爱富,商人习气,目光短浅,没有一点正义担当。非把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创造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家底败光不罢休。许多天乌有之乡、山丹丹红网打不开。是否国内也不能打开?他们都被和谐了?是否是美国要求的?
引用 laobing 2017-4-28 13:38
抗美援朝战争1950/10-1953/7
参战中国人民志愿军240万人+地方60万人,其中有我的老部队和老前辈
重大牺牲和巨大战绩省略,交战结果是把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从中朝边境打回三八线
解放台湾没有进行

1950年10月,第一次战役时,志愿军共有6个军18个步兵师,另3个炮兵师,2个后勤分部,总计30万人参战;
1950年11月第二次战役时,志愿军共有9个军30个步兵师,另3个炮兵师,1个铁道兵师,4个后勤分部,45万人参战;
1951年4月,第四次战役时,志愿军入朝兵力为14个军42个步兵师,另11个炮兵师,1个坦克师,3个铁道兵师,6个后勤分部,总计95万人;
1951年10月,粉碎“联合国军”秋季攻势期间,志愿军入朝兵力有19个军58个步兵师(包含独立步兵第33师),另9个炮兵师,1个坦克师,4个铁道兵师,6个后勤分部,115万人;
1952年2月,巩固阵地作战开始时,志愿军入朝兵力有17个军52个师(包含独立步兵第33师),另9个炮兵师,1个坦克师,4个铁道兵师,5个后勤分部,95万人;
1952年10月,秋季战术反击作和上甘岭战役期间,志愿军入朝兵力有17个军52个步兵师(包含独立步兵第33师),另10个炮兵师,1个坦克师,4个铁道兵师,5个后勤分部,97万人;
1953年5月,准备抗击“联合国军”在朝 ...
引用 远望东方 2017-4-28 11:21
何止是湧泉相报,中国人民曾以血泉相报!
引用 yiou 2017-4-28 09:36
人岂能忘掉曾经生死与共的同一战壕的战友。认敌为友助敌灭友畜生不如。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4-28 06:44
从这篇报道我们可以看到中朝人民用鲜血结成的战斗友谊不是单向的一方支援另一方,而是事实具在的共同战斗。感谢05txlr网友提供的重要史料,这些史料进一步揭露了中修叛徒复辟集团对朝鲜人民犯下的忘恩负义的罪行。中朝人民一定会清算这一小撮共产主义叛徒的罪行,中朝人民的革命情谊一定会万年长。
引用 水边 2017-4-28 06:27
这些史料非常重要,非常及时。那个时候朝鲜革命和中国革命有血肉联系,中国革命就是朝鲜革命的重要任务,这个论断,也适用于东亚东南亚诸多国家的历史,这是真正的国际主义的观点。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7-4-28 05:33
看到这些,让人怀古伤今,为中朝人民的传统友谊而震撼。向从古至今一直为中朝友谊而奋斗和作出贡献的所有人致敬!!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4-28 04:10
谢谢05txlr网友提供的重要史料。当年朝鲜人民支援的是革命的、毛主席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今日中国早已变质,积极追随美帝“制裁”朝鲜的是一小撮资产阶级及其政治代理人,他们代表不了中国人民。

查看全部评论(10)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0-20 09:28 , Processed in 0.01805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